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真是一物克一物啊,这就是命中注定!

    135真是一物克一物啊,这就是命中注定!    想她曾经是德国首席的独舞演员,现在却沦落到这种地步,也够令人唏嘘的。

    “需要帮忙吗?”他说过,能帮忙的地方,他一定帮,但这只是基于一份责任,至于关系亲密,不会再有。

    陈浅歌重新摘下墨镜,认真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路深,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为什么你看起来像在生我的气?我做了什么令你不高兴吗?”

    从刚见面她就察觉到了,虽然他依旧帮助她,但言语之间似乎有什么东西改变了。

    林路深脸上的情绪起伏并不大,看着她说道,“微博上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

    陈浅歌当场愣住,她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声音卡在喉咙口。

    两人对视良久,她满脸无措,上前抓住他的胳膊,思绪有些混乱,“路深,是我对不起你,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当时只是怕失去你…我想跟你在一起……我没想到事情会闹到这种地步…真的…请你相信我…我觉得没有要害你的意思…”

    林路深深吸了一口气,只说了一句话,“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不想再追究是谁的责任。”

    陈浅歌脸色苍白,门口闷疼,问得小心翼翼。

    “路深,你是不是以后都不打算在理我了?”

    一阵风吹来,撩动了她的袖子,露出她胳膊上的疤痕,虽没有腿上的严重,但在原本白希的肌肤上却显得格外的刺眼,那一刻,林路深还是相信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坏,或许就像夏不繁说的那样,她只是一时迷了心智。

    人生一辈子,谁没有行将踏错的时候呢。

    看到她满身的伤疤,责备的话他也说不出口。

    林路深避重就轻的回答,“我说过,只要你需要帮忙,能帮的我都会帮。”

    陈浅歌握住他胳膊的手缓缓滑下,脑袋低垂,泪湿润了睫毛。

    “那你现在的房子还住吗?”虽是这么问,但林路深已经猜到,以她现在的处境,恐怕那个地段的房子,她已经无法再承担那笔费用了。

    陈浅歌摇摇头,“我已经让阿逸帮我重新找住所了,过两天应该就会搬走。”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林路深离开后不久回来,递给她一把钥匙,陈浅歌不解,“这是?”

    “这是你七年前住过的地方,这七年,我都有请人按时去打扫,前几个月我曾去看过,房子还挺好的,你暂时就住在那里吧,虽然这些年凤城改变了不少,但那个地方交通还算方便。”

    那年,举行完她的葬礼,他怕触景伤情,便从那个地方搬了出来,所以这七年,那里都没有住过人。

    陈浅歌眼眶一热,没想到他还保留着当初他们住过的地方,她以为他早就已经把那个地方卖了。

    林路深抬起她的手,把钥匙放在她的掌心里,“拿着吧,反正空着也是空着,你重新回去住,也算这些年我留着还算有意义。”

    她泪眼婆娑的抬起头,满心感动,“路深,我真的特别谢谢你……”

    “好了,多余的话就不要再说了。”林路深打断了她的话,“之前是我对不起你,所以只要你需要我的帮忙,我都会帮你,但仅限于帮忙,至于其他的,我恐怕没有办法再给你了。”

    陈浅歌明白林路深话里的意思,他想补偿她,但只会是物质,不会涉及感情。

    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以为只要变回陈浅歌,只要重新拥有陈浅歌的身份,那么她就能跟林路深重新在一起,可是现在她发现她错了,很多人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即使使用再多的手段,再多的计谋都回不去了。

    老天爷是在惩罚她吗?惩罚她的自私,惩罚她对姐姐的残忍,让她就算重新站在林路深的面前,可他的眼里却再也不会有自己的身影。

    想到姐姐临死前的样子,陈浅歌觉得自己十分的不堪和丑陋,本来该死的人应该是她的。

    她强忍着泪水,紧握手中的钥匙。

    林路深见她满脸忧伤,泪水无声的布满了脸庞,他从包里拿出纸巾递给她,“别哭,擦一下吧,所有的事情总会过去的。”

    陈浅歌没有接,七年前林路深对她的任何关心都是因为爱,可是现在,他的关心只是因为内疚和自责。

    林路深并不勉强,劝慰的说道,“你要记住,你在凤城不是孤身一人,你还有陈逸,还有我们这些朋友,这段日子你安心的修养,等过一段时间,你愿意工作了,需要我介绍,我一定义不容辞,不管发生过什么事,我都相信你还是七年前那个善良的陈浅歌,我相信自己曾经的眼光。”

    陈浅歌离开的时候,心里难受极了,闷闷的疼,再大的墨镜也遮不住滑下来的泪痕。

    林路深走在医院的走廊上,心情有些沉重,回想曾经的岁月是那么的快乐,相信不管再过多少年,即使记忆有些模糊了,但那个感觉他一定会终身记得,有时候林路深甚至在想,或许他不是忘不了那个人,而是忘不了曾经一起经历过的岁月。

    那段岁月记载了他太多的喜怒哀乐,记载了他的年少轻狂,恣意妄为的日子。

    他不想抗拒过去,因为那也是抗拒曾经的自己,有些事情经历了便是经历了,不是逃避不是不愿意去想就能代表没有发生的。

    只是他铭记过去,但也会更珍惜当下。

    当助理看见林路深穿着便装走出办公室的时候,诧异不已,看了一下时间,“林医生,这么早就下班了?”

    “嗯,有点事情,所以要先走了。”林路深走了两步又回头叮嘱道,“对了,没有重要的事情不要给我打电话,除非天塌下来了!”

    “哦,好。”助理愣了一下回答。

    这还是以前的那个林医生吗?之前他不是说,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及时的告诉他吗?

    难道林医生的改变是因为结婚了?

    杂志社,大家正在收拾东西的时候,颜陌叫了夏不繁几声她都没有听到,就拿桌上的纸团扔过去,刚好砸中脑袋,她疑惑的回头,“怎么了?”

    颜陌兴致勃勃的说道,“等下一起去逛一下街吧,我知道有几家店最近在打折,衣服漂亮又便宜,要不要去淘几件?”

    “好啊。”夏不繁想难得不加班,回去躺着也是躺着,不如出去逛一下,而且回去家里也没人,林路深肯定又在加班。

    “那就这么说定了!”

    只是两人手挽手的走出去不久,颜陌的脸就垮了下来,“怎么可以这样?”

    夏不繁看着颜陌无语的表情,不解的问,“怎么了?”

    颜陌嘟着嘴,“不繁,你真是幸福的令人嫉妒,喏,你男人接你来了。”

    夏不繁望过去,果然看见街边停着林路深的车子,而他落下车窗,正在朝她招手,她虽然心里一喜,但却克制自己不要表现得太明显,歉意的对颜陌说道,“那个逛街的事情恐怕……”

    “我知道啦,走吧走吧!”

    夏不繁的老公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人,她那里敢跟他抢人,只能乖乖的把人双手奉上。

    两人走过去,颜陌微微弯腰,有些毕恭毕敬的打着招呼,“林先生,你好,我叫颜陌,是不繁的同事,之前我们见过的。”

    林路深表情略微严肃,“嗯,记得,你好。”

    颜陌平日里,谁的玩笑都敢开,私下玩耍,连唐一白都不放过,但面对林路深,颜陌却什么玩笑都不敢开,推了推她,“不繁,你快上车吧,别让林先生久等了!”

    夏不繁朝她挥手, “那我先走了,明天见,拜拜。”

    “恩恩,明天见。”等夏不繁坐进车里,颜陌再去弯腰,“林先生慢走!”

    林路深微微颌首,摇上车窗,然后启动车子离去。

    颜陌看见车子远去这才吐了一口气,吼吼,跟这种男人相处压力真是大啊,真是佩服夏不繁,还能那么朝夕相处。

    只是颜陌刚准备离开,一转身就看见宋可可站在不远处,见她有些发愣的看着这一边,不由的询问,“你看什么呢?”

    “哦,没事,刚才是不繁的老公来接她了吗?”

    “是啊。”颜陌也是一个直性子,有话就说,“不过说真的,不繁老公真挺帅气的,就是性子冷了一点,但是看不繁那眼睛温柔得都快挤出水来了,看来真是一物克一物啊,这就是命中注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