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苏本的猜测

    只见孙舜像是一阵风一样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了陈木,还没等近身的时候就飞起一脚打算直接拿下陈木的胳膊,结果陈木就好像是早就知道孙舜打的什么主意一样,侧身一躲便躲过了这像是风速一般的一脚,在场的人都惊呆了,毕竟孙舜的身手绝对是最好的。

    孙家三兄弟大小就接受格斗教育,各种各样的格斗技巧合照时他们都能够很好地掌握,而且每个人的技术都达到了可以超越特工的境界,孙舜由于小时候就很喜欢格斗技巧什么的,所以学得最认真,伸手也是三个人里面最好的。

    刚刚那一脚绝对是风一样的速度,就算是孙尧孙禹想要躲开也很难很难,但是陈木看起来非常轻松的就躲了过去,那样子似乎是躲过一个球一样的轻松。

    孙舜有些惊讶,但是并没有改变自己的攻击手段,而是继续的向前踢,陈木以为他还要用脚来攻击自己,再一次侧身躲过,却惊觉自己左面突然伸出来了一只手,悄无声息的就想要打自己的头。

    陈木身手何等迅速,以一个非常诡异的角度躲过了孙舜两次的攻击,孙舜再一次的震惊了,这一招是他自己最为得意的一招,因为手脚并用的关系,所以很难有什么人能够同时躲过两次攻击,因为要是多了腿上的攻击就一定会被手上的攻击给击中,要是只顾着躲过手上的攻击,就一定会被腿踢中,因为手和腿之间的角度并没有给人留下能够抽身撤离或者是大幅度运动的空间。

    结果陈木却轻而易举的破掉了孙舜的这一招,这就让孙舜不敢大意,一直都专心应对。

    这场战斗一直都是孙舜在攻击攻击攻击,而陈木就好像是能够无视孙舜所有的攻击一样,一次次的轻松躲过去,而紧接着又开始一次次的反击。

    一边进攻一边防守的两个人正你来我往的打得火热,但是旁边的孙尧和孙禹还是看出来孙舜已经开始落了下风了。

    陈木本来能够随随便便的一伸手就搞定孙舜的,但是因为他想要找个人好好地练练自己现在学到的擒拿术究竟有没有什么效果,如今找了一个这么厉害的陪练还是很不错的。

    但是孙舜并不知道陈木想要拿自己当做陪练什么的,只是觉得陈木这个人根本就没有使出全力,怎么看怎么像是在逗自己玩一样,切磋这个东西本来就是拳脚相加的,两个人虽然都是坚持着点到为止到现在都没有受伤,但是孙舜却是越打就越觉得窝火,总觉得陈木这个人真是不拿自己当回事儿,还不使出全力,明显就是在糊弄自己。

    “你能不能使出全力?逗人玩很好玩吗?”孙舜有些不爽,难道自己真的很弱吗?着不肯那个,自己可是很厉害的,根本就不会怕这个毛头小子。

    “不用。”陈木根本就没有把孙舜放在眼里,回答的时候依旧是冷冰冰的语气,真是笑话,他一个修真的修士要是拼尽全力对一个普通人下狠手的话,估计现在孙舜已经死了,即使孙舜是普通人中的佼佼者,这也不能抹杀孙舜就是一个普通人的性质。

    “你!你这分明就是看不起我。”孙舜彻底的愤怒了,飞起一脚直接踹向了陈木的正脸,陈木不慌不忙,一手直接抓住了孙舜的小腿,一使巧劲,直接把侧身横踢的陈木给硬生生拽了下来,但是并没有摔倒地上,反而是让他稳稳的站在了地上。

    孙舜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妈的伸手不打笑脸人,就算是现在再怎么想要好好地教训教训陈木,可是自己也不能真的就随随便便的出手了啊,人家都这样了。一瞬间他觉得有些无奈。

    “哇哇哇,木头没想到你还是挺厉害的嘛,我二哥可是最酷炫的,你居然能够和他打个平手!”孙依诗该机灵的时候,还是很机灵的,即使大家都看得出来陈木有意让着孙舜,但是现在出来说两人打成平手的话似乎更能够让人接受吧?

    但是男人的想法明显就和女人不一样,孙依诗觉得自己是在给自家哥哥解围,但是孙舜并不这么想,孙依诗这么一说他到有一种死不认账的感觉。

    “小诗,你看错了,这次确实是哥哥输了,而且你这个保镖真的很厉害,有没有兴趣时常切磋切磋一起玩?”孙舜先前的愤怒现在已经平静下来了,强者确实是值得让人仰望的,所以说现在孙舜更想要知道的是陈木到底学的是什么路数的招数。

    天生对于格斗术非常喜欢,并且特别想要研究的清清楚楚的孙舜,现在对于陈木可是有着很大的仰慕之情,但是也仅仅是局限于身手这一方面。

    陈木一直都是面瘫脸面对这话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是冷淡的“嗯,好。”这般的回答了一下,孙舜有些无奈,看来有些人天生就是高冷绵他不善言谈啊。

    “好好好,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去吃饭吧。”孙依诗及时跳出来,他可知道自家二哥是个什么样子的性格,这要是让两个人讨论起来的话,那么估计就没时候能够从孙家出来了,还是早点的出门才好,以后切磋的时候有的是,别耽误吃饭啊。

    一路上都是陈木在开车,车后面依旧是孙依诗和苏林依,孙家三兄弟则是和苏本坐在了一辆车里,陈木车里面的气氛和平时一样,依旧是孙依诗作为气氛活跃担当,而苏林依只是好笑又无奈的看着孙依诗。

    反观孙家三兄弟和苏本这里倒是气氛有些凝重。

    “阿舜,你觉得这个陈本如何?”孙尧边开车边问了出来,之前就觉得自家弟弟虽然情绪本身就比较容易激动,但是也不会在一个外人面前成为这个样子,唯一的原因就是孙舜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所以才想要和陈木交手的。

    “嗯,陈木现在的格斗术很厉害,像是一种传统的功夫,但是这个传统的功夫里面似乎又有一切不同寻常的东西,并不是在招式上面,而是在一些令人忽视的看不到的方面。”孙舜想起来刚刚和陈木交手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刚刚似乎是被陈木带进了另一个领域一样,可是这种感觉却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就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陈木的一招一式里面隔阂着。

    这重重得隔阂就好像是一个保护罩或者一个感应器一样,可是这又是什么东西呢?根本就是摸不着看不见,只有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这也太不靠谱了一些,就像是警匪片里面破案只有推理却没有真实可靠的证据一样的让人无奈。

    “苏伯伯,你是怎么发现陈木这个人的啊?而且陈木和之前听过的变化未免太大。”孙禹及时的抓住了这件事情的关键,苏本应该知道陈木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这时候问他绝对是正确的选择。

    “其实这件事情说来话长,本来我和陈木也没什么交集,你们这些小辈也应该知道你们这一代圈子里的事情,陈木之前的名声就一直不太好,即使你们没见过你么也听过,什么来在陈家死活不肯走什么的,但是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能够脱离陈家。”

    苏本对于这件事情起初也是有些困惑和不可置信的,毕竟当时陈木那个样子任谁都不肯相信他会从陈家离开,但是没想到陈木在大醉一场之后就像是中了邪一样的直接离开陈家了,就连陈家的身份玉佩都不要了,这件事令人很震惊。

    而且之后的陈木虽然一直都很低调,没有什么狐朋狗友之类的,但是却意外地谁也不敢招惹他,这些转变令人不由得开始深思,难不成陈木真的是喝酒喝坏了脑子?

    “可是这一身的好身手也没有见过陈木以前用过,更是听都没听过啊。”孙禹这孩子抓重点抓的还真是准的不得了,而且似乎还是很喜欢推理的样子,只是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证据能够指向陈木现在的变化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嗯,这件事情却是是没有听说过,当初陈木来这里的时候我本想给他安排一个保镖的活让他知难而退,可没想到这小子还真厉害,之前依依遭到绑架的时候也是这小子一手解决的,虽然当时的事情是我考验他策划的,但里面的人身手绝对没的说。”

    苏本今天和孙家三兄弟见面有很大的一部分也是想要说说陈木的事情,如今四个人坐在一起开始分析这件事儿,越分析越觉得陈木很有问题,从来没见过的身手和突然改变的气质以及性格。

    这一切都很可疑不是吗?

    四个人心中如此想到,坐在前排的孙尧和孙舜心中心思流转不定,就连孙禹也是眉头紧皱,这些事情着实是奇怪得很。

    “既然是这样的话苏伯伯有没有查查陈木现在到底有什么事情吗?比如说是不是陈家的马虎眼,又或者陈木和陈家还有联系?”孙禹和苏本开始讨论起这件事,要是论起逻辑思维和推理能力,孙家三兄弟理面自然是孙禹最为厉害。

    “这件事我当然做过,陈木现在可以说是孤家寡人,只有学校有一个叫余北的同学,和一个叫刘月的女孩是朋友,至于陈家,直至今日陈木也没有联系过陈家,要说陈木和陈家唯一的关系,那就应该只有陈梦一个人了。”

    苏本早就已经查过了这些事情,便把事情一一都告诉了孙家三兄弟,听过这样的事情之后,孙禹觉得陈木这个人似乎开始神秘起来了。

    “陈梦?陈木那个妹妹?据说现在在陈家过得还算不错,当初陈木对这个妹妹还算好,只是现在陈木脱离陈家,为什么陈梦一点反应都没有?”

    孙禹发现了这个事情最奇怪的一点,既然是很疼哥哥的妹妹,而妹妹和哥哥的感情有这么好的话,为什么哥哥现在遭逢变故二妹妹依旧能够在陈家过逍遥日子呢?

    还是说他们两个之间有什么私下的联系,但是没有人知道?一个个的疑问浮现在他们的心理,可还没等想出来到底是为什么,目的地就已经到了。

    其实孙禹的猜测已经很接近真相了,陈梦依旧待在陈家,没有和哥哥联系的意思,但是陈梦现在做的却是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为哥哥将玉佩拿回来。

    陈木之前一怒之下扔掉的玉佩确实是被谢德少给带走了,但是之后却被陈家人给买了回去,以此来警示陈家的人想陈木这种说脱离家族就脱离家族的人,就是整个家族的耻辱,于是这玉佩一直都在思过堂里面保存着。

    陈家的思想一直都有些奇怪的封建因素在里面,像是这个思过堂就是谁犯错而谁进,很像是小黑屋一样。

    陈梦现在唯一的目的就是把玉佩给拿回来,到时候就算是陈木想要再一次扔掉玉佩,陈梦也不会管,只是如今这种象征的耻辱的意味,陈梦怎么看怎么觉得像是在侮辱他的哥哥,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能够忍受的。

    但是这些事情陈木并不知道,也不会去多加理会,毕竟陈木的壳子里是另一个灵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