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发现

    “你以为陈家是怎么发展成为现在的样子的?要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的想的话,陈家现在早就已垮了,你真以为陈一峰那么精明的一个人会让自己的利益有损害?就算是你和陈一峰现在是夫妻关系,他也一定会对你有所防备的!”男子说话的时候十分的冷静,就像是已经知道了陈一峰一直以来的行事风格。

    “陈一峰现在已经不打理这些事情了?你真以为他会知道么?”女子十分的自信,陈木听到这里终于是明白了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这两个人之间一定是有什么利益交易,而所看重的东西就是陈一峰的家产,所以如今两个人这样应该就是在讨论这东西的分配,只是男人似乎是并不同意女人现在的做法罢了。

    陈一峰这个要是知道他现在的女人这么算计他估计一定会抓狂,而且很有可能现在陈一峰已经知道这件事了,但是想了想之后,陈木觉得,就单单是看陈一峰的所作所为应该就能够推断出陈一峰这个人实际上应该是个十分昏庸的人,不然怎么发展到就连老婆都要和别人跑路,甚至还自己带着一堆家产的?

    “不打理?难不成陈一峰现在已经死了?”男人说话的语气明显有些不善,显然是根本就不会相信这个女人的说辞,陈一峰现在根本就是有在打理这些东西,是什么让这个女人敢在这里睁眼说瞎话?

    “哼,陈一峰现在和已经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女人还是十分自信的样子,毕竟陈一峰这个人到底是她足够了解的,更何况,陈一峰如今根本就没有什么心思管这里的事情,还不如他们早下手为强。

    陈木在这里听了一会儿,觉得没什么意思,便想要去找陈一峰,毕竟陈家家主这个位置自己还是很有兴趣的,结果令陈木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正要走的时候,却忽然间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而这个说话声还不是别人,正是陈木要找的陈一峰!

    “我还没死呢,你们就想要瓜分我的家产?”顿时刚刚还十分漆黑的地方一下子就亮了起来,瞬间所有的灯光都在这里聚焦了,陈木庆幸自己还好已经躲好了,不然这件事情还真是麻烦了。

    陈一峰领着一大群人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这对狗男女逃跑,现在周围已经围满了人,保镖们全都已经是严阵以待,就是为了等待陈一峰一声令下就直接冲上去将他们全都抓住。

    “你怎么回来?”女人已经惊讶到了极致,毕竟刚刚她明明就已经确认了陈一峰确实是出去参加一个宴会,要很晚很晚才会回来,所以才会这么放心大胆的商量这件事情。

    可是令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陈一峰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就赶了回来,这让她很惊讶。

    “我回来只不过是为了捉住你而已。”陈一峰笑的十分的阴冷,那样子看上去就好像是正在戏弄老鼠的猫,更何况陈一峰也是十分的享受这样的感觉的,毕竟看着想要害自己的人一直都是惊恐万分的样子,无论如何都会觉得特别的爽快吧?

    “陈一峰,你到底有没有信过我?”女人已经知道了自己大势已去,但是还是不死心的想要打打亲情牌,可是陈一峰这个人就是这样,根本就没有再二再三,有的只是一次不忠百次不用,所以现在这个女人既然已经能够犯下这样的过错,就不要想着很有可能被原谅的一天了。

    “哈哈,你觉得我真的会相信你?还是说你觉得我现在真的变得昏庸了?莫雅你还真是太年轻了。”陈一峰笑着说道,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子还真是一点都不明白这些事情啊,就算是栽了也不是什么可惜的事情,毕竟莫雅这个人只能够看到眼前的小利益,根本就看不到大利益,要不然也不至于这么疯狂的想要敛财了。

    “我原本打算你要是想要好好的和我过日子我就当做你之前做的手脚全都不知道,可是现在看来你并没有珍惜这个机会,那么这件事情就不能够怪我了,毕竟这都是你自己找的。”陈一峰一挥手,就有两个人把莫雅直接拉下了去了。

    “扔出去。”陈一峰冷冰冰的不带一丝丝的感情地说道。

    陈一峰今年虽然已经五十了,但是脑子还没有糊涂到什么都不管的地步,有人在背后算计自己自然是不能够让这些人好过,看着已经被扔出去但是依旧想要爬回来苦苦哀求的莫雅,陈一峰则是冷酷无情的关了门。

    “这女人还真以为能够轻轻松松就进得来我陈家大门呢。”陈一峰冷笑着对着眼前的男子说道,似乎看着这个男子的眼中充满了嘲讽,但是实际上的陈一峰的心中已经恨不得要打死他了,因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陈一峰的儿子!

    此时陈明已经被陈一峰的目光吓得瑟瑟发抖了,毕竟陈明作为陈一峰最为窝囊的一个儿子,自然是怕死了现在的陈一峰。

    “你倒是好得很,平时你看没什么胆子,没想到竟然搞出来这么惊人的事情,你爹我都要开始佩服你了。”陈一峰的话里面总是讽刺多于夸赞的,毕竟这种和后妈搞在一起的事情陈一峰现在恨不得掐死这个儿子,但是莫雅这种人也不值得陈一峰动怒。

    “还不滚回去!”陈一峰怒骂道,然后转身走了。

    陈明战战兢兢的站在那里,不知道之前的对话陈一峰到底是听到了多少,也不知道陈一峰到底会怎么样的处置自己,总之现在的陈明的心中是十分的害怕的。

    陈木看完了一场好戏,只觉得十分的无聊,毕竟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就是一场极其无语地家庭伦理狗血剧,这样看起来还真是无聊得很啊。

    陈木一路偷偷跟着陈一峰进了陈一峰的卧室,看见的就是陈一峰坐在床边十分不爽的样子,灯光打下来再加上抽烟的效果,陈一峰现在看起来格外的苍老。

    “如果陈家家主这个位置很累的话,不如找别人帮你做一做。”陈木很自然的从窗户进去然后坐在了陈一峰的旁边。

    陈一峰见到陈木的那一瞬间有些惊讶,但是并没有想要喊人的打算,毕竟现在的陈木看上去似乎还是挺正常的,自己还是不要刺激这个孩子比较好。

    “你想做这个位子?”陈一峰之前不觉得陈木有什么出息,但是现在觉得陈木这个人竟然有些好玩,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个好玩法,但是就是觉得现在的陈木和以前的陈木十分的不一样。

    “并不是想,而是我即将就会坐上这个位置。”陈木现在对于陈一峰的想法已经改变了不少,看来这个人并米有看上去那么的苍老,至少现在的眼神还是十分的精神的,而且看上去依旧是以前那个十分精明的样子。

    “嗯?你打算怎么做?威胁我吗?”陈一峰笑了,如今看见这个儿子之后陈一峰竟然有了一种把家主之位真的给他的冲动,虽然说不出来到底是为什么,但是这种感觉就是这样的鲜明。

    “不,我不会威胁你,我很有可能直接杀了你,然后拿了遗嘱的。”陈木冷冷的回答,似乎杀父什么的根本就不是一件值得考虑的事情。

    但是就是这样的认真严肃的样子,让陈一峰觉得很有趣,现在的这个儿子和以前一点都不一样了,甚至就连性格都已经彻底改变了。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样通过层层的守卫进来的,但是无论如何只要是进来了那么就说明手段根本不一般啊。

    “我没有遗嘱这种东西。”陈一峰好心的提醒了一下陈木。

    “我可以写。”陈木眼中坚定的神色让陈一峰知道陈木根本就没有开玩笑。

    “我想知道你的变化怎么这么大?你要不是还顶着这张脸,我以为你是另一个人了。”陈一峰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陈木,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变得不一样了,但是有说不出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人总是会变得,如今我想要的只有陈家,你给还是不给?”陈木十分冷静地说道,并没有做出什么侗族,也没有对陈一峰做什么,就是淡淡的看着陈一峰,似乎是在赌陈一峰到底会不会给自己陈家,反正自己现在是正大光明的要,要是真的到了必须抢的那一步陈木也不会手下留情。

    “嗯,确实是这个样子,你现在倒是比他们出息得多,既然你这么想要陈家那么家住的位置就你来做吧,如今陈家也确实是缺少一个真正的掌门人,只是你现在想要陈家应该是有什么样的事情需要做吧?”陈一峰看了看陈木,眼前的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陈一峰还是能够猜得到的,虽然早就已经打算放弃这个儿子了,但是后来听说陈木已经有了变化之后陈一峰还是有派人暗中观察陈木的。

    如今听说赵家和孙家以及苏家闹得很不愉快,陈木又一直都是在苏家的,所以先在这个节骨眼上要是陈木来找自己要陈家的话,无外乎就是想要帮着孙家和苏家,所以如今无论如何这件事情陈一峰都是想要知道到底是为什么的,毕竟这件事情如今已经关系到了陈家。

    “嗯,确实是这样,估计你最近也在暗中观察这件事情了,我只是想要陈家来对付赵家,就算是想要家住的位置也不过是想要对付赵家而已,更何况现在的事情要是平息之后,你的陈家不仅会原封不动的给你更会增加资金,而家主这个位置我并没有什么兴趣。”

    陈木十分的平静的说道,把多少人都求之不得的一个位置说的就像是大街上的白菜一样,似乎根本就不像看一样的样子,这样的态度就让陈一峰更加的好奇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