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一起洗

    “我哪有跟着你?这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的你怎么就能说我是在跟着你呢?”陈木想不到宫纤灵姜然也会输赖皮,何种感觉似乎是有些微妙,毕竟宫纤灵这个人怎么看都是那种浑然天成的大小姐的气势,如今竟然干起了和孙依诗一样的勾当,当陈木有些接受无能。

    “这现在打算去浴室。”陈木冷冷的说道,但是宫纤灵似乎根本就没有打算理会陈木的话,依旧是我行我素的跟着陈木,只是不知道陈木到底是什么样的说法,不过现在看起来似乎还很有趣的样子。

    “没事,我就看看什么也不做。”宫纤灵就差双手对天发誓了,但是陈木根本就不会相信宫纤灵的鬼话啊!

    “不是,大小姐,你还是别乱看,没听过男女授受不亲?”陈木还是比较传统的人,一想到宫纤灵的家也是很传统的就觉得自己现在完全就像是一个祸害小姑娘的坏蛋一样。

    “没有,这些话我可一句都没有听过,宫家的家规就是喜欢就拿着。”宫纤灵这话说得十分的霸气但是陈木已经觉得自己要被气死了。

    “宫纤灵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难教育。”陈木头痛的站在了楼梯上,看着宫纤灵的时候已经快要被气死了,毕竟宫纤灵之前一直都维持着大小姐形象的时候看上去还是很正常的,但是现在怎么看怎么觉得有些别扭。

    “我难教育?你教育我什么了?再说了我要是难教育的话宫家大小姐的位置早就已经不是我的了。”宫纤灵十分调皮的说道,陈木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似乎有些尴尬,想要去洗澡但是这丫头说不准会做出什么事情,要是不洗的话随便掐个诀还让自己觉得有些不舒服。

    “要不然……一起洗?”陈木犹豫了一会儿忽然间便说出了这样一句话,顿时就宫纤灵觉得眼前的陈木是不是已经被人掉包了,刚刚还一本正经的样子到底去哪儿了?现在怎么一下子就变得开始充满了流氓气质?

    “你还是去洗吧,我错了。”宫家的大小姐终于是变成了正常时候的样子,这也让陈木长长的松了一口气,毕竟现在看来宫纤灵还真没有发展到孙依诗那个程度,那么就说明现在这个妹子还算是有救的。

    陈木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这才转身上了楼,宫纤灵看了看陈木已经离开的背影,心中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似乎还有一种十分诡异的感觉,就好像是宫纤灵刚刚已经知道自己会怎么说了。

    宫纤灵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眼前的景色,想来想去觉得自己很有可能被陈木给套路了,陈木应该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所以才会那么说的。

    不过陈木觉得至少现在自己算是终于有个清静的时间能够自己一个人使用了,不然还真的是很不爽。

    “现在赵家又有了动作。”宫纤灵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正在沙发上面坐着等陈木出来,一听到孙尧说赵家又有了新动作顿时就警觉起来了,难道是已经知道了自己要和陈家联盟所以现在打算及时收网了么?

    “怎么了?”宫纤灵想要了解一下现在的情况,毕竟赵家的动作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一方面的,要是真的有什么问题的话应该能够及时的知道赵家现在到底在做什么。

    “嗯,今天早上股市刚刚开盘的时候孙家和苏家就已经损失惨重,虽然现在有陈家的维持,但是陈家一时之间也没有办法调动这么多的资金。”孙尧平静的说道,但是这件事情听在宫纤灵的耳朵里似乎又觉得这件事情有些不同寻常。

    “我觉得赵家的目的一定不是股市,他们还有更大的野心。”宫纤灵这样说道,赵家这样猛烈的攻势很显然是想要声东击西,赌的就是孙家和苏家敢不敢背水一战。

    所以现在要是想能够制得住赵家的攻势的话,就只有在线下来攻击了,所以现在他们的目标不应该放在股市里面,而是应该放在股市外面。

    “啊?更大的野心?”电话那边的孙尧有些不可置信,显然是觉得现在赵家明显就已经是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股市上,所以应该没有精力什么的来说线下的事情,但是宫纤灵这样一分析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

    “嗯,现在他的更大的野心就是想要直接吞并孙家和苏家,所以赵家绝对不会只在这表面上做做功夫的,所以现在赵家很有可能就是在声东击西。”宫纤灵分析道,觉得现在的赵家一定不会是这么轻易的就能够收手的。

    “所以说,现在的股市这一边最好还是放弃,守住线下才是正经事。”宫纤灵最后的一句话让孙尧认识到了现在的宫纤灵已经彻底的凸显出了她的商业奇才的思维。

    “守住下线吗?”孙尧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但是想来想去觉得宫纤灵说的这话真的是很正确的,毕竟现在赵家已经开始了攻击,那么他们自然也是不能够坐以待毙。

    “嗯,现在只有这样的办法,我现在去联系陈家。”宫纤灵说着马上就就走了,而这件事情并没有通知陈木,因为陈木刚刚在洗澡,所以这件事情陈木才一点都不知道。

    宫纤灵一路上飞快的就赶到了之前的会议室,现在的会议室里面苏本和孙家三兄弟都在里面,就连陈一峰也来了。

    “怎么样?事情问了吗?”孙尧一见到宫纤灵出现之后就想到了之前的事情,于是就问了一下宫纤灵,这时候宫纤灵才发现自己根本就已经忘了这件事情。

    “我给忘了,刚刚陈木有点急事所以我就没问。”宫纤灵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嗯,没事,现在还是商量赵家的事情重要,不过陈木怎么没和你一起来?”孙尧左看看有看看都没有陈木的影子,结果宫纤灵现在已经快要被孙尧给气死了。

    “我刚刚说了他有事情了。”宫纤灵有气无力的说道,然后推开了眼前的会议室的大门。

    “哦哦,抱歉。”孙尧跟着宫纤灵走进了会议室之后觉得自己的问题问的真是太没有营养了。

    “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宫纤灵一进屋就开始询问现在的情况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毕竟之前赵家的动手的时候他并没有在场,所以现在好好的了解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是理所应当。

    “赵家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了我们和陈家结盟的消息,所以现在的动作看上去就是想要速战速决,但是现在的情况对我们来说很不利,因为需要争取到三天的时间让陈家主来协调调度,但是现在的情况看来我们根本就撑不到三天了。”孙尧将报表递给了宫纤灵,同时十分的头痛的说道。

    “不,三天的时间我们还是有的,只是到时候需要全力的反击而已,这就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但是不知道这个方法你们觉得怎么样?”宫纤灵人真的是胆子很大,事关两个人家族的事情竟然之直接就能够说出来置之死地而后生这样十分危险的办法,但是所有人都承认,如今这样的情况要是想要挽救危急的话估计也就只有这一种办法了,不然到时候根本就等不到陈家的支援了。

    “嗯,现在也就只有这一个办法了,只要我们的资金足够这几天的运作,接下来的事情都没有问题。”孙尧看了看报表之后下了这个决定,至少要在临死之前好好的挣扎一下吧?毕竟赵家一出手就是这么的狠毒还真是让他们有些吃不消,不过三天之后应该就是最后的决战时刻了。

    陈木此时从浴室里出来看见宫纤灵给自己发的短信之后就已经知道了他们正在商量对策,而此时想起来了孙依诗和苏林依两个人还住在医院里,陈木觉得是时候过去看看了,也不知道这两天大家都已经忙得焦头烂额的这两个大小姐没人照顾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了。

    孙依诗和苏林依两个人可以说在医院住的还不错,看见陈木进来之后还十分欢乐的打了个招呼。

    “木头,你最近怎么有空来医院?”孙依诗一直都是那样活泼好动的性子,所以一见到陈木来了马上就上前打招呼,而苏林依也早就已经没事儿了,之所以现在还在医院里面住着,无非就是因为外面实在是太人多眼杂了,更何况现在的事情正处于白热化的阶段,让这两个有出去一定不会让人安心的。

    “嗯,最近事情可以说快要结束了,到时候你们就能够离开这里了。”陈木想起来之前来到这的时候收到的宫纤灵三天之后就可以收网的短信,顿时觉得轻松了不少,但是三天之后陈木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到时候很有可能就是一场恶战,因为宫纤灵的信息不仅仅是告诉三天之后会发生什么,甚至还给了陈木一个十分艰巨的任务。

    “陈木,我知道你十分的厉害,所以现在这个任务也只有你一个人能够完成,那就是潜入赵铭家里,她的书房里面一定会有账本之类的东西,到时候不要管到底是什么全都拿来就好了,我们会在前面一直给你做掩护,让赵铭根本就没有时间理会这些事情,所以说到时候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陈木收到短信的时候心中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但是又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感觉,说是一种激动的感觉又不是。但是要说是内心没有波澜却也不对,虽然不知道这一次的任务到底是什么样的难度,但是陈木是绝对有信心能够搞定的,只是最近想要件见孙依诗和苏林依似乎才能够把心中那个十分诡异的感觉给消灭一样。

    “嗯,是呀是呀,但是这个事情为什么我们不能参与?赵家的事情我们也可以的。”孙依诗不服气的说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