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干嘛问性别?

    612干嘛问性别?    林未央其实知道早晚有这么一天,因为她总能在不经意的时候感受到封存忆在拿那么特别炙热和渴望的眼神盯着她,就像饿了许久一样。

    她不是单纯的小孩子,她懂那是什么眼神。

    “醒了!”

    就在林未央发呆当中,门口传来声音,她掀起眼眸望过去就对上封存忆似笑非笑的表情,她偷偷的把被子又往上拉了一点点,盖住了半张脸。

    封存忆自然瞧见了她的小动作,含笑的走进来,“我叫了外卖,要起来吃点吗?”

    “嗯…”她含糊的应了一声。

    封存忆看出她的羞涩和不好意思,贴心的说道,“那我先出去,你收拾好了就出来。”

    卧室的门被关上,林未央赶紧起来,结果动作一猛烈就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

    吃饭的时候,谁都没提刚才的事儿,林未央低头猛扒饭,封存忆见她脑袋都快埋进碗里了,只能时不时给她夹菜。

    晚上,林路深和夏不繁回来,瞧着家里的两个人,脸上都有笑意。

    虽然封存忆很想跟林未央单独相处,但是长辈在,而且还是他最尊重的两位长辈,他自然不会表现出一丝的不满,礼貌的打着招呼,“路深哥,不繁姐。”

    夏不繁说道,“我去把房间收拾出来。”

    “妈,我帮你!”林未央赶紧跟着进客房。

    林路深则在沙发上坐下,看着站着的封存忆说道,“坐,我们也好久没聊过了。”

    封存忆坐下,等待着林路深开口。

    “想清楚了?”

    封存忆当然明白林路深指的是什么,毫不犹豫的点头,“想清楚了!”

    林路深笑笑,“我没想到你竟然会追到凤城来。”

    封存忆实话实说,“这么多年也该见面了,过来是接未央,也想来看看你们。”

    卧室里,夏不繁拿出新的被子,瞧着正在帮忙的林未央说道,“阿忆对你好吗?”

    林未央被突然这么一问,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笑了一下回答,“挺好的。”

    “你是打算跟阿忆回银城定居吗?”

    “妈,八字还没一撇呢,什么定居不定居的,我是回去工作。”

    夏不繁却是看得透透的,“快了,不过你要愿意留在银城,妈也不拦着,记得偶尔回来看看我跟你爸还有你爷爷奶奶就行。”

    林未央鼻尖一酸,突然觉得伤感起来,放下手中的东西过去抱着夏不繁,“妈,我不管在那里,我都会经常回来看你们的。”

    “行了行了,女大不由娘。”夏不繁拍拍她的肩膀,“出门在外,好好照顾自己就行,家里你别担心。”

    因为夏不繁和林路深都在家里,两人也不好一直腻歪在一起,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两人都拿起了手机,林未央有些犹豫要不要拨过去,正在纠结的时候,手机响起,一看是封存忆,她手忙脚乱的接起来,“喂——”

    封存忆靠在床头上,“睡了?”

    “没有。”林未央回答。

    他嗯了一声之后没有说话。

    林未央道,“你什么时候回银城?”

    封存忆说,“你什么时候回去我就什么时候回去!”

    林未央切了一声,然后说道,“我要一辈子都不回银城了吗?”

    “那我就留下来。”

    “嘉怡不要了?”

    封存忆轻笑,“我又不是非要在银城才能处理嘉怡的事情,要真有事情我必须回去一趟,飞机也就是几个小时的事情。”

    “噢。”虽然只回答了简单的一个字,但是林未央却还是因为封存忆的话而乱了心神,波澜起伏的。

    “感动了?”

    林未央立刻快速的回答,像是怕慢一秒就会让人觉得心虚一样,“才没有呢!”

    “感动又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

    “我说没有,没有你听不懂吗?需不需要我给你拼写一遍?”

    封存忆笑意加深,嘴上却敷衍的回答,“嗯,没有就没有,不用重复很多遍,这样显得很心虚。”

    林未央狂翻白眼,却怼不回去。

    “你白天不是不舒服吗?早点休息吧!”

    封存忆回道,“不困。”

    “那你那么早进房间干什么?”

    “给你打电话。”

    林未央又因为这句话而心中一软,又跟他调侃了一会儿这才挂了电话。

    林未央又因为这句话而心中一软,又跟他调侃了一会儿这才挂了电话,准备明天一早去医院,所以林未央设了闹钟,本来她没打算叫封存忆一起的,想让他休息一下,可是没想到等她走出卧室的时候,封存忆竟然已经在帮夏不繁准备早餐。

    “你怎么起这么早?”

    封存忆看了她一眼,“我跟你一起去医院。”

    他怎么可能让她一个人这么早去医院,而自己却在家里睡懒觉。

    夏不繁把保温桶拿出来放在桌子上,叮嘱道,“未央,等下把早餐给你爷爷带去。”

    “嗯,好。”

    林路深凌晨的时候去医院守夜,所以早上只有他们三个人,夏不繁说道,“阿忆,这个多吃一点,我记得你以前在海城的时候挺喜欢吃这个的。”

    “现在也很喜欢吃。”封存忆夹了放在自己的碗里,“不繁姐,等过两天未央的爷爷可以出院了,我想请大家吃顿饭,到时候还希望你们赏光。”

    夏不繁闻言,马上说道,“你大老远的回来,该是我们招呼你,怎么能让你请客。”

    封存忆微笑的说道,“你们把未央教得这么好,我请大家吃饭是应该的。”

    一句话就把林未央划到了他的名下。

    夏不繁看了一直低头假装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林未央,勾唇一笑,“阿忆,你能回来,我跟路深都很高兴,你现在跟未央在一起了,大家一起吃个饭是应该的,不过别说请不请客,这样,到时候回林家,那边宽敞,大家好好聚一聚,未央,你说呢?”

    被点到名字,林未央不得不抬头,看了封存忆一眼说道,“都听我妈的吧。”

    封存忆对上林未央的视线,点点头,“行,都听你的。”

    因为这句话,林未央又别扭了一下下,“赶紧吃饭吧。”

    去了医院,林江盛吃了早饭之后就跟封存忆闲聊起来,夏不繁则偶尔插一句嘴,要不就是帮忙削削水果或者是倒水的。

    林未央觉得在林江盛面前的封存忆看起来像个乖宝宝一样,有问必答,而且坐姿也不是那种吊儿郎当或者是慵懒的,而是坐得有点笔直,就像是学生面对老师一样。

    林未央觉得颇为新鲜。

    突然,手机响起,林未央掏出手机一看,眼睛都亮了,脸上特别开心,嘴上却调侃道,“喂,夏凡,还知道给我打电话啊!”

    闻言,林江盛和封存忆都看向她,她捂着手机说道,“爷爷,我出去接个电话。”

    说着,她就急匆匆的往外走去,声音越来越远,但封存忆却还是听见了一句,“你当初追我的时候可……”

    因为这话,封存忆的眉头不着痕迹的蹙了一下,中途他找了一个借口离开病房,左右看了一下,发现林未央站在走廊尽头的窗户口正在打电话,整个人笑得非常开心,眉飞色舞的。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把林未央逗笑得不行。

    他慢慢收回视线,而后走到走廊的椅子上坐下。

    林未央是真的高兴,在学校的时候跟夏凡就是革命友谊,虽然他们的相识是来源来夏凡想要追林未央,各种制造巧遇,后面恋人没成,反倒成了死党。

    大概是知道林未央回凤城了,约着说出来聚一聚,而且最近夏凡正打算跟女友求婚,而林未央一向鬼点子多,所以想让她帮忙出出主意。

    约定了时间才挂了电话,林未央一想到夏凡在他的女朋友面前那个怂样,就能乐好一阵子。

    林未央抬手擦了一下眼角笑出来的眼泪,她迈步过去却发现封存忆坐在外面的椅子,好奇的走过去,“你怎么坐在这里啊?跟爷爷聊天聊累了?偷偷出来踹口气?”

    封存忆侧头看着她,装作不经意的随口一问,“谁的电话啊?”

    “一个朋友。”

    “男的女的?”

    林未央瞥了他一眼,明显狐疑,“干嘛问性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