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生病

    陈木和孙依诗两个人就一直在病房里面陪着苏林依,第二天的时候苏林依终于是醒过来了。阳光透过病房的窗子洒了进来,苏林依醒来的时候就看见两个人一左一右的趴在自己的病床的旁边,对于现在的情况苏林依有些摸不着头脑,后来想起来自己一定是之前的时候晕倒了,然后孙依诗叫陈木把自己给送到了医院。

    苏林依刚刚动了一下,陈木就已经醒了,之前陈木本来就没有睡着,而是趁着孙依诗在睡觉的时候自己在调息。

    如今苏林依醒来的事情自然是瞒不住陈木的。

    “醒了?”陈木看着苏林依的脸色明显是好了许多,有用手背试探了下苏林依额头上的温度,觉得已经不是那么的热了。

    “嗯,昨天真是谢谢你了。”苏林依永远都是那么的有礼貌,那么的安静。

    “没事,还好之前小诗告诉我你生病了,不然今天知道这件事情的话估计你会病得更加严重。”陈木看着苏林依已经渐渐恢复过来的气色,忽然间想到了什么似的,急忙拉住了苏林依的手,然后在苏林依还震惊的时候就将自己的灵力传达过去了。

    苏林依还没有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就已经感受到了陈木传达过来的温暖,苏林依马上就已经忘记了挣扎,静静地感受着陈木递过来的温暖。

    两个人之间就这样的静静的流淌着温暖的气息,孙依诗醒过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两个人之间难以言说的一种微妙的气氛,但是孙依诗也没有想过要打扰这样的气氛,甚至还觉得苏林依和陈木两个人在一起的样子真的很般配,直到陈木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陈木接起来电话之后,另一边就是孙尧有些焦急的声音,“陈木,你来一下,赵家这边终于有动静了,详细的事情等你过来再说。”陈木觉得孙尧这个人不到了最为焦急的时候是绝对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所以这件事情应该一定是很严重的,陈木好孙尧就是在等着赵家出手,现在正好是好机会。

    “我有点事情要去孙尧那里,你们两个待在医院哪里都不要去,晚上我来接你们。”陈木现在已经知道赵家已经出手了,当然不会让孙依诗和苏林依两个人到处乱走了,这个医院里面有孙尧的人暗中保护,陈木也就不是那么担心这件事情了。

    “嗯嗯,你快去吧,应该是很着急的事情吧?”苏林依看着陈木的脸上少有的皱着眉头的表情,就知道陈木现在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一定要解决的事情。

    陈木急匆匆地走了之后病房里面就只剩下了苏林依和孙依诗,但是两个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就算是在医院竟然也能够有飞来的横祸。

    “陈木,赵家今天早上就已经出手了,早上股市开盘的时候孙氏企业的股票竟然全都跌了。”孙尧看着电脑上面红红绿绿的线,最后下了一个结论。

    “赵家这是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想要把孙家往死里整啊。”孙尧本来是很淡定的一个人,但是对于现在的情况也是束手无策,毕竟赵家的势力实在是很大,自己就算是有这么大的能力吃了谢家,但是对于赵家这个庞大的家族还是没有什么力量可以与之一搏。”

    “我们应该怎么做?现在不是在这里傻等着的时候,我们应该先下手为强。”陈木就知道赵家一定不会是那种安安静静的,虽然一直都在暗中防备,但是赵家突然出手这件事情还是让人防不胜防。

    “不知道,这一次的打击来势汹汹,我想着找你看看你呢个不能有什么对策,至少对于现在的局面来说我还是束手无策。”孙尧本来就是在商场上摸爬滚打久了的人,此时此刻竟然也被赵家这样侵略如火的作风给彻底粉碎了。

    “这件事情虽然很着急,但是估计赵家也是蓄谋已久,现在我们不能坐以待毙,还是找孙伯伯和孙舜孙禹一起吧,这样的话这件事情或许现在还会有转圜的余地。”陈木想了想还是觉得把所有的人全都找到一起比较好,毕竟这些都是商场上的事情,要是在一起的话说不准就会有什么好的应对的策略。

    “也只能先这样了。”孙尧话音刚落还没等打电话召集几个人,苏本就已经推门进来了。

    “大侄子,这件事情有些着急,所以苏伯伯就直接过来找你了,我今天早上已经知道了赵家已经对孙家动手的事情了,收到了消息之后我马上就赶了过来,我们现在还是好好商议一下怎么样反击吧。”苏本的到来让孙尧觉得有些突然,但是也只是愣了短短的一瞬间就回过神来,二十分钟之后孙家三兄弟以及苏本和陈木五个人就坐在了一起。

    “关于赵家的事情我们都已经知道了,事情的起因应该是谢家的事情,之前和谢家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我们就应该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有想到这样的一天竟然来的这么快。”苏本想起来当初几个人还一直都在说着如何瓜分谢家的事情,但是现在竟然就已经变成了赵家的盘中餐。

    “这件事情追根究底还是孙家的实力没有赵家那么雄厚的底蕴,但是苏伯伯这时候要是能够帮忙的话或许还会有一拼之力,而且这件事情还是需要陈木的帮忙。”孙尧此时见到所有的人都已经坐在了座位上,心中就已经有了底气,觉得自己今天一开始的时候真的是不够沉稳,但是现在他们应该好好的商量一下接下来的路应该如何的走了。

    “嗯,这件事情确实是比较难办,但是要是大家都联合起来的话应该就没有什么克服不的了。”苏本这时候最先要做的就是稳定人心,既然现在已经在一起了,那么应该就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了,对于眼前的这件事情还是一起出谋划策比较好。

    “嗯,赵家虽然实力很大,但是孙家要是和苏家一起联手的话也未必没有胜算。”孙尧简单的分析了一下现在的形势,最后终于是下定了结论。

    “现在还是要计划一下怎么样挽救孙家的股票。”陈木看着几个人一直都在演算着各种方案,觉得有些无聊,干脆站起来说道:“我还是去把赵铭杀了比较靠谱。”

    几个人正在讨论的头头是道的时候,听到陈木这样惊天地泣鬼神的发言之后马上就停住了,然后整个会议室里面陷入了一片死寂,孙家三兄弟的嘴里面已经能够塞进去一个鸡蛋了,就连苏本也是十分的惊讶,想不出来陈木竟然会说出这个主意,虽然想法很好,但是这也太大动作了吧。

    “陈木你还是冷静一下比较好,毕竟杀人这种事情是犯法的。”孙尧良久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虽然他们这行明面上都是光鲜亮丽的,但是背地里各种公司破产总裁董事长什么的被迫跳楼自杀全都是他们间接造成的,谁的手上都不可能多干净,但是陈木直截了当的说出这样的话还是让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内心阴暗的想法已经被人看穿了。

    “赵铭就是这一切事情的根源,只要赵铭死了赵家群龙无首自然绘土崩瓦解。”陈木坐下之后淡淡的说道,就好像是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一样。

    其实陈木的话说的一点都没有错,但是这种事情做起来可不是这么的容易,要是真的杀了一个人就能够阻止一切事情的话估计所有的人都会去杀人了,但是一个非常明显的问题摆在前面,就是杀人这件事情是犯法的,明明有着更好的机会让这个人自行了断为什么还要让自己的手上沾上血液呢?

    “这些事情我们都是知道的,但是杀人犯法,到时候所有的一切就全都没有了。”孙尧第一次发现陈木这个人似乎也不是那么的好沟通,虽然之前陈木从来都没有杀过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陈木的身上似乎总是有些若有若无的杀气。

    “嗯,我知道,不过这件事情是我去做。”陈木冷冷的说到,自己做这样的事情没有任何人会追查到,就算是警方在厉害也不会有半点的蛛丝马迹。

    “不行,我们这里还有别的事情要你帮忙,这件事情你是一定不能做的。”苏本郑重其事的说到,以前并没有发现陈木还有这么残忍杀戮的一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陈木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竟然这样的喜欢打打杀杀,让苏本都觉得有些不太认识眼前的这个人了。

    “好吧。”陈木坐下之后依旧是看着几个人一直都在出谋划策,他什么也不说,但是心中却是暗暗心惊,自己刚刚衍生出来的那些杀意根本就不是自己所想的事情,难道心魔现在就已经开始滋生了吗?明明就还没有到应该结丹的时候,为什么身体里就像是有一种若有若无的煞气在自己意志力薄弱的时候悄悄入侵?

    此时陈木并不知道的是,他手中的灵石里面蕴含着的并不仅仅是灵气,而之前所认识的明夜,包括那一次神秘的电话全都是一早就已经设计好了的圈套,有的人早就已经张好了网就等着什么时候陈木松懈了然后用这个网将陈木捉住,此时就是陈木松懈的时候,但是陈木自己并没有感觉到。

    一切全都在时间如流水般过去的日子里面悄悄进行,陈木没有感觉到灵力有什么不对,而暗处一直都有一双眼睛在默默地注视着陈木,只是陈木根本就没有发现这件事情。

    心中的不安已经渐渐的扩大,陈木看着眼前的这些人,听着耳边的声音,竟然觉得这个场景距离自己越来越远,说不出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感觉,但是心中就像是有无形的力量在催促自己毁灭一切,陈木死死的攥紧了拳头,似乎觉得手心的痛感能够让自己清醒一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