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你怎么知道的

    “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刚刚明明没有任何的破绽,你竟然能够知道这件事情?还是说你其实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进去这件事情?”眼前的善魂,不,也可以说完全就是一个已经被郑乔文他们给洗脑了的人说道,毕竟自己之前的伪装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失误,更何况就连自己说话的时候也是特别的知道把握分寸,怎么这个人竟然能够发现自己其实就是在算计他?还是说这个人的身上本身就是有着不同寻常的能力?

    “其实你要是想知道我为什么能够看透你的伪装这也是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其实说到底就是你的伪装实在是不够充分,就连这种简单的谎话都不会还真不知道郑乔文是怎么教你的。”陈木很无奈的说道,虽然已经知道了眼前这个人是成功的将易筋洗髓丹化为己用的人,但是一想到死了那么多人之后陈木就无论如何都是开心不起来的了,毕竟郑乔文野心很大,所以现在既然已经有了这样的能力应该是想要组织一堆的各种各样的大军,所以现在看来郑乔文这个人应该就是想要搞定自己的这些事情。

    现在既然这个人已经来骗自己了,说不准郑乔文就在咖啡厅里面等着自己,所以陈木想要直接在这里逼问消息,不过想来想去却发现,其实之前自己一直都看得到的那个医生一样的鬼鬼祟祟的人说不准也是郑乔文安排的。

    陈木看着自己手上的这个人突然间就对那个易筋洗髓丹的功能十分的感兴趣了,毕竟能够让一个凡人直接修宪的方法自己还真是没有见过。

    “哈哈哈,你还是直接说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吧, 不过就算是你告诉我我到底是怎么失败的我也绝对不会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出来的,所以你到底是死是或还是你要看你自己的运气了。”这个人说的十分的凶残,但是陈木而根本就不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毕竟郑乔文手里的人应该都是这样的丧心病狂毫无理智,要是有个正常人的话,估计这才会是陈木最激动最觉得不同寻常的地方,像是眼前这人这样的其实真的是纯属正常。

    “嗯,我可以告诉你我到底是怎么知道的,但是你的答案现在对于我来说已经是无关紧要的了,毕竟这些事情能够我根本就不在乎了,就算是知道也没什么。”陈木笑着说道,现在郑乔文手中的两个人已经被自己抓住了一个,那么就还只剩下了一个,要是按照郑乔文回到华宁市就开始有人成为这样的人的时间推算的话,最厉害的应该也仅仅是金丹期而已,而现在自己可是元婴期的人,更何况以前自己的力量还是渡劫期的老祖,这样的战斗什么的根本就不算是一回事儿。

    “好,你说我就听。”这人知道自己现在已经被抓住了,更何况很有可能根本就不会活着了,就算是现在惬意一点也是无所谓的了。

    “其实就是你露出了破绽,虽然你伪装的闪婚根本就是没有任何的错误,但是你最大的错误就在于你的语言,之前你说过仅有两个人活下来了,那么如果你不是活下来的人你又如何知道有几个人活下来?”陈木冷笑,继而说道:“别和我说这事你死了之后看见的,你以为善魂死了之后还能够待在地下吗?既然你已经说了是一个地下实验室,那么善魂死了之后只能在地面上带着的,不能够去阴气重的地方不然很容易就会魂飞魄散。所以这就是你的破绽之一。”

    陈木就知道郑乔文这个半吊子根本就不可能知道真正的善魂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所以教给这个人得也必然是错误的,不要以为魂魄就都要在地底下,毕竟善魂这个东西和别的魂魄一点都不一样。

    “嗯,好,这确实是我根本就不知道的事情,不过既然你说这只不过是破绽之一的话,那么其余的破绽在哪里?”这人像是想要将所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全都弄清楚一样的想要知道这些事情。

    “其实你一开始接触到我就是一个错误,你真以为善魂叫做善魂就会随随便便的接触别人?还有就是你说的人全都成了血雾根本就没有办法追查魂魄的事情,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就算是化成了会也是可以追查魂魄的,毕竟魂魄和肉体之间还真就没有什么太大的联系。”陈木索性将这个人之间说出来的很多说辞全都一一反驳了,毕竟陈木可是修仙界马上就能够飞升成仙的第一人,对于这些事情自然是已经了如指掌,所以就算是这个人说的谎话里面有真话,陈木也能够分辨的一点都不差。

    “好吧,既然这件事情已经全都被你看穿了,我也没有什么挣扎的必要了,但是你听说过金丹自爆吗?”陈木一开始还以为能够知道些什么,结果竟然听到这人想要自爆金丹,陈木的反应也算是人中翘楚,直接将这人的生魂抽了出来,瞬间刚刚还是活蹦乱跳的人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而在陈木的手种则是夜明珠大小的珠子。

    这里面是这个人所有的记忆,也是他的魂魄,陈木将她的记忆全都读了之后就已经知道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而那个地下的实验室应该怎么进去了,然后将这颗珠子硬生生的捏碎了。

    从此哲人就永远地消失了,其实陈木在他的记忆里面见到的可不仅仅是之前在地下实验室的时候收到的痛苦,还有很多别的事情,陈木这么做也算是让这人得到了解脱,毕竟现在这人看上去应该是一种解脱了,至少嘴角还是带着笑意的,陈木就知道郑乔文一定是用了什么手段,不然这些人平白无故的就忍受着易经洗髓的痛苦之后竟然还能够对他死心踏的?这样的人不是有受虐倾向那就一定是思想有问题了。

    “看来现在郑乔文的事情还真是不能耽误了,竟然连易筋洗髓丹这样的东西都出现了,是不是意味着郑乔文身后的人的真实的面目也要揭穿了呢?”陈木喃喃自语到。

    因为现在的陈木已经确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郑乔文的身后一定是有一个修仙世家,不然郑乔文根本就不可能有那么多的易筋洗髓丹来进行这样大规模的实验,而且郑乔文这样疯狂实验的背后一定有着更加可怕的惊天阴谋。

    虽然现在陈木病不知道这个阴谋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但是陈木能够保证的是自己只要能够让这个阴谋彻底的死了就行了。

    陈木看着这件咖啡厅,最后还是用了隐神诀从正门进去了,正门的人其实就是普通的保安,陈木进去之后发现这里面和正常的咖啡厅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区别,之前那个白衣的医生也是安安静静的坐在了一个角落里,根本就没有移动的意思,只是陈木不知道的是,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是不是就是那个实验室里面的一员?还是说这人和郑乔文之间的关系根本就是不一般的?

    急切的想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的陈木决定依旧是跟踪这个医生,但是陈木觉得根本就没有什么用,为什么自己不直接去看看刚刚在他抓住的那个人的生魂的记忆里面看看那个地窖到底还在不在?

    既然这里是这些人见面的地方,那么那个隧道应该也是在的,所以现在的陈木靠近点就是那个密道的入口处,只是和之前那个人说的不一样,这个密道的入口根本就不是在什么隐秘的包厢里面,而是堂而皇之的就在收银台里面,是的就是收银员旁边的地方,毕竟收银台每天都是有人看守的,所以根本就不会给任何人的机会。

    更何况咖啡厅里面要是真的走进了收银台这才比较奇怪吧?但是陈木也不慌,毕竟自己是隐身进来的,既然这里面的人全都是普通人的话,那么让这个咖啡厅开始忙起来应该也是十分的简单的,毕竟这只需要陈木在隐身的时候动动手脚就能够解决一切了,陈木觉得这个声东击西的办法还真是十分好用,毕竟仅仅只是弄掉了几个勺子之后这里面的服务员就开始忙碌了起来。

    但是依旧是没有到达要让收银员忙碌的时候,其是陈木心中也是有疑惑的,就是这里面的人和这个底下的组织到底是有多少的瓜葛,这件事情至今为止陈木都不是很清楚,但好似陈木能够确认的就是现在似乎是运气很好的时候。

    毕竟刚刚陈木发现又一桌的人想要离咖啡厅,此时的收银员自然是不能不过去的了,因为服务生的账单似乎是出了一些问题,那边的客人一直都在争执不休,于是没有办法,收银员只能是过去看看怎么回事儿了,毕竟收银员一般情况下还会是这间咖啡厅里面的店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