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一起睡

    “你们现在还不走是想要等着我睡觉的时候和我一起睡吗?”陈木在客厅就开始一件件的脱衣服耍流氓了,但是陈木忘记了,孙依诗这孩子就是最喜欢看陈木的腹肌神马的,这种行为纯属找死啊。

    陈木似乎也见到了这件事情的尴尬,看着孙依诗**裸明晃晃的目光还有苏林依想看不敢看但还是坚持着偷偷看的样子,陈木总觉得自己现在才是那个被耍流氓的人。

    “继续继续啊,快脱啊。”孙依诗看陈木想要解开衬衫扣的手一动不动的僵在那里,马上就来了兴致,这说脱衣服但是还不直接全都脱光的人还真是太吊人胃口了啊。

    “去去去,你们两个小丫头赶紧回去给我睡觉去,明天还有课,别忘了可是灭绝师太的课,要是迟到了我可不负责。”陈木早就已经将两个人的班级里面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明天的灭绝师太的课确实是重中之重,而且这个灭绝师太真的是超级讨厌,孙依诗每次上完课一定会吐槽一个小时都不带停一下的,完全是因为这个老师每节课都要点名,要是有人迟到的话就直接当着全班所有人的面将迟到的人狠批一顿,而且还是骂人不带脏字的那种。

    虽然说的话一点都不重,但是杀伤力绝对的百分之一万,不膈应人就是各种恶心你。

    “好吧好吧,木头你最近真的变得越来越狡猾了,我这点套路全都被你学走了。”孙依诗无奈的摊了摊手,表示自己真的很不爽之后也没说什么就离开了陈木现在居住的别墅。

    “陈木,别忘了明天一定要准时来接我们哟。”苏林依现在也越来越喜欢调戏陈木了,总觉得跟着孙依诗做这样的事情还真是好刺激啊。

    陈木无奈的看着两个大小姐终于是离开了自己的视线,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总觉得刚刚苏林依走的时候说的那句话像是别有深意一样,但是仔细想想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陈木索性就不理会这件事情了。

    “对了,依依姐,你说那个宫纤灵到底是来这里干什么的?”回到别墅之后孙依诗心中一直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说不出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是一直都觉得自己的胸口有些闷闷的,所以变和苏林依随便的找了一个话题,但是这个话题不经意之间就已经到了宫纤灵的身上,看来最近关于宫家的事情还是很令人忌惮的。

    “不知道,我觉得我们家根本就和宫家没有半点的交集,不知道你们家是不是和宫家有什么交道啊。”苏林依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想来想去宫纤灵来到这里真的和自己没有半点关系啊。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们家的事情全都是三个哥哥管着的,不过宫纤灵来到这里的消息估计哥哥早就已经知道了,现在都没有什么消息传过来的话,应该就是没什么事情了。”孙依诗敷着面膜十分耐心的回答道。

    “嗯,我也觉得最近还真没有什么事情值得这个宫家注意的,就算是有应该也是谢家的事情,虽然谢家并不是很大,但是在这华宁市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企业了,说没有了就没有了,无论如何还是很引人重视的吧?”苏林依分析道,最近要说是华宁市商业圈子里的大事情估计也就只有这么一个了。

    “其实说不准根本就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只是宫纤灵单纯的想来这里玩儿而已,我们是不是把这件事情想的复杂了些?”孙依诗想了想觉得自己现在的猜测才是比较正确的,毕竟这种事情本来就是捕风捉影的,谁都没有确切的消息,现在就算是有再多的结论也只不过是猜测而已,毕竟这种土豪的世界他们还真的不是很明白啊。

    两个人正在这里谈论着宫纤灵,殊不知,他们口中的话题人物此时正在和郑乔文在一起。

    “你是说陈木的下一个目标就会是赵家?”宫纤灵坐在郑乔文的对面,优雅的说到,波浪的大卷发衬的宫纤灵更加的甜美可人,但是说出来的话语却是毫不留情。

    “不,并不是陈木的下一个目标,这件事情的主动权不在陈木的手上,而是在这些家族的手上,与其说谁是陈木的下一个目标,不如说谁把陈木当成了下一个目标。”郑乔文缓缓的喝了一口红酒,让这种味道在口中慢慢的散开,继而眯了眯眼睛说道:“据我最近的调查得出的结论而言,陈木这个人就是明显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果没有麻烦找到陈木的身上的话他是不会主动出手的。”

    郑乔文想起来谢家的下场完全是因为谢德少的自作自受就觉得这件事情真正的责任还真就不在人家陈木身上,但是除掉陈木的原因却是有许多许多,毕竟像陈木这样的人是一定要消灭的, 不然很有可能都会影响到这个世界的格局,谢家短时间之内的覆灭就是一个例子,没有半点出手的征兆,但是只要一出手对方就连一个反应的机会都没有,换而言之就是根本撑不过一个回合。

    这样可怕的实力绝对是所有人前进路上的绊脚石,郑乔文觉得仅仅是靠着自己的力量实在是不足以搞定陈木,但是要是有宫家的加盟的话,搞定陈木这件事情就已经指日可待的了。

    “也就是说需要我们宫家先动手才可以了?”宫纤灵这个人虽然只是个女孩,但是根本就不是个吃素的,不然宫家也不会把宫纤灵培养成为下一代的宫家接班人了。

    “嗯,这是一定的,但是现在眼前出现了一个更好的机会。”郑乔文想起了赵家,如今赵家因为欠谢家一个约定,所以现在无论如何赵家都必须的履行约定,这岂不是一个大大的好机会?

    “你是说借着赵家的力量我们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陈木?”宫纤灵看着郑乔文的笑容,嘴角也是扯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但是郑乔文总觉得宫纤灵的这个笑容里面全都是讽刺。

    “正是这样,赵家现在因为这件事情已经开始了秘密部署,我们只要在里面推波助澜就可以了。”郑乔文也没有什么详尽的计划,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赵家对付陈牧的时候在里面出手而已。

    “这个方法确实可以,但是为什么我要和你联手?我们宫家完全可以置身事外,毕竟借着别人的手对付这个人不是更好么?”宫纤灵可没有给别人当枪使的习惯,郑乔文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就应该想到宫纤灵这个人是不好糊弄的,如今既然已经有了详细的计划,那么按照宫纤灵的想法来看,这件事情确实是与宫家无关,宫家完全可以置身事外不出手的。

    “不不不,宫大小姐要是这么想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可是完全的想错了,这事情不仅仅和宫家有关,而且是和宫家有很大的关系。”郑乔文深处一根手指晃了晃。

    “宫大小姐可以这样想,若是赵家的实力不足以和陈木还有苏家孙家抗衡,那么一旦赵家倒下了,下一个遭殃的一定就是宫家,因为赵家和宫家可是世交,宫大小姐岂能坐视不理?”郑乔文一席话说的有理有据,就连宫纤灵都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话来反驳郑乔文这样的一番说辞了,虽然赵家现在还没有找上宫家,但是宫纤灵来到华宁市就是为了看看赵家的能力如何,以及给宫家探探路的。

    “既然这样的话,看来郑先生也是对这个陈木十分的忌惮了?”宫纤灵听着郑乔文话里话完全都是对陈木的惧怕,就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了,无非就是害怕陈木什么时候找到了他的身上,但是郑乔文到底是做过什么事情能够这么的害怕陈木呢?不是说陈木这个人向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么?

    “并非如此,只不过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只需要能够掌握的一部分就好了,不能够掌握的就只能让他们彻底的消失了。”郑乔文说这些话的时候就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而且似乎是早就已经习惯了这个样子,说话的语气也是没有半点的波澜起伏,就像是早就已经麻木了一样,半点的感觉都没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宫纤灵就是从这样的郑乔文的身上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杀气和死气。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陈木这个人一定就是郑先生说的那一部分无法掌握的了,也难怪郑先生会一直抓着陈木不放。”宫纤灵终于知道郑乔文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了,但是这样做确实是十分的符合郑乔文的性格的,毕竟能够拉拢的人就拼命地拉拢,无法拉拢的人就让他们去死这种事情郑乔文是绝对能够做得出来的。

    “嗯,算是吧,毕竟我曾经确实是找人过去和陈木谈过这件事情,但是得到的结论全都是否定,我觉得这样的话我们之间就没有必要维持着一直以来井水不犯河水的微妙的境界了,有些事情还不如早些做了断,这样一来无论是怎么样都好。”郑乔文一刀下去一块牛排就已经被一分为二了,那种血肉分离的样子看的宫纤灵有些心惊,虽然表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心中已经对郑乔文渐渐地防备起来。

    和郑乔文这个人合作让宫纤灵有一种与虎谋皮的感觉,这个人终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信,对于许多事情郑乔文甚至一直都是有些偏激和癫狂的状态,这样的人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十分的不妥,但是如今宫纤灵只能是和郑乔文合作。

    “我想其实郑先生和赵家一起也能够达到郑先生想要的结果。”宫纤灵想来想去还是不想让宫家来趟这趟浑水,先不说陈木是个什么样的人,但但是郑乔文就已经让人很不舒服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