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失望

    宫纤灵对于这样的事情可以说是束手无策,毕竟宫羽之前和郑乔文合作的时候宫纤灵就已经料到了很有可能会走到这一步,只是现在看来这一步就会提前了。

    “其实要是想找的话,我觉得有一个人是绝对能够办得到的。”孙依诗听着两个人之间的对话一直都没有说什么,直到这时候突然健说到了想要拿什么东西,于是马上就想到了一个人,孙依诗这么一说,就连苏林依和宫纤灵都已经想到了。

    “陈木!”三个人异口同声的说了出来,毕竟这样的事情陈木可以说是非常的擅长了,之前就连赵家的事情也是陈木搞定的,还有就是陈家的事情,所以说现在的人想到陈木做这件事情也是自然而然的。

    “那我们现在就去找陈木吧。”孙依诗一直都是一个行动派,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所以现在的孙依诗一想到办法恨不得马上就去找陈木,但是苏林依却不赞成这件事情,因为现在的局面陈木和宫羽和郑乔文之间的联系还是很多的,所以现在要是找陈木的话万一将这件事情暴露了的话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现在的苏林依还是不赞成这件事情能够的,“不行,万一我们现在贸然找陈木结果郑乔文那边收到了什么消息的话可就惨了。”苏林依知道这件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的,现在陈木在哪里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就算是联系了陈木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又应该怎么应付。

    “我们可以先给陈木打个电话。”苏林依说道,结果苏林依拨通了电话之后那边竟然一直都没有人接,因为现在的陈木正在冲击元婴期,所以已经闭关了,根本就不知道有人给自己打了电话。

    “没人接听。”苏林依放下手机之后一脸茫然的看着宫纤灵和孙依诗。

    “应该是陈木有事儿吧。”宫纤灵就知道陈木现在应该是有事情,不然也不会这样的,所以现在的陈木不接电话应该是没有时间吧。

    “诶,现在不知道陈木到底在哪。”孙依诗有些失望地说道,面前明明又一个十分好的计划,但是现在竟然根本就没有任何人能够实施,这就让孙依诗心中很不爽了。

    “没事,陈木总会出现的,这件事情也并没有这么着急,我们慢慢来应该能够来得及的。”苏林依安慰着孙依诗说道,毕竟孙依诗这样的急性子实在是令人觉得有些过于着急了。

    “好吧,既然这样的话我就继续等等。”孙依诗有些失望地说道。

    而这一边陈木依旧是沉浸在冲击元婴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有想到外面会有什么样的事情会发生,只是如今陈木却迎来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一个阶段,因为此时此刻陈木在将自己的经脉给打通了之后,开始经历了心魔劫。

    其实这一次的心魔劫和上一次没有什么大的区别,只是这一次的心魔劫看起来更加的残忍,因为这正是陈木在这个世界生存的场景,陈木见到的是孙依诗和苏林依全都倒在血泊之中的样子,就连孙尧和宫纤灵也是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这样的场景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

    陈木觉得眼前的人应该是已经没有任何活着的迹象了,所以现在的陈木在神识之中一步步的走了上去,当陈木走到了苏林依的身边的时候试探了一下之后发现了苏林依已经没有了气息,紧接着孙依诗和孙尧也没有了气息,就连宫纤灵也是已经死透了的样子,陈木明明知道这是心魔劫,但是心中依旧是有一种奇怪的疼痛感,虽然陈木以前渡劫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感觉,但是现在却有了这样的感觉。

    陈木不是很清楚现在的感觉是什么,但是这样很清晰的感觉却已经传到了自己的脑海之中,陈木知道这种感觉应该就是看着眼前的心爱之人已经彻底离开的时候。

    “你所爱的,你所珍惜的,你的好兄弟,好朋友,最后全都会死在这里,而且只有你一个人会一直活下去,静静的享受几千年的孤独,这样的日子你想过吗?”突然之间天空之中突然就传来了一阵苍老的声音,这样的声音让陈木觉得有些不舒服,而且这样的声音竟然是直接的传到了陈木的心里,让陈木觉得自己的心里面竟然有些发闷。

    “呵呵,你觉得这样的一点点的场景和一些威压就能够让我自己崩溃吗?还是说你觉得你这样的伎俩真的有用?”陈木就知道这就是心魔劫所造成的幻想,其实这个道理陈木早就已经知道了,毕竟这样的场景陈木其实有时候也是幻想过的,毕竟人都有生老病死。

    所以陈木现在早就已经将生死这样的问题全都看透了,毕竟陈木早就已经知道了这里的人全都不会修仙,所以陈木现在已经明白就算是这些人现在自己能够看见,但是过了百年之后所有的人全都只是一捧黄土。

    陈木早就已经知道这样的结果,所以现在对于心魔劫什么的都是一笑而过的,对于这样的心魔劫陈木觉得根本就不算是什么。

    “算了,这样的小伎俩根本没有用,所以你要是有什么招数的话就随便试出来吧,但是你要是没什么招数还是趁早给我滚蛋比较好。”陈木十分淡定地说到,其实就在陈木以前渡心魔劫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这样的事情,所以对于现在这样的心魔劫已经能够了解了他们套路了。

    陈木这样的话刚刚说完之后,瞬间所有的场面都已经消失不见了,所以现在的陈木已经知道心魔劫应该是已经过去了,而天上似乎是传来了轰隆隆的声音,是那种要打不打雷的声音,就连天上也是阴云密布的,现在看起来似乎是天色都已经好了很多了。

    如今的陈木已经知道了自己现在是元婴期了,就连天上的云彩也全都散去了,而在陈木的灵台里面,一个缩小版的陈木就在里面坐着,双眼一直都是闭着的,陈木知道这就是自己的元婴,看上去竟然觉得十分的威严的样子,只是陈木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情看着这个原因,因为陈木发现似乎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自己刚刚醒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看见了自己的手机似乎是正在拼命的响着,似乎是十分着急的样子。

    陈木接了电话就听见了电话那边似乎是声嘶力竭的声音,是的没错,这个电话就是孙依诗打的,孙依诗一直都没有放弃给陈木打电话这件事情。

    “木头,木头,我现在有一件非常紧急的事情需要你去做。”孙依诗说道,陈木接了电话的时后就知道孙依诗似乎是没有什么好事情找自己,现在一看果然是这个样子,只是陈木不知道的是,孙依诗到底是让自己做什么事情呢?

    “怎么了?什么事儿?”陈木知道孙依诗这么焦急就一定是有事情要说,但是现在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事情。

    “这件事情有些难办,所以我想要让你来医院,当面说的话应该会好些。”孙依诗说道,因为这是他们几个的想法汇聚出来的,所以还是让陈木来了之后在说这件事情比较好。

    “嗯,好的,我现在就过去。”陈木觉得外面的时间似乎是过了很久很久,其实陈木不知道的是,最多也不过是仅仅过了一夜而已,所以陈木闭关之后竟然觉得结元婴这件事情还真是简单极了,自己以前的经验放在现在完全就是一本升级专用教科书。

    所以现在的陈木觉得再这样下去的话,很快就能够再一次的到达了渡劫期了,只是到时候应该怎么样的度过渡劫期。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陈木到了孙依诗和苏林依这里的时候第一句说的就是样的话,因为陈木也想知道孙依诗想要说的到底是什么,所以现在陈木来了之后自然是想要好好地了解一下情况,只是如今陈木来到了这里之后才觉得这件事情似乎并不是这样的简单。

    “其实这件事情是宫纤灵说出来的。”孙依诗说道,眼中的神色也是十分的浓重,因为听了宫纤灵的分析之后陈木已经意识到了这件事情很有可能就会关于郑乔文和宫羽背后的故事。

    “其实我就是之前的时候在我哥哥那里听说了他和郑乔文两个人之间有合作的,但是我马上就发现了有一些地方是不一样的,因为郑乔文手中什么东西都没有,所以我现在并不是很理解为什么我哥哥能够和郑乔文合作,只是如今我似乎已经找到了这里面的原因,因为我哥哥和郑乔文的合作很有可能是郑乔文有什么样的知识或者是技术,所以才能够合作的。”

    宫纤灵分析的十分的到位,现在陈木听了宫纤灵说的话之后,更加的明白了宫纤灵这个人的厉害之处,因为现在宫纤灵说的事情也是之前陈木就已经知道的事情,但是这也足以见得宫纤灵这个人确实是十分的有头脑的,毕竟宫纤灵只是凭借这个宫羽的几句话就能够才出来这是什么样子的,但是这件事情虽然就是这样的,但是陈木知道现在的这件事情是不能够轻举妄动的,因为这件事情其实陈木早就已经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儿,但是谁也没有告诉,只是一个人等待时机。

    如今这件事情已经被宫纤灵点了出来,自己虽然想要将真相告诉他们,但是这样的事情还是越少的人知道越好。

    不过现在的陈木唯一知道的就是这件事情孙依诗和苏林依他们想要让自己去做,但是自己又何尝不想要做这件事情呢?只是一直都没有任何的机会会而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