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抗日猛虎军

第一百五十一章 端指挥部

    三营的战士打扫完战场后,天已大亮了。营长刘海福站在战壕里,看到已经排列好的牺牲的战士,心中不由的一阵难过。只是现在还不是难过的时候,辎重连的担架队上来后,牺牲战士的遗体和那些重伤的战士,一起被送了下去。至于日军的尸体,在把武器弹药搜了一空后,都堆到了阵地前五十米的区域,让日军派人前来运走。

    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为此时的日军还没有太多的恶行为中国人所知,所以对日军也少了那份刻骨的仇恨。中国人的骨子里还是有着一份宽容和仁义在,战场上可以去拼个你死我活,但对于敌人的尸体都不愿再去虐待一番的。处理完战场后,刘海福选出了一百五十名战士,重新组成了一个战斗连,利用原有不多的工事开始防守阵地。

    战士们等了一个上午,也没有等来日军的进攻,连日常的炮击也没有了,只是快到中午时,阵地前来了不少赤手空拳的日军在收拾尸体。这让刘海福和守阵地的战士们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凌晨的战斗打响后,向敌人阵地深处潜行的旅侦察连,无意中立了个大功。

    原来,魏长兴完成了参谋长和旅长交待的仼务后,因为没有与日军继续交火的仼务而有些不甘心,便领着二百名战士[四十几名战士在扮日军岗哨],向敌人阵地的深处摸去。快到二点时,侦察连摸到了第九师团直属山炮兵第九联队的炮兵阵地上。

    魏长兴当即决定炸掉这个炮兵阵地。侦察连的战士在摸清了日军的岗哨情况后,分成了十几个小组,无声无息的干掉了日军的哨兵。没有哨兵的阵地,如同被剥、光了衣服的女人,仼由侦察连的战士蹂、躏。侦察连的战士们以小组为单位,有的在炮位和弹药堆上安放炸药,有的在帐蓬门口埋设下地雷。

    刚忙完撤出炮兵阵地,一线阵地那边就打响了。手榴弹的爆炸声惊醒了帐蓬里的日军,这些日军纷纷问帐蓬外冲来,可是刚冲出帐蓬就一脚踩上了地雷,虽然是夜里,看不情情况,可是光听日军的惨叫声,就知道日军肯定死伤惨重。侦察连的战士正准备撤回去,却看见离炮兵阵地大约五百米处的几座帐薘亮起了灯。

    不时的有日军军官从帐蓬里出入,不久后一个似乎是日军大官的人走出了帐蓬,在帐蓬门口听着别人的汇报,还在说着什么。魏长兴认定这几个帐蓬是日军的一个指挥部,观察了一下这几个帐蓬的守卫就足足有二、三百人。魏长兴艺高人胆大,决定用侦察连把这个日军指挥部给端了。

    魏长兴带着侦察连的战士,悄悄的潜到离这个指挥部只有二百米的地方,吩咐几名狙击手,借着帐蓬的灯光,瞄准了那个大官和他身边的几个军官。然后告诉战士们,狙击手的枪声响后,轻重火力全开,要在短时间内最大程度的消灭敌人。

    几名狙击手瞄准好了目标,听到魏长兴“开火”的命令后,同时扣动了枪机,几发子弹同时在几名日军军官的身上爆出了血花,中间的那名大官是由二名狙击手同时瞄准的,二枪都打在了要害。在狙击手枪响的同时,六挺轻机枪,几十支冲锋枪,一百多支半自动步枪全部开火,无情的子弹向着毫无准备的日军扑去。

    日军一下被打闷了,加上指挥官先中枪倒地,所以几分钟的时间过去了,日军除了四下躲蔽外,竟没有组织起象样的反击。只有一些反应过来后的日军,找到了掩体后爬在上面对着响枪的方向还击。日军在明,侦察连在喑,枪法再好,找不到目标又有什么用呢?

    在二名日军的机枪射手也被狙击手击毙之后,日军不但不退,反而发了疯似的,叫喊着对侦察连这里发起了冲锋。冲锋的日军不断的倒在侦察连战士的枪口下,没有倒下的仍然继续向上冲。半个小时之后,所有冲锋的日军都倒在了冲锋的路上,魏长兴这才让战士们小心的向几个帐蓬靠近。

    二百米的路上,不时的有重伤的日军打出一发冷枪,虽然马上就会被击毙,但这些冷枪也让侦察连的战士二死六伤。帐蓬前倒着五名军官和一些准备保护他们的士兵,魏长兴让人拾起几名军官的指挥刀,并且撕下了几人的领章。当魏长兴带人冲进了帐蓬时,帐蓬里还有几名日军,在一个军官的带领下,向魏长兴他们扑来。

    结果这几名日军刚冲了二步就倒在了战士的冲锋枪下。魏长兴看见这几名日军正在焚烧着文件。可借基本上都烧光了,魏长兴只有把烧剩下的东西,包扩半面日军军旗和几个帐蓬里的包扩电台在内的物资都包在一起,然后快速的撤退了。

    这时魏长兴还不知道他们端掉的正是日军第九师团,第六旅团第七联队的指挥部,被击毙的大官正是第七联队的联队长伊佐一男大佐。而烧剩下的半面军旗,正是日本天皇亲授的联队旗。当魏长兴事后知道后,为没能夺到一面完整的联队旗而后悔了很久。

    第七联队在这次五四五团的反击中,被成建制的给消灭了。第九师团的师团长吉住良辅中将在得知这个情况后,坐在那里半天没缓过劲来。这也是一上午日军都没有进攻的原因。战斗才进行了三天,自已的第九师团一个步兵联队玉碎和山炮兵联队的五十四门山炮被催毁,炮兵死伤大半。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对手哬!

    半天才缓过了劲来的吉住良辅中将,心里有压不住的怒火,他对第十八旅团的旅团长井出宣时少将下达了用人海战术进行“猪突”式进攻的命令。所谓“猪突”式的进攻,就是把一个联队的士兵,组成十几个波次,然后不间断的向前滚动进功,当年日俄战争时,日本的乃木希典大将就是用这种方式,击垮了俄国士兵的心理,从而取得了日俄战争的胜利。

    一上午时间,第九师团的第六旅团撤了下来,而第十八旅团顶了上去。旅团长井出宣时少将让步兵第十九联队的联队长人见秀三大佐,以中队为单位,排出“猪突”式进攻的队型,联队的十个步兵中队排成十个波次,对支那军队守卫的阵地发起不间断的攻击。

    吃辽午饭后的日军,又一次对五四五团守卫的阵地发起了炮击,而第十九联队在离阵地八百米外的一个炮兵中队,也用二门七五野战炮和十余门迫击炮加入到了日军炮击的队伍中来。炮击进行了半个小时才停下来,炮击刚一停止,日军一个中队的士兵排成两排,端着步枪朝守军阵地上发起了冲锋。

    这时守在一线阵地上的是五四五团三营的一百五十名战士。三营在凌晨的反攻中,一连长牺性了,二连长受了重伤,此时在阵地上的是三连长。很快日军就进入了阵地前二百米的区域,三连长大喊一声:“开火!”手中的盒子炮对着攻上来的日军打出了一棱子子弹。

    同时阵地上的各个火力点里的轻、重机枪,以及战士们手中的半自动步枪和冲锋枪都吐出了火舌。日军进攻的步伐为之一滞,正面的一排日军几乎都倒在了枪口下,可是后面一排的日军并没有停下脚步,仍然是向前冲锋。很快一个中队的日军几乎全部倒在了阵地前。

    还没等三营的战士喘口气,后面又是一个中队的日军排着队冲了上来。当日军第五个中队冲上来时,三营的战士有些支持不住了,几挺重机枪也因为连续的射击而使枪管过烫,不得不停下来更换枪管。机枪火力一停,日军的压力顿时小了,进攻的步子也更加快了。

    战壕里的三营战士此时也死伤了几十人,当日军冲进了五十米区域时,三营的战士对日军扔出了手榴弹,而日军也把手雷扔进了战壕中。在二线阵地上的刘海福也急了,顾不上有暴露的危险,命令重火力连的炮兵对日军进行拦阻射击。三营的二十多门迫击炮同时开炮,炮弹在日军的进攻队伍中炸响。

    第十八旅团的观察员发现了三营的炮兵阵地,很快日军的独立重炮兵第十联队的大口径重炮炮弹就落到了三营的炮兵阵地上。重炮炮弹覆盖了整个三营的炮兵阵地,其中一发炮弹在刘海福不远的地方爆炸,重火力连的连长一下把刘海福扑在了身下。

    当刘海福艰难的爬起来时才发现,自已只是受了点轻伤,而重火力连的连长却牺牲了,整个三营的炮兵阵地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阵地上二十多门迫击炮,八二无后坐力炮以及绝大部分炮兵都完了。而此时的一线阵地上三营的战士们已经跳出了战壕,举着大刀和日军打起了白刃战。虽说三营战士的大刀对上日军的刺刀完全占了上风,可是架不住日军人数上的优势。

    三营的战士拼尽全力,终于把日军的进攻打退之后,一线阵地上只有十几名活着的战士了,而且是人人带伤。日军也暂时退了下去,一线阵地前已是一大片红色的泥浆,泥浆上中、日两国士兵的尸体几乎把这块土地铺满了,许多战士都是与日军士兵纠缠在一起同归于尽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