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观察

    不得不说,宫纤灵的直觉还算是非常非常准确的,毕竟郑乔文这个人可是杀人不眨眼,见血也不惊的人, 说是要消灭谁就像是简简单单的弄死一只蚂蚁一样,或许比那还要简单。

    “不,这件事情一定要有宫家的参与,不然的话单单是赵家一家一定不行的,要是到时候赵家没有了的话,只有宫家孤军奋战岂不是更加的独木难支?”

    郑乔文显然是已经把陈木的力量给分析到了极致,但是没有见过陈木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宫纤灵并不相信一个赵家竟然还对付不了一个人!

    “我觉得赵家的实力是完全可以应付的。”宫纤灵最后给这件事情下好了一个结论,但是郑乔文并不同意宫纤灵这样的说法。

    “这样吧,明天你可以在学校里面好好的观察一下陈木,你就知道为什么我说这个人确实是很难对付了,而且陈木这个人还算是好接近,你只要和孙依诗以及苏林依示好,就能够在陈木接送两个人的时候看见陈木,到时候你自然知道我说的话到底是真是假了。”郑乔文发现这个宫家大小姐简直就是油盐不进,但是如今无论如何还是要好好的和这个大小姐说清楚比较好,毕竟宫家的态度可是去决与这个大小姐带回去的消息。

    “嗯,好的,我明天一定会好好的观察观察这个人,看看他是不是像你说的这样的难对付。”宫纤灵下定决定一定要弄明白这件事情。

    但是郑乔文根本就没有预料到,自己的一句话竟然在以后成为了自己最致命的失误,当然这些全都是后话了,如今两个人只看眼前,已经将明天的事情全都安排好了。

    “木头,木头,快走快走,后面有人来了。”孙依诗一放学就拉着苏林依不要命的往陈木这里跑,完全是因为身后宫纤灵实在是跟的太近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一上学宫纤灵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上来就和孙依诗以及苏林依两个人示好,还送了一些十分可爱的小礼物,但是两个人对于宫纤灵这个人心中早就已经有了防备,对于宫纤灵赠送的东西根本就不敢轻易的接纳,但是宫纤灵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跟着两个人。

    一直到放学的时候宫纤灵提议一起走,但是孙依诗和苏林依都表示自己已经有人接了,但是宫纤灵听到有人接的时候就更加的殷勤了,竟然还想要见见这个司机。

    孙依诗和苏林依马上就意识到了宫纤灵很有可能就是奔着陈木来的,于是两个人已经打算好一放学就要用最快的速度冲出去,然后和陈木一起回家,可是另两个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宫纤灵的速度一点都不慢,于是在孙依诗和苏林依两个人还没上车的时候就已经被宫纤灵一手一个给抓住了。

    被当作是宫家的继承人培养的宫纤灵,从小就是什么东西都必须精通,包括这种近身格斗术以及各种各样的擒拿术,其武力值根本就不在孙家三兄弟之下,苏林依根本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妹子,而孙依诗虽然能够折腾几下,但是在宫纤灵的眼里根本就是不够看啊。

    “好了,别闹了。”陈木一下车看见的就是宫纤灵一手一个就像是提着小鸡仔一样的提着两个人,马上就觉得自己的太阳穴已经是突突直跳了,这些日子还真是麻烦不断,虽然谢德少已经消失了,但是似乎是又来了一个更厉害的宫纤灵,这下子事情还真的是越来越有意思了,但是事情也似乎是越来越无法收场了。

    “宫家妹子有什么话好好说,先放开我们成不?”孙依诗无奈已经耍起了无赖,虽然这个宫家妹子看上去似乎是武力值爆棚,但是还算是很好说话,听到孙依诗这么说马上就放开了孙依诗和苏林依,举起双手表示自己什么都没做。

    “你就是陈木?”宫纤灵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下陈木,小脸蛋上全都是各种挑剔的眼神,陈木接受到了宫纤灵的信号滞后,就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一个放在菜市场里面等着所有人挑选的大白菜,还真是怎么说怎么让人觉得别扭啊。

    “嗯,我就是,你有什么事儿?”陈木一挥手示意孙依诗和苏林依先回到车子里去,陈木总觉得今天似乎会有什么大事发生,但是孙依诗现在看着陈木出来撑腰,自然是天不怕地不怕就连看热闹也不嫌事儿大了,总觉得现在已经有人给自己撑腰了,就算是宫纤灵想要动手的话无论如何也是打不到自己的身上的,于是就扯着苏林依打算在车子外面看好戏。

    陈木也知道孙依诗到底是个什么性格,干脆就不去管她,孙依诗知道这样的反应就是代表了陈木已经默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于是更加的肆无忌惮了,就差拿个小板凳坐在这里看戏了,苏林依也想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干脆也不管孙依诗,跟着孙依诗一起在这里看戏。

    “看来……”宫纤灵故意的将自己想要说的话的调子拉长了,陈木面无表情的等待着宫纤灵的下文,宫纤灵看着陈木一点反应都没有的样子就知道陈木这个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好奇心,也不会中了自己的套路,于是十分无趣地说道:“看来传说中大名鼎鼎的陈木也就是这个普通的样子啊,看上去就是个二十岁的小年轻,真不知道这帮人一个两个都怕你到底是因为什么。”

    宫纤灵为这陈木转了一圈之后,不由得点了点头,至少现在宫纤灵唯一承认的就是陈木这个人的外貌确实是无法挑剔,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那种看了一眼之后就有一种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的感觉,像是千年寒潭一样的没有半点波澜,但是又不至于完完全全的冻住。

    “传说中的我是什么样子你见过?”陈木现在学着孙依诗真的是越来越会熟练的运用各种各种的废话了,当然这其中还是挑衅的成分居多,其余的成分自然是可以完全抛开一点都不用理会的,毕竟孙依诗的性格说来说去也就只剩下这些东西是能够利用利用的了。

    “没见过,但是听说过的版本真的是一样都不少,比如陈木可以凌空飞翔可以和几十个专业的格斗人员近战而毫发无伤,甚至从几百人的大船上毁尸灭迹之后半点痕迹也不留得光荣退场,这些事情我可全都是一样不落的都听说过,就是不知道这其中是不是都是真的。”宫纤灵虽然像是再问陈木,但是话里话外完全就是在告诉陈木你以前所有的事情如今我可都是知道的,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要忽悠我。

    “嗯,是真的又如何?”陈木不知道眼前这个妹子的葫芦里面到底是卖的什么药,只觉得这个妹子看上去还真是有些深不可测的样子,看来孙依诗和苏林依两个人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这宫家的妹子看上去似乎是柔柔弱弱的,但是那双犀利的眼睛可是一点都骗不了人的,就好像是无论你做了什么这双眼睛都能够在第一时间把你做的所有的事情全都看的一清二楚一样。

    “是真的我觉得我对你这个人很感兴趣,不是真的那么我们就先过几招吧!”宫纤灵说着摆出了格斗的架势,看样子是想要和陈木两个人真刀真枪的比划比划,陈木看看宫纤灵这一看就很脆弱的胳膊腿儿,学着宫纤灵之前那种十分挑剔的眼神,然后说出了让宫纤灵恨不得直接掐死他的话。

    “这样我觉得并不是很好,万一我一不小心直接把宫大小姐给打残废了的话说出去还真是不好听,毕竟我觉得我自己也算是个怜香惜玉的人,你这胳膊腿万一断了怎么办?”陈木毒舌起来那可真是不给人留半点面子,就算是宫纤灵的脸面也是照样的往下啪啪的打。

    这一番话说完之后在场的人脸色全都变了,孙依诗和苏林依完全是想要笑出声来但是死死的忍住了,于是憋得小脸已经通红了,但是宫纤灵则是已经气得脸色发黑,今天宫纤灵算是知道陈木这个人到底是怎么个人物了,虽然不知道身手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但是今天确确实实的见识到了这个个人到底是怎么样的的毒舌,这种感觉让宫纤灵十分的不爽。

    毕竟现在的情况宫纤灵总有一种自己还没有战败但是就已经先把气势给输了的感觉。

    “不管怎样,我们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宫纤灵彻底的被陈木之前像是挑衅一样的话语给激怒了,现在一门心思就是想要直接的把陈木给打败,不然的话就总觉得自己被陈木给占了便宜一样的浑身都不舒服。

    “嗯,看着宫大小姐这个样子我还真是要手下留情。”陈木看着早就已经准备冲过来的宫纤灵,十分淡定地说到,一边的孙依诗和苏林依已经捂住了眼睛不想再看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了。

    “看招!”宫纤灵也不和陈木客气,看着陈木现在好像是十分淡定的样子,但是宫纤灵总觉得陈木的这个样子完全就是装出来的,只要自己这一招打过去,陈木这个小兔崽子一定会乖乖的现原形的。

    但是宫纤灵并没有想到,自己的实打实的杀招在陈木的眼里简直就是不堪一击,事情仅仅是发生在一瞬间,等到宫纤灵反应过来倒地时发生了什么之后,整个人已经倒在了陈木的怀抱里,而宫纤灵虽然是宫家大小姐,但是对于这样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应对的经验,当场就有些脸红,而孙依诗则是已经快要气死了,恨不得直接上前把宫纤灵整个人都从陈木的怀里面拽出来,但是苏林依明显要淡定的多,除了攥紧了的拳头,其他的表现都和平时一模一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