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那个女人应该就是傅天画,慕容烨很肯定!

    第225章 那个女人应该就是傅天画,慕容烨很肯定!    “商特助真爽快呀!”

    犀利的眼眸流露出一丝鄙夷,商南天没有吭声。

    侯佩琳无谓地耸耸肩,她挑明了来意。

    “我现在负责财经风云人物专栏,想请慕容总裁上我的节目。你不要告诉我慕容烨不在港城,我听说昨天有一部私人飞机从洛杉矶飞抵港城了,据说对方是隐密的超级富豪。”

    “既然侯主播的消息这么灵通,那你去找他呀,为什么来找我?只为了跟我说这个事?你太看得起我了吧!”商南天笑得很深沉,他那张俊脸还是尽露玩世不恭的表情。

    侯佩琳哪来的自信?如此的有把握!

    三年没跟侯佩琳接触过了,商南天越来越不喜欢她了,他相信时间完全是可以把人改变的,以前呆在烨哥身边,真是小看她了。

    “这三年来发生过什么事,商南天你最清楚,你不用装糊涂。我想见慕容烨,我想让你通传一声。如果他会接我的电话我也不用过来找你,我还不想来呢!”

    这个女人的口气还真狂妄,她现在来算是求人的,竟然还敢跟他这么不客气。

    商南天脸上的表情漫不经心,扬起的嘴角写着冷酷。“抱歉,我也联系不上烨哥,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我好久没见过他了。关于工作上的事,有专人替他负责。如果你想约见他,或者是要请他上节目,请你联系他的秘书,她会替你转告并会给你答复。”

    “谢谢商特助的建议!”侯佩琳的声音仿佛结了冰霜,也是从牙齿缝迸出来的。

    搁下话,咻地,她起来了,转身走出特助办公室。

    她知道商南天在跟她讲客套话,他跟慕容烨亲如兄弟,他在哪里他不可能不知道的。

    小道消息应该不会错,慕容烨现在肯定是在港城,商南天不愿意约见,她自己去找他。

    侯佩琳外表优雅,她的精锐眸底却有些阴沉,她也憋着一肚子怒火。

    ~~~~~~

    “you’re my destiny,可带(韩语音译),you’re my destiny,可带,you’re my everything……”傅天画唱的这首歌,慕容烨听完了又重放。

    这三年来,他没有一天不在听这首歌的,他只能靠这首歌听听傅天画的声音,犹如她还在他身边似的。

    他很想她了,傅天画你在哪里?

    我们的宝宝呢?

    慕容烨希望他们的宝宝是女儿,跟妈妈一样漂亮又可爱!

    如果是儿子,他也不介意,只要是他们的宝宝,他都爱!

    他宁愿她骂他恨他,也不要这样躲着不见他。

    想着想着,慕容烨的眼眶不禁湿润了。

    只要他安静下来,他的脑海里就自觉浮现傅天画的一颦一笑,他也想像着他们的孩子长成什么样子。

    宝宝两岁多了,会走路了,也会叫爸爸妈妈了。

    从来没有见过爸爸,宝宝应该对他很陌生的……

    知道傅天画怀孕了,这些年来,他有给宝宝买了很多东西,有男孩的,也有女孩的。

    浅水湾别墅这里,他也布置好了宝宝的房间。

    全都是他亲手布置的,就连小床也是他亲手做的。

    坐在宝宝房的地板上,看着一室的嫩黄色,慕容烨心里五味杂陈!

    他的心,也更痛了!

    已经三年了,他每天都看傅天画的微信,可是,再也没有任何消息更新了,全部停留在傅经磊出事的那一天。

    他打过她的电话,早就不是那个号码了,可是,他还是记烂在心里了。

    他幻想过无数次跟她重逢的情景,哪怕是偶遇也行,可是……那也只是他一厢情愿的幻想而已,老天爷并未听到他的心声似的。

    “傅天画,只要你肯回到我身边,你想怎么样都行,我都依你!”

    温馨的宝宝房只有寂寞的声音,陪伴慕容烨的也只有宝宝的东西。

    他怀里就抱着一堆适合两岁多的宝宝穿的衣服,吊牌都还在的。

    更多的是粉粉的公主裙,因为他更希望傅天画生的孩子是女儿。

    ……

    傍晚六点多了,慕容烨才去超市,他打算买点食材回来。

    他每天都盼着会见到傅天画,他亲自给她做吃的,因为她喜欢吃他亲手做的菜,所以,只要他在港城他都坚持隔一段时间就会亲自去挑选新鲜的食材。

    他每天都在等奇迹出现!他相信会有奇迹的!

    ~~~~~~

    在保镖的陪同下,慕容烨下车了。

    即便是他不戴墨镜,恐怕也没有什么人认得出他了。

    有多久没有刮胡子了,他记不起了,总之,他的胡子挺长了,都长满了整个下巴了。

    他的头发挺零乱的,无一不显示着他这些年的随性以及落寞!

    用商南天的话说,自从傅天画消失了,慕容烨整个人变得十分颓废,他的世界仿佛是失去了光彩。

    他有自责,他也有懊恼,他用这样的方式在折磨自己!

    ……

    慕容烨面无表情,他往超市的入口走去了。

    在下楼梯的时候,不经意间,他看到对面上楼梯的背影很熟悉。

    那个女人穿着一件鹅黄色的亚麻上衣,下身是一条白色短裙。

    她穿着高跟鞋,走得很匆忙,好像在赶时间似的。

    她手中提着一个打包盒,她的手提包是浅蓝色的。

    她的头发微卷,飘散在身后。

    傅天画以前是长直发,即便是那个女人的头发跟她有点不一样了,但是,慕容烨一眼就觉得这个背影极像。

    不管那个女人是不是傅天画,只要有一线希望,他都不要放过。

    他也希望自己没有认错人,他是期盼着那个女人就是他心心念念的傅天画!

    刹那间,慕容烨像是疯了一样追了上去。

    “傅天画!”慕容烨一边喊一边狂奔,他只情愿跟着他的感觉走。

    担心他会出事,保镖也跟着他跑动,还注意着周围的环境以及警觉十足地盯着来往走动的人,时刻做着防备。

    霍金斯的人一直在找慕容烨,他要找人做掉他,他们不能让他有机而乘。

    看到一大波人在狂奔,瞬间,路人惊奇地看着他们。

    “画画,是不是你?”

    慕容烨跑过去了,他却看不到那个女人了,凭着自己的感觉,他往地铁站的方向跑去了。

    一路跑去,他见人就问有没有看见一个穿着鹅黄色上衣白色短裙的女人走过来。

    很多路人都摇头说不知道,要不然就是没有搭理他,甚至有人给他投许异样的目光,觉得他是疯子!

    找不到傅天画,他确实是疯了,他每一天都活在煎熬中!

    “傅天画,你在哪里?”

    慕容烨撕心裂肺般痛喊着,却没有任何声音回应他。

    “傅天画,你出来?傅天画,你别躲我了?我想你了,真的很想很想!”

    “你出来,我们好好谈谈。”

    保镖也心疼慕容烨,但是,他们比较理智,这样子下去不行,会惊动到霍金斯的人的。

    立时,他们劝慕容烨了,要以大局为主。

    “烨哥,我们先走吧,我派人在这一片继续找,有消息会通知你的。万一引来了霍金斯的人不好,处境会很危险的。”

    哪怕是慕容烨不愿意放弃,他也只好先听保镖的劝。

    要是霍金斯的杀手知道他在这里,他们肯定会来暗杀他的。

    三年前他可以捡回一条命,但是,他并不是永远都会那么幸运的。

    如果他连命都没有了,他怎么去见他的画画,还有他们的孩子。

    他以后还要负责保护他们的!

    很是依依不舍,湿润的双眸也弥漫着伤感,慕容烨慢慢往回走了。

    他经过地铁站的商铺时,他也有往里瞟去,他还希冀着可以见到傅天画!

    在一间卖衣服的、挤了挺多人的商铺里,有一双眼睛紧盯着过往的人。

    看到一大波黑衣人围着慕容烨离开了,确定他们应该走远了,那个鹅黄色上衣白色短裙的身影才从人堆中挤出来。

    她什么东西也没有买,她继续匆匆地往地铁站走去。

    她的眼睛还是灵秀闪动,她的脸蛋儿还是细致漂亮,可是,她的神情却是很冷漠,犹如冰天雪地里的寒冷。

    她听见慕容烨在喊她的名字,而她却冷硬得无动于衷!

    她压根就没有要出来见他的意思,她也知道他回来了。

    她没有把他放在心上,她对他也视而不见!

    她脸上的天真已经不见了,青涩也褪去了。

    虽然还是原来那张脸,可是,她的心早就不一样了。

    她的心在三年前已经死了!

    这三年来,她已经习惯了没有他在身边,她也不一样熬过来了?!

    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在她快要活不下去的时候,是他弃她而去的!

    是他掐着她的脖子叫她滚的,虽然已经过去三年了,她没有忘记。

    那是他亲手在她心上划的伤痕,不会结疤,把她的热情、希望,一点一点地流干了!

    对于慕容烨,她现在谈不上有感觉,在她眼里,他跟陌生人没有两样。

    他叫她滚了,凭什么叫她回来?

    她不是物品,滚远了不会再滚回来!

    赶着去搭地铁,傅天画越走越快,她的漂亮脸蛋除了冷漠以外也没有别的情绪起伏。

    仿佛是她没有见过慕容烨似的,她的表情也是若无其事!

    ~~~~~~

    他不会认错人的,那个女人应该就是傅天画,慕容烨很肯定。

    他也希望他的直觉是真的,他太想见傅天画了。

    经他这么一闹,已经惊动好多人了,也怕会有意外,慕容烨取消了要去超市购买食材的行程,他回到了浅水湾的别墅。

    没有好消息传来,他坐不住,他在客厅里走来走去。

    就连晚饭也还没吃,他现在也没有胃口吃。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终于有回报了,顿时,慕容烨非常激动。

    “怎么样?找到那个女人了没有?”

    “烨哥,没找到。我们尽力了,地铁站不愿意调监控给我们看。我们交涉过了,不成功。”

    如猎豹般的利眼闪过一道愠色,慕容烨厉声道,“你去告诉商南天,不管用什么方法,我要见到那个女人的正面。如果办不好这个事,你让商南天自求多福。另外,派人去各个地铁站盯着,一有那个女人的消息立即报告我。”

    “是!烨哥,我马上去转告商特助。”回报那个人不敢怠慢,他立即听吩咐去办事了,老板在气头之上,可不是好惹的。

    慕容烨双手握拳,隐隐地抖动着,此时的他心里的感觉真的难以言喻。

    他的希望回来了,他见到曙光了,怕是傅天画认不出他,匆匆地,他上楼了,他去刮胡子。

    ……

    怕是慕容烨不肯罢休,傅天画下了课之后没选择坐地铁,刚走出培训中心,她准备走去公交站,却看到了陆展东的车。

    他来接她下课都很低调的,每次都开一辆白色凯迪拉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