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如果有一天,我也生病了,很严重很严重的病...

    088如果有一天,我也生病了,很严重很严重的病...    下了车,夏不繁看着手中的保温桶,笑着往里面走去,一进去却遇见了小卫,他笑着走过来,“林太太,找林医生吗?”

    “是啊,他在忙吗?”

    小卫说道,“嗯,正在巡病房,要不你先去办公室,我去告诉林医生你来了。”

    “谢谢你,小卫。”

    夏不繁知道,大家之所以对她这么尊重,都是因为沾了林路深光的缘故,不过她不仅不生气,反而觉得心里有股自豪感。

    刚走到办公室的门口,手机响起,掏出来一看,是林路深,“喂,我在你办公室的外面。”

    那边传来林路深特有的低沉磁性的声音,“恩,我还有几间房需要巡一下,你在办公室等我。”

    夏不繁笑得合不拢嘴,“我能过来看看吗?我保证绝对不打扰你,一定很乖的站在一旁。”

    “不行,这里是医院,不是可以胡闹的地方。”林路深教育道。

    “看一下也不可以呀?”

    “乖乖的待在办公室!”

    这时,夏不繁隐约从电话里听到了别人的声音,“路深啊,弟妹来了是不是,行了,接下来的几间房我们去帮你看,你去陪弟妹吧,快去快去!”

    听到这话,夏不繁笑得更欢了,“你同事真的挺不错的耶。”

    将保温桶放在办公室的桌子上,她站在办公室的门口翘首以盼,当看见穿着白大褂的林路深大步朝她走来的时候,她的心脏噗通噗通的狂跳,这个男人身材本来就很修长,穿着这身制服,显得更加的斯文帅气。

    现在他每一次的注视,每一次的温柔,都令她神魂颠倒,她知道,胸腔里的每一次加速的心跳,都是因为这个男人。

    她意识到,她似乎已经爱上了这个男人。

    “林路深——”

    见走廊里没人,她迫不及待的朝他跑去,一跳,便准备跳进到他的腰上,以往在电视里显得格外浪漫的场景,却在她的身上惨遭滑铁卢,她的脚在最后一步不知道踩到了什么,脚下一滑,整个人朝他扑去,而林路深显然也没做好准备,于是,和原本预设的浪漫不同,她扑过去脑袋撞到了他的下颚,他吃疼的闷哼了一声,往后退了两步。

    而她则趴在了地上,疼得她龇牙咧嘴的,她抬起头看着他,楚楚可怜的看着他,“为什么会这样!不应该是这样的!”

    林路深无奈的摇头,弯腰将她从地上拉起来,“我怎么知道你这样不按常理出牌的,你一点准备都没给我。”

    “你好讨厌啊…哎呀…我的脚好痛…都怪你…”

    林路深左右看了一下,确定没人,弯腰将她横抱起来,“这样总可以了吧。”

    “嘿嘿,快点抱我进去!”

    夏不繁圈着他的脖颈,笑得开心,觉得他的怀抱真的好有安全感啊。

    林路深抿唇一笑,刚才还一副备受欺负的样子,现在又高兴成这样,女人啊,真是难猜。

    办公室里,林路深看着面前的汤,抬眸看着她调侃道,“看不出来,你还会煲汤?”

    “那是,我还有好多能力你没看出来呢。”夏不繁得意的扬眉,撑着下颚催促道,“快喝喝看,我炖了好几个小时。”

    林路深尝了一口,平心而论,“嗯,还不错,这一点的确有点让我刮目相看。”

    “那你一定要喝光,不能辜负我的心意。”

    林路深看着她脸上荡漾着微笑,舀了一勺递到她的唇边,“你也喝点。”

    夏不繁下意识的张嘴喝掉,可是当咽下去才发现,两人用了同一把勺子,脸颊微红,但是她努力表现自然,免得又被这个男人嘲笑,那多没面子。

    两人你一勺我一勺的把汤喝完,林路深是一个爱干净的男人,见不惯有脏兮兮的东西放在他的面前,所以汤一喝完,他就起身把保温桶洗干净,还把水珠也擦拭干净,边边角角都不放过,一丝不苟。

    夏不繁感叹,这当医生的吧,恐怕多多少少都有些强迫症。

    “林路深,能不能带我出去看看啊,我听说这家医院楼顶有个很大的花园,很漂亮。”夏不繁上网查了一下,得知这家医院是湘城最大,设施设备最齐全的医院,名列全国前十,好多医科大的学生,挤破头都想进来。

    林路深知道她挺无聊的,她过来后,他因为工作忙,陪伴她的时间也不多,刚好今天下午他也没事,所以没有什么犹豫便答应了。

    “好,不过你等我一下,我把衣服换了。”

    夏不繁开心极了,走在医院的花园里,看着百花争艳,享受着阳光明媚,她挽着林路深的胳膊,嘴里哼着歌。

    “这里是医院,这样成何体统,放手!”林路深眉头皱着,怕影响不好,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我们两又不是偷晴,而且你现在又不是在工作,有什么不可以的,我挽着我老公的手,谁敢反对!”夏不繁说得理直气壮。

    林路深眉头一挑,最后无奈的笑了一下,但也没有再把手抽出来。

    见他没有生气,夏不繁把手滑下去,和他十指紧扣,一对对戒轻轻的触碰,那是永不分离的信物。

    “林路深,我们去那边看看。”

    那边树荫下,坐着一位白发苍苍,脸上有着病容的老婆婆,即使这样的天气,依旧穿着长袖,时不时捂着咳嗽,整个人看起来很是消瘦,显然身体常年不好。

    而一位依旧白发苍苍,却显得稍微健康一些的老公公,则蹲在老婆婆的面前,正温柔的帮她按摩着膝盖。

    老婆婆沧桑的眼睛里有着苦涩,“这些年辛苦你了,要是我早一点走,或许就不会把你拖累至今了。”

    “说什么傻话,我一点都不觉得是拖累,只要看着你好好的在我面前,我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老公公的声音里有着甘之如饴。

    夏不繁听到他们的对话,忍不住握紧了林路深的手,有些感慨的说道,“老婆婆真是幸福,能有一个人陪着你风雨同舟,是最难得的事!”

    老婆婆拿着杯子想喝水,但却不小心碰掉了杯盖,盖子滚了过来,刚好到了夏不繁的脚边,她弯腰捡起来递给走过来的老公公。

    “谢谢。”老公公用苍老的手接过,感谢的说道。

    “不用。”

    夏不繁看着老公公走过去,把杯盖擦干净再递给老婆婆,两人对视的时候,眼里满满都是温暖,夏不繁心里格外有着触动,偏头看向林路深,“如果有一天,我也生病了,很严重很严重的病,你会像这个老公公一样对我不离不弃吗?”

    “你是在诅咒自己生病吗?真是无聊的问题!”

    “那里无聊了,我就想知道嘛!”

    “我不想跟你探讨这种幼稚的话题。”林路深拉着她往旁边走去,夏不繁丧气的说道,“我的话题怎么幼稚了,你说一下又怎么了?”

    林路深停下脚步,看见她带着期待又委屈的表情,深吸了一口气,一本正经的说道,“你忘记了,我林路深的婚姻没有分手,只有丧偶!”

    “嘿嘿。”夏不繁一下子就笑了。

    林路深的誓言就跟他的人一样,毫无浪漫可言,可却充满了力量,让你觉得,只要他说出的话,那么他就会拼死做到。

    他不是一个喜欢整天把情爱挂嘴边的人,可正因为这样,才给人一种安心,嘴上说谁都可以做到,可行动却未必。

    这就是林路深。

    一个她愿意将身心全部交付的男人。

    两人离开医院,林路深带她去吃东西,湘城的小吃特别多,而且特别对夏不繁的胃口,所以一吃就停不下来,见夏不繁还想买,林路深拉住她,“你不能再吃了。”

    “可是好香啊,我听说来湘城不吃这个东西,都不算来湘城,我们再买一份吧。”夏不繁撒娇道,“就最后一份好不好。”

    “这句话你在十分钟前已经说过了!”林路深不为所动。

    “最后一次,真的是最后一次。”

    “不行!”林路深一口回绝,他不是心疼钱,而是因为她吃得够多了,现在兴奋着所以她不觉得撑,但等回去,半夜肯定难受,而且还会消化不良的。

    看似高傲冷酷的他,在冰冷的外表下其实有颗无比细腻的心。

    “林路深。”夏不繁摇晃着他的胳膊,满脸祈求。

    “你没发现你来湘城这几天,已经胖了好多了吗?脸都圆一圈了。”

    这句话像是一盆冷水,哗啦啦的浇灭了她的渴望的火苗,她捧着脸颊惊恐的问道,“我真的胖了很多吗?”

    林路深脸不红气不喘的骗着她,“当然是真的,比起初见你的时候,不是一星半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