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重新开始

    299重新开始    道理都是一样的,小孩子不能太娇惯。

    果然,林路深不再哄果果之后,夏不繁也不理她,果果又自顾自的玩起来,像是忘了刚才小熊的事情一样。

    回到家,林路深又陪着果果玩耍,夏不繁则在查关于风尚杂志社的事情,看一下它之前的刊印,以及一些相关的事情,希望提前做好准备,免得到时候去了一无所知。

    玩具房里,时不时发出两父女的笑声,特别是果果,咯吱咯吱的笑,好像玩得很开心。

    等夏不繁关掉电脑过去的时候,里面很是安静,推开门,发现林路深跟果果竟然在软垫上睡着了,好在有地暖,家里也开了空调,所以即使这样睡也不会感冒,林路深的外套搭在果果的身上,他侧身略微弓起身体,而果果就在他的怀抱当中,这副画面真的非常有爱,她拿了手机过来,拍了好几张。

    虽然不会感冒,但也不能睡在这里。

    夏不繁弯腰把果果轻手轻脚的抱起来,放回她自己的小床上,然后回到玩具房,小声的叫了叫,“林路深,醒醒。”

    小孩子精力无限,陪果果玩了这么久,肯定也累了。

    “林路深,快醒醒,回自己房间睡去!”

    他睁开眼睛,视线还没有怎么对焦,当看见盘腿坐在自己面前的夏不繁时,他下意识的伸手抓住她的胳膊,略微有些紧,像是怕她溜走一样。

    夏不繁没有甩开。

    林路深撑起身体坐起来,揉了揉眼睛,声音低哑的问道,“果果呢?”

    “抱去睡了。”

    他站起来,身体却晃了一下,夏不繁吓了一跳,忙起身扶着他,“你怎么了?”

    她首先联想到的便是之前他中了两枪。

    “没事,一下子站起来有点晕眩而已。”林路深甩了甩头。

    “你真的没事?”夏不繁不敢松手。

    “我是医生,难道你不信我的话?”

    “你要给别人诊断,那我相信,但医生不见得能诊断自己,我扶你出去坐一下。”

    “好。”林路深勾唇一笑,喜欢这种被关心的感觉。

    沙发上他坐下后,她跑进厨房倒了一杯温开水出来,“先喝点水吧。”

    夏不繁直接坐在茶几上,跟他面对面,“你身体真的没事?要不明天还是去做一个全身检查吧。”

    “不用。”

    “检查一下又能怎样。”

    林路深放下水杯握住她的胳膊,格外认真的说道,“我真没事,你放心,现在有你还有果果,我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的。”

    “身体是你的,你不去就算了。”

    他没回话,只是伸手将她抱进怀里,下颚抵在她的肩膀上,夏不繁挣扎,但很快就被他化解,而后便是他低沉的声音,“你在关心我对不对。”

    “神经!”

    “我很开心,真的。”

    “我管你是真的还是煮的,现在放开我!”

    “我不放,一辈子都不放!”说着,他反而束得更紧。

    这一刻,男性的气息将她彻底的包围,暧昧的语调在她的耳畔泛开,她感觉羞涩而又紧张,脑袋撇上一边,脸颊早就红透了。

    “不繁,我爱你。”他低沉的嗓音对着她诉说道,“真的很爱很爱,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就一次。”

    也不知怎么了,她的眼眶突然泛酸起来,她紧紧抿着红唇,像压下心中的难受,可眼眶里的泪水却越蓄越多,几乎下一秒就会滑落下来,这个男人,之前狂傲自大,眼高于顶,可是现在他死皮赖脸,像赶不走的小强一样,无所不用其极的侵入她的生活里,可就是这个男人,令她爱过,通过,思念过,即使去了海城,即使她告诉自己一个人也可以生活得很好,但还是记挂着。

    听见她哭了,林路深轻轻板过她的脑袋,撩起袖子,轻轻帮她擦拭掉泪痕,小心翼翼,显得格外的珍视一般。

    “让我们重新开始,陪着果果慢慢长大,陪着彼此渐渐老去。”

    夏不繁敛下眼眸不吭声。

    “我现在不求任何荣耀权利财富,只求留下你跟果果的身边,每天给你跟果果做做饭,以后接送果果上下学,偶尔一家人一起出去旅行一次。”

    夏不繁掀起眼眸,对上他的视线,从那里面她看到了真诚和恳求,这些日子,他的付出他的所作所为,她不是没有感觉,只是她心里总还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不甘心,所以始终不愿意低头。

    “材米油盐酱醋茶是一件很烦的事情,你确定要过这样的日子?”

    “我非常确定,而且这辈子,我从来没有觉得像现在这样清楚过自己想要什么。”

    “是因为有了果果吗?”

    林路深勾唇一笑,“果果是你给我的一个意外惊喜,不过即使没有果果,我也愿意跟你这么携手下去,不求富贵和名利,但求与你白头到老。”

    再次重逢,不管她如何怒骂排斥,他始终不走,甚至连她的诸多挑剔,他都能一一接受,并且做到完美。

    夏不繁叹了一口气,“那顾颜呢?”

    林路深细细的解释道,“我之前就说过,我对顾颜一点感觉都没有,都是妈在那里瞎掺和,而且我也给顾颜说清楚了,这辈子我唯一想娶的女人只有你,相信她以后都不会来打扰我们。”

    夏不繁抿了抿唇,似乎还有话想问,但最后却欲言又止。

    林路深真诚的说道,“都到这份上了,你有任何疑问都可以问我,千万别藏在心里。”

    “那我可问了!”夏不繁深吸了一口气,将压抑在心中很久的疑惑问出来,“你为了获得陈浅歌的信任可以跟我离婚,那你之后为了得到她的信任是不是也跟她…发生关系了?”

    相较于顾颜的事情,她更在意的是这个,她无法忍受自己的丈夫跟别的女人发生那样的行为。

    “没有!”林路深干脆明了的回答。

    “怎么可能。”夏不繁显然有些不相信,“还是你说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实话告诉我。”

    林路深举起手发誓,“真的没有,我跟她最亲密的行为也就是拥抱了,再进一步真的没有。”

    “那这一年多,你们什么都没发生,那她怎么会相信你对她是真心的?”

    林路深说出其中的秘密,“催眠!”

    “怎么回事?”夏不繁不懂。

    “吕阳帮忙找了一个会催眠的人,让他伪装成普通人接近我们,在陈浅歌没有任何察觉的时候给她的脑海里输入一些指令,比如,告诉她,我跟她已经发生过关系了,为了逼真,还需要场景的布置以及设定。”

    比如等她醒来,一室凌乱的衣服,以及刚洗完澡出来的男人,再加上她脑海里已经被强行植入的一些画面,都会让人误以为真。

    但其实一切都是假的,根本就不存在。

    “我不否认利用了她对我的感情,但是跟她相处的那些日子里,我也真切的看清楚她的真面目,是多么的冷酷无情,甚至我知道,当初她愿意替陈诗韵被卖掉,是因为她嫌弃家里太穷,想通过卖掉来改变命运,但是谁知,现实很残酷,她遇到的几个家庭都是不幸福的,所以造成了她心里的扭曲,而且当初我跟她之所以会认识,都是她设计好的,故意来接近我,其实在认识我之前,她早就知道我的名字,我的家庭背景,如果我不是林路深,没有林家的背景,恐怕当初的陈浅歌连看都不会看我一眼。”

    “知道了这些,忽然觉得之前格外珍惜的日子都变得嘲讽,甚至那七年的自我放逐都很可笑,当越是接近陈浅歌,越是能看清楚曾经包裹在甜美糖衣里的丑恶面目。”

    夏不繁不敢想象那是怎样的心情,一层层的拨开,却发现过去全部被否决,美好的画面全部轰然坍塌。

    泪再一次绝提。

    “别哭,这些都过去了,好在,我没有糊涂一辈子。”

    夏不繁缓缓抬手圈住他的脖颈,脑袋埋在他的肩膀上,身体微微颤抖着,泪怎么也止不住。

    良久,她好不容易止住了泪,沙哑的说道,“林路深,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机会,要是你再敢骗我,真的没有第二次。”

    林路深闭上眼睛,终于,终于得到了她的原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