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密谋

    陈木一听陈梦这么说就知道陈梦现在还是在问自己想不想要把玉佩给拿回来了,但是陈木觉得自己已经扔了的东西就根本没有拿回来的必要了,这样只会让自己觉得这种事情做得实在是多此一举,不过话说回来,这件事情还真是让陈梦惦记了好久啊。

    “这个玉佩既然已经给你了,那么就是你的,哥哥对于这个东西真的不感兴趣,所以小梦你还是自己处理吧。”陈木没什么感情地说道,毕竟一块破石头而已,就算是块上等的好玉,那么和自己也没有什么关系,毕竟之前自己之前天天修炼的时候用的玉简都是比这个玉佩高尚好多级的上好的古玉。

    “嗯,好吧,这个玉佩我会一直都为哥哥留着的。”陈梦就好像是钻了牛角尖一样,根本就说不动,无论如何都是这个样子,所幸陈木也是知道这件事情的,毕竟陈梦这个喜欢一路走到黑的尽头和他以前还真是很相像啊。

    “嗯,你带着吧。”陈木就知道自己要是在说什么的话估计这个丫头会直接就炸毛,还不如就顺着这个丫头的话说,毕竟这样还能够好过一些, 省的到时候这个丫头又开始唠唠叨叨。

    “嗯嗯,哥哥再见。”陈梦有了陈木的消息之后整个人都觉得十分的开心。

    “嗯,拜拜。”陈木现在也知道了如何使用非常现代的打招呼的语言了,所以说这一场交流还是非常的愉快的。

    “嗯嗯。”

    挂断电话之后陈梦就把自己和陈一峰的房间位置都发给了陈木,这样陈木也能够狠轻易的就找到陈一峰到底在哪里。

    “今天晚上的行动一定要成功啊。”陈木在走廊里面看着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渐地开始变黑了,忽然间就听见后面传来了宫纤灵的声音。

    “你和孙尧把事情都解决了?”陈木见到宫纤灵有一些疑惑,毕竟这对付赵家的实情应该不是很容易就能够完成的吧?

    “差不多了,我已经把怎么运行的方式全都和孙尧说了,他现在一个人就已经能够搞定了,毕竟我的方式还是简单许多,那些复杂的东西根本就是不需要的。”宫纤灵无奈的说到,毕竟所有的人都想要把简单的事情想得很复杂,所以说现在的宫纤灵自然是觉得越简单就越好,毕竟那些复杂的东西只是会浪费时间而已,除了浪费时间就真的没有别的好处了。

    “嗯,既然这样的话,看来情况对你来说并不是很困难。”陈木说着,语气也是淡淡的,并没有什么喜悦,自然也是没有什么嘲讽,就仅仅是在陈述一个肯定的事实。

    “嗯,还可以吧。但是有一件事情对于你可以说是很难的了。”宫纤灵脸上带着狡黠的笑意,陈木心中顿时就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因为以前他在后山养了一只大花,那大花想要折腾人的时候就是这样的表情,嗯,大花就是一只豹子,但是是灵兽的一种,所以陈木才觉得这样的眼神十分的熟悉。

    “什么事情?”陈木觉得自己要是不问的话宫纤灵绝对是有本事一辈子都不说的,毕竟这个人最不缺少的就是耐力,所以永远都不要和宫纤灵比拼谁更有耐心。

    “学校快要考试了。”宫纤灵一句话瞬间就已经把陈木早就已经忘到了不知道哪里的校园生活的记忆马上就给重新的翻了出来,顿时陈木脸上的表情就不是那么好看了,怎么说呢?就像是在烧水的时候好不容易想起来自己烧水了,结果去看看热不热的时候水已经彻底的凉了,就是这样的感觉。

    “考试什么时候?”陈木还真就不知道这件事情,毕竟已经很久都没有上课了,这个考试还是要考的,毕竟自己还想要这个毕业证。

    事实上,完全就是孙依诗和苏林依之前已经给陈木洗脑,让陈木觉得自己应该好好做人,所以考试考得好,早点拿个毕业证什么的想法已经种在了陈木的心中,但是实际上根本就不需要这样,毕竟陈木现在就算是在学校走了也是没人管的,谁让陈木根本就是个与众不同的人呢?

    “就在下周一,你有很多的时间可以准备,让我想想,哦对了,今天才周三而已。”宫纤灵拍了拍陈木的肩膀就继续回到了会议室里面看看现在孙尧的成果到底是怎么样了。

    陈木想了想这件事情还应该挺好办的。

    “喂,余北。”这个好久不见的小弟应该还在坚持着上课点到,每天记笔记的好习惯吧?陈木有时候也不是很确定这件事情,毕竟已经很久没有在学校好好的听课了,所以说自己根本就不知道学校现在都是个什么样子,这对于陈木来说有些无奈。

    “嗯?老大?老大老大,好久不见啊,对了,老大你那天收拾那帮人的飒爽英姿我全都看见了,老大你还真是好帅气啊。”余北这个人就是个闲不住的嘴,此时一见到是陈木打来的电话之后就更加的兴奋了,觉得陈木现在简直就是已经苏炸了,那天收拾了那几个人之后,很多人都已经是少女心爆棚了好么!

    “嗯,这件事情过一会人在说,下周考试的事情你怎么没有告诉我?”陈木想起来这件事情就觉得这个小弟似乎在传递消息这方面实在是有些迟钝,就算是自己不去考试这样的事情竟然也不说,难道是想要被自己收拾一顿么?

    “额,老大,实际上你根本就额没有给我号码,以前的号码一直都打不通,我想找你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不过我想孙家大小姐应该会告诉你吧。”余北有些不确定的说到,但是现在既然陈木已经来这里兴师问罪了,那么就表示其实陈木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这就让余北放心了不少。

    陈木这时候想起来了,自己自从来到这个身体之后,除了衣服之外其余的关于这个身体以前的东西就全都埋葬了,算是给这个壳子的原主人一个交代,毕竟这是自己借了她的身体继续活着。

    “没事,这个是我现在的手机号码,最近有每天点到么?”陈木对于这些事情还算是很关心的,毕竟这件事情苏本也是很关心的啊。

    “嗯嗯,都有都有,我每天都有准时上课,笔记什么的也有记得,老大你要是想要复习的话要不要我把这些给你送过去。”余北一听陈木说话的意思就知道陈木现在想要准备准备考试的事情了。

    “周末我回宿舍找你拿。”陈木想了想这几天事情这么多,就算是余北来了也很有可能根本就找不到哦自己,还是自己去宿舍拿这些东西比较靠谱。

    “嗯嗯,那好吧,老大你记得那就行了。”余北连连点头的回应道。

    “嗯,好的。”陈木挂了电弧之后终于有一种夜幕来临,自己终于可以放开手脚随便的活动的感觉了,毕竟之前似乎已经被现在这样的情况禁锢的太久了,自己终于可以在这样的夜晚随意的穿梭了,这样的个感觉简直好到了极致啊。

    余北接完了陈木的电话之后有些小激动,自从陈木改变了之后,就连余北的收下也是有了不少的小弟,所以现在余北在学校里面也算是一股子不小的势力,再加上谢德少不知道为什么已经很久都没有见到了,所以余北的小日子过得真的是十分的滋润。

    陈木看着外面已经完全黑了的样子,急匆匆的下了楼,打了个车到了陈家附近之后陈木就下车了,此时天上已经没有了月光,周围全都是黑漆漆的样子,陈木看着周围的景色,觉得和白天没什么区别,毕竟陈木看东西根本就已经不受白天或者是黑天的影响了。

    陈木并没有选择从门进去,更没有选择直接翻墙,而是用了瞬间移动术,直接出现在了陈家的院子里面,陈家是一个郊外的独立别墅,这里面要说是别墅的话还不如说是庄园,因为陈家现在的样子真的很大,在门口根本就望不到另一边,看上去格外的无边无际,而且就在院子里面,一模一样的别墅竟然有好几个。

    幸好陈木来之前已经在陈梦哪里知道了陈一峰用的到底是哪个别墅,不然的话自己还真是找不着准确的位置,如今陈木已经确定好了方位,就等着直接杀进去了。

    但是陈木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就算是在陈家的院子里面竟然也能够知道这多鲜为人知的事情。

    “这件事情要是败露了你和我都要完蛋!”一个声音压得十分的低沉的男人说道,陈木马上就对这件事情感到好奇,难道陈家内部出了什么事情?不然为什么这里有两个人正在鬼鬼祟祟的像是在商量什么一样?

    陈木在这里就能够清晰地听到两个人到底在说什么。

    “所以说,现在你我已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别想走了,不然的话这事儿要是被陈一峰知道了我们两个都没有任何的好下场。”紧接着传来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陈木皱了皱眉头,竟然觉得这个女人的声音似乎是在那里听过,但是根本就想不起来。

    “你觉得这件事情不说就没事了吗?陈一峰那么精明的一个人难道就不会直接的查出来?到时候查到我们头上就真的百口莫辩了。”男人再一次说道,语气里明显就是带上了焦急。

    但是陈木觉得这件事情应该就是两个人做了什么陈一峰现在还不知道的事情,然后又怕出了什么事儿所以才才这里商量对策,但是却不知道这附近竟然还有陈木,将所有的事情一字不漏的听到了。

    “陈一峰那么多家公司,这不就是一个小公司底下的子公司么?就算是经营不好倒闭了也没有什么吧?”女人想要再一次的为自己开脱,但是说话的时候明显就是底气不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