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6你简直比汉堡还笨

    556你简直比汉堡还笨    “好。”林未央一口答应。

    中午,所有的人都去吃饭,梁以衫叫她,她微微一笑,“我暂时不饿,你去吃吧。”

    梁以衫关切的说道,“未央,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但总不能饿着自己吧,要不,我给你带点回来,你想吃什么?”

    “真不用,我倒不至于为了这么一件破事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你快去吧。”

    见林未央坚持,梁以衫只好往外面走去。

    办公室里空荡荡的,林未央放在手中的东西坐在位置上,看着窗外的天空发呆。

    今天站在嘉怡楼下的大堂里,面对那个女人的含血喷人,她虽极力辩解,但是没有人相信,或者大家不愿意相信,因为他们之间没有交情,要是她是清白的,那就没有热闹可看,所以估计站在那儿的大部分人的心里都是希望她林未央真的如那个女人所说,是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吧,这样至少可以为那些人的茶余饭后增加一些可聊的八卦信息。

    不过,她也幸运,因为她所在乎的几个人是相信她是清白的。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从旁边响起,偏头一看,上面显示着封存忆三个大字,她骤然回神,忙拿起手机接起来,“封总。”

    按理说他叫了盛未民过来帮她解围,她应该主动打个电话道谢的,没想到他到是快自己一步。

    手机里传来封存忆低沉的声音,“昨晚我走后你出去了?”

    林未央微微垂眸,抿了抿回道,“嗯。”

    “几点出的门?”封存忆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哀乐。

    “临近十二点。”

    “为什么出门?”

    林未央也不管封存忆到底清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还是全部说了一遍,“我接到一个自称是金润何总助理的电话,说何总要见我,要我马上去瑞星酒店,还说何总第二天一早就要出差,只有那会儿有时间见我,所以我就去了,结果到了之后才发现,那个人根本就不是何总,我知道是个阴谋,所以就想质问他是谁安排的,没想到他跑得挺快,没追上,然后就出了一些抹黑我的照片,说我勾引人家男朋友。”

    林未央有心理准备,知道封存忆听完肯定不会轻易绕过她,果然,那边立刻传来封存忆嘲讽的声音,“我看你平日里挺精明的,怎么关键时候,你脑子是被门给挤了啊,且不说那个人到底是不是真的金润的何总,就算他真的就是,晚上十二点,让你去酒店见面,你心里就该响起警钟,就算一定要见面,酒店大堂不能见面啊,非得房间里见面,还有你不知道带个朋友啊,孤男寡女,你是生怕别人不会误会是不是,林未央,你平日里防我到是防得挺好的,一副打死都不会跟我扯上关系的摸样,怎么昨晚脑子就进水了。”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那边又紧接着说道,“昨天我给你机会,你非不乐意,偏要说出什么清高的话,最后三天自己努力一把,这就是你努力的方式,我看这三天你也没什么时间管考核的事儿了,你能证明自己的清白就不错了,要说我,你就是活该,我早就跟你说过,凭你想要何成见你,还缺点火候,你是压根没把我的话放在心里是不是,你以为你林未央在银城是什么大腕儿,何成还让助理主动给你打电话,瞧把你美的,连起码的思考都不会了。”

    封存忆说话毒起来能噎死人,其他的人都想办法劝她,安慰她,开导她,也就封存忆毫不留情的打击她,嘲笑她,所以即使隔着手机,即使没有站在他的面前,林未央还是一下子变得面红耳赤,觉得有些丢人,最后硬着头皮说道。

    “我…我承认我昨晚的确太轻率,没有多加思考,我也不是没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你也不用这样说我吧。”

    封存忆像是还嫌不够一样,继续有着三寸不烂之舌打击道,“我还嫌说轻了呢,但凡你昨晚稍微过一下脑子,你都不会中了这圈套,这手段玩得高级吗?简直是几百年的老把戏了,亏你还好意思开口让我轻点,你现在要是站在我面前,我真想拿刀把你脑袋切开,看是不是一半装的是水,一半装的是豆腐渣,你简直比汉堡还笨。”

    虽然林未央知道自己昨晚的确干了蠢事,但是封存忆这样毫不留情,还是让她面子挂不住,顿时有些恼羞成怒,“你,你说够了没有?”

    “怎么?还想冲我发火?”封存忆听见林未央的声音里带着恼怒,声音不冷不热,“不想我说,那你下次做事就给我过一下脑子,要实在拿捏不准,你不知道打个电话问一下其他人吗?自己不知道对错,就硬着头皮冲上去,简直愚蠢至极,这些日子,我本来以为你多少懂得什么叫做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但是现在看来,你还是太嫩。”

    “我又不像你,身经百战,马也有失蹄的时候,再说了,只有心眼多的人才会每做一件事之前都会想别人是否有心眼。”

    封存忆怎么会听不出她是变相在说他会算计,他也没恼,依旧用着云淡风轻的语气开口,“只有懦夫才会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还有,你是想说自己善良单纯正直,不会算计别人吗?可笑,嘉怡不需要一味单纯善良的人,社会也不需要,这种人只会被淘汰,被人算计了,那就是你没本事,那就是你输了,其他再多的话都是借口,都是狡辩,都是你不肯承认自己的失败,要是你真有本事,昨晚那个所谓何成的助理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就该直接挂掉然后睡觉,今天什么事都没有,知道你今天为什么会站在那里接受别人的污蔑和众人的围观吗?那是你在为你昨晚的愚蠢买单,每一个决定都会有结果。”

    林未央握着手机沉默了,她低头咬着唇,不可否认,封存忆的话虽然难听,但是句句切中事情的要害,昨晚无论是谁给她下的套,她就是输了。

    她觉得无地自容,甚至没法反驳。

    这次的考核,她很想赢,但也正是因为这种心理,蒙蔽了她正常的思考和判断,一个电话,甚至都没仔细核实她就去了,可笑的是,昨晚她在酒店电梯里的时候还心存了一丝疑惑,但是她用更多的侥幸覆盖住了那一丝并不坚定的疑惑,她觉得老天眷顾她,所以何成终于愿意见她。

    现在仔细想想,她就是在自欺欺人,就像封存忆说的,她林未央在银城又不是什么大腕儿,跟何成又没有一点点的私交,别人凭什么大晚上的不休息给她打电话帮她过这次的考核。

    从昨晚她接到那个助理的电话,到到达客房,这中间有着太多太多的漏洞,这把戏玩得的确很老套,要是她稍微理智一点,甚至多加思考一下,都会看出不对劲来,可是她太想赢了,对方也抓住了她一点,所以轻而易举的就让她中计了。

    手机里大概沉默了有半分钟的时间,封存忆才低沉的开口,“怎么不反驳我了?”

    林未央这次连耳朵都赤红起来,无言以对,她觉得很羞愧,这些日子,面对尔虞我诈和争斗,她自以为学到了很多,看透了很多,明白了很多,可是她现在才明白,比起封存忆,她根本连皮毛都没学会。

    想着想着,眼眶一下子就热了,体液在里面打转,她哭不是因为封存忆严厉的说了她,她哭只是觉得真的太丢脸了,甚至刚才她还理直气壮的反驳封存忆,想想,自己真的好可笑。

    在封存忆打这通电话之前,她只觉得自己是受害者,只觉得那些围观看热闹的人很冷漠,却一点都没想过她是否有责任和过错。

    封存忆说得对,今天她遭遇污蔑和围观,怪不得任何人。

    一颗颗晶莹的泪砸在桌子上的纸张上,她紧紧捂着嘴巴不想让他知道,可是那一点点哽咽和呼吸急促的声音还是被封存忆察觉到了,他问道,“为什么哭?”

    “我,我没有。”林未央倔强的抬手擦掉脸颊上的泪痕,可是泪却像止不住一样,越擦越多,跟坏了的水龙头一样。

    她心中酸涩无比。

    封存忆那边安静了一会儿,用了两个强调的词语,“来办公室见我,现在,立刻!”

    “封总,我……”

    “有话当面跟我说。”说完,那边便挂了电话。

    林未央只好起身,好在这个时候,大家都出去吃饭了,公司里也没什么人,到达他办公室门口的时候,门是虚掩的,她深吸了一口气才推门进去,封存忆坐在办公室的后面,头也不抬的说道,“把门关上。”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封存忆站起身来,直接走到她的跟前,用手抬起她的下颚,林未央想躲,但是被他一把抓住胳膊,见她明显红了的眼睛,出声道,“你哭成这样,是想让我愧疚?”

    林未央睫毛上还是湿润的,她抿唇不说话。

    封存忆看着她隐忍的摸样,心里不是滋味,凝视了她好一会儿才出声,有些软,“我说的话虽然难听,但是真的都是为了你好,或许你现在还不太明白,但等你再经历多一点,你就会知道我今天说的话都是良药苦口。”

    泪又顺着眼角滑落,她哽咽的回答,“我知道。”

    “知道那你还哭。”说话间,封存忆抬起手擦拭掉那一抹泪痕,动作很是温柔。

    “我不想哭的,真的,但是控制不住。”她抽泣了几下,随即自己抬手粗鲁的擦拭了一下脸,“我哭不是因为你说我,而是因为…”

    她停顿没好意思说出来。

    封存忆还能看不穿她这点小心思,勾唇一笑,“觉得丢人是好事,起码这次丢人了,下次就不丢人了。”

    林未央努力憋着哭劲儿,“封总,刚才我顶撞了你,对不起。”

    封存忆不以为然,“算了,我要真想跟你计较,我就不会给你打这通电话了,瞧你把我想的,真以为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

    林未央摇摇头。

    “你下面想怎么做?”封存忆拿了自己的杯子,走到饮水机那儿接了水,然后折回来递给她,“哭了那么多,补点水,免得干了。”

    林未央捧着杯子喝了两口,也没发现他不是用的一次性纸杯。

    “我不太肯定是谁设的局,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整我,那很可能就是身边的人。”

    “三天,不,现在只有两天半的时间了,你能查出来吗?”封存忆不用问,用脚趾头想,给她的期限必定是在考核结束前。

    林未央不敢打包票,只能说道,“我努力。”

    封存忆盯着她,“又是努力,你为什么就不肯向我求救呢?这么大好的资源都送上门来了,你还往外面推,是嫌昨晚的亏吃得还不够是吗?靠你自己,要是考核结束前,你还没查到真相,我能保你在嘉怡留下,但必定会有一封调离的申请递上来,你懂我的意思吗?被调离的人,那肯定不会是在好部门,那个部门最缺人,最受气,那个地方就会是你最后的归属。”

    “懂。”那个后果不用他说她都知道。

    “懂就好。”封存忆抬手轻敲了一下她的脑袋,转身往休息室走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