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5一通反对的电话

    595一通反对的电话    她走过去帮他翻着那些菜,免得烤焦了,两人都低着头,突然她听见他对自己说道,“未央,以前你没出现的时候,我其实挺希望微雪和存忆在一起的,不是因为他们两个有多配,而是觉得这些年存忆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挺可怜的,想着有个人在他身边照顾他也好,但是自从你出现后我才发现,什么事情都不能够勉强,所以,我现在是支持你的,加油!”

    林未央挑眉,略微回头往那边瞧了一眼,发现傅微雪正在跟封存忆搭话,而封存忆低头玩着手机,也不知道听到没有。

    突然,封存忆的手机响起,当看见屏幕上的名字时,他的表情深沉了一些,而后起身大步的离开露台,傅微雪不解,想跟上去,封存忆余光瞥见,冷冷的说道,“不准过来!”

    傅微雪的步伐骤然停住。

    走廊里,封存忆见四下没人便很快接起,声音如常,但是似乎多了一些慎重,“路深哥。”

    林路深的口吻并不疏远,两人这些年也会偶尔通些电话,“阿忆,几年前我问你,要不要来见未央一面,你说有缘自会见到,我以为你是不愿意,却没想到原来你私下早就暗中认识未央了,未央会选择离开凤城去银城,也是你一手策划的吧。”

    封存忆倚靠在墙壁上,“那个时候我对她来说只是一个陌生的人,见面没有任何的意义,至于离开,我并未用强硬的手段,本来未央就想要离开凤城,我只是给她一个目的地而已。”

    “阿忆,你是没有用强硬的手段,但要不是你暗中推波助澜,不知不觉当中给她灌输一些东西,未央不会离开,你早就有让未央离开凤城的打算,在你还没出来的时候,你就开始在筹谋。”

    封存忆没有说话,似乎是默认了。

    “曾经我跟不繁以为,你对未央那么关心,为她创下基金,暗中做那么多的事儿,是因为曾经她陪伴过你,可是没想到你对未央竟然动了那份心。”最后一句话,林路深的口吻陡然一转,带着些许的严厉,“那十五年里,你瞒着我们所有的人去看过未央,甚至不止一次。”

    封存忆垂眸,声音冷静,“这些年,我只有她,我也只要她。”

    林路深的声音带着认真,“如果我跟不繁不同意呢?”

    “还是你说的,我筹划了这么多年,你觉得我会因为你的一句话而放弃吗?因为想光证明大的见她,我努力洗清自己的罪孽,想要以干净的身份重新站在她的面前,没有她,封存忆早就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了,十七岁之前的封存忆,不知道为谁活着,但是十七岁之后的封存忆明白,是为林未央活着。”淡淡的声线里却透漏着绝对的执著和狷狂。

    “你不放弃又如何,未央不是一个不孝顺的人,如果你执意下去,只会令未央为难和痛苦,她会夹杂在我们跟你之间。”

    封存忆的表情这才微微一变,不由的站直身体,声音沉稳,“路深哥,你是在威胁我吗?”

    林路深一笑,“我不是威胁你,我只是实话实说。”

    “为什么不能同意未央跟我在一起?”

    “你们不适合。”

    封存忆道,“没有人比我更适合未央。”

    “你觉得适合,可我们就是觉得不适合,行了,你好好考虑一下。”说完,林路深那边就挂了电话,俊逸的脸上露出一抹略显歼诈的笑。

    夏不繁坐在一旁,“你吓阿忆干嘛?”

    林路深一本正经的回答,“那小子窥视我们女儿那么久,还用计让她远离我们,我吓唬一下他怎么了?再说了,要是这点困难都过不去,那还是趁早别在一起的好。”

    夏不繁受不了的摇摇头。

    当林路深查到这些年阿忆为未央默默做出的一些事情,她感动多于意外,他们爱未央,但阿忆对未央的爱却并不亚于他们,虽然一开始她作为母亲会考虑很多因素,年龄,曾经经历,都会让她觉得阿忆跟未央生活在不同的圈子里。

    阿忆的一生几乎是活在黑暗里,没有阳光,甚至是充满血腥和危险,可是未央恰恰相反,她朝气,活泼,她的世界里开满了鲜花,虽然有时候会遇到一点挫折,但是那些挫折只是为了遇见风雨后的彩虹。

    夏不繁一直都无法想象,阿忆那十五年的卧底生涯是如何度过来的,她只听林路深用最简短的话描述过。

    九死一生。

    那已经不是用命在博,而是在用灵魂。

    身为卧底,为了不暴露身份,常年油走在法律的边缘,稍不注意,很可能就会从卧底变成罪犯,而不被人识破,有时候却也要在必须的时候同流合污。

    阿忆在卧底期间,因为对一名警察没有赶尽杀绝而遭到了怀疑,为了洗清嫌疑,阿忆不得不当中吸毒,最后染上了毒瘾,戒毒是一段痛苦而又漫长的日子,阿忆自愿被关在一间房间里,手上脚上拷着铁链,每天那个房间里都会传来痛苦的嘶吼声。

    在那个房间里,陪伴着阿忆的只有一张床还有一张放在枕头边的相片。

    相片里的女孩比着幼稚的剪刀手,冲着镜头盈盈笑着。

    而那女孩的笑成为了阿忆心中黑暗中唯一的一束阳光。

    毒|瘾发作,房间被破坏的一塌糊涂,他的身上也到处都是伤口,鲜血淋漓,可唯独只有那张照片,从头到尾一直都保存非常完整,甚至连一丝灰尘都没有。

    当夏不繁知道这些的时候,她发现她不知道该如何阻止这段她曾经以为并不适合的感情,她想,这个世界上,大概再也不会有人比阿忆更爱未央了吧。

    林路深说道,“不过就算我们不为难他,早晚有人会为难他。”

    夏不繁偏头,只是一眼便知道他说的意思,“你是担心爸妈会不同意?”

    “嗯,爸妈对未央有多溺爱你是知道的,爸要是知道阿忆跟当年那个轰动凤城的心理杀人案有关,他就绝对不会同意,虽然那些人的死不是阿忆直接造成的,但是多少也有间接的关系。”

    **

    林未央看向封存忆,觉得他离开后回来好像多了一些心事,呵斥傅微雪不准过去的表情是她不曾看到过的严厉。

    那通电话是谁打来的?竟能让他如此慎重和在意。

    吃了烧烤,一行人去旁边打篮球,傅微雪抱着一颗篮球跃跃欲试,但是却始终投不进去,可怜的看向封存忆,“存忆,你能教我一下吗?”

    “自己学。”封存忆似乎一丝耐心都没有,转身往另一边走去,从旁边拿了一颗篮球,随手一投就进去了。

    傅微雪立刻鼓掌惊呼,“哇,好厉害啊!”

    封存忆全程一张面色淡淡的,表情少,话也少,只是用打篮球不停的耗费着自己的体力,似乎在发泄着什么。

    梁勋野和盛未民瞧见这一幕,在那儿交头接耳的。

    盛未民问,“怎么回事啊?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离开后回来就变了。”

    “不清楚,但能让存忆的心情有波动,肯定不是小事。”

    “那现在怎么办?要不过去安慰安慰?”

    “你跟我说话顶用吗?”梁勋野白了他一眼,随即看向站在不远处的林未央,“说话顶用的人在那儿。”

    盛未民当即起身,梁勋野看见盛未民过去不知道跟林未央鼓说了什么,最后林未央犹犹豫豫的朝封存忆走去。

    傅微雪看见林未央过来,心里就不太高兴,刚想朝她走过去,却听见那边在叫她的名字,回头一看发现是盛未民在冲她招手,示意她过去一下。

    盛未民当然是刻意支开傅微雪,故意给他们两个单独相处的机会。

    封存忆没有理会任何的人,一直不停的投篮,当一个漂亮的三分球再一次投进篮筐掉落下来的时候,他走过去想捡起球,却发现一双手比他更多一秒钟,而后篮球递到他的面前,他的目光从篮球上落在她的脸上,化了淡妆,气色不错。

    “存忆哥,给你。”林未央扬起灿烂的微笑,想着刚才盛未民说的话,要她过来哄一下封存忆,天知道要怎么哄。

    封存忆没有接过篮球,只是一瞬不瞬的望着她,突然伸手将她一把拉入怀里,林未央诧异,篮球掉落在地上,一弹一弹的,发出重低音。

    盛未民瞧见这一幕,跟梁勋野对视了一眼,有戏,然后一人一只手抓住傅微雪的胳膊,几乎不等她反应就把她带出了篮球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