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抗日猛虎军

第一百九十九章 守卫之战[二]

    十一月二十九日的下午,日军第三师团的师团长藤田进,在得到了华中方面军司令长官朝香宫鸠彦王中将加强进攻的命令后,虽然是对四行仓库里的支那军新九十师有些发怵,可是军令在此,不容违抗。只好找来第五旅团的旅团长片山理一郎少将,把司令官的命命转述给他,要他加强对四行仓库的进攻,并且把师团的野炮兵联队交给了他指挥。

    接到命令的片山理一郎回到部队,通知步兵第六联队的联队长仓永辰治大佐,派出二个大队在师团野山炮联队的配合下分西面和北面二个方向对四行仓库的区域进行攻击。下午三时,日军再次对四行仓库的外围发起了进攻,西面是一个大队的日军,在旅团集中起来的各种口径火炮的掩护下,对交通银行大楼前的阵地发起进攻。

    北面也是一个大队的日军,在师团野炮兵第三联队火炮的掩护下开始了进攻。第三师团的野炮兵联队有加强的十二门大正十四年式一零五口径野战加农炮。这种火炮最大射程可达一万五千米以上,十五点八公斤的弹丸虽不能给四行仓库带来根本性的破坏,但是在墙壁上破开洞口还是可以的。

    野炮兵联队的阵地设的比较远,离四行大楼足有十公里,王海涛放在四行大楼楼顶的迫击炮也是鞭长莫及。四行仓库的北面是西藏路,一营一连的战士守在了这里,因时间上的苍促,一连的战士也只只占据了西藏路上的几栋楼房以及在街心用沙袋木板等物品构起了工事,形成了一道防御阵地。

    这样的阵地在日军数十门火炮的轰击下,很快就千疮百孔,而阵地内的官兵们也牺牲了十余人,还有数人受伤。即便是在这种不利的情况之下,一营一连的战士和警卫连的战士硬是顶住了日军数次的进攻,这里面警卫连战士躲蔽日军炮火轰炸的经验以及带去的新式武器,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西面日军集中了二十多门各种口径的火炮协助一个大队的日军步兵进行了攻击,警卫连的战士占据了工事旁边的交通银行大楼,带上去的重武器基本上放置在了大楼的楼顶上,居高临下,对日军进行打击。交通银行的大楼也十分坚固,不是日军小口径的步兵炮或是迫击炮能够对付的,而布置在三楼的二挺重机枪从窗口却对日军步兵进攻的道路进行了封锁。一下午的攻击,日军也是寸步未进。

    天黑之后,考虑到北面的阵地实在是无险可守,而日军的炮火十分凶猛,为了减少伤亡,王海涛对一营一连下达了撤退的命令。一连和警卫连的部分战士趁着天黑撤回了四行仓库。四行仓库外面原来有些薄弱的防线,在一连的战士加入后,变得充实起来。

    夜晚,四行仓库这里平静下来,可是日军的占领区内却热闹了起来,不时传来一阵爆炸声,或是一阵枪声,夜里二点钟的时候,在北面传来了一阵巨大的爆炸声,爆炸产生的振动连四行仓库的玻璃窗都是一阵哗哗啦啦的颤动,响声惊动了四行仓库里的中国守军,别人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只有王海涛心里清楚,这是侦察连的战士,趁着夜晚在对日军的一些部门发动着偷袭。

    十月三十日,一早上海就下起了小雨,苏州河南岸的上海市民们通过电台知道了苏州河北岸的四行仓库仍有中国军队在防守,在战斗时,有数万的百姓冒雨涌至苏州河南岸,隔着苏州河看到了四行仓库楼顶上飘扬着的二面旗帜时,数万百姓齐齐发出了“中华民族万岁!”的欢呼声。

    王海涛和谢晋元等人同样冒雨站在四行仓库的楼顶,听着河对岸数万百姓的欢呼声,自豪感也油然而生。而因为这欢呼声而气急败坏的日军,对四行仓库发动了几天来最为猛烈的进攻。日军战车第五大队也奉命协助第三师团进攻四行仓库。

    日军从北面和西面二个方向同时发动了进攻,北面因为一连战士已奉命撤退,日军顺着西藏路直接开进到了四行仓库的外围阵地前,野炮兵联队的火炮的轰击也延伸到了四行仓库外围的阵地上,并有一些炮弹打在了四行仓库的侧墙上,在四行仓库的侧墙上开了不少“窗口”。

    当日军的炮击停止后,步兵在几辆战车的掩护下攻了上来。面对日军的战车,一营的战士原来是既讨厌又害怕的,主要原因还是这个铁家伙,轻武器根本对付不了它,为了摧毁它只有靠战士用人命去炸掉。现在有了新九十师带来的新式武器,对付起这些铁家伙来就根本不费什么劲了。

    阵地上守军士兵见日军的战车冲了上来,不慌不忙的拿出了二支四零火箭筒出来。“砰、砰”二声,二枚火箭弹向二百米外的日军战车飞去。几秒钟后,日军的带头的二辆战车“轰、轰”的二声炸成了二团火球。看到这一幕的一营官兵激动的欢呼起来,击中日军战车的警卫连的那名战士,一脸的骄傲,俨然成了阵地上的英雄。

    战士们的激动还没有平息下来,有战士大喊一声:“日军上来了。”这时阵地上的战士们纷纷把枪口对准了攻上来的日军步兵。长官一声“开火!”的命令,阵地上的轻重机枪火力全开,加上战士手中的步枪,走在前面几排的日军士兵纷纷被打倒在地,剩下的日军不是趴在地上反击,就是四下找到了掩体后进行还击。

    守军上来就把二辆战车打爆,起到了先声夺人的效果,双方士兵在对射了一阵之后,日军的指挥官下令撤退,士兵们纷纷退了下去,马路上只剩下二辆日军战车的残骸还在燃烧。并不甘心的日军继续对守军阵地实施炮击,半个小时的炮击结束,步兵再一次攻了上来。

    西面的战斗也是一样,日军先是炮击,然后步兵在战车的掩护下进行攻击,警卫连的战士在交通银行的大楼上用四零火箭筒摧毁了日军的战车后,又用轻重机枪居高临下的对日军步兵进行了打击,日军在付出了几十条人命后,退了回去。

    整整一天,四行仓库防线上枪炮声就没断过,二个方向的日军都发动了十余次的攻击,都被守军豪不留情的击退了。日军付出了上百人战死,数量战车被击毁的代价,也没能靠近四行仓库一步,而守军则只有十余名战士牺牲,十几名战士负伤。

    晚上日军停止了进攻,一营的战士却没有休息,大家都在修复着白天被打坏的工事,并针对一些薄弱的地方进行加固。日军也同样没有得到休息,同昨天晚上一样,侦察连的各个战斗小组,无孔不入的利用着一切方法打击着日军。日军在一片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中度过了一夜。

    侦察连对日军无孔不入的打击,让日军的各级指挥官都怒气冲天,却又无可奈何。这些战斗小组总是抓住机会,对日军狠狠的一击,然后在日军反应过来之前就抽身而去,决不与日军过多纠缠。日军兵力再多,也不可能处处都能照顾得到,受到攻击之后,想反击都找不到对象。

    天快亮时,侦察连陆陆续续回到了四行仓库中,他们是为了来把各种战利品交到指挥部,然后再补充上一部分弹药才回来的。唐小山也回来后,开始逐个对战斗小组统计战果,并加以汇总,然后向师座报告。王海涛大至看了一下侦察连的报告,其实就算不看,王海涛也相信这二天夜里,侦察连会有上佳的表现。

    王海涛对侦察连的战士进行了一番鼓励之后,让他们就在仓库内选上几个房间好好的休息一天。因为只有夜晚才是侦察连这样的特种精英们表现的舞台。

    三十一日,天空放晴了,苏州河北岸为四行仓库守军呐喊助威的百姓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日军也终于忍不住了,派来了几架飞机对四行仓库大楼进行轰炸。关键时刻,一营机枪连的连长雷雄上尉冲上了楼顶,指挥二挺高射机枪和楼顶上的重机枪对空射击。

    或许是四行仓库太靠近英租借了,或许是对空射击的火力太密集,几架日军飞机匆匆投下了几枚中型炸弹后就返航了,几枚炸弹也落在了四行仓库旁边的民房上,把民房炸毁了不少,但对四行仓库却没有丝豪的破坏。日军飞机轰炸完后,日军的进攻又开始了。

    今天的进攻日军是以炮击为主的,没有战车掩护步兵。可能是日军指挥官也知道,在支那军队有能对付战车的武器的情况下,再派上战车助战,除了让战车白白的损失掉以外,不会有任何做用。攻击时炮兵的炮击时间和密度都增加了,只是没有动用一五零口径以上的重炮。

    对于这种小口径的火炮,有坚固工事的如四行仓库、交行大楼等处都不太在意,因为这种火炮对这种建筑物不会有根本上的伤害,只是叮嘱战士们注意乱飞的弹片就行了。而在街上的沙袋工事却很容易毁于这些炮火中。好在都是久经战场的老兵了,完全懂得如何在这种炮火中保全自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