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三章:她为什么要杀朕

    皓月国皇宫,庚桑瑶沐浴之后,盛装打扮。

    一身大红色的刺绣凤凰罗裙,张扬又大气,三千青丝挽成云髻,带上了皇后象征的凤冠,一身的珠光宝气,看起来却一点都不俗气。

    她也是一个骨相与皮相皆美的美人儿,不笑时眼梢眉角带着几分让人不可靠近的清冷孤高,笑起来之后就如同换一了一个人一样,非常的美艳生动,那柔媚入骨的味道不止一点点。

    庚桑瑶走得十分的优雅,像她这样的妩媚的人,这样举止高雅端方,才更能衬托出她高贵的身份与不凡的美丽。

    到了御书房门口,一双水眸看着大气奢华的御书房,想到里边的人,庚桑瑶眸子里瞬间空洞无物。

    旁边伺候着的她的水蓓巫师也感应到了她的情绪,目光暗了暗。

    “瑶儿,进去吧!要有信心,只要有乾坤魔天戒在君临天的手中,他的心,永远都是向着你的。”

    “嗯!”庚桑瑶点了点头。

    眼眸里多了一分坚定,她不会让自己在这个时候退缩的。

    一进御书房,刘公公想进去通报,却被庚桑瑶给挡住了。

    “皇后娘娘,吾皇吩咐过,不允许任何人进去打扰。”

    刘公公颤颤巍巍的说道,这日子难熬啊,这宫里的气氛就俩字,压抑。

    “你好大的胆子,连本宫的路你也敢挡。”

    庚桑瑶冷冽的看着刘公公,从此以后,她会让自己的地位在这皇宫里出了君临天以外,没有人敢拦她的路。

    “皇后娘娘,您这不是为难老奴吗?”

    刘公公额头上沁出了一层薄汗。

    母后“不想让自己觉得为难,就给本座把路让开。”

    庚桑瑶脸色猛地沉了几分。

    强大的威压微微释放。

    刘公公也很识时务,他已经开口阻拦过了,就算皓月皇怪罪下来,他也能明哲保身了,感觉到庚桑瑶的威压,他快速的退往一边。

    庚桑瑶狠狠的瞪了刘公公一眼。

    “没有眼水的东西。”

    刘公公一听,把头低得更低。

    就是没有眼水也好,只要命在,那管眼水有没有。

    庚桑瑶快步走了进去。

    君临天对外边的事情早已经清清楚楚。

    只是听到庚桑瑶走进来,他没有任何的反应过来依然盯着苏紫陌的画像看。

    一身明黄色的背影挺得笔直。

    看着君临天背对着她,在看到墙上的画像,庚桑瑶双手猛地紧握在一起,就连身子都止不住的抖了抖。

    他就这么迷恋苏紫陌吗?

    苏紫陌就这样好吗?

    苏紫陌什么都没有为他做过,他为何还要这样迷恋她。

    “吾皇,对于一个要杀了你的女人,你也要这样迷恋吗?”

    庚桑瑶收敛起自己的怒气,语气平淡,又似乎是满不在乎的说道。

    君临天没有转身,就连眼尾都没有动一下。

    “朕已经知道了,朕想问一问,她为什么要杀朕。”

    君临天语气中带着一丝期盼。

    自从见了苏紫陌的画像以后,他每天晚上都会梦见这个女人,他总是毫无预兆的入他的梦。

    “吾皇,既然知道,为何还要这样执着,她已经是沐云轩的妻子了,就连她的儿子都在想办法对付你,对于这样的女人,吾皇还想一直迷恋下去吗?”

    庚桑瑶语气微微重了几分。

    手指甲已经嵌入肉里,很痛,她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那你告诉朕,她为什么要杀朕,朕又为什么会忘记了她。”

    君临天猛地转身,深沉的目光犀利的看着庚桑瑶。

    庚桑瑶心里微微的不安。

    她快速的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吾皇和魔灵相融,苏紫陌是淬炼灵体,你们之间,永远都只能活一个,至于吾皇为什么会忘记苏紫陌,可能是吾皇心里下意识的去忘记苏紫陌的,毕竟苏紫陌曾经在王爷的心里是一个耻辱,苏紫陌是皓月国公认的废物,又未婚生子,对于这样的女人,吾皇怎么会想记住呢?”

    庚桑瑶尽量摸黑苏紫陌,为了自己的地位,她必须尽快把自己的血液喂给乾坤魔天戒。

    在庚桑瑶走神的瞬间,一道明黄身影衣袍带风地冲了进来,直接将他嵌入自己的怀里,一眨不眨地盯着庚桑瑶那张美丽之中透着一丝紧张的脸庞,“你说的都是真话,没有骗朕?”

    庚桑瑶的心砰砰跳个不停,紧张又期待的看着君临天。

    君临天看着她的表情,心中暗恼,她城府极深,自不会将真实想法表露在脸上,随温言道:“朕相信你说的话就是了,瑶儿,朕有几天没去凤仪宫了,这几天你可有想朕。”

    君临天突然变得一脸柔情,庚桑瑶倒是有些迷惑了。

    他这么一提醒,庚桑瑶脸色突然温怒起来。

    “你还说,害得瑶儿心里好担心,生怕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对了,让吾皇讨厌瑶儿了呢?”

    庚桑瑶撒着娇,不经意之间把君临天的大手拉在自己的手中把玩着。

    不经意之间,一滴血悄然滴入君临天手指上的乾坤魔天戒里。

    “瑶儿,朕怎会讨厌你呢?你可是朕的皇后。”

    当血完全融入全靠乾坤魔天戒里时,君临天的身体猛的怔了怔,那种有东西从身体里抽离的感觉又出现了。

    “嗯!”君临天快速的扶额,不想这种感觉充斥着自己,这让他的心里非常的空虚。

    “吾皇,瑶儿今晚让御膳房做了吾皇喜欢吃的东西,等一会我们一起去吃吧!”

    庚桑瑶顺势倒在君临天的怀里。

    刚刚回来的林普达隐在外边看着两人的动作,在回想君临天的前后反应,林普达把目光聚在君临天手指上的乾坤魔天戒上,他刚刚看得很清楚,皇后对君临天的戒指动了手脚。

    “好!瑶儿,朕今晚也正好没有事情。”

    君临天温和的点了点头,看着眼前的人儿,他眼眸里闪过一丝迷茫。

    庚桑瑶环在君临天身后的手,微微散发出一道黑光,她用异术快速的把苏紫陌的画像变成了自己的画像。

    林普达惊讶的看着庚桑瑶的动作,这样的邪术,他从来没有见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