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剧场:简煜VS徐盛儿(1)初见

    小剧场:简煜vs徐盛儿(1)初见    前言:简煜三皇子的初恋,两人在一次缉私中初遇,在地震中再次遇见并且互相告白,事后从灾区双双脱险回来。三皇子做好娶徐盛儿的准备,但徐盛儿查出有癌症,从简煜的世界逃离去了美国治病,之后死在美国医院,并将自己的心脏捐赠出去。简煜身边的警卫官杨成一直在帮简煜查找徐盛儿的下落,最后也找到了,但却不敢把这个噩耗告诉简煜。

    后来他的妹妹杨雪芙被查出心脏病,杨成更是动了私心,把这个消息彻底隐瞒。

    杨雪芙手术成功,换上了徐盛儿的心脏。

    ……

    十二年前

    一间普通的宾馆大床间,一个女人被丢在床上,三个张牙舞爪的男人正气势汹汹地看着她。

    “小婊渣,还想搜集老子的卖/淫证据?老子今天就给你现场演绎!”王秃子摩挲着自己的手掌,看着床榻上被迷地春情缭绕的女人,露出了满嘴黄牙。

    他身后两个小弟拿着相机,站在一边,即将把这动人的一幕拍摄下来。

    老大有些不习惯的扶了扶大肚子,回头盯着两个小弟,突然面色一怒,“草尼马,两个小逼崽子,还不给老子赶紧滚出去,想拍你老大的祼戏?”

    两个小弟一听,顿时吓地扔下相师便遁出门外。

    老大拿起相师摆弄了一会儿,给徐盛儿来了几张撩人的特写,这才固定好相机,让它自动拍摄,嘿嘿邪笑着冲浑身发热发软的人走来,目光如同狼一样要吃人。

    看着门哐当锁上,手紧紧地抓着被单,徐盛儿努力支撑着,保持着自己意识清醒,好不让自己沦陷,她余光打量四周,发现唯一的生机就是不到三米处的落地窗。

    “臭表子,我看你往哪里逃!”边说着,王秃子的手已经摸到了自己的皮带上,只听到皮带金属碰撞发出的砰咚声,这声音越大,就越让王秃子兴奋不已。

    他猴急地伸出肥厚的大掌,在徐盛儿滑嫩的大腿上来回揉摸着,边揉还边发出享受的声音,“草,真他么的爽!”

    看着那肥猪手在自己的大腿上胡乱摸着,徐盛儿强忍着心头的厌恶情绪,真是个bt!她心里暗骂,外面那么多人,蛮干不行,这个时候关键在智取…

    “王哥,我不逃”,徐盛儿单手支起自己,两条雪白的腿已悬空在床沿边,一条腿已经架到了王秃子的脖子上,还故意发出一阵嗲声,“王哥,来嘛,人家等不及了。”

    看徐盛儿这逢迎的反应,王秃子得意一笑,看来药性发作地还挺快,他立马大手揉上了徐盛儿的小腿肚,伸出舌头去舔了舔,“小骚/货,那就让哥好好地爱你吧。”说毕,一个扑腾,就朝徐盛儿而来。

    曾经练过几手的关系,徐盛儿此刻反应敏捷,那只被王秃子肥猪手抓着的腿,用力地朝他的胸口踢去。

    王秃子一时没站稳,踉跄了几步,看着床上的女人那双眸里顿时清澈一片,愤怒地捂了捂自己的心口,“臭婊渣,还会跟老子耍花样啊?看老子不弄死你!”

    说毕,王秃子就朝徐盛儿扑来,伸出肥手要去抓徐盛儿的双腿。

    “王哥,我就不跟你拐弯抹角了,咱们来点干脆的吧?”徐盛儿眼中带着笑意,目光直指王秃子那早就搭起帐篷的裤裆,要是在那上面来个断子绝孙脚,估计他能爽翻天。

    “践货!”看徐盛儿如此轻巧地避开他的攻击,王秃子随手就抽出了自己的皮带,“看老子不抽死你!”

    只是他的皮带还没落下,一条白腿便以风驰电掣的速度正中他下怀。

    看着自己的皮鞋正好踢在王秃子的裤裆上,徐盛儿嘴角微微一扬,“王哥,舒服吧?”

    “啊!”只听到一声男人无比阴森的惨叫,在屋子里回荡。“践货,老子,老子要弄死你!”

    王秃子捂着自己的裤裆,挥舞着大掌就要朝徐盛儿打来。

    徐盛儿当即抓住他的手,反扣在背后,笑着,“王哥,快点把胶卷和录音笔交出来吧,不然…”。

    “做梦!”王秃子狠瞪了徐盛儿一眼,哪里知道她身手如此了得。

    只听到卡擦一声,王秃子的手臂被折断了,“啊!”又是一阵杀猪般的叫声。

    “啊…啊…,不要啊,王哥你好强啊…”,徐盛儿无比风骚地喊出了几声,正好掩盖住王秃子的惨叫,“那我就自己动手了”,她压低了声音,将王秃子腰间的皮带抽了出来,直接将人丢在了椅子上。

    “来人,兔崽子…唔”,王秃子放声大叫,想要搬救兵。徐盛儿摇摇头,将自己的鞋一丢,脱了一只袜子就塞进了他嘴里。

    她拿起皮带在空中晃了几下,发出嗖嗖的声音,吓得王秃子猛然腿软,跪在地上支支吾吾了起来,“唔…饶命。”

    看着王秃子两眼放光,一副摇尾乞怜的样子,徐盛儿眼色一沉,“那就说,胶卷和录音笔在哪?”

    那是关系王秃子身家性命的事,就算是死,他也不会说。“做梦!”王秃子狠瞪了徐盛儿一眼,从牙缝里挤出两字。

    “算了,老娘也没时间跟你耗”,她目光瞄准窗台的花瓶,随手拿起就往王秃子的后脑勺砸去。

    王秃子只闷闷地叫唤了一声,然后一歪脑袋便晕厥了过去。

    徐盛儿举着带血的花瓶,看着晕倒在椅子上的男人,那衣衫不整的样子,拿脚踢了踢他,王秃子连人带椅倒了下去,哐当一声。

    徐盛儿赶紧翻找地上的衣服,终于在他的口袋里搜出一卷胶卷和微型录音笔,有了这些,还怕揭发不了他们卖yin团伙的犯罪证据么?

    她嘴角微扬,激动地一股热血涌上脑壳,不好,她得赶快离开这该死的地方。

    “啊…啊…,王哥,你好强,好棒,好爽。”,徐盛儿一边卖力地喊着,一只脚一边蹬在床沿边,让床不停地抖动,发出一阵吱呀吱呀的声音,而她的手,已经灵活地撕开了被单,将它拧成绳状。

    大功告成!她快速来到落地窗边,将‘绳子’拴好,然后顺着绳子,敏捷地就滑落到了楼下的安全通道,遁形地无影无踪了…

    “咦,里面怎么这么快就没动静了?才十几分钟啊,难道老大的战斗力变弱了?”两小弟贴耳在门边听着里面逍魂的声音,不由得都跟着激动了一把。

    “咱问问?”另一小弟露出了yin笑,说不定老大爽够了还会给他们哥两爽一爽呢,“老大,您完事了么?”

    没有暴躁的怒骂声,里面依旧是死寂一片。

    哥两互相对视一番,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于是一起开门,冲了进去。

    “老大!”

    房间内,王秃子被摆了一个奇形怪状的姿势,已经昏迷地不省人事,他的脑边碎了一地的花瓶碎片。

    再一看屋内,哪里还有徐盛儿的踪影。

    “哥,你看那!”小弟甲指着悬在窗户上面的一根被单模样的东西,惊道。

    “快追,把那小婊渣给老子弄回来…”,王秃子无力却又愤怒的声音传来,说完,他脖子一歪,再次晕了过去。

    两小弟于是都连忙应声,丢下昏死的老大追了出去。

    徐盛儿滑落到楼下一层,刚想要逃跑,就听到楼上传来的躁动声,恐怕守在走廊的一群小弟都被惊动了吧,她要怎么安全脱身?

    忽然,她眼眸一亮,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安全通道的楼梯爬了上去…

    连上了两层,徐盛儿直接朝着大v总统套房而去,重重地拍打着大门,她一边嚷着,“快开门,警察查房!”

    那里面稀稀疏疏一阵,门终于打开了。徐盛儿一溜烟挤了进去,没等里面的人反应,就将门反锁,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她的眼前站着一个光膀子的男人,细皮嫩肉,长相出众,而豪华大床上,还坐着一个男人,同样光着膀子,地上还有落下的床单…

    “不好意思,我是xx特警,现在正在密查一档有关卖yin团伙的案子,现在我的身份暴露了。你们有必要帮我掩饰身份!”徐盛儿冲着正面的光膀男人振振有词道。

    那男人明显一头雾水,“你不是来查房的么?”

    查你妹,我不那么说你们能开门么?

    “你们一看就是国家良好公民,帮助刑警办案是每个公民应尽的职责,而且我有个朋友还是报社里的,这件事后,你们帮助我们办案的风光举动也会见报,到时候你们立马就成为公众人物啦?”徐盛儿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虽然拿自己发小的警察身份来江湖救急不太好。

    “警察?我们凭什么相信你是警察而不是小偷?”忽然,床上的男人微微动了动嘴皮,那冷然的声音传来差点没让徐盛儿打个寒颤。

    “你”,徐盛儿当即哑口,推开眼前的裸男,直奔床前,“我告诉你们,你们这对基佬我可认得,像你们这种名人,私底下做见不得光的事多了去了,这回你们要不帮我,我就把你们的丑事揭发出去!”

    草,逼她出狠招啊,徐盛儿扬了扬眉,露出了得意的笑,谁让你们不吃软,那就只好来硬的了。

    “基…佬?”身后的男人似乎还在神游状态,对这两个字有些震惊,他和简煜只不过是打了一夜的桌球,又喝了点酒,懒得回家开了个房间而已,怎么这样就能被她误会成基佬了?

    “这回怕了?”徐盛儿回头看了看身后的男人,又看了看床上的男人。

    简煜原本阴沉的脸上微微一动,掀开被子露出两条大腿。

    徐盛儿一看,‘啊呀’捂着眼睛转了过去,臭基佬不要脸。

    “怎么帮?”那凌冽的声音传来,却没有怒意,似乎还带着一丝笑意。

    “你帮我安全送出这家酒店。”徐盛儿转身时,简煜已经穿好了裤子,然后随手拿起挂在床头的衬衫套上,“就这么简单?”

    简单?“基佬少爷,你可别信口雌黄,那群人可是卖yin团伙”,徐盛儿微微扫了眼简煜和一边的明浩,一副威吓他们的语气。

    “那走吧,我带你出去”,简煜穿戴整齐了,抬步就朝大门走去,见徐盛儿还愣着不动,他又折回,一脸笑意地搂上她的肩膀,“怎么?不信我?那我可就自己回去了。”

    他松开手就去拧门把,徐盛儿咬了咬唇,死就死!

    “带我出去,反正你要敢阴我,我就把你们的丑事宣扬出去。”

    “唉?丫头,有种再说一次,谁是死基佬啊…”,身后明浩总算明白过来什么,诋毁他可以,但不能诋毁阿煜啊。

    可是简煜早已搂着人,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总统套房。

    长长的过道上,几个黑衣小弟已经守在了各大电梯口,安全通道和楼梯口。

    “她插翅难飞!”小弟甲一边剔牙一边等着。

    “二哥你看…”,小弟乙指着走廊那头迎面而来的徐盛儿,惊讶喊道。

    “好啊,还敢带救兵!一起绑了!”小弟甲将嘴里的牙签吐掉,捏了捏拳头,作势就要开干。

    徐盛儿挽着简煜的手有些松动,动了动嘴皮,“基佬大哥,你确定你能空手打过这么多人?”

    “我何时说过要动手了?”简煜淡淡道,搂着徐盛儿肩头的手慢慢来到了腰际,“得抱紧我一点,不然我怎么帮你?”他嘴角一扬,似在笑。

    “臭基佬,你敢吃我豆腐?”徐盛儿眼里透出了一丝危险气息,看着简煜的大手在她腰间摩挲。

    “我是救你”,简煜淡笑着,优雅地抬步朝那一群混混而去。

    他这真是在救人,而不是把人往火坑里推么?

    “基佬,你敢阴我试试!”徐盛儿的威胁声刚落,那边混混就开始叫嚣了。

    “小子,不想死的赶紧滚蛋,别碍着哥们办事!”

    “哥,那是三…三…”,小弟乙拉扯着小弟甲的衣袖,露出了惊恐的目光。

    而就在此时,从各大出口处,又闯入一批黑衣人,个个都带着黑色墨镜,一身西装革领。

    “动手吧”,简煜轻描淡写地开口。

    旋即,走廊里便开干了起来,只见两坨黑色的物体搅在一起,接着便传来一阵阵杀猪般的叫声。

    “啊呀,啊!”

    砰砰砰,咚咚咚。几分钟后,走廊一片安静,刚才的那群混混一个个趴在地上动弹不得了,捧着自己受伤的部位就啊呀惨叫个不停。

    黑衣保镖动作麻利,又迅速地善后,将一干被打得落花流水的混混给直接丢进了安全通道。

    “啊!”

    “啊!”

    …

    如此又惨叫了几分钟,走廊总算归于宁静。

    “基佬大哥,你真有两下子,谢了”,徐盛儿笑着,一拳轻轻砸在简煜的胸口上,然后拔腿就想走人。

    可是…

    简煜他是何许人也?

    “这位小姐,一句道谢就算完事了?”他深邃的双眸里闪着光亮,嘴角扬起,拉着徐盛儿的手便不肯松。

    这基佬想干嘛?

    徐盛儿看着那只纤细修长的手,恍若女人般细嫩,咽了咽口水,“你看你性取向也不一般,我没办法以身相许。至于这钱嘛,你都住总统套房,肯定也不缺。我答应过你,回去会给你们这种见义勇为的行为好好宣传宣传的。”

    徐盛儿嘿嘿笑着,又拍了拍简煜的胸口。

    见简煜没有要松手的意思,她蹙了蹙眉,这基佬可是带着一群保镖的,硬来可不行,没想到刚打走一个又来一个。

    徐盛儿在心里狂躁了一番,整理好心情,笑脸相迎,“这位帅哥,不然这么招吧,你说你想要什么答谢?”

    “就要你以身相许”,简煜看着徐盛儿那一张一合的小嘴,淡淡笑着,身子慢慢贴近她,手从后面将人搂住揽在了怀里。

    徐盛儿忙扭动着身子,嘴皮子都快笑抽了,敷衍道,“那等我交差回来后,我再肉偿你,好么?”

    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徐盛儿从口袋里掏出了自己的工牌,塞到简煜的胸口,“我跑不掉的。”

    说毕,她推开简煜,一溜烟就跑个没影了。

    “阿煜啊,你就这么放了她?这丫头古灵精怪的,有趣”,明浩笑米米走近,环抱双手于胸前,看着电梯指示下到一层。“再不追人可真走了啊。”

    “她跑不掉”,简煜淡淡一笑,另一只手摊开,露出一副胶卷。

    “阿煜,那丫头骗咱们啊,她分明是个记者啊!”明浩夺过简煜手里徐盛儿的工牌叫道…

    徐盛儿从简煜那脱身后就急着去找基友嗨皮庆祝了,丝毫不知,一张大网正铺天盖地而来。

    第二天,徐盛儿被一阵火爆的手机铃声吵醒,“姐姐,你快回家一趟吧,你的不雅视频已经满天飞了,爸气得不轻呢。”

    不雅视频?徐盛儿从喝得烂醉如泥的景小舞身上跨过,胡乱穿着衣服就奔向了门外。

    直接拦了一辆的士回去,路上,她忙在手机浏览器上搜索。没想到,这一看,几乎震惊了!

    劲爆的点击率,各大知名网站的新闻头条。

    一则标题名为‘女记者非法卖yin,意欲何为?’的新闻,接着是一段视频。

    点开那视频,里面逍魂的场景让人不忍直视。

    靠,王秃子,你真狠,伪造视频陷害我!徐盛儿暗骂几句,烦躁地将手机丢进了口袋。

    火急火燎赶到家时,站在门外就能听到里面男人怒喝的声音,“不孝女,不孝女!”

    “姐,你总算回来了,快去给爸解释啊。说你没有在外面乱搞”,徐洁儿开门去迎接徐盛儿,语气里全是担心。可是在徐盛儿进门后,她的嘴角却微微一扬,眼里竟带着笑。

    “不孝女,你还知道回来!我的老脸都快被你丢尽了!”徐副市长因为生气,拐杖拄着地,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说完便不断咳嗽起来。

    徐盛儿急忙将包一丢,心疼父亲因为自己的事气得不轻。她走上前去搀扶住徐副市长,又赶忙给他倒了一杯热茶,递给他,等他顺完气才道,“爸,这事不怪女儿,女儿也是着了王秃子的道,那视频根本就是假的。”

    “可是现在网上都传得沸沸扬扬了呀,现在的人肉搜索又那么厉害,很快就会把咱们一家的信息都曝光的,到时候爸竞选下届的市长位置,恐怕…”,徐洁儿欲言又止,话语里全是一个女儿对父亲前途的担心,“爸,姐肯定不是故意的。”

    徐洁儿暗藏心中得意,看着此刻百口莫辩的徐盛儿,暗自叫好。看着以往对徐盛儿总是赞不绝口,引以为豪的父亲此刻脸上只有怒意和失望时,她更加得意。

    “我竞选事小,咱们徐家的脸面事大。当初我也告诫过你,王秃子不好惹,你非要刚愎自用!”徐副市长恨铁不成钢,一想到这事闹大了,徐盛儿的清白全无,这不仅是让徐家蒙羞的事,更是毁了徐盛儿一辈子幸福的事,想到这,他心中怒气不禁更甚。

    “老头子,你消消气。盛儿她不是回来认错了么?”徐夫人见女儿如此委屈,急忙过来搀扶徐副市长。

    见二老心疼徐盛儿更甚自家颜面,徐洁儿心中记恨,于是又站出来,“爸、妈,姐姐躲着可不是个办法,这事只会越闹越大!”

    “徐洁儿,你说什么风凉话。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躲了?这事我本来就是被陷害的,闹大了又怎样?一切我自己会解决!”徐盛儿脸上带着倔强,强言道。

    “你这不孝女,真要气死老子!“见徐盛儿这么固执,徐副市长气得老脸通红,捂着心口就咳嗽起来。

    “洁儿,快去,去房间给你爸把药拿来。老头子,你就不能好好和盛儿说么?她是咱们的女儿啊?”徐夫人轻捶着徐副市长的背,拉了拉徐盛儿,给她使了个眼色。

    徐盛儿也知道自己刚才说话莽撞,于是抓着徐副市长的手道,“爸,这事我引起的,就不想连累你们。”

    “你爸担心你受不了舆论的压力。我和你爸商量过了,让你暂时回乡下奶奶家避一避。你出这么大事,爹妈不护着你,谁护着你啊。”徐夫人抓着徐盛儿的手,全是爱女心切的话语。

    徐盛儿半晌哽咽,冲进母亲的怀里便点着头,“好,女儿听你们的。”

    她起身,看着不知何时,头发都有点花白的二老,心里一阵酸涩,她绝对不能让父母困扰,这事,她必须尽快处理好。

    所以她暂时表面答应去奶奶家,好让父母安心。

    “成赫哥,真的很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姐姐做出那样的事,她不是故意的。我作为妹妹替她向你道歉,你原谅她好么?”房间门虚掩,阳台上,徐洁儿拿着电话正在和徐盛儿的未婚夫通话,她语气哀伤,可是却满脸冷笑。

    此时此刻,她早把给徐副市长拿药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过了许久,电话那头说了一句,徐洁儿又假惺惺地哭了起来,“现在30几家媒体和50几家贴吧网站都转载了那条不雅视频。我也知道,现在最挂不住面子的,还是你这个未婚夫…”。

    “你在和谁电话!”一道冷声传来,徐盛儿破门而入,神情肃杀,刚才她在外面都听到了什么?她这个好妹妹,为什么对她的不雅新闻的相关数据这么清楚。30几家媒体、50几家网站贴吧。呵!

    早上她浏览网页都没有在意过,究竟自己的这条新闻有多少关注度。

    职业敏感的她,立刻起了疑心。

    事情被撞破,徐洁儿立马又露出了以往楚楚可怜的模样,将手机按到了免提状态,大声哭道,“姐姐,你和别的男人乱搞,想过姐夫的感受么?”

    话音落下,她将电话挂断,脸上露出得意,“我当然是在和姐夫通话啊。”

    “你!怪不得你刚才一直在爸妈面前旁敲侧击,这一切都是你陷害的吧!”徐盛儿眼里已涌上了怒火。

    “姐姐太高估我了吧?我只不过是在看到视频后,稍微雇了点水军更贴,让人多转载了几千条。姐姐,你以后火了,可得感谢我的良苦用心啊”,徐洁儿勾人的桃花眼眯起,笑得更加猖狂。

    “混蛋!”气怒达到极点,徐盛儿的拳头捏紧,几步走到徐洁儿面前,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

    那力道十足,徐洁儿捂着自己被打得火辣辣的脸,怒视着眼前的人,“你打我?”

    “打你怎么了?你这个小人。我今天不好好修理你,你以为我徐盛儿是好欺负的?”说毕,徐盛儿揪起徐洁儿的长头发就往后拖。

    屋子里传来阵阵鬼哭狼嚎的声音,立刻把客厅的二老给引了过来。

    推门一看,两个女儿竟然厮打在了一起,徐夫人急忙上前来劝架。

    “爸妈,视频是我不小心给你们看的。我真不是故意的。求你们,让姐姐别打我了,好痛,呜呜”。

    “盛儿,你快住手。”徐夫人急忙来劝架,徐副市长只气得胡子翘起,指着徐盛儿的鼻子半晌说不出一个字。

    “你们放心,事情我会自己解决的”,徐盛儿低着头从二老身边走过,一切为了父亲的事业和徐家的名声,她得扛得住。

    手机拨出去李成赫的号码,可是却一直打不通。徐盛儿一阵心冷,对自己不断道,徐盛儿啊徐盛儿,这回就靠你自己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