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宝石

    “这个东西可是和平常的东西不一样,这块祖母绿的宝石可是从我们赵家发家的时候就已经流传下来了,所以换一个可以,但是这个应该不行。”赵铭一句话就拒绝了这件事,这块祖母绿的宝石可是他们家世代相传的东西,当然是不能随随便便就给别人的。

    郑乔文一听赵铭这样说,当即脸色就冷了下来,这是做什么,难道是根本就不给他郑乔文面子吗?“赵家家主应该明白,到底是一个赵家重要,还是你们这个宝石的死物比较重要。”郑乔文也不着急,就是这样静静的看着赵铭,毕竟赵铭这个人虽然一直都是小心谨慎,但是对于赵家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随便开玩笑的。

    “不,我觉得陈木和孙家还没有把我们赵家扳倒的那个能力,所以这件事情我们赵家能够解决。”赵铭想了想自己既然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的话,还不如让赵家自己来处理这件事情,毕竟郑乔文的要价未免也太离谱了。

    “好的,赵家家主既然觉得这件事情赵家能够解决的话,我郑乔文便不再多说了,但是赵家家主日后若是有什么事情的话,还是可以来找我的,只是那时候我的要价会有多少赵家家主可是要做好心理准备。”郑乔文站了起来,看着赵铭分明就是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赵铭不知道为什么郑乔文竟然有这么大的自信心,但是看着郑乔文这个样子,心中也是犯嘀咕,可是事情关系到赵家这些事情,又怎么能够轻易的就给出去呢。

    “嗯,一定一定。”赵铭知道郑乔文这个人身上有很多的秘密,也知道这个人背后有着不小的实力,所以对于郑乔文这个人还是客气一些比较好。

    送走了郑乔文之后,赵铭心中便有些惴惴不安,虽然郑乔文没有明抢也没有做些什么不对的事情,但是无论如何郑乔文走的时候说的话总是令人有些不太舒服,就像是赵家总有一天会求到郑乔文的头上一样。

    “陈木的消息查的怎么样了?”赵铭对着身后的穆九说道。

    “陈木之前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要是说他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那应该就是他是陈家的人,但是陈家已经将他驱逐了,那之后陈木就开始变了一个人一样,后来谢家的事情也是他和孙尧联手做出来的,所以这个陈木现在并不简单。”穆九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赵铭不由得沉思了一会儿,在估量着之前郑乔文说的话的真假,但是赵铭却发现并没有什么真正的依据能够让自己判断的真实有效的信息的。

    “嗯,这件事情我知道了,最近秘密注意陈木的动向就好。”赵铭最后思虑良久,下达了这个命令。

    而陈木这边则是再一次的和孙尧碰面了。

    “刚刚得到消息,谢家已经去找了赵家,虽然赵铭目前没有什么动作,但是我觉得在不久的将来应该会有一场硬仗要打。”孙尧对陈木说到,桌子上面摆着的是谢金西去赵家的时候的照片,摆明了是想要赵然解决这个问题,毕竟赵家这样的人必然是有仇必报,最近丢了这么大的面子不可能什么也不说的。

    “所以,如今我们面对的就是赵家了?”陈木觉得孙尧今天找来他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听了孙尧之前的分析,就知道这一定是因为要对付赵家之类的事情。

    “不,现在赵家按兵不动,我们也不能轻举妄动,只是最近无论什么事情都要小心就好了。”孙尧这句话不仅仅是在提醒陈木,同时也是在提醒自己,提醒自己千万不要随便做出什么事情。

    “嗯,对了,你知不知道宫家?”陈木想起来今天孙依诗和苏林依一直都在车上说的宫家,这时候问问孙尧或许会有什么结果也说不定。

    “宫家?你是在谁那里听到这个的?”孙尧有些疑惑,但是马上就释然了,毕竟陈木是陈家的人,就算是知道了宫家也没有什么好稀奇的,毕竟陈家和宫家本来就是有些往来的,但是陈木竟然用这样的语气来问自己,这其中又有什么事情?

    “小诗和小依和我说的,说是宫家的大小姐宫纤灵转学到了他们班级。”

    陈木说完之后孙尧整个人脸上显现出的表情除了震惊还是震惊,宫纤灵没什么事儿来到这里做什么?还是说宫家最近在这里要有什么大动作?宫纤灵的出现确实是值得让人深究。

    “既然是这样的话,这件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宫纤灵的到来虽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但是这一摊浑水只会越搅越乱。”孙尧一开始并不觉得宫纤灵是带着目的来的,但是看了看陈木之后又觉得很有可能就是陈木的事情暴露了。

    “虽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但是小诗似乎很不满意的样子。”陈木想起来孙依诗今天一路上都在叽叽喳喳,就觉得头很痛。

    “嗯,这孩子什么性格你还不知道?她就是喜欢这个样子。”孙尧知道自己家的妹妹已经被冲上了天,但是无所谓,反正都是我们自己宠的。

    “总之这件事情现在还看不见什么端倪,还是维持现状比较好。”孙尧最终下了一个决定,如今只需要小心翼翼的做事儿就行了,其余的一概不用。

    “嗯。”陈木也明白,至少现在没自己什么事儿,自己就什么都不用管,若是有什么事情的话直接找自己就好咯。

    “木头木头,你是不是去找我哥哥了?今天谢氏集团被收购的消息我们刚刚已经知道了。”陈木一回到别墅迎接他的就是孙依诗和苏林依,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全都是一本正经的样子。

    “嗯,是的。”陈木现在已经后悔让苏林依留下了这个别墅的钥匙了,因为之前自己住在这里根本就没有想过钥匙的问题,但是现在终于发现这到底是有多么的不方便了,任谁回到家发现自己的邻居每天都莫名其妙的在屋子里面迎接你,心中都会有些不爽的感觉吧?

    “木头你真是太厉害了,话说你是怎么把谢家给整垮的?”孙依诗对于孙尧的手段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现在她更想知道的是陈木是怎么做到的,不是说陈木一直都是身手了得,什么都不怕的那种吗,所以孙依诗才更加的好奇这件事情啊。

    “这件事情其实我还真就没做什么,除了一些需要取证的事情之外,生下二都是你哥哥一手包办的,所以我自认我也没出什么力。”陈木说这些话就是纯属谦虚了,那么危险的事情一个人去做那一定就更加的危险了,虽然陈木身负灵力,但是之前的情况是多么的惊险孙依诗和苏林依也不是不知道,毕竟从陈木身上的伤势就能够看得出来。

    孙依诗听到陈木这么说就更加的确定了陈木并不想说这件事情,再说了要是捣毁那批货的事情让孙尧找人去做的话还说不准会有多少人折在里面,而现在不费一兵一卒,足以证明陈木的强大。

    “木头你就是不想说嘛。”孙依诗不依不饶的说道。

    “嗯。”陈木就知道对于孙依诗说什么都没有用还不如大大方方的把这件事情给承认下来,再说了就算是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脱也不可能让孙依诗改变自己的计划的。

    “喂喂喂,木头你竟然就这样的承认了。”孙依诗现在还真是那陈木没有办法,就像是陈木这个人已经能够卡住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套路一样,这点发现让孙依诗的内心十分的不爽,这种被人看透的感觉真的很不好。

    “嗯,我觉得这样承认才是最好的。”陈木毫不在意的说道,并不在乎孙依诗究竟是怎么想的,但是这种能够把这个混世小魔王给制住的感觉还真是不错的。

    “木头,你变了,你已经不再是眼前的那个木头了,你现在变得越来越狡猾了。”孙依诗将桌子上面的奶茶端了起来,喝了一口之后用一种十分痛心的语气说道。

    陈木很无语,这丫头现在搞怪的能力还真是越来越强了,真不知道这个丫头是怎么想的啊。

    “现在已经很晚了,你们两个就不回去睡觉吗?”陈木捏了捏眉心,觉得自己今天有些疲惫。

    “不去!木头你今天不说的话我就不去!”孙依诗十分坚定地说道。

    “好吧,我就是把他们一船的人都打得落花流水,结果人更多了,然后我想要跑的时候跑到了一个很狭窄的地方然后我挤过去之后就变成了这样,所以就受伤了。”陈木两手一摊,很自然的解释道,孙依诗的眼神里面写着的全都是满满的不信。

    “木头……”孙依诗不依不饶。

    “去睡觉吧,不然明天上学一定会迟到。”陈木开始下逐客令,孙依诗和苏林依迟迟不想走,陈木就干脆开始脱衣服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