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篇03:付以书述(2)

    特别篇03:付以书述(2)    我开始配合真真演戏,在她的家人面前以及我的家人面前。

    其实如果可以,我愿意对她负责,但说来惭愧的是,人家不一定愿意。

    陪她上尹家,是我第一次上门,虽然只是做做样子,但是我的心情还是很激动的。

    尹父对我很满意,我知道,那是因为付家的政治背景以及殷实的家底,如果抛去这些,我估计入不了他的眼。

    那天从她家出来,我看到了外面有狗仔跟拍,于是故意抱着她假扮亲近,其实那时候就是想趁机吃她豆腐,想来也好笑,我们明明对外表现出是一对的样子,其实还是要装。

    和真真分开后,我回到了mt酒吧,阿瑞喝得像一滩烂泥。

    我命人把他扶进包间里休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这样一蹶不振的样子,我更加想要好好保护真真。

    最开始我就已经劝过他,不要和真真玩这样的危险游戏,他没有听劝,所以现在的后果,他应该承受,作为一个男人。

    那晚,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激动,刚刚和真真公开关系,我连一分一秒都忍不住,最后还是来到了她家楼下。

    那已经是深夜了,我怕吵到她,站在她家楼下,靠在车边,考虑是这样傻傻地看着她呢,还是给她打个电话。

    最后我还是做了决定,给她打了个电话过去

    很意外,她没有睡,我翻墙进去了。

    她的房间比我想象的更加整洁,东西收拾地非常规矩。

    书架上有条不紊地排好了书,一看就知道她是个学识渊博的姑娘。

    不过令我惊讶的是,里面什么东西都干干净净,却藏着一架被蒙上了白布的钢琴,看样子好久没弹过了。

    我从来不知道她会弹钢琴,但为什么一次都没见她露过手?

    她很慌张,碰到钢琴,引来佣人的询问,又十分害羞地把佣人打发了回去。

    我就那么看着她有点羞赧害怕的举动,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头的小邪恶萌生。

    我提出要住在她这里,并且不顾她的反对直接进了她的浴室。

    由于没有换洗的衣服,她给我找来了她的衣服,虽然穿起来怪怪的,但衣服上有她的香气。

    那一晚我戏耍了她很多次,看着她的小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白的,这些天压抑在我心里的事都烟消云散。

    我跟她说,第二天让你的家人看到我们同床共枕,既然你想要利用我,那就利用彻底。

    那一晚我们睡得都不安生,半迷糊状态下,第二天终于来了。

    和我预料的一样,尹家上下炸开了锅,而我知道,自己如愿以偿地即将成为尹家的乘龙快婿。

    尹家这边搞定后,我带她上我家。

    我的父亲虽然是老气横秋的官场中人,但其实一点不干涉我的私生活。

    至于我的母亲,更是留洋在外,常年受西方文化的熏陶,很民主开放。

    我将真真领回家的时候,非但没遭到父母的反对,反倒受到了他们的热情款待。

    这点我知道,相比于阿瑞我是占了先机。

    欧阳夫人那咄咄逼人的样子连我都看不下去,再加上欧阳佳敏那样一个古灵精怪的妹妹,婆婆和小姑子可想而知会把她压得喘不过气。

    我们家住的是老宅子,就像四合院一样,有几百年的历史。

    令我意外的是,真真对这种古宅很欢喜。

    当时我脑子里便灵光一现,大皇宫附近还有一座王府,不过据说天价。

    政aa府原本想把它作为旅游景点来开发,但由于几经战乱,里面修修补补差不多都不是原汁原味的了。

    所以他们也在考虑卖给私人。

    而我做好买下那里的打算,把它作为我和真真的婚房,送给她,一定会很惊喜吧?

    我妈是打心眼里喜欢真真,特地给她送了一条名贵的项链。

    我们那的风俗,带着未来儿媳上门,如果婆婆认可了,便会把自己最贵重的东西送给她。

    虽然说这条项链不是我妈最贵重的东西,但也价值连城。

    她接纳这个儿媳。

    午饭的时候,我妈亲自下厨督促佣人做了一桌子的菜。

    要知道,她从来不去厨房那种油烟大的地方,但是为了这个儿媳,她豁出去了。

    午餐原本我们一家四口吃的其乐融融的,半路阿瑞不请自来。

    说真的,此时此刻见到他,我的心情很复杂,竟然有种不敢面对他的想法。

    吃完饭,真真说要和他单独聊,我立即担心了。

    其实我是对自己没自信,生怕他们两个聊着聊着就复合了,所以我躲在距离凉亭不远的地方偷听。

    要说我堂堂风流付少,居然也会干这种畏畏缩缩的事,全是因为真真啊。

    我看到阿瑞强吻真真的时候,心头一紧,很想冲过去。

    但好在真真立即挥开了他,这让我松了口气。

    真真拒绝了阿瑞……

    之后我送真真回去,没想到会在尹家门口碰见阿瑞,最令人惊讶的是,他居然和尹善美在一起。

    虽然这样的结果一直是真真想要的,但我知道她很煎熬,至少阿瑞推着尹善美从她身边经过的那一刻。

    我很想下去,但又怕让真真更难看。

    事后,我借我妈的名义给她送了辆保时捷,想逗她开心。

    因为得知她从酒店离职,要去宝利集团上班,所以我决定送她一辆代步工具。

    那天是我们相处最亲密的时刻,我去她公司楼下找她,约她一起吃面,但是最后却携手走进了一家diy蛋糕店。

    看着她笨手笨脚的样子我有点发笑,最后握着她的手,手把手做了一套属于我们的饼干。

    那是爱的记忆。

    我原本以为和她就要这样顺利地步入婚姻殿堂了,可是事情却在那天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她失踪了,确切地来说,是被阿瑞绑架了!

    尹家也找疯了,我也四处地找。

    直到后来,我听人说,阿瑞在海南处理事务,在剪彩仪式上要带一位女伴。

    我猜到那位女伴绝对是真真没错。

    在我离开帝都火速赶往海南的时候,我却不知道,他同时耍了手段,让尹家的股票在一夜之间暴跌,尹家危在旦夕。但那时我在飞机上,根本不知情。

    直到宴会那天,我打算当场抢走真真,可是却不知道阿瑞早就用尹家作为要挟。

    他提出要和我比试舞技。

    我当时就笑了,跳舞是我的强项,我怎么可能输。

    但他的条件是,我们都和真真跳一支,由观众评判。

    当时我认为,真真绝对会故意破坏和阿瑞的舞,因为她想成全善美。

    但我错了,她破坏的不是和他的舞,却是和我的!

    当时的我狼狈地离开,却不知道真真为什么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他们最后领证了,我作为一个感情竞争的失败者,在那一刻选择退出。

    因为我觉得,真真是爱他的,就算付出,就算受伤,那也值得。

    我看着他们无比相爱,阿瑞为她举办盛大的生日宴,我却只能在隔壁的船上自斟自酌。

    那一刻看着烟花下的他们相拥,我选择让玲子把礼物丢掉,并决定,以后不再打扰他们的生活。

    但老天就是爱跟你开玩笑。

    在我放弃的时候,它给我希望,让我看到希望后,又来一次致命打击,让我绝望。

    真真生日宴后,我因为喝多了酒又吹了海风,病了。

    半夜迷迷糊糊中,我看到玲子拿走了我的手机,并离开了很久。

    直到她回来,我才从她口中询问到事情的真相。

    真真和欧阳夫人发生争执,欧阳夫人被送进了医院。

    我在想,当时的阿瑞应该是义无反顾的站在他母亲的身边,所以才会让真真彻底绝望吧。

    我赶到了酒店,尽管身体扛不住。

    之后开始发烧,真真守了我一夜。

    她说想和阿瑞离婚,并希望这之前我能带她去散散心。

    我想到了维也纳的那场演出,想到她家的钢琴和游轮上的钢琴,她绝对是爱钢琴的。

    我打算陪她去弥补她的遗憾。

    维也纳的那几天是我们最平静的几天,像是年事已高的老夫妻,我们一起坐着马车,看着阿尔卑斯山的雪景和一望无际的草原。

    她说她想滑雪,我答应改天陪她。

    相处的几天,她总是恶心干呕,请来医生说,她怀孕了。

    这就是老天给我希望后的失望。

    如果她怀孕了,还会和我在一起么?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跟她承诺,会照顾她们母子。

    原本事情出现了转机,直到阿瑞的忽然来到。

    他死缠烂打,即使是下着大雨也不肯离开。

    那晚去国家歌剧院听音乐会,她又被带走了。

    阿瑞做了永远不可挽回的事,把真真害得小产了。

    我永远记得真真在医院醒来,知道自己流产时的那种绝望。

    这一次,她斩钉截铁,要和阿瑞离婚。

    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她都留在维也纳,直到某一天把离婚协议交给了阿瑞,他很果断地接受,同意结束这段婚姻。

    维也纳不经常下雨,那那晚的雨却下的很大。

    之后,阿瑞和欧阳佳敏回国了,等我们再次得到阿瑞的消息时,是尹善美打来的电话,快递了一份文件,是阿瑞名下资产的转让协议书。

    阿瑞消失了,不打一声招呼从我们的世界消失了。

    后来我们听说他跟医院签了一系列的遗体、器官捐赠协议。

    原本我以为真真和阿瑞离婚后,我能在她身边保护她,没想到,阿瑞消失的打击太大,真真最终还是选择一个人。

    她在国内领养了一个孩子,那个孩子正好是她流产那天出生的,她觉得这孩子说不定是她死去孩子的投胎。

    从此她带上那个女婴一直在国外生活。

    我也一直单着,再也无心谈恋爱,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我的事业上。

    直到国家大剧院向世界各地发送邀请函,邀请海外华人华侨归国演出,促进国内外友好关系。

    真真终于回来了,带着她可爱的女儿。

    她曾经和我约定过,给她三年,三年后如果阿瑞没回来,她嫁给我。

    我们心照不宣地履行这个承诺,所以我甘愿等她。

    但是老天在这个时候又跟我开了个玩笑。

    一直负责找阿瑞下落的玲子,说人找到了!

    我和真真的婚期在即,我想暂时不告诉她,等结完婚后再说。

    但是我没想到欧阳佳敏也回国,并且和真真参加同一场演出。

    欧阳佳敏向真真道歉,祈求她的原谅。

    真真那晚喝得酩酊大醉,像是不把自己喝死不罢休一般。

    我还是心软了,当即带着她去了怀水县。

    那是一个山村,阿瑞就在那里支教。

    也许是他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孩子,所以才会想对其他世间可怜的孩子多一分贡献吧。

    陪着真真坐上去往山里的大巴时,我居然非常的坦然。

    也许他们在一起的障碍被完全扫除后,我也应该退出,不然不就成了他们的障碍么?

    我想看到真真幸福,所以哪怕我自己委屈,自己煎熬。

    和阿瑞的再次重逢经历了一点波折,差点让他们擦肩而过。

    但是我总算相信了一句话,缘分天注定。

    老天不会让他们这对有情人擦肩而过,所以他们最后还是在一起了。

    那天校长说要帮他们办个特别的婚礼。

    学校上上下下一百多个孩子都围在操场上,篝火熊熊燃烧。

    学生们用红领巾作为喜庆的彩带,有孩子捧着红色蜡烛,摆了一地,变成一颗心地形状。

    在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中,他们举行着老式的拜堂成亲仪式。

    虽然我作为一个旁观者,但却为他们感到幸福。

    他们因为孩子彻底分,又因为孩子再在一起。

    兜兜转转,应了一句话,如果你爱他,要么追着他,但有可能你永远追不上。但你也可以原地等他,因为地球是圆的,总有一天他会回到你这里。

    等,幸福来了。

    我看着天上的繁星,却终是苦涩一笑,就算我原地等候,也终究等不回她,因为她已经选择在我不远处安营扎寨。

    我在寻找天空中最亮的星,那可能是我的幸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