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对他的曾经产生了一分好奇

    500对他的曾经产生了一分好奇    林未央不由的握紧了药酒,“那个,我自己回去涂抹就好了。”

    “给我,想明天趁机请病假是不是?”

    她顿时一梗,只好乖乖的把药酒递过去。

    封存忆看了一眼监控的位置,微微皱眉,走到外面,“口供录完了吗?”

    “录完了,这边再留一个联系方式就可以走了,有最新的消息我们会通知你的。”

    封存忆拿起笔,将自己的号码留下,然后折回去唤道,“林未央!”

    她偏头看着他,“可以走了吗?”

    “走了。”说完,封存忆率先走出去,林未央见他上了车,她犹豫着,最后弯腰说道,“那个封总,今晚真的谢谢你的,我先走了。”

    “上车!”

    她一愣,随即说道,“我打车回去就好了,就不麻烦封总您了。”

    “上车!”这声音里隐约已经有了一些不悦,林未央抿了抿好看的红唇,最终还是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上去,车里的灯光是晕黄的,在这漆黑的夜里显得有些暧昧,封存忆侧头睨着林未央,不冷不热的说,“衣服脱了。”

    “啊?”林未央心惊,身体下意识的往车门上靠。

    看见她戒备的动作,封存忆眉头皱得紧紧的,“不脱衣服,怎么抹药酒。”

    林未央本来想拒绝的,但是见他一副准备好的摸样,只能硬着头皮开始脱掉外套,她里面穿的是白色的工字背心,只需要将带子往下拉一点就行了,只是在他的瞩目下,这个简单的动作却显得很暧昧,她觉得尴尬又别扭。

    晕黄灯光下,她的肩膀显得圆润,本来挺白希的,但因为那一脚,变得淤青,不过衣衫半卸的摸样也显得有些诱人,林未央尽量让自己显得自然一点,拼命在心底告诉自己,把他当成医生就行了,别多想,也不能多想。

    封存忆侧身过来,先倒了药酒在掌心,搓热之后,他开始揉着她肩膀的地方。

    疼痛传来,她不敢吭声,只能强忍着,封存忆的手劲儿并未放松,依旧用足了力道,不把淤血揉散,明天只怕疼得会抬不起胳膊来。

    林未央不经意的偏头就看见他敛下眼眸,显得格外专注的摸样,他的手法很专业,并且很有技巧,目光不由的落在他的薄唇上,很有光泽。

    “看什么?”

    就在她看得愣神的时候,他突然掀起眼眸,漆黑夺目的眼眸看着她,手上的动作没停,她脸颊一下子涨红,赶紧撇开头,“没,没看什么。”

    但心底却在咆哮,靠,刚才真的太尴尬了,好想找个坑把自己埋了。

    大概揉了十多分钟,他收回手,抽了纸巾擦着手,“怎么样?”

    林未央动了几下,笑了笑,“好像有点效果,没刚才那么酸疼了。”

    之前看多了人情冷暖,此刻,她的心底却有说不出的温暖,能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帮她一把,真的非常难得。

    封存忆将纸巾扔进垃圾桶里,然后发动车子提醒道,“把安全带系好。”

    林未央闻言,赶紧拉起安全带,不过车子开了一会儿,她发现不是回去的路,忙问道,“封总,我们这是要去那儿?”

    “吃饭!”封存忆简单利落的回复了一句。

    林未央心想,人家跑了这么大一趟,肯定也饿了,想着等下这一顿必须自己请,不过心底还是在祈祷,千万不要吃太贵的,不然她就算想打肿脸充胖子都难。

    车子开了二十多分钟,停在一家24营业的店门口,虽然现在已经凌晨2点钟了,但是大厅里却坐着不少的人,满座率基本上还在百分之七八十左右,林未央跟着封存忆走进去,不由的看着周围,每个人的桌子上无一例外都有雪白软糯的猪蹄。

    这很明显就是一家平民店,她之前以为封存忆吃饭只会选择星级酒店,或者是私人会所,没想到还挺接地气的。

    封存忆点了餐之后,靠在椅子上盯着她,“有什么想说的吗?”

    林未央微微一愣,不知道他想让自己说什么?

    “接到那个电话的时候,既然察觉了不对劲,为什么不选择报警?觉得自己很厉害?”

    他的话语虽轻,但是却还是令林未央不由的挺直了背脊,如果领导训话一般的认真,“我只是猜测,并不能肯定,万一弄错了,那不就乌龙了吗?”

    “所以就抱着侥幸的心理是吗?”

    “我……”林未央咬了咬唇,有些心虚的敛下眼眸。

    “真当自己是古代的侠客了?练了童子功,刀枪不入?”

    林未央脸颊腾的一下子就红了,这个人还真是损死人不偿命呢。

    原本跟他呆着就有些紧张,这训斥的话一出,就更是令她下意识的把心提到了嗓子口,整个人都在佯装镇定,但其实,手心都有些出汗了。

    封存忆说,“吃一堑长一智,下次再遇到这种事,别再做出这种傻不拉几的事情出来,丢人!”

    本来从意识到自己被跟踪的时候,她就开始在反思自己今天做事有欠考虑了,也在心底骂过自己,她都已经意识到不妥了,可偏偏他还不停的打击她。

    “马有失蹄,今天算我倒霉了。”

    闻言,封存忆的唇角勾起,“听你的语气,好像还挺愤愤不平的?”

    废话,当然不平了,谁被打了心理会舒服啊,而且她也想知道,幕后的人到底是谁?

    别让她知道,不然非打得那个人满地找牙不可。

    当然,这话她不敢说出来,只能悻悻的说道,“下次一定三思而行,这次权当是个教训。”

    这事要搁普通女孩子的身上,只怕早被吓得不行了,说不定会崩溃的大哭,连路都不会走,可是她到是一点都没吓到,经历了这么惊心动魄的事情,依旧活力四射,封存忆的眼底不由的划过一抹笑意。

    在面试那天,林未央对封存忆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领导很严厉,后面见面,她觉得除了严厉之外,这个领导的颜值还挺高的,之后,她却觉得这个领导嘴巴刻薄,做事很有原则,不能轻易惹之。

    她并不了解封存忆的背景,但见他经常跟盛未民他们出入娱乐场所,姿态慵懒傲慢,便觉得应该是一个人生始终一帆风顺的人。

    只是今天在游泳馆之后,她对这个领导多了一分认真,那便是他身上的伤,那么多伤痕,到底是怎么弄成的?而且从愈合的颜色可以看出,那是多年交替出来的。

    不由的,对他的曾经产生了一分好奇,他到底经历过什么?

    感觉他不像是普通的豪富公子。

    不过经过了今晚,她却明白,无论封存忆嘴巴上多么的尖酸刻薄,或者是多么会揶揄人,这个人是讲情分的,不然不会在警局勃然大怒,更不会帮她涂抹药酒。

    只是越来越多的跟封存忆接触,她却反而更不知道他是怎么样的人,每当她给他下了一个定义之后,下一秒,他又会让自己打破那个定义,似乎他还有好多地方没有被发掘一样。

    封存忆见她愣神的看着自己,随口问了一句,“想什么呢?”

    林未央回神,勾唇一笑,“秘密。”

    封存忆不以为然,只是说道,“今天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你准备怎么谢我?”

    “这顿算我请。”这本来早就打定好的。

    “就这样?”

    “不然呢?我工资就那么多。”

    封存忆嗤笑一声,“难道除了请吃饭,就没有别的方式了吗?”

    “那您老想我以什么样的方式谢你?”

    封存忆觉得林未央还真是单纯,欠了人情,就是吃饭,她真当自己是吃货吗?还是她请的是有多高级。

    “还没想到,先欠着,不过这顿也是你请。”

    林未央在心底狂翻白眼,这吸血的资本主义。

    “你的功夫谁教你的?”

    “我老爸,说是免得被人欺负了,所以学点防身。”

    “为什么背井离乡的来银城?你的家人朋友都在凤城不是吗?”

    林未央微微一愣,她记得之前封存忆好像也问过她这个问题,但当时她是随便敷衍的回答了一句,这次她却思考了一会儿才回答——

    “一个人给我描述过银城,听起来是个很棒的地方,再加上也不想老是靠着父母,所以就过来了,人,总要学着成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