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抗日猛虎军

第三百零八章 加强进攻

    王海涛伤重病危的消息自然也有渠道传到伊东政喜和鹫津松平那里,二人和参谋长西山福太郎在指挥部中举杯相庆。伊东政喜兴奋的说道:“天皇的勇士们,此次刺杀王海涛成功,为我大日本帝国立下大功,我要向烟俊六司令长官为他们请功。”

    鹫津松平也说道:“是啊,那些挺身队的勇士们是我们大日本帝国武士的骄傲,不过这件事情上西山君也是功劳不小的,西山君的‘趁火打劫’的确是妙计。”西山福太郎也答道:“感谢阁下的夸奖,这件事也多亏有二位师团长阁下向司令官阁下请求了战术指导,才得以成功。现在支那的王海涛已经重伤病危,正是攻击支那军队的好时机啊。”

    三个老鬼子在指挥部里互相吹捧了一番之后,伊东政喜做出了加强进攻,争取一举拿下泾县,消灭泾县的支那军队的决定。第二天,日军飞机、大炮轮番上阵,步兵也一个大队、一个大队的投入到了进攻中。

    五七二团二营和五六八团二营一连的战士顽强的打退了日军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在付出了一百多人伤亡的代价后,阻击了日军一整天,然后在夜晚撤出了杨柳镇阵地。接下来五七二团三营又在高桥乡阵地上拼死阻击了日军一整天。

    五七二团全团的战士和五六八团二营的战士全部集中在了琴溪镇阵地上,此时琴溪镇阵地全部战士加在一起还有一千八百余人,他们接到的命令是坚守琴溪镇,寸步不许后退。五七二团的团长李介力和五六八团二营营长周玉春把指挥所设在了琴溪镇镇公所的一幢二层小楼里,亲自坐镇指挥这场阻击战。

    经过了多日的战斗,五七二团的战士已不是听到炮声就发抖的“生瓜蛋子”了,战斗力在减员的情况下,反而提高了不少。琴溪镇外有一条溪流在离镇子三里的地方流过,小溪不大,在现在的旺水期水深也不过刚到大腿,宽度也就是十余米宽。

    溪上平时是有木桥连接两边的,琴溪镇的外围阵地就设在了小溪南面,木桥也被炸掉了。日军大队人马在连夺了杨柳镇和高桥乡两处阵地后,气势正盛,大有把泾县县城一举拿下的架式。伊东政喜也把重炮大队调到了高桥乡附近。

    可是伊东政喜他们却万万没想到,在琴溪镇这里,他们会遇上如此顽强的抵抗。守在琴溪镇外围阵地上的是五七二团三营,三营在高桥乡阵地上阻击过日军一天,损失不太大,但是在琴溪镇外围他们却遭到了日军近乎疯狂的攻击。

    在打退了日军最先的二次进攻后,从第三次开始,日军在压到阵地前一百米内后,炮击都未停止,步兵几乎是不计伤亡的顶着守军密集的子弹在向前冲锋。这种进乎疯狂的攻击给了三营的战士巨大的压力,连营长骆湘浦都吃不住劲了,连连向团长李介力求援。

    李介力在和周玉春商议之后,调李超的二营出镇支援三营,合二营、三营二个营之力才算勉强的稳住了阵地。一直打到天黑,二营三营再次减员一半,两个营加在一起仅有五百余人了。这五百余人还有不少是受了轻伤的战士。

    琴溪镇阻击战的第二天,日军第一次攻击就一下上来了二个大队的步兵,飞机轰炸后重炮和七五山炮又把阵地炸的硝烟四起,二营三营的战士们等到炮击减弱时从防炮洞冲上阵地,就发现日军已在涉水渡过小溪了。

    只要日军渡过小溪,一个冲锋就能冲上守军的阵地。李超和骆湘浦二人急忙组织火力对正在涉水渡溪的日军进行阻击。日军也是不管不顾的拼命攻击前进,连九二步兵炮和迫击炮都设在了阵地前二百米处,对着阵地轰炸。

    到了这个时候,李超和骆湘浦也辖出去了,下令二个营的迫击炮反击。二个营加在一起十二门六零迫击炮加上十几支掷弹筒,同时对日军的九二步兵炮和迫击炮进行攻击,也让日军的掩护炮火打了折扣,在进行了一场炮战后,双方可谓是二败俱伤,日军的掩护炮火被毁掉大半,二个营的迫击炮也损失殆尽。

    在日军步兵的拼命冲锋之下,还是有近千的日军士兵冲上了阵地,二营和三营的战士在二名营长的率领下,与冲上阵地的日军展开了肉搏战。李介力在墙头上看到双方在阵地上展开肉搏战了,而日军似乎又要往上增援,急忙下令团重火力营用全部炮火封锁日军增援的道路,然后让五六八团二营和重火力营留守琴溪镇内,自己率着五七二团一营出去增援二营、三营。

    一营战士在团长李介力带领下冲上阵地时,二营、三营正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战士们和小日本拼刺刀还是落在下风的,好茌双方武器相同,差的就是体力和技巧。二营和三营的战士也拼出了川军的血性,往往在临牺牲前还要拉响身上的手榴弹,和几名日军同归于尽。

    一营赶到后,有了这股生力军的加入,日军就支持不住了,双方搏杀了近一个小时,都已到了体力的极限。当最后的一百多名日军连滚带爬的逃回去时,阵地上的守军也都倒在了地上,无力再追击了。团长李介力一看自己团的兵力己严重不足,干脆放弃外围镇地,所有战士都撤回了琴溪镇内。

    这场战斗,二营长李超牺牲,三营长骆湘浦重伤,二个营的战士只剩下一百多人,还人人带伤。连一营也再次折损了几十名战士。而日军二个大队几乎全灭,二个大队长也留在了阵地上。这场战斗大大的挫伤了日军的进攻势头,接下来的三个小时,日军未发动一次攻击。

    五七二团固然损失惨重,日军第二十一师团的第六十二旅团也被打残了。情况报告到师团长鹫津松平那里时,鹫津松平中将也是惊疑不定。这时西山福太郎说道:“师团长阁下不必担心,这是支那军队困兽犹斗,是在做最后的抵抗,好为主力离开泾县县城争取时间。我们应该毫不放松的继续进攻,好在泾县县城全歼王海涛的支那军队。”

    西山福太郎的话让伊东政喜和鹫津松平二人连连点头。于是鹫津松平中将用第六十四旅团替下了被打残的第六十二旅团,继续向琴溪镇发起攻击。第六十二旅团的旅团长森永武雄少将接到了师团长继续攻击的命令后,忙喊来了手下二个联队长,要他们马上对琴溪镇的支那军队发起攻击。

    日军虽然悍勇,但上午那一场惨烈的战斗,这些士兵都看得清清楚楚。必竟这第二十一师团的士兵都是预备役征招来的,战斗力比起那些常设师团来还是有些差距的,所以在下午的进攻中,这些士兵还是有些畏缩的。

    五七二团剩下的士兵和五六八团二营的战士一起凭借着琴溪镇的围墙和密集的火力,一下午打退了日军几次进攻,一直坚守到了天黑下来。晚上李介力用电报向旅长黄岗汇报了白天的战况。黄岗听说五七二团己经减员一半人以上,不由得心中一痛。

    黄岗想了一下,带上了警卫营直奔琴溪镇而来,在指挥所黄岗见到李介力时,对李介力说道:“介力,那天的作战会议你也参加了,明天将是最关键的一天,军座的反击计划能不能实现,就看你们五七二团明天能不能顶住小日本的攻击了,我把旅警卫营交给你指挥,明天无论如何你也要顶住。”

    李介力立正后严肃的对黄岗说道:“旅座,属下明白,明天属下一定会顶住小日本的进攻,不失琴溪镇寸地,如有失地属下当提头来见。”黄岗赞许的点了点头说道:“好,如果此战成功,我当在军座面前为你请功。”随后黄岗又去看了看战士,为他们打了打气之后才回到了泾县,警卫营留在了琴溪镇。

    第二天早上,日军一下出动了二个飞行战队几十架飞机来到了琴溪镇,李介力把主力部队都撤进了防炮洞,墙头上和镇内只留下了对空射击的部队。在飞机轰炸的同时,日军的重炮也开始轰击。这些对空射击的战士们就在硝烟和火光中不顾危险和天上的日机做着生死相博。

    一场不对等的战斗后,日军被打下来五架轰炸机,还有二架受伤后逃走了,但是这些对空射击的战士也几近全军覆没,只有十几名战士活了下来。在日军飞机、重炮的轰炸下,琴溪镇内找不出几间完好的建筑了,围墙也倒下了一半。

    五七二团的战士从防炮洞里冲出来后,也只能在一片废墟上凭借着墙根和一些弹坑做工事,来阻击日军的步兵进攻。五七二团的战士做正面防御,五六八团二营的战士则是凭着自己的经验和单兵技术,以班、排为单位,在战场的各个地方支援着五七二团战士。

    无论哪处有了紧急情况,就会有五六八团的这些老兵出现,这些老兵出现后,这里就会转危为安。犹其是警卫营的那些迫击炮在二营老兵的指挥下,用的灵活机动,每一发炮弹都能打在关键的地方,让日军伤透了脑筋,也让警卫营的那些炮兵对这些老兵无比佩服,跟在他们身后学到了大量的实战经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