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剧场:简煜VS徐盛儿(2)再见分离

    小剧场:简煜vs徐盛儿(2)再见分离    前言:因为视频事件,徐盛儿最后还是被李家退婚,并且被报社发配。从此在各种偏远的山区采访一些地方新闻。直到xx大地震,她更是第一时间赶到灾区,就为了将这里惨烈的情况拍下,让更多的人关注到,奉献自己的爱心。

    而在这个时候,作为皇室成员的简煜,代表着整个皇室的形象,也前往了灾区,陪同他而来的还有明浩。

    ……

    “山体滑坡啦,山体滑坡啦,大家快跑啊!”凌晨四点,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喊叫声,接着便是一阵地动山摇的感觉。

    徐盛儿在帐篷里被这天崩地裂的感觉给晃醒,第一时间拿出了相机,拉开了帐篷的拉链。

    外面一片漆黑,开了闪光灯才能照清楚,大概一百多米外的山塌了,一股泥石流冲了下来。

    眼前烟土满天,一群人慌张地纷纷从帐篷里逃离。

    在镜头里,徐盛儿看到一个小姑娘背上背了一个婴儿,手里还牵着一个,可就是跑不快,眼看后面的泥石流就要冲了过来。

    她想也没想,冲了过去,将那个小女孩连同她后背背着的婴儿抱了起来,只是手边还有一个,根本跑不快。

    就在她着急的时候,两个身影冲了过来,几乎是同时把她怀里的孩子以及她手里牵着的孩子抱起。

    “快走!不要命了!”

    两个抱着孩子的男人飞快地逃离,徐盛儿愣了一下也跟着迅速撤离。

    大家跑到一片空旷的高地上,这才松了口气。

    只是再看盆地里,早就被泥土湮没,连搭的帐篷半点影子都看不到。

    “天啊,幸好我们跑得及时,要不然就没命了。”

    “呜呜,我们可怎么办啊。”

    “救援队肯定很快就到的。”

    ……

    人群里开始骚动,有哭声,惶恐声。

    忽然,人群里有一个浑厚的嗓音,“大家都别害怕,救援队很快就会赶到,大家看看自己身边,有没有丢了谁。这边山体滑坡暂时消停了,不过咱们还是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咱们的物资都被泥土掩埋在盆地里,等待救援估计得一些时间,待会天亮咱们挑几个体力好的青年,下去看看能不能找到水。”

    徐盛儿冲人群看去,正是刚才那个帮她救走孩子的青年。

    她急忙走了过去,只是在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顿时愣了,“基佬大哥……怎么是你……”

    简煜也很意外,没想到在这种地方还能和这个女人碰上。

    “真是有缘啊,有些缘分真是挡也挡不住。”明浩看着两人,忍不住开涮。

    简煜瞪了他一眼,“一边去,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待会你也一起下去。”

    “哎呀,我这瘦弱的身子骨又不像你们这群肌肉男。”

    “别比比。”

    “知道啦,我肯定下去。”

    徐盛儿看了他们两个一眼,走到三个孩子面前,俯身关切道:“小地弟小妹妹,你们有没有伤到啊?”

    两个孩子摇了摇头,眼里都充满了对生的希望。

    “你们的爸爸妈妈呢。”

    这话一说出来,大一点的姐姐便开始流泪,“爸爸妈妈都在地震中死了。”

    徐盛儿心头一颤,真想打自己嘴巴子。

    三个孩子没人照顾,想都可以想到,要么是和家人走散了,要么是家里人都在地震中丧生了。她这个猪脑袋还问地出来。

    “对不起,我不该问这么没头脑的问题,不过你们放心,哥哥姐姐一定会把你们平安带出这里的。”

    哭泣的小女孩点了点头,拉紧了弟弟的手,“我答应过妈妈,必须照顾好两个弟弟。”

    徐盛儿心头更是一紧,看着孩子脏兮兮的小脸上满满的懂事,顿时不知道说什么,把她们抱在了怀里。

    “来,姐姐给你们拍张照。”

    她没有太大的能力,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这姐弟三人通过传媒的方式让十三亿人都看到。

    也许电视机前的好心人看到,能早些把孩子们领养走,给他们一个新的温暖的家。

    她笑道,习惯性拿脖子上挂着的相机,这才发现,脖子上的相机不知道什么时候没了。

    大概是刚才跑得太着急,绳子断了,然后相机也掉了。

    后面的十几个精壮男人已经集合完毕,天在一瞬间亮了起来。

    见他们要下去,徐盛儿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你们等我,乖乖在这里坐着,姐姐待会就过来,给你们拍张照。”

    走了两步,看了眼孩子们,她又有些担心。

    “我的相机丢在下面了,我也想和你们下去找。”

    “你们女人去太危险了,你放心,相机我给你找。”简煜严肃道,不容分说。

    徐盛儿最讨厌搞男女歧视,很不高兴,“我们记者最不怕的就是危险和累,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比你们差!”

    明浩看了眼徐盛儿认真的样子,拉了拉简煜的衣袖子,“我看天也亮了,应该没那么危险了,而且这边刚滑坡过,暂时不会再有危险。”

    “余震还在,随时都有危险,老弱病残妇女儿童都必须留在安全地方!”

    “你又不是皇帝,我凭什么听你的!”徐盛儿很执着,第一个跑了下去。

    简煜摇了摇头,赶紧带着人追了下去。

    明浩倒是觉得两个人有点意思,这丫头不知道,虽然阿煜不是皇帝,可也是未来的继承人啊。

    十几个人走进了滑坡堆积的土里,土堆积地很高,有的直接没到了胸口。

    大家都在没过膝盖的地方用脚踢打的方式寻找矿泉水和桶装水。

    徐盛儿是找到最积极的,往自己身后的背包丢了好几瓶带土的水,只是她怎么找都没找到自己的相机。

    于是她往更深的地方走去。

    明浩看了看她,戳了戳简煜的后背,“你看,她走深了,你不过去帮帮?”

    “卫星信号发出去没?”简煜问道。

    “放心,发出去了,救援官兵肯定很快就到。”

    简煜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朝泥土深的地方走去。

    “我帮你一起找。”

    “不用,你还是找物资吧,别耽误了大事。”大是大非前她分得很清楚。

    实在找不到相机她也会放弃,不能拖累大家的进度。

    “你是个记者,根本不是什么缉私警察吧?”简煜的眼睛像是洞悉了一切。

    徐盛儿有些尴尬,没想到他会记得那么清楚,嘿嘿笑了笑,“上次骗你们是有苦衷的,你可别介意。”

    简煜笑而不语,像她这样的记者他佩服。

    半个小时后,八架直升机开了过来,每一架暂时只能搭在十人,所以救援得分批。

    老人小孩先上,再是妇女,最后才是他们这批青壮年。

    刚才要搭救的三个小孩也要被直升机的软绳拉上去。

    徐盛儿担心这次错过,以后就很难再碰上,于是跑到那个小女孩面前,“小妹妹,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朵朵,刘朵朵。”(ps:正文195章孤儿院的朵朵就是她)

    “真好听的名字。”徐盛儿抚了抚小女孩的头,从自己脖子上取下随身戴的护身符,戴到了小女孩的脖子上,“我叫徐盛儿,盛大的盛,儿童的儿。这是我的护身符,她会保护你的,照顾好两个弟弟,咱们县城见。”

    “恩。”小女孩点点头。伸出小手跟她拉钩。

    徐盛儿微微一笑,拉起了小女孩的手。

    不知为什么,那一刻对于自然灾害以及生命,她有了新的认识。

    天灾无情,人有情。

    送走了一群孩子后,轮到她们这些女人走。

    可是徐盛儿却没有走,而是甘愿到最后。

    “你怎么还不走?”简煜看着徐盛儿反倒走了回来,有些诧异。

    徐盛儿扬了扬下巴,“我也要坚持到最后。”

    “行啊,那我给你继续找相机去。”

    相机对于一个记者来说就意味着自己的左右手,失去左右手的感觉肯定很不好。

    反正等直升机把刚才那一批人送到安全地方再过来,来回得一小时,倒不如趁着这一小时做点有意义的事。

    看着简煜和徐盛儿朝山下走去,明浩悄悄从兜里掏出手机。

    大家的手机早就没电了,他特地存了点电关机,只想在最关键的时候用。

    此时此刻,他只想拍下两人这暖心的一幕。

    清晨的阳光照射在红土地上,到处好像都洋溢着一片生机。

    明明是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却还能看到一个个充满希望的笑脸。

    “话说,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一边找东西的两人开始攀谈起来。

    简煜想了想,还是没公开自己的身份,“老师吧。”

    “为什么加个吧?”徐盛儿笑了,撇过头看他。

    “因为……”他一时半会还没想出好的说词。果然,他发现自己不善于撒谎。

    倒是徐盛儿,脑子转动地比较快,“该不会还没转正吧?”

    “是吧。”简煜有些尴尬,这个女人想象力还真是好。

    “放心,你肯定会转正的。我一看就知道你喜欢孩子。”

    “是么?”

    “你这个人真是,聊天真不得劲。该不会你真的对女人不感兴趣,是个同志吧……”说这话的时候,她不忘回头看了眼山包上坐着的明浩,似乎在冥想什么。

    “找你的东西!”

    简煜一脸不悦道。

    ……

    那天,相机还是没能找到,但是等救援队过来把他们带回城里的时候,他却想方设法第一时间找到了一部相机,偷偷送给了他。

    他有写日记的习惯,从那天开始,他的日记里,多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徐盛儿。

    2008年5月13日

    x川发生特大地震,作为王室的成员,当时刚上大学的我,毅然离开了学校,作为前线志愿者,参与了这场抢救生命的运动。也就是在那里,我认识了她。

    见她第一眼我便被她温柔的笑给打动,在那样的环境下,大家都是哭丧着脸的,只有她,一直笑着鼓励我们,鼓励灾区被抢救出来的幸存者。

    ……

    2008年6月1号

    今天是儿童节,灾区的情况渐渐好转,但是余震不断。听说有一个县山体又滑坡了。

    她自告奋勇要去灾难第一现场救治伤员。

    当时我也报名了。

    我没想到那天我们会一起困在山里,差点被泥石流掩埋。

    2008年6月4号

    我和她已经和队伍失联三天了,三天前当看到她来不及逃避泥石流而被掩埋,我毫不犹豫地拉住了她的手,和她一起赴难。

    当时她对我说,“简煜,你是我徐盛儿第一个表白过的男人,我喜欢你。”

    ……

    2010年7月18号

    今天是盛儿的生日,但是看到躺在病g上的她无力地对我说话,却还坚强地忍着的时候,我落泪了。

    她的父母亲好几次哭晕在病房外。

    医生告诉我们,她是癌症晚期,最多只剩下三个月的生命,这三个月她想去哪里,想吃什么做什么都尽量满足。

    我从来没有想过,她这么美好,这么年轻,竟然有一天会真的离开我……

    ……

    直到徐盛儿去世后,他再也没碰过那本日记本,将它珍藏在最隐秘的角落。

    那成了他最宝贵的回忆,以及永远治愈不好的伤疤。

    后来朵朵的两个弟弟分别被两户人家领养走了,但是朵朵却一直不肯走,想陪在徐盛儿身边。

    直到徐盛儿病逝,再也没有出现在朵朵面前,朵朵也因此自闭,从此不会说话。

    简煜想把她带走,可是她只是说,“我要等盛儿姐姐回来,我离开了她就找不到我了。”

    那一刻,简煜的心抽痛,眼泪止不住掉了下来。

    ——在这个世界上,原来还有一个人和他一样,愿意这样一直等着她。

    自是盛儿,去了天国的你,还会回来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