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谁派你来的?

    男人自以为自己的跟踪功夫很到家,根本就不可能被人发现,这手法不要说是陈木这样的毛头小子,就算是锻炼了多年的特工特种兵也不会有丝毫感觉,仿佛就和这周围的环境和空气融为了一体一样,根本就不能被知道。

    但是他怎么可能料到陈木可是修真者,就算没有修为,以陈木之前渡劫期的经验也能够轻而易举的就看破这十分低劣的跟踪手法,修真界珍宝无数,就连匿形珠这种最高级的隐蔽身形的法宝陈木都能够不放在眼里,更何况这区区的雕虫小技了。

    陈木出了聚宝苑,外面是一段有些荒凉的丛林空地,这里一般很少有人来,不然也不会有聚宝苑这样的地方生成了,而身后的男人似乎等的就是这么一个机会,突然扑上前来,手中的刀也散发着冰冷的光芒。

    陈木早就料到了这人会出手,不慌不忙的轻轻一避转身一个飞踢直接把人给撂倒了,手中的刀也飞了出去直接扎在了一边的土里,仅仅就是这么一脚,那个男人就已经起不来了,但依旧挣扎着,像是一条虫子一样。

    “说,是谁派你来的?这么拙劣的伪装也想要在我这里讨好处?是不是你感觉自己的命太长了想要早点见阎王?”陈木脸色依旧十分平静,似乎嘴里面说的并不是什么能够决定别人生死的话,而只是在说今天天气真好,平淡的出奇。

    “哼,你别想知道,今天在这里就是你去死的地方!”男人还能动的一只手快速的伸向自己的后腰,那里面是早就已经放好的手枪,现在已经顾不上开枪会不会引来人了,要是不弄死这个毛头小子的话,今天这个任务就算是白接了,想不到这小子的命还是挺值钱的,竟然有人花一百万买他的命。

    “你是在找这个东西吗?”一把手枪直接抵在了这个男人的头上。

    瞬间一片死寂,只能够听到周围麻雀的叫声,男人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陈木手上的手枪,这分明就是他后腰里面的那一把,什么时候竟然到了这个毛头小子的手上?

    还没等男人说些什么,陈木就从自己的兜里面摸出一粒药丸,“你说不说都无所谓,只要吃了这个东西,别说你被谁派来的,就算是你小时候尿了几次床我都能知道的一清二楚,等我问完,这粒药丸就会让你知道变成一个行为不受自己控制的疯子,最后被人击毙,也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陈木说完就想要把这粒药丸给这个男人吃下去,男人听完这话之后早就吓得浑身一颤,哪里还敢嘴硬直接爬起来磕头跪地的求饶起来,“好汉饶命好汉饶命,我说,我都说,别让我吃这个。”

    男人跪在地上涕泗横流的样子让陈木觉得有些恶心,但是还是很耐心的想要听这个男人把事情说出来,但是这个男人非但什么都没说,反而从穿着的靴子里面又掏出了一把枪,指着陈木,“哼,你真以为老子怕你这个什么破药丸?拿糖豆骗人的事情我可见的多了,现在你就去死吧!”

    ‘砰!’枪响和说话都只发生在瞬间,男人手枪里的子弹已经出膛,对着的就是陈木的心脏,瞬间,血染红了土地,但是这血却不是陈木的,而是那个男人的,紧接着便爆发出杀猪一样的惨叫声:“啊!”

    男人的左腿中了一弹,血不停地流了出来,而陈木还是好好地站在那里,只是很淡定的用手指掏了掏耳朵,“你刚刚说什么?风有点大,我没听见?怎么样?要不要实话实说?”陈木把玩着手中的手枪,心中想的却是这个星球的东西还是很有意思的嘛,虽然对自己没什么杀伤力,但是要是杀掉这个星球上的人的话还是不费吹灰之力的。

    男人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好端端站着的陈木,一度觉得自己是在做梦,正常人怎么可能躲得开子弹?别说是正常人了,就算是特种兵或者那些身体被训练改造过的特工杀手什么的也不可能在这么近的距离下躲开子弹!

    眼前这个毛头小子不是人,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一向是把别人当作鼓掌之间玩弄的乐趣的男人,在见到了陈木竟然能够在毫无防备的这么短的距离多开子弹也是被吓得不轻,这世界上根本就不会有这种人存在的!

    “你……你到底是什么妖魔鬼怪,你根本就不可能躲开子弹的!”男人一边说的一便不由自主的开始后退,就算是一个毛头小子的名还算值钱,但是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这种事情一点也不好玩,这根本就不是人干的事儿。

    想到这里,男人不由得有些后悔,但是在看到眼前这个毛头小子拿出那个药丸之后就更加的害怕了,他现在已经相信这个毛头小子根本就说的就是真的。

    “这种事情你还是不要探究比较好了,现在只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自己老老实实说出来,我或许还能够留你一条命,但是你要是还不说的话,就真的是一个疯子了。”陈木拿着手中的药丸看似漫不经心,继而又说道:“不想变成疯子也行,这把枪会打断你的四肢,然后做一个乞丐不也不错,或许你脾气这么差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被人打死了。”

    陈木的手段可是经过几百年的验证的,所有的人尝试之后,哦对了,尝试了就没有之后了,因为他们都死了,就算是再硬的嘴,在陈木的各种威胁恐吓之下估计也会乖乖的爆出陈木想要知道的消息,对于这一点,陈木一直都很自信。

    男人听完这些之后更加的绝望了,现在唯一能够祈求的就是自己说出了真相之后这个毛头小子能够放过自己,不然真就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其实……我是……”

    “砰!”一声枪响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击即中之后便没有了半点生息,而那个男人已经被一枪爆头了,陈木瞬间便把灵识漫山遍野的铺展开来,却没有发现任何人留下的痕迹!

    这一点让陈木也很惊讶,自己从来都不会有任何偏差的灵识现在用来追踪别人竟然一点效果都没有?是因为这个人身上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还是说这里竟然出现了比自己还要厉害的高手?

    陈木看着倒在地上的尸体,也没什么以德报怨的好心,毕竟这男人之前可是要杀了自己,埋了他?陈木显然没有哪个好心情,现在让陈木最为好奇的就是刚刚到底是什么人能够在自己根本就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就把自己眼前这个人给一枪爆头了。

    此地不宜久留,是陈木脑海之中唯一的想法,急匆匆的离开了聚宝苑,陈木依旧在分析今天的事情,虽然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谁派来的,但是最后杀人灭口的人确实是能力非凡,如果是一个普通人的话,那么这个人的能力绝对是佼佼者,但如果也是一个修真者的话,他就很感兴趣了。

    回了学校,陈木已经看见苏林依和孙依诗已经等在校门口了,接了两个人上车之后陈木依旧是默默无语的看着后排坐两个女孩子在淡定的讨论八卦,不过基本上都是孙依诗在不停地说说说的,而苏林依只是在做一个非常合格的听众而已。

    “话说今天的那个小子未免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依依姐,他竟然还想死皮赖脸的追你诶,真是的,谁给他的勇气啊!”孙依诗今天气鼓鼓的,说话也比以前刻薄刁钻了不少,完全就是被今天的一件事情给气的。

    然后看到正在前面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的陈木,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地说道:“对了,今天怎么一天都没有看见你,之前依依姐被一个烦人的苍蝇粘着的时候你人就不见了,还说什么保镖,你知不知道今天依依姐究竟有多危险!”

    陈木本来还想着教训教训这个口出狂言的咋咋呼呼的小丫头,但是一听到后面说今天苏林依有危险的时候顿时觉得这是一件严肃的事情。

    ‘吱——’刺耳的刹车声响起,把正在义愤填膺的孙依诗给吓了一大跳,还以为自己刚刚说的话把陈木给惹到了,结果就看见陈木一连严肃的转过头来说道:“发生了什么事?快说。”

    这种样子把孙依诗给吓了一大跳,但是一想到今天陈木竟然到处都找不到瞬间就怒火战胜了理智,马上就回呛道:“还不就是之前一直都有一个臭小子粘着依依姐,本来以为他这个样子不会有什么大作为,结果今天竟然捧着一大堆俗气的要死的花把依依姐堵在操场上当众表白!”

    陈木本来还以为孙依诗想要说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结果整个事情听完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危险的事情发生,不由得有些疑惑。“你说的危险就是指这个什么当众表白?”

    “当然不是!”孙依诗一脸凝重,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我看着这样的情况第一时间就想去找你把这个苍蝇给打发了,但是你居然不在!这才是最危险的!身为我们的贴身保镖在最危险的时候竟然找不到你人,你说我们能放心吗!”孙依诗的关注点有些奇怪,陈木一脸茫然,他已经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来应对这个妹子奇葩的思维了。

    “这种事情根本就算不上危险,你直接把花砸在他脸上然后走了就行了啊。”陈木一直奉行的就是简单粗暴的拒绝方式,这才是一个正常人应该有的讨厌的反应吧?第一时间找自己算是怎么回事儿?

    “我类个去,陈木你说这样的话有没有良心啊,难不成你就这样甘心把依依姐给别人?”孙依诗更生气了,这人就是一块破木头,还是怎么说都说不明白的那种!

    “啊?”陈木更不理解孙依诗说的话了,苏林依的事儿和自己没太多关系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