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天机草

    “恩恩,依依姐说什么都对,真的是太棒了,这个丸子我一会儿一定要带一些回去,不然的话我一定会后悔的。”孙依诗完全就是一个唯有美食不可辜负的人,总觉得美食才是人生的第一要义,要是有什么事情在美食的对面的话,那么孙依诗一定会选择美食。

    天色渐渐的晚了,一桌人依旧是有说有笑,但是陈木却是眉头一皱,看了看时间之后,猛然发觉已经到了银叶草快要开花的时间了,只有趁着银叶草开花的时候拿到银叶草的种子,这个种子才能够炼丹用,但是现在显然已经不太可能了,毕竟要是以最更快的速度赶回去银叶草估计也开完花了,到时候一切就都来不及了。

    虽然陈木的心中百转千回,但是表面伤一直都是波澜不惊的样子,并没有说自己有什么事情,也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举动,因为陈木现在正在全心全意的想着一件事情,自己如今能虽然身体没有之前那么强大了,但是灵识一直都没有改变,如今是否能够通过灵识来控制银叶草的开花结果虽然还不知道,但是通过灵识拿到银叶草的种子还是很可以试试的。

    陈木坐在桌子这边,本来就没有什么关注度,几个人就算是想要聊聊陈木的事情也不可能当着人家的面说什么吧?于是这也让陈木有了充足的自我空间,能够开始调动他自身的灵识,一丝一缕的灵识分了出去,陈木专心致志的控制着这一丝的灵识。

    走过来时的路,直接到达了苏林依所在的别墅,而通过这丝灵识陈木看到了正在开花的银叶草,心中暗道还好赶上了,不然的话去哪里找这么有灵气的东西?

    白色的花一点点的绽放,随之在里面诞生的就是银叶草的种子,陈木用着这一丝的灵识守护着银叶草的种子,二十分钟过后,银叶草终于彻底开花了,陈木便是看着这一瞬间的机会,把银叶草的种子用灵识包裹了起来。

    这下子炼丹最重要的材料终于是有了,有了这个银叶草的种子就能够让陈木直接成为练气大圆满,这绝对是一个不小的突破,而苏林依现在还不知道她一直都心心念念的花已经被别人给捷足先登了。

    不过就算是银叶草没有种子,估计苏林依也看不出来,毕竟这种东西的种子实在是太小了,一般人不知道这个东西有什么作用,自然不会去多加理会。

    “陈木,陈木,你在发什么呆?”准备回家的时候,苏林依发现陈木正在呆呆的看着桌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再一看所有的人似乎都在看着这边,有些不好意思的让他们再继续等着了,连忙叫醒了陈木。

    陈木一惊,结果刚刚拿到的银叶草的种子就猝不及防的掉在了地上,而且之前的灵识也一下子就收了回来,顿时陈木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银叶草的种子难不成就这样没了?陈木刚刚小心翼翼的把种子给包住了,结果被苏林依这么一叫全都掉了,陈木只觉得天亡我也,这两个妹子还真是够坏事儿的啊。

    不过幸好之前已经把种子给移到了自己住着的地方,到时候用灵识寻找一下应该没事儿。

    “嗯,好。”陈木更低沉更冷了,方才心情着实不是很好。

    虽然陈木一直都是冷冰冰的样子,孙家三兄弟和苏本都没有察觉到陈木现在的语气有什么变化,但是苏林依和陈木一直都在呆在一起,沉木有什么变化苏林依一下子就听出来了,刚刚陈木的声音和语气明显就是有些不耐烦,以及一种好事被打破的感觉?

    是自己的错觉么?“陈木你怎么了?”苏林依有些不放心,陈木的细微的变化苏林依还是能够察觉到的,不知道陈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苏林依觉得自己还是关心关心比较好。

    “没事,走吧。”陈木本来就不想把事情告诉苏林依,但是没有想到这个丫头竟然能够察觉到,是不是争鸣她的灵识还是很高的?自己刚刚确实是心情有些波动,但是也紧紧地局限于灵力波动,这种波动正常人是根本听不出来自己的话有什么变化的,但是苏林依却能够察觉到。

    这还真是个不简单的姑娘。陈木在心中给苏林依下了定论,但是也不排除苏林依是因为养了很多有灵气的花草才被熏陶出有这样的神奇的技能的,毕竟除了银叶草之外,陈木又在苏林依养花花草草的小院子里面发现了一个可以练成筑基丹最为不可缺少的材料——天机草。

    这种草只要涨到了一定的大小就能够练成筑基丹,只是之前银叶草需要的还是种子这么简单的事情,可是要是和苏林依说是要一株草的话,不知道她会不会接受啊。

    陈木不知觉得的思绪就票的有点远,实在是苏林依那一院子的灵草让人有些心痒痒,毕竟在这个星球上面,连灵气都没有,有那么多的灵草简直就是一座金库摆在了那里啊!陈木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提升修为,怎么可能不动心?

    “嗯嗯,走吧。”虽然脑海中闪过了很多想法,但是时间也仅仅只是过去了一瞬间而已,车子已经停在了面前,陈木给孙依诗和苏林依开了车门依旧是来时候的样子又回去了。

    一路上风平浪静没有任何的意外,但是这些人都没有发现的是,在他们走了之后有人来到了他们吃饭的餐厅,而这个人就是之前那个冷意十足的男子吩咐调查陈木的人!

    “这位客人您好,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侍应生一件有客人上门,自然是不能怠慢。

    这人也没有马上就切入话题,而是非常优雅的坐在座位上然后点了几样招牌菜以及一瓶红酒,侍应生将菜布好之后便要离开,却被他叫住了。

    “刚刚来的人是否是苏家的?”语气听上去也只不过是有些好奇而已,其余的什么也没有,侍应生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只以为两个人可能认识,于是便如实回答,“这个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们经理称呼对方确实是用的苏姓。”

    侍应生说话也很严谨,毕竟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虽然表面上确实是这个样子,但谁知道这侍应生到底是不是在忽悠人呢?

    听见侍应生这么和自己说话,男人便知道对方一定实在打太极,但是也不生气,而是从兜里面掏出了百八千块的小费递给了侍应生,继而说道“孙家三兄弟你们应该是认识的,陈木你们应该也见过,看你的样子并不是一个刚刚来这里工作的新人。”

    一下子就将所有的时期都摆在了明面上,虽然这个男人刚刚也见到那几个人了,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好好地问问确定下来比较好,不然谎报军情还不如什么也查不出来呢。

    “是,方才确实是苏家苏老板领着孙家三兄弟还有苏家和孙家的女儿来了,陈木也确实在里面,但是看样子应该像是保镖之类的。”侍应生拿到钱之后这嘴就像是烤熟了的贝壳一样,一下子就撬开了,在这里常年工作的人对于这些大人物还是很熟悉的,毕竟这里也算是经常有有钱人出入的高级场所,更何况眼前的这个人只不过是问问之前来的都有什么人,他如实相告也不算是泄露可人的隐私。

    “很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男人看了看侍应生,知道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之后就没有半点在说什么的意思了。

    “好的客人。”侍应生拿着一千块的小费离开了,男人只喝了一口红酒,便起身离开了餐厅,他想这件事情那个人应该很感兴趣。

    毕竟陈家这个被赶出家门的人竟然能够和孙家以及苏家都勾搭上真是很有实力很不寻常啊,而且这会不会是孙家故意走出的一步棋呢?借着这个以赶出家门的人的名义,实际上却是通过陈木来和孙家以及苏家联系,怎么看怎么觉得这才是这件事情的真相。

    陈木平稳的开着车,却莫名其妙的觉得自己的后背有那么一丝丝无法解释的含义,身后依旧是笑靥如花的姑娘们,但是陈木总觉得刚刚自己似乎是错过了什么。

    “怎么了,木头,为什么一直看着后面?是不是喜欢上我们依依姐了啊?”孙依诗敏锐地发现陈木在开车的时候会时不时的看看他们两个,这就有些好玩了,依着孙依诗来说的话,又有了逗陈木的借口了。

    陈木差点忘记自己身后究竟是坐了一个多么可怕的人物,孙依诗这个人可不要看她就是个小姑娘,这战斗力还真是双重杀伤的究极体的性质,即使陈木之前是已经见过了各种大风大浪的渡劫期,在面对孙依诗的时候也觉得自己有些心力交瘁。

    他从来都不知道没有任何灵力和修为的人也能够把人攻击成这个样子,还是说孙依诗的种种技能还是自己比较容易中招?陈木看着苏林依和孙依诗相处的还是挺不错的啊,为什么到了他这里他就有一中对孙依诗又爱又恨的感觉?

    有时候觉得孙依诗古灵精怪的样子很可爱,但是有时候又很想很想直接把孙依诗给掐死,但是再看看苏林依之后就什么样的烦恼都没了,整个人就像是进入到了冥想的境界,抛弃了所有的尘世杂念,有一种修为提升之后再一次被洗涤的感觉。

    这一路陈木终于是顶着孙依诗各种猛烈的炮火安全回到了别墅,孙家三兄弟则是没有选择住在这里,反而是在之前打了个招呼就把苏木给送回家了,继而也回了自己家,于是回到别墅的还是孙依诗和苏林依以及陈木三个人。

    陈木依旧在之前的小屋子里住,但是显然苏林依不知道为什么,就像是冥冥注定一样和陈木杠上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