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元婴

    陈木离开了孙禹那边就马上赶往了之前苏林依的那个花园,里面的灵力似乎是和陈木身上的灵力有了共鸣,如今感受起来这灵力竟然十分的充足,陈木就知道这灵力绝对是因为自己身上的灵力所以将这些灵力全都引了出来,事到如今这件事情也不能够有所隐瞒了,毕竟现在的陈木感觉的就是之前的样子。

    走进了花园之后,着强大的灵力磁场感觉更加的令人舒畅,至少陈木是觉得十分的舒服的,因为这种灵力磁场给陈木的就是一种能够将自己的经脉全都通了一遍的感觉,这种感觉让陈木觉得十分的舒服。

    似乎在这样的时候让陈木一息之间想起来了之前的事情,那时候陈木在以前的世界里面结婴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感觉,身上一直都是那种十分舒服的感觉,就像是自己的经脉被一次次的西刷过一样,这样的感觉令陈木不由得想起来自己之前修炼的时候的日子,那时候灵气比起现在来说可以说是十分的充足了,只是现在灵力感受起来似乎也不是很弱,陈木知道这是因为苏林依在这个院子里面种植的全都是各种各样的灵草之类的,所以才会是这个样子,不然的话还真就没有什么地方适合结元婴了。

    陈木坐在这个花园里面开始宁心静气,感受着这里面的灵力在自己的身体里面一直循环,这样的感觉陈木就知道现在开始自己已经正式开始结元婴了,只是不知道这样的艰难的情况能不能成功,毕竟就算是自己现在有很多的经验,但是结元婴这件事情和别的一点都不一样,万一现在的情况下结元婴失败也是很有可能的,毕竟自己没有什么法宝,现在的灵力又根本不够,所以失败这样的情况陈木觉得自己也是要心平气和的接受的,毕竟结元婴不比别的时候。

    陈木让自己尽可能的沉浸在结元婴的那个世界,而现在的外面可以说是已经闹了起来,毕竟宫羽的到来确实是一个不定因素,所以现在的事情全都因为这一个不定因素而在悄然改变,只是这样的改变竟然最先爆发的竟然是宫纤灵和孙依诗这一边。

    事情的起因还是要从宫羽走了之后宫纤灵在孙尧的病房里面开始说起,因为之前孙依诗和苏林依并不知道宫纤灵为这一次的事情能够都做了什么事情,所以以至于现在的他们一直还以为这次孙尧手上和宫纤灵根本就脱不了干系,更为无奈的是,孙依诗一直都觉得自己的哥哥现在这个样子其实就是宫纤灵一手造成的,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宫纤灵现在竟然还敢出现。

    “你就不觉得你应该说些什么吗?”孙依诗看着宫纤灵现在在孙尧这里一直都在看着孙尧的样子,心中就有些不痛快,于是十分的果断的就说了出来。

    “说什么?我觉得现在的孙尧更需要的就是静养。”宫纤灵的气质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练的出来的,这样的感觉其实就是之前在宫家你争我夺的残酷的竞争之中锻炼出来的,所以才会是这个样子,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宫纤灵这样的威压一出来,就连孙依诗都觉得有些可怕。

    照理来说孙依诗这个人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但是为什么就被宫纤灵给制得死死地呢?其实话说回来这个原因还是很好找的,毕竟孙依诗这个人从小就是被所有人的关心和爱给呵护着长大的,而宫纤灵早就知道什么是拼杀,什么是你死我活,所以这样的气势自然是就出来了。

    更何况作为宫家大小姐的宫纤灵,要是连一点点的威慑力都没有的话,下面的那些人又怎么会听她的,所以现在的宫纤灵能够有这样的气质靠的全是各种各样的锻炼。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我哥哥这样一定是和你脱不了关系的,一定是你害的我哥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孙依诗有些不依不饶的说道,毕竟现在孙尧躺在这里,而完好无损的竟然是宫纤灵,放在谁的身上应该都是有些不痛快的,不然的话又怎么会这个样子呢?

    “嗯,其实这件事情我确实是有责任的,但是我觉得既然我有了责任那么这件事情我就一定会负责到底的,孙尧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心中也是很难受的,但是我觉得要是负责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一直都照顾他。”

    宫纤灵说着将自己手上拿着的帕子再一次的拧干,然后放在了孙尧的头上,此时孙尧已经睡着了,身上也已经打了止痛药,不然骨折这样的疼痛还真是令人难以忍受,估计就连孙尧也是没有办法入睡的。

    “啊?你这是什么逻辑?你觉得单单是照顾一下就行了吗?还是说你觉得我哥哥竟然缺人照顾?”孙依诗一直都觉得宫纤灵这个人既然已经靠近了陈木那么就一定是没有什么好心思,只是更加没有想到的是现在面对孙尧的时候心中也是没有什么好主意,这样照顾着照顾着谁知道宫纤灵会不会最后变成自己的嫂子啊,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孙依诗觉得自己的日子还真是难过得很啊。

    “不然你想怎么样?要我嫁给他么?也可以啊。”宫纤灵微笑着说道。

    苏林依买饭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本来买饭什么的事情是可以交给别人办的,但是孙依诗这孩子一定要让自己出去走走,所以苏林依就直接去买饭了,现在看起来两个人似乎是说了些什么事情,只是看上去应该不是很愉快,而且苏林依一进门听到的就是这样的话,这就让苏林依有些茫然了,这都什么和什么啊?这两个人怎么这么快都已经说到了谈婚论嫁的事情了,难道不觉得这样的进展似乎是有些快了吗?

    “这是怎了?为什么我觉得现在的气氛有些微妙?算了,来吧大家先吃饭。”苏林依将手中的各种饭菜全都放在了一边的桌子上,如今看起来这样的气氛似乎才算是和谐了一些。

    “纤灵,你现在身上的伤口还疼吗?医生说你最好还是好好养养,不然的话很有可能会有疤痕的。”苏林依将手中的清粥小菜递了过去,这时候的病人还是吃一些清淡的好。

    “嗯,没事的,现在孙尧的状态似乎是稳定了不少,所以我想要来看看他,其实关于那天爆炸的事情我这里恰好有一个消息,只是这件事情要是说出来的话未免有些令人惊讶了。”宫纤灵就知道自己的这件事情还是不说比较好,因为这件事情是和郑乔文有关的,昨天苏林依见到郑乔文的时候脸上都是面无表情,不难想象这件事情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但是表面上谁都没有表现出来。

    “这件事情我知道,只是现在跟本就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这些话以后会有时间说的,所以现在还是想想别的事情比较好。”苏林依也明白这是什么样的事情,其实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明朗了,郑乔文领着宫羽一起出现其实就是想要然他们不要轻举妄动,因为现在的宫羽在郑乔文手上,若是有什么危险的话,估计宫家就完了,可能就连宫纤灵也会没有心思做任何事情。

    “嗯,你知道就好,现在我哥哥不知道是不是被郑乔文下了什么蛊,竟然一直都这么听郑乔文的话,我想要告诉哥哥距离郑乔文最好还是远一点,但是我觉得我哥哥根本就没有打算听我的话的意思,其实我哥哥以前和我说过他和郑乔文两个人应该是在一起做一个项目,但是根本就不知道这个项目到底是什么。”

    宫纤灵记得上一次和宫羽说千万不要帮助郑乔文的时候,宫羽说过关于这些事情的事情,只是说到了一般好像是会怕暴露一样马上即将话题给说到了别的地方,所以现在的宫纤灵就开始怀疑其了这件事情,不然的话这件事情一旦公布出来很有可能会有很严重的后果。

    当然这一切全都是宫纤灵的猜测,不然为什么宫羽从来都不说和郑乔文到底在合作什么?就算是以前生意上的事情宫羽也是绝对不会避免和宫纤灵谈及这些事情的,只是现在郑乔文手中根本就没有什么公司,也没有什么资金,所以宫纤灵根本就不知道能够和郑乔文和做些什么。

    “其实这件事情我也有分析过,现在的郑乔文手上什么都没有,但是很有可能这些东西全都在郑乔文的脑子里面。”宫纤灵一句话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与众不同的东西一样,这个脑子里面说白了应该就是一些资料或者是知识什么的,还有可能就是一些技术。

    只有这样的东西才能够不要钱不要人就能够开发的,但是宫纤灵最想不明白的就是最近宫家还真就没有什么正在钻研的技术,所以这一切就又回到了原点,其实宫纤灵根本就不知道郑乔文这个计划到底是什么,因为郑乔文的计划全都是暗中进行的。

    “现在的郑乔文的手中一定是有着一些我们根本就不知道的东西,所以现在的郑乔文一定是用这里面的东西和我哥哥达成的合作,如果我们能够找到这个东西的话应该就能够让郑乔文的计划彻底的破裂。”宫纤灵十分淡定的说着,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就是宫纤灵的办法,只是宫纤灵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东西根本就是找不到的,不管是谁。

    “你的意思是这些很有可能是文件之类的?”苏林依觉得能够将郑乔文脑子里的想法弄出来的很有可能就是一些书面上的东西,但是这样的东西找起来和大海捞针有什么区别。

    “是啊,但是我们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毕竟就算是回了文件,郑乔文脑子里依旧有这些东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