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赵家

    “嗯,我听着呢,你继续说,转学生然后呢?”陈木为了表示自己真的在听孙依诗的话,还特别的重复了一下孙依诗的话,但是令陈木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不重复还好,一重复一下子就撞在了枪口上面。

    “木头你错了,我刚刚明明就已竟说到了这一次新来的转学生是宫家的人,而且还是宫家唯一的嫡亲大小姐宫纤灵!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居然没有在听,木头你真是气死我了。”孙依诗十分生气地说道,而且还越说越觉得激动的不得了。

    陈木觉得自己现在有些尴尬,没有听人家说什么结果还一下子就给说错了,但是这件事情也不能够责怪陈木,毕竟沉默刚刚确实是在想事情,而且孙依诗的八卦就没有什么时候有什么有用的信息的。

    “宫纤灵?然后呢?怎么了?”陈木不是很了解为什么一个转学生让孙依诗有了一种似乎是自己受到了威胁的感觉?这并不符合孙依诗平时的性格啊?这丫头不是一直都是十分的骄傲的么,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木头,你怎么还不明白我想要说的是什么!这个宫家的大小姐不会无缘无故的就转学的,他来到这个学校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虽然不知道但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可是她看着依依姐和我的眼神似乎不太对,我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孙依诗一脸凝重的说到,似乎是要提醒陈木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虽然陈木并不知道什么宫家大小姐什么的,但是孙依诗这样一本正经的样子还是让陈木在心中开始对这个人暗暗地重视了起来,这个宫家大小姐宫纤灵到底是什么来头?

    “这样啊,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最近我就一直都在学校暗中保护你们吧,不然这件事情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毕竟我也不能跑到人家姑娘面前问人家姑娘到底想要做什么吧。”陈木现在真的是越来越接近一个正常的现代了人了,就连说话也正常了不少,不再像是之前那样冷冰冰的了。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孙依诗有气无力的说道,然后又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了孙依诗。“对了,依依姐,你对于这件事情是怎么看的啊。”孙依诗一直都想要知道苏林依心中的想法到底是什么,毕竟自己一直都在这里说来说去的,但是依依姐似乎是从始至终都是很淡定的样子,这就让孙依诗十分的好奇了。

    “这件事情我也觉得并没有什么,毕竟比我们更土豪的人的世界我是真的不懂。”苏林依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这种说话的风格和说话的语气真的是像极了孙依诗,但是房在苏林依的嘴里也没有设恩么不太一样的地方,似乎是这句话说出来就是为了自然而然的顺其自然一样。

    “依依姐我想不到你竟然会这么说。”孙依诗果然已经快要惊讶死了。

    “其实这件事情并不难猜,宫纤灵很有可能就是单纯的过来玩玩,也很有可能是因为宫家在这里想要有什么动作而已,但是无论如何这件事情都不是我们能够插手的,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苏林依靠在车子后背上面,一脸无所谓的说着,自己似乎是一直都在维持着温柔体贴的形象,是时候为自己活一把,表现一下自己的潇洒不羁了。

    “也是哦,反正宫纤灵根本就没有我们漂亮,校花还是我们家依依姐的,我现在一点都不担心这件事情了呢。”孙依诗的关注点一下子就跑到了十分奇怪的地方,苏林依宠溺的摸了摸孙依诗的头。

    陈木看着后座上面的两个女孩,心中只觉得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明白女孩子心里面想的到底是些什么东西了。

    “家主大人,现在谢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全都是因为孙家和陈木那个小子搞的鬼,赵家和我们可是本家,家主可要为谢家做主啊。”谢金西来到了赵家之后便要面见家主,一开始人家根本就不理会谢金西,毕竟想要见赵家家主的任有的是,每天都快要排队了好吗!那些不够资格的统统都被赶走了,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就让谢金西进去?

    但是当谢金西拿出来一个家主的信物之后,所有的人都开始对谢金西恭恭敬敬的。

    为什么谢金西和赵家家主说赵家和谢家是本家呢?这件事情要从几十年前说起,那时候赵家还不是现在的赵家,在一片战乱之中,赵家唯一的继承人走失了,但是很巧的就被谢家的人给捡到了,赵家为了报答谢家,就留给了谢家一个信物,说是只要拿着这个信物来找赵家,无论是哪个家主在位都会答应谢家一个要求,但是也只有一个。

    机会很珍贵,但是谢家几十年都没有生死存亡或者是大灾大难的时候需要用到这个信物,所以这个信物也就一直都留着了,知道谢金西这一代实在是遇到了家破人亡的局面,所以谢金西不得不带着这个东西来找现在的赵家家主。

    “你的意思是让我整垮了孙家,然后消灭陈木?”赵家家主一下子就抓住了问题的关键,陈木这个人谢金西每次提到的时候都是咬牙切齿的,所以这件事情一定适合这个叫做陈木的有关系,但是之前所说的孙家也是谢金西十分痛恨的所以这件事情肯定也和孙家脱不了干系。

    “既然你都已近拿着这个信物来找我了,我自然是要帮你这个忙的,毕竟这件事情我责无旁贷,这是老祖宗立下来的规矩。”赵家家主在信用这方面绝对是没得挑,虽然每一代的家主都是经历过了无数的斗争和考验才能够成功的坐上这个一家之主的位子的,但是对于老一辈家主所下达的命令是没有敢不从的。

    “谢谢家主,谢谢家主。”谢金西这时候终于觉得自己有救了,虽然这个代价是许愿,但是这时候已经是赵家的生死存亡之际了,要是现在不用这个信物的话,还真不知道应该什么时候用了。谢金西离开赵家之后便觉得自己已经是无事一身轻了,现在这件事情已经交给了赵家去办了,最后什么样的结果自己只要是听着就好了。

    谢金西走后,刚刚和赵家家主谈话的屋子里面竟然出现了一个暗门,而暗门后面走出来的正是郑乔文!

    “刚刚的事情你都已经知道了,陈木现在的动作越来越大了,若是赵家出手的话,我担忧赵家或许会有问题。”赵家家主看着郑乔文,眼中没有半点波澜,但是对于陈木的事情早就有所耳闻,今天自己既然已经答应下来这件事情就不能够当做是玩笑一样,所以面对这件事情也开始认真起来。

    “谢金西的今天是个必然,陈木那个人本来就是身手了得,郭老已经开始怀疑陈木很有可能根本就不是一个普通人,因为陈木竟然能够进去明夜。”郑乔文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将桌子上面的红酒开了给自己和赵家家主一人倒了一杯,晃了晃被子里里面的红酒,郑乔文继续说道:“而且,据说这一次搞垮谢家毁掉两批货而事情全都是陈木一个人做的。”

    郑乔文笑着将被子里面的红酒一饮而尽,“虽然陈木这个人警觉性很高,根本就不可能跟踪他, 但是陈木这个人也比较容易被人发觉,所以所有人的眼睛都是我的眼睛,时时刻刻掌握陈木的动向可是在我见到陈木的第一天开始就已经策划了,只是那几个蠢货办事不利已经死了。”

    再说到一条条人命已经不见了的时候,郑乔文就像是在说今天的天气真好一样。是那种没有任何的感情,也没有任何的意义的感觉,真就是像陈木之前感觉到的那样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人。

    “这一场战役,赵家有几分把握?”赵家家主赵铭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问问郑乔文比较好。

    “那这就要看赵家家主你的佣金是多少了。”郑乔文的本质也是个商人,只是他这个人是隐藏在暗处专门为别人解决一些别人解决不了的问题的人,所以陈木现在就是那个解决不了的问题,这件事情钥匙交给郑巧文去办的话确实是可以省了很多的麻烦,但是赵铭发发自内心的觉得这个所谓的‘佣金’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你开个价吧。”赵铭决定还是让郑乔文从旁协助比较好,毕竟这个人手底下当真是能人无数。

    “我不要钱,我只要你们家祖传的那块宝石,祖母绿的那块。”郑乔文慢慢的品着红酒,说出来的话却是让赵铭一惊,家里面确实是有一块祖母绿,只是这件事情只有每一代的家主才知道,赵铭自认自己绝对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郑乔文,那么郑乔文到底是怎么知道有这么一个宝石的存在的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