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讨债

    “醒醒,陈木,不要睡了,不就是收了一点挫折吗,男子汉大丈夫没什么好气馁的,整天睡觉,你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再说你还有我啊,我永远都是你兄弟。”

    余北有些苦笑的看着已经喝了好几天的酒,一直郁郁不欢的陈木,心里有些叹息,平时自己这个兄弟很安静也很低调,虽然是大少爷,但从来不与人结仇,经常有很多人想跟着做他的小弟,不过自己这位兄弟从来不收不说,还非常厌恶这点,因此很多人都对他心有不满。

    就在上个礼拜,陈木竟然查出来不是陈家的种,这在大家族是非常严重的事情,所以结果就是被赶出了陈家。

    余北的话并没有让陈木醒过来,依然躺在那一动不动,仿若睡死了过去,如果不是还有着微微的打呼声,余北还真怕他是出了什么事情。

    “唉。”

    余北微微一叹,准备离开宿舍,他已经尽力了

    砰!

    “啊!”

    不过让余北没有想到的是,陈木大叫一声,从床上蹦了起来,或者说整个人从床上弹了起来,余北顿时瞪大了眼睛,被陈木吓了一大跳,随机心里一喜,这还是他这两天头一次看到床上的男生起来。

    “陈木!你做什么,你要吓死我啊!”余北半开玩笑的说了陈木一句,既然已经起床了,而且看精神还不错,想来应该恢复了。

    陈木起来后,没有理睬余北,眼中有些迷茫,看着四周,四个木头架的床,床下面还有着书桌,这些书桌上好像还有着一些东西,眉头皱了皱眉,看向了刚刚跟他说话的余北,疑惑道:“你是谁?这是那里?”

    余北一愣,有些同情的看了陈木一眼,心想这家伙不会因为被赶出了家族,变傻了吧:“陈木,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不好受,不过凡事都会过去的,待会要上课了,咱们一起走吧。”

    陈木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男生,没有说话,余北不知道陈木在想什么,便继续说道:“你肚子应该饿了吧,我请你吃饭去?”

    看着眼前的男生,他说的话似乎不是苍月大陆的话,但自己却能听得懂,这是怎么回事?陈木皱眉想到

    陈木记得自己在苍月大陆准备了各种天材地宝,准备迎雷劫,踏入大乘境界。

    让他没想到的是,在自己度雷劫到一半的时候,也是自身最虚弱之时,仇家找上门来,本来以为这次自己在劫难逃,最后关头,却被人救了,自己的元神被卷入了虚无,不过救他的人是谁,却已经想不起来

    “痛!好痛!!”陈木的头脑忽然剧痛,特别是想到自己的前身,有关一个人之时,自己的头脑里像是长满了针刺,疼痛无比。

    陈木死死的抱着脑袋,以缓解这股阵痛,效果甚微,没一会儿,汗水湿透了。

    看着陈木的表情,余北吓了一跳,也不知道又出了什么问题

    不过下一瞬间,陈木的头脑清晰了起来,除了那个救他的人依然有些模糊外,他却知道了现在自己竟然不是在苍月大陆,现在自己所处的地方是一个叫做地球的星球,自己是一个学生,巧合的是,这个学生跟自己同样都叫陈木,而这个陈木是因为被家族赶走,原本对他丰腴迎合的朋友,因为这件事全部都对他冷嘲热讽了起来。

    一下受不了打击,连续几天喝酒,将自己给醉死了,唯一还在帮主他的人,就是现在眼前的这个叫做余北的男子。

    “这里是地球?”陈木总算明白过来了自己现在的处境了,自己很明显夺舍了这个男子的身体,想到这里,陈木连忙检查了自己的身体,不查还好,这一查,陈木的脸色真的沉了下来。

    “练气一层!”

    陈木没想到自己竟然从渡劫后期高手,直接掉到了练气一层!要知道渡劫期乃是修真的最后境界,只要在突破一层,达到大乘期,那么就可以得道成仙,修上仙界!

    看着陈木的自言自语,余北摇了摇头,没想到陈木竟然精神错乱了,叹了口气,有些同情的看了眼陈木,虽然以前的陈木以前不爱说话,而且知道他的人很少,做人十分低调,但也不会说出这么违反常理的话,余北看着陈木的样子,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陈木,你还认识我吗?”余北想看看陈木是不是还认识自己,至于刚刚那些陈木的胡言乱语,已经被余北当成了陈木可能刚刚做梦的,梦话。

    “余北?”陈木接受了原来宿主的记忆,自然认识了余北,同样也知道了余北可能是现在这个宿主在这个学校的唯一一个好朋友。

    余北见到陈木还认识自己,松了口气,看来陈木刚刚真的是说的梦话。

    “陈木,我先去上课,你今天状态不错,你再好好休息一天吧,不管怎么样,你都有兄弟我,我不会抛弃你的。”余北笑着对陈木说道。

    只不过余北刚想走出宿舍门,宿舍门直接被人一脚踹开,余北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只不过看到从宿舍门口走进来的几人,余北神色有些不好看了起来。

    “谢德少,你来干嘛,陈木以前待你不薄,你这么逼人有意思吗?”余北将身子挡在了陈木床前,对着谢德少几人说道。

    “呵,余北,我知道你跟陈木关系不错,不过陈木现在已经不值什么钱了,你何必还这么跟着他,不过你要是真跟他关系好,那他欠我的两万块钱,你替他还了也行啊。”谢德少先是笑呵呵的说了一句话,转而口气变得十分阴寒,道,“不过要是还不起,可不要怪我谢德少不顾以前的感情。”

    “陈少,你觉得呢。”谢德少似笑非笑的转头看向了陈木,陈木以前对他不错,只不过陈木对人都不错,所以谢德少也没有当回事,不过现在陈木已经没有钱了,上个礼拜,自己还花了两万块钱买了礼物送给陈木,现在自然要来讨债了,陈木是不是少爷他不在乎,他在乎的是自己花的钱值不值得。

    余北脸色一变,他家是农村的,家境也很普通,怎么可能可以一下拿出两万块钱,只不过他知道陈木根本没有借谢德少的钱,而是谢德少主动将钱送给陈木的。

    余北怒道:

    “谢德少,那礼物明明是你送给陈木的,怎么现在反悔了!”

    陈木是他的朋友,他自然不会让陈木在受到打击,现在陈木已经变成这样了,余北还真怕陈木突然想不开。

    陈木听完谢德少的话,眉头皱了皱,他自然知道事情的具体原因,眼前的谢德少在两周前,陈木还是陈家少爷的时候,为了攀高枝,主动送了礼物给他,不够岑牧不要礼物又还了回去,这根陈木根本没有关系。

    但现在陈木却被赶出了陈家,谢德少却非要陈木将礼物的钱还给他!

    可是陈木哪来的钱,他已经被谢德少几个人打过了好几次,好在陈木原本还经常锻炼,没有被打死,但心里却受到了极重的打击,直接在宿舍醉死了过去。这才便宜现在夺舍的陈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