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立场

    “也就是说宫小姐根本就没有打算趟这趟浑水了?”郑乔文笑着说道,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笑容里面似乎是有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

    宫纤灵早在自己说出来这番话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暗中戒备郑乔文了,此时看见郑乔文的脸色有些变了,就知道一定是大事不好,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慌乱的样子,毕竟就算是郑乔文再怎么厉害也不敢对自己做什么的。

    “嗯,我觉得这种事情还是交给你们自己解决比较好,毕竟我们宫家可不是专门给别人收拾什么烂摊子的,这种事情还是少来比较好。”宫纤灵看着郑乔文似乎是有些咬牙切齿的样子,就更加觉得陈木这个人还真是一如既往地波澜不惊,无论是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在陈木的眼里似乎都像是一阵风吹过去一样。

    “但是宫小姐你也要知道一件事情,虽然你被宫家当做继承人在培养,但是你不要忘记了现在宫家还不是你说了算,这件事情我觉得还是需要和宫家的家主好好商议一下比较好。”郑乔文说着便站了起来。

    心中已经知道对于这个宫纤灵自己现在没有任何办法,但是要是对于宫家其他的人的话方法还是有许多的。

    “你还是不要费力气比较好,就算是现在的宫家并不是我说了算,但是你也别忘了我宫纤灵在宫家说话还是很好用的。”宫纤灵依旧是不急不躁的样子,面无表情的把事实真相使劲的甩到了郑乔文的身上。

    “不不不,宫小姐你还是太年轻了,别忘了,有句话说得好,在绝对的的利益面前,所有的话全都是空话,只要宫家觉得这件事情确实是有利可图的话,就算是宫小姐想要阻止估计也是来不及的。”郑乔文说完便离开了,只留下宫纤灵一个人还坐在原来的位置上,但是宫纤灵一点也不慌张。

    “嗯,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也很想要看看到底谁才是弃宫家于不顾,仅仅是为了利益就轻易的答应了各种事情的人呢,这样的人留在宫家以后也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的。”宫纤灵喃喃自语,毕竟为了这种利益就直接做出了错误的决策的话,还真是没有必要留在宫家, 毕竟公家比较看重的是那种具有长远的发展眼光的人啊。

    “木头,最近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所有的家族动作都有些频繁啊。”孙依诗看着身后再一次出现了这种紧追不舍的车子,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真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总是同一种把戏难道就不会觉得累吗?”

    “陈木,这一次需要换位置吗?”苏林依看着后面依旧是紧追不舍的车子已经有些麻木了,毕竟这种事情已将见过了很多次了,现在在出现竟然一点都不觉得稀奇,反而是觉得很无聊很无聊,就像是喝水吃饭一样的日常。

    “不用,随便开开就好了。”陈木也觉得自己真的很无奈,这些人难道是吃饱了没事情做就喜欢一直都在人家的车子后面玩吗?这种行为真的是又无聊又变态。

    “估计这一次一定是赵家了,不然真是想不出来谁还会这么的无聊。”孙依诗两手一摊,干脆就连身后车子的速度看都不看,显然已经丝毫不在意这件事情了,现在唯一能够让孙依诗和苏林依提起兴趣的就是现在要去吃饭的地方。

    “话说依依姐这一次你一定不要拦着我,那家日本料理店的寿司我一定要吃个十盘八盘的。”孙依诗拉着苏林依的手说道,完全看不出来像是身后有人在追杀的样子。

    陈木不知道身后的车子到底是什么来意,但是不管是什么来意总之就是来者不善就对了。

    车子缓缓的停下,身后的车子也跟着停下,陈木将车子交给了门口的泊车人员,然后跟着孙依诗和苏林依进入到了这家日本料理店,看样子装潢还是很不错的,全都是木质的结构,就连榻榻米看着也很舒适的样子。

    “我们已经定好了包间,现在就过去吧。”孙依诗跟着之前的领路的服务员走了过去,而陈木则是走在最后,陈木想看看身后是不是有人跟着,结果一回头的时候就看见之前那辆车子里面的人已经下来了,而且方向也是要进入这家日本料理店,陈木心中已经有了几个计划。

    虽然不知道这些人会不会光天化日的就在这个店里面动手,但是陈木能够肯定的是很有可能会在走出店里的时候动手,但是这些人身上有没有手枪就不知道了,毕竟陈木一个人走出去的话有没有手枪都无所谓,但是身后要是跟着孙依诗和苏林依的话为了保护两个人的安全最好还是小心一些比较好,毕竟这两个人才是最值得保护的,虽然这些人的目标很有可能就是自己。

    “一会儿出门的时候跟住我,不要乱跑,尤其是你知道吗?”陈木指了指孙依诗,压低了声音说道。

    因为孙依诗每一次都是一个十分不稳定的因素,以至于这么多年下来陈木可以说是已经彻底的怕了孙依诗了,这小姑奶奶没有什么奇怪的念头还好说,一旦有了什么奇怪的念头,那一定是意外频发啊。

    “是是是,这一次无论做什么我都一定听你的怎么样木头?”孙依诗知道陈木这摆明了就是在说自己上一次的事情,现在出现的麻烦确实是一次比一次麻烦,孙依诗当然不敢再像之前那样的大胆了,更何况上一次的事情由陈木在加上那些人本来就没什么样要动手的意思,但是最近这些人根本就不一样,属于上来二话不说就要开打的节奏,这就让孙依诗有些无奈了。

    毕竟要是因为自己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孙依诗觉得自己的小心肝也是受不了这样的情况发生的啊。

    “嗯。”陈木只是冷冷的应了一声,然后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就是这个样子让孙依诗觉得陈木似乎莫名其妙的又帅气了不少,总觉得这个人的年龄根本就不是看上去的二十岁的样子。

    “不过今天的好吃的还是一样都不能少。”孙依诗笑嘻嘻的说道,显然就是想要痛痛快快的吃一场,这种事情陈木自然是不会拦着的,但是让陈木比较好奇的事就是孙依诗这样的小身板每天吃那么多东西竟然一点都没有看见长肉什么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应该是这丫头的体制问题,不然的话也不会怎么吃都不见长上二两肉了。

    然后陈木就再一次的见到了孙依诗到底是多么的有战斗力,桌子上面全都是空盘子,当然,有一半都是孙依诗的,其余的加起来才是苏林依和陈木的,陈木已经被损益是这样的吃法给惊呆了,就连自己都没有这么大的食量好吗!

    陈木刚刚就已经知道了那些人所在的地方就是自己的隔壁,也就是说这些人似乎就打算监视着自己这边的一举一动,但是陈木觉得这恰恰就是一个好机会,自己可以先领着孙依诗和苏林依离开,然后造成这个屋子里面还有人的假象,这样一来的话,这些人估计就一定会上当的。

    到时候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而且完全可以免除一场恶战啊,也省下了很多和这些人就缠着的麻烦事儿。

    想到这里陈木就觉得自己的想法绝对是很正确,于是等到孙依诗和苏林依两个人已经解决了这顿饭之后边说道:“一会你们两个跟我一起走,什么样的声音也不要发出,我们出去就能够避开这些人,省得麻烦。”陈木对着孙依诗和苏林依说道。

    但是陈木的计划实在是很完美,可是陈木再一次的忘记了孙依诗就算是警告过了一千遍一万遍他还是个极端的不稳定因素,就在陈木说完这句话之后,孙依诗马上表示自己是有不一样的意见的。

    “喂喂喂,木头,我觉得咱么这个偷偷摸摸的真的很不爽,为什么不直接冲出去然后和他们大打一场啊!这样才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啊!”孙依诗非常豪情的说道,苏林依比陈木更快一步的觉得自己这个妹妹还真是有些无奈,作为一个妹子你不要每天脑子里全是一些打打杀杀什么的好吗!这样子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小女孩该做的事情啊!

    “这件事情我建议你还是问问依依为什么不能做吧。”陈木觉得自己面对孙依诗的时候已经除了心累再也找不到别的形容词了,女孩子活泼一点确实是好事,但是这样子也太活泼了啊。

    “依依姐,木头让我问你。”孙依诗一脸泫然欲泣的表情,苏林依觉得自己和陈木非常像是在管教青春期的女儿一样,想到这一点之后苏林依竟然觉得自己有些尴尬,但是这想法还是在心里面想一想就好了,千万不要说出来不较好,不然的话估计就是大家全都尴尬了。

    “陈木的意思应该就是能够避免一些麻烦就避免一些麻烦比较好,尽量还是不要让别人见到我们手中的底牌,这才是最好的战斗的方法。”

    苏林依想来想去觉得也只有这么一个答案是比较靠谱的了,陈木的身上虽然是有着很多不同寻常的能力,但是这种能力很有可能就是那么几种,要是全都被人知道了的话,以后说不准就会有什么样的危险。

    “嗯,就是这样。”陈木冷静地说道,看着孙依诗的时候眼神就像是再看一个智障一样,孙依诗觉得很不爽,但是发现陈木和苏林依两个人说的话没有任何能够反驳的余地,而且事实也就是这个样子了,于是只能是非常听话的跟着陈木和苏林依一起走了出去。

    但是有一句话说得好,这要是人倒霉了喝一口凉水都能噎住自己,结果就在陈木一行人想要开门离开的时候,隔壁的房门也开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