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模糊的真相

    现在的陈木也仅仅是看上去比较厉害而已,事实上陈木生病了的话那就一定比平时虚弱得多,如今陈木这个样子要是真动手的话或许自己还会有一丝胜算?黑衣男子的脑海中一直都在分析眼前形势的利弊,但是每当看见陈木那个似笑非笑但是又有些嘲讽的眼神的时候,还是不敢轻举妄动。

    “既然你已经发现了,我们就明人不说暗话,郑乔文很想让你加入我们。”黑衣男子冷笑道,想起了当时郑乔文的吩咐‘陈木这个人厉害得很,要是能够收为己用的话那是再好不过,要是不能就一定要用一些别的手段,实在是不行的话,那么就只有一不做二不休,得不到的就毁了得了,毕竟这种不听命于我的存在是我最不能够忍受的。’

    郑乔文的话正在一字一句的敲击着黑衣男子的心,但是同时他也在等待陈木的一个答案。

    “回去告诉他,他这样的人渣想要统治我的话最好还是先挑一个坟头比较好,毕竟他做过的事情如今我的手里有的是证据,当然,你们也可以来找麻烦,不过你们要小心,最后要是死了的话我可不负责收拾埋人。”陈木冷冷的说到,语气里都是显露的杀意。

    黑衣男子听到这话并没有什么怕的,但是真正让黑衣男子有一种内心都被冻结的感觉就是陈木刚刚说话时候的森然冷意以及处处都在显露的杀机。

    这个人竟然有这么强的气势,自己的精神力已经是在催眠界最强悍的了, 可是这个人显露出来的杀机和寒意竟然有一种实质般的感觉,这让黑衣男子看着陈木的眼神也探究了起来。

    “我相信你会有改变想法的时候的,只是不知道那个时候陈先生你的语气还会不会这么坚定了。”黑衣男子说完便出了医院,丝毫的没有停留就急匆匆的离开了医院,看着时间孙依诗和苏林依已经快要回来了。

    陈木躺在病床上确定了之前的黑衣男子并没有去而复返的样子,这才放心了不少,其实刚刚自己的样子也是用了最后的一些灵力才能够营造出那样的气势的,要不是自己背水一战的话,估计那个黑衣男子也不会被吓得落荒而逃。

    陈木觉得以自己现在的情况要是真的打起来的话一定没有什么胜算,生病这种事情还真是大大的降低了陈木的战斗力,所以刚刚陈木心中本来的打算就是把人吓唬走再说别的,所幸自己真的成功了。

    “陈木,这是怎么了?”孙依诗和苏林依打包效果的回到了医院之后,就见到那个小护士不省人事的躺在地上,而陈木正冷冷的看着面前的门,似乎是在思考什么的样子,眼中神色十分的深邃。

    “没事,这个小护士刚刚撞到头了。”陈木面不改色的说谎,但是孙依诗和苏林依眼中明显就是不相信的样子。

    “有什么吃的东西?”陈木看着两个人明显在超市里面大包小裹的拿了好多东西回来,看着她们拿了这么多东西陈木还真觉得自己确实是有些饿了。

    “虽然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但是给你带了点吃的什么的果然没错。”孙依诗拿着手中的粥和包子,看了看陈木说道:“你觉得早餐标配做晚饭怎么样?”孙依诗眨了眨眼,觉得自己之前似乎是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虽然现在陈木确实是需要喝点粥来滋补一下。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这包子配粥怎么看怎么像是在吃早饭,不过陈木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异议。

    “能吃就好。”陈木也不挑剔,拿过包子就咬了一个,孙依诗将之前买好的饭盒装好了粥之后递给了陈木说到:“你这生了一场病之后怎么发而变得好伺候起来了,感觉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没有,我只是饿了。”陈木依旧是面瘫着一张脸,嘴里说出的话也是一如既往地言简意赅,孙依诗皱了皱眉摇了摇头,想到:果然变了什么的只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错觉而已。

    “这个小护士没事儿吧?”苏林依走过来看着还躺在地上的小护士有些担心的问道,这小护士这个样子根本就不像是撞到了头的样子,反而怎么看怎么觉得像是被人打晕了。

    苏林依将实现瞄准了陈木,陈木冷静地说道:“其实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

    孙依诗和苏林依静静的等待着陈木的下文,但是陈木什么也没有说,继续淡定的吃的这份有些奇特的晚饭,没有丝毫想要解释的意思。

    “是不是有人来过了?而这个人你并不想让我们知道?”不要看孙依诗一直都古灵精怪,喜欢调皮捣蛋,但是脑筋转的还是很快的,事情的前因后果马上就被孙依诗给洞察到了。

    陈木依旧一言不发的吃着东西,依旧没有解释的意思,但是孙依诗只觉得陈木这个样子分明就是已经默认了这件事情。

    “虽然我们很想知道到底是谁,但是你要是不说的话我们也没有办法,话说回来你现在觉得身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比如头疼什么的。”孙依诗觉得陈木这个样子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从这里知道些什么,还不如问问陈木现在到底怎么样了,稳定住了病情才是正事。

    “还行,没有,只是觉得意识有些不受控制。”陈木用了一个能够让正常人容易接受的说法来说道。

    “什么是意识不受控制?”孙依诗已经被陈木说出来的话惊呆了,意识不受控制?难道是胡思乱想吗?

    “不知道,想打人算吗?”陈木依旧很冷静的说道,还顺便喝了一口粥,孙依诗似乎已经知道什么是意识不受控制了,这明显就不是陈木的正常时候的画风好不好?

    陈木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但是并没有多加解释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要是说灵力和治病的药在身体里面似乎是打起来了,以至于他的大脑有些麻痹,所以现在说出来的话都带着些欠揍的感觉得话估计没有人会相信的。

    “小诗,过来帮忙把这个小护士给扶到那边的椅子上。”苏林依看着小护士倒在地上觉得就这么把人给晾在这里似乎是有些不妥当,自己一个人又有些搬不动,于是只能叫上孙依诗一起了。

    “嗯嗯,来了来了。”孙依诗停止了继续开始追问陈木的事情,反而是很淡定的走过去帮忙了,陈木依旧十分冷静的吃着自己碗里的东西。

    小护士似乎是被这一击打的不清,半天都没有醒过来,而现在孙依诗和苏林依两个人终于把这个小护士给抬到了椅子上面,两个人都有些累,陈木依旧是眼睛都没有抬一下,但是实际上陈木脑子里面想的却是他其实也能够帮忙的,但是反映出来的却是一直动也不动的。

    “陈木的药应该换了,还有着最后一瓶。”孙依诗看着之前已经换上去的拿瓶药已经快要滴完了,连忙将第三瓶药给换上了,两个人看了看晕过去的小护士,又看了看依旧专心致志吃东西的陈木,总觉得陈木依旧是事不关己的样子。

    苏林依和孙依诗想了想,觉得自己买的感冒药应该没有什么副作用啊,为什么陈木现在看起来似乎一直都在画风突变啊?

    “陈木,这件事情你最好还是说清楚,不然的话你的安危和我们的安危都得不到保证。”苏林依果然十分的理智,马上就一针见血的表示作为一个保镖最应该注意的就是安全问题,要是从这个角度说的话,陈木应该会回到之前的样子?

    “郑乔文。”陈木缓缓的吐出了一个名字,脑子依旧还转的很慢,觉得自己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但是又有很多的话想说。

    “之前的感冒药。”陈木想到这里总觉得感冒药的问题似乎是更大,但是又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脑子里面依旧是昏昏沉沉的。

    “之前的感冒药怎么了?”孙依诗觉得他说这样子的话一定是感冒药有什么问题,但是又觉得似乎并不对,感冒药以及水都是她们两个亲自买的,而且全都是密封好了的,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安全问题,那么感冒药到底出了什么差错呢?

    “没什么,我想再睡一会儿。”陈木觉得自己现在似乎是又进入到了之前的感觉之中,一直想要睡觉,就像是永远都睡不醒一样,看来这个星球上的要果然是不能够随便吃的,吃完之后真的让人特别的想睡觉。

    “你才醒过来不到半个小时。”孙依诗惊讶的说道,陈木就算是身体不好想要睡觉可是也不是这么个睡发吧?要是把脑子都给睡坏了可怎么办?

    “没事。”陈木躺下之后还没到两分钟就已经睡着了,而苏林依和孙依诗将目光盯在了小护士的身上,既然现场并没有什么东西碰撞过得痕迹,也没有打斗的事情发生,那么要么小护士是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被直接打晕,要么就是打晕小护士的人是小护士见过的人。

    综合以上两个方面,孙依诗和苏林依都觉得前者的可能性更大。

    “之前打晕的你的人长什么样子?”小护士一醒过来就听到了这样一句话,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嘴就已经比脑子还要快的说到:“是一个黑衣男子,看上去很有气势的样子,尤其是眼睛很深邃。”

    回答了之后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是在做什么?还有在询问自己的人到底是谁?似乎是女人?小护士抬起头来,看见的正是笑得一脸得意的孙依诗以及很淡定但是眉宇之间似乎是有隐隐约约的怒气的苏林依。

    “苏小姐,孙小姐你们回来了,陈先生他……”小护士刚要说些什么,便看见陈木正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

    “他没事,倒是你觉得你现在身体如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