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崩了

    这件事情我觉得我们宫家的公司还是很合适的,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合作的意向了。”宫羽看见陈木好端端的坐在那里的时候一点吃惊的表情都没有,毕竟陈木要是想要走了的话,估计就算是要来应该也是来到了这里,所以这并没有什么稀奇的,只是如今的陈木看上去状态似乎并不是太好,这件事情就比较令人怀疑了。

    其实宫羽看见这样的场景完全是一种错觉,陈木脸色不是很好完全是因为刚刚被人给围观了,对,就是像动物园里面的那种,放在谁身上都是不爽的好吧?

    “宫先生久仰久仰,今日怎么想起来来我这里了?按理说宫先生应该是不常常来到华宁市的吧?”孙禹就知道这件事情一定是没有什么好事,毕竟无事不登三宝殿,像是宫羽这样的人无论如何看上去都是有些奇怪的吧?

    “孙家三少爷我也是久仰你的大名,不过呢,我来这里不过是因为知道了赵家的事情,毕竟我是一个生意人,只要是有商机的地方我怎么会错过呢?”宫羽说这话就是十分顺其自然的样子,但是孙禹看见陈木一直都在给自己使眼色就已经明白了这是什么事情了,因为就在宫羽的身边站的的人竟然是郑乔文!

    顿时孙禹就已经知道了正两个人绝对是来者不善,不然也不会让陈木竟然用瞬间移动的方法过来这边镇场子了,只是不知道陈木现在心中究竟是怎么想的,毕竟现在的宫羽看上去似乎是已经开始步步紧逼了。

    “嗯,我知道了,只是宫先生似乎是来晚了一步,因为现在赵家的事情已经全都规划完毕了,所以现在应该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宫先生关注的了。”孙禹的意思其实是比较直接的,就是想说现在已经没你什么事儿了,你还是不要来这里装什么大尾巴狼了,毕竟你的那点小心思谁都能够看得出来,所以现在赵家的事情还真就没有你那一碗饭了。

    “不,我觉得你们作为一个竞争对手,对于宫家来讲还是很不错的。”宫羽知道这个孙禹想说什么,但是宫羽也不是个好惹的,毕竟宫家势力这么大,就算是和他们竞争起来最后到底是谁输谁赢大家心中都应该有数。

    果然,就在宫羽说完这句话之后,一直都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绝对的主动权的孙禹竟然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了,毕竟现在的宫羽确实是有些咄咄逼人了。

    “嗯,宫先生既然有这样的意思就算是我们想要阻止应该也是无法阻止的,只是宫先生难道不觉得这样的方式似乎是有些不好么?若是宫先生觉得这个赵家的事情还真是有些利益可以将的话,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的商量。”陈一峰觉得现在事情已经变得微妙起来了,本来只是过来走个过场的心思马上就收了起来,看着宫羽说道。

    “陈伯伯,我还真是没料到您竟然也在这,宫家和陈家是很多年的世交了,有这样的好事情竟然没有听到陈伯伯和我说,还真是有些不舒服啊。”宫羽看着陈一峰说道,虽然陈一峰现在挂着的是宫羽的长辈的名号,但是实际上他的地位还真就是不如宫羽的地位,毕竟现在的宫羽可是宫家的现任掌权人。

    “嗯,宫先生既然觉得这件事情是不错的并且也想要尝试的话,确实是可以和我们一起。”陈一峰就知道宫羽绝对是话中有话,其实说白了就是在指责陈家不够意思没有把这样重要的事情告诉他,所以现在竟然是这样的一个局面,虽然这件事情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料到的,但是既然现在宫羽已经来了,估计这个大神是一定送不走了。

    之前其实还真的是商量过一定要让宫羽参与的,但是后来因为郑乔文的原因这个想法就不复存在了,后来将这个公司就已经换成了宫纤灵的,不过现在看来,宫羽这件事情还是提上日程比较好,孙禹早就已经知道了事情一定会这样的发展的,但是还是陈木的反应比较迅速,马上就已经收起了宫纤灵的公司的策划案,不然这件事情要是宫羽知道了的话,一定是回合宫纤灵之间有什么矛盾的,陈木觉得不能够让两个人之间有矛盾,所以才觉得一定要将这个东西收起来比较好。

    “没想到陈木竟然也在啊。”宫羽这次没有假惺惺的和陈木用陈先生和宫先生来交流,而是像好朋友一样的直接就开始称呼对方的全名了,虽然陈木之前就已经和对方快要扯破了脸皮了,但是对于这样的称呼陈木还是觉得很习惯的,毕竟先生来陈先生去的感觉实在是假的可以。

    “嗯,这一次的计划既然你想要参加的话那么就参加好了,只是这件事情也是要有一定的代价的,至于代价是什么我觉得你还是想好了比较好。”陈木看着宫羽的时候眼中没有半点波澜,就连脸上也是面无表情,回复成为了之前那样的冰山一样的冷漠脸,看上去格外的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但是陈木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的,因为之前的时候自己也是这样的样子。

    只是现在是真的已经不想要应付宫羽了,这样的笑面虎应付起来真是累得要死。

    “陈先生就算是不说我也是知道的,因为这生意场上讲究的就是有得有失,这样的大事情既然是象牙搞定的话就一定不是什么小代价,所以陈木三个小时之后你和郑乔文见面的西餐厅我们来好好的聊聊你想要知道的事情,记住到时候只有你一个人能来,放心,我不会用法宝的,我说到做到。”宫羽看上去并不像是骗人的样子,但是谁知道郑乔文会不会骗人?陈木觉得自己既然真的想要解开这样的米最好还是严加防范比较好,不然自己一定是没有小命了。

    虽然宫羽手中的那个法宝确实是能够克制自己,但是也并没有那么大的威力,让陈木有些担忧的事情就是趁你病要你命,要是自己受伤了估计郑乔文只是用这些防御和被动的法术也能够将自己给制服,不知道他们现在是不是还缺少能够做实验的修士。

    陈木知道那个法宝只对金丹期和金丹期以下的修士有用,但是陈木现在距离元婴期仅仅只有一步之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门槛似乎一点都不好过,一直都在金丹期不上不下的,根本就没有觉得自己有马上就要接应了的趋势,更何况就连天象也是毫无变化,这就让陈木心中隐隐约约的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毕竟现在的陈木看上去似乎真的是不如以前了,但是令陈木没有想到的是真的想什么来什么。

    “好,既然我答应了这件事情我就一定会去,但是要明天,毕竟今天我还有更重的要的事情要做。”陈木现在觉得自己的丹田涨得厉害,这样的感觉就像是要自爆金丹一样的感觉,但是陈木之前的经验看来这并不是要自爆金丹,这样的感觉应该是要开始渡劫进入元婴期了,毕竟现在的陈木已经在金丹期大圆满卡了很久了,所以现在的陈木觉得自己马山就要进入元婴期了。

    进入元婴期其实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因为这个过程就算是陈木这样的老手也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的,本来还在担忧什么时候能够躲过这个法宝,但是没想到自己马上就能够进入元婴期了。

    “嗯,好的。”宫羽并没有怀疑什么,而是觉得陈木就算是有事情也是没什么的,毕竟表面上虽然是已经答应了陈木一定能够让陈木知道他想知道的,但是实际上在宫羽的心中早就已经想好了应该怎么样的对付陈木了,只是现在不过是今天和明天的区别而已。

    但是要是让宫羽知道仅仅是一天的差别竟然有这样的效果的话那么他一定是不会选择在明天,而是马上就把陈木给搞定,不然也就不会有了后面那样的后患无穷了。

    “我现在还有事情,先走了。”陈木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控制不住体内的灵力暴走了,一定要在郑乔文发现状况不对之前把自己给马上藏起来,其实之前的那个花园就是一个好地方,毕竟那里面的灵气可以说是十分的充足,这可都是多亏了苏林依,不然就连陈木也是找不到那样的一个好地方的。

    郑乔文总觉得陈木这样急匆匆的似乎是有些事情能,可是转念一想有觉得陈木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于是也就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其实宫羽和郑乔文两个人这么想要赵家完全是因为赵家有着他们想要的东西,那就是很多的关于这方面的研究资料,但是两个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个研究资料到底在哪里,所以现在的宫羽和郑乔文就是想要通过这样的计划来寻找这个资料,所以两个人才会这么焦急的想要知道这一切,只是现在就算再怎么着急也是不能够马上就开始筹备这件事情的。

    宫羽有时候也会想自己是不是跟郑郑乔文走了什么不归路,但是却常常被郑乔文现在表现出来的力量有着极大的兴趣,久而久之这些事情宫羽也就不拿他们当作是一回事儿了,所以现在的宫羽可以说是一条路走到黑了,其实宫羽根本就不是这么好骗的一个人,但是为什么现在会这么相信郑乔文呢?其实这里面还是有着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的。

    今天更新一万三了,因为还要码子,《女董事的贴身高手》还没有更新,所以今天校花就更这些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