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同坐一条船

    第209章 同坐一条船    没有事先告诉妈妈,也没有跟她商量过婚事,慕容烨自作主张跟傅天画在爱尔兰注册结婚了,他有点担心妈妈会不理解。

    刹那间,他的神色变得有些凝重。

    闻言,陆晓梅的脸色没有太多的变化。

    儿子肯跟她坦白,她晓得他还是尊重她的,她也不至于会生气。

    意料之中的事了,陆晓梅也没有太多的惊讶!

    她知道慕容烨的坚持,她也深知自己儿子一旦认定了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因为慕容烨并不是花花公子,不管做什么事,他都会认真想过的。

    陆晓梅微微抿了抿唇,她开口了,“祝福你们!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妈,谢谢你的理解!抱歉,是我没有交待好。我和天画商量过了,暂时不举行婚礼,她妈妈还没同意我们在一起,我们想得到她的谅解和祝福了才举办婚礼。”

    陆晓梅点了点头,她早就看开了。

    比起执意反对,她更希望自己儿子获得幸福的,她最心疼他,当然希望有一个爱他的女人陪着他。

    “你们自己商量好就可以了,不用问我的意见。需要我替你们办大事的话,你们跟我说一声就行了。缺什么东西,需要什么东西,要帮忙……都可以找我。

    烨,妈相信你的眼光,也希望你过得好。天画和箫箫目前处得挺好的,天画那个孩子也心地善良,我就不用担心以后她跟箫箫的相处问题了,相信她会照顾好她的。”

    “妈,这些年让你担心我了,也辛苦你了,谢谢你一直信任我,给予我最大的支持。”说着,慕容烨轻轻地拥抱一下陆晓梅,以示他对她的敬重。

    “我儿子长大了,有担待了,我很安心,你没让我失望。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吧,别想那么多了,懂得抓住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说着,陆晓梅像是哄孩子那样轻轻地拍了拍慕容烨的背。

    看到他近一年来发自内心笑了,她感到很欣慰,这也才是她所盼望的事。

    不管经过了什么磨难煎熬,她已经释怀了。

    人活着,开心才是最重要的,她已经打从心里试着去接纳傅天画了。

    “我和天画会常回来吃饭的,我们多陪陪你们。”

    “好啊,我会多做几个菜的。”说着,陆晓梅的嘴角牵起了淡淡的笑容。

    ~~~~~~

    回去的时候,傅天画时不时地盯着正在开车的慕容烨看。

    纠结了一下下,她还是问了,“慕容烨,我在陪箫箫玩的时候你和你妈谈了什么?她……有没有欢迎我去你家呀?”

    “你妈?”慕容烨睨了傅天画一眼。

    轻轻蹙了蹙眉,他接着说:“傅天画,你应该改口了,该和我一样叫妈了。我今晚跟妈坦白了,告诉她我们已经注册结婚了。她对你这个漂亮媳妇没有意见,她还祝福我们,她还催我们办婚礼呢!

    别胡思乱想,我妈没有不喜欢你的,她很乐意我们回家吃饭的,也盼着我们多回去。她说了,会经常给我们做好吃的菜。画画,要不……我们搬回大宅住吧,箫箫喜欢热闹,也可以照顾她们。”

    “你都告诉你妈了呀?”察觉慕容烨的俊脸有些黑,瞬间,傅天画解释道:“一时之间我还不适应,老公,我会慢慢改口的了。

    要是你……要是妈和箫箫喜欢和我们一块住,那搬回去住也不是什么问题。不过,等我考完试先吧,好不好?我忙着复习,我也没空陪箫箫玩,我怕她会失望。”

    慕容烨的妈妈没有反对他们结婚,傅天画心里松了一口气。

    其实,她对婆婆也没有意见了啦,她只是怕她不喜欢她而已。

    “以后都跟我一样叫妈,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我妈也会疼你的,你不用担心。我知道你接下来会很忙,可以的,等你考完试了我们再决定搬家的事。老婆,谢谢你体谅我!”

    “我们是一体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当然会理解的,这也是身为慕容太太应该做的事。”说着,傅天画扬起无名指的婚戒给慕容烨看,仿佛是告诉他她是不会忘记做一个好老婆的本份的。

    “好老婆,我也会做一个好老公的。”慕容烨看着傅天画会心扬起了幸福的笑容。

    ~~~~~~

    看到陆展东来了酒吧,他在吧台坐下了,麦智杰缓缓地走了过去,并在他旁边的位置坐了一下。

    陆展东没有理他,当麦智杰不存在似的,他浑身也散发着一股幽冷的气息。

    点了半打啤酒,在等送酒上来期间,陆展东点燃一根香烟抽了起来。

    仿佛是习惯了陆展东的冷漠,他没有搭理自己,麦智杰也一脸的无所谓。

    他依然坐在陆展东旁边,他也点燃一根香烟抽了起来,他还时不时地看着陆展东。

    酒送上来了,还一人给了一个杯子,酒保还主动替他们倒了酒。

    “东哥杰哥,请慢用。”搁下话,酒保识趣走开了,他并没有打扰他们。

    酒吧的光线很是黝黯,忽闪忽闪的,将陆展东木然冷峻的脸映衬得更加幽暗。

    手上夹着的香烟,火光若隐若现。

    陆展东慢条斯理吐纳着烟雾!

    音乐激昂,很多泡吧的人都跟随嗨翻的节奏舞动身子,而陆展东就仅是定定坐在吧台喝酒抽烟,他冷峻的脸压根就没有什么温度。

    麦智杰观察他有一段时间了,最终,是他率先打破冷凝的气氛的。

    “陆展东,你还真有兴致来酒吧喝酒。难道你不晓得傅天画和慕容烨回来了吗?你追傅天画应该再拿点诚意出来。”

    “麦总晚上这么有兴致盯着我只是为了跟我说这个事?”噗哧……陆展东鄙夷地笑了出声。

    他莫测高深的双眸丝毫没有掩饰两簇嘲讽与不屑!

    弹了弹烟灰,陆展东又吸了一口烟。

    他并没有因为麦智杰的挑衅而有任何的面化。

    “麦总,诚意不是装出来的,要让女人感受得到那才是诚意!没到最后一刻,你怎么晓得我不会是笑到最后的那个人?追女人不是用强的,而是靠智谋,懂吗你?”

    陆展东还是那么狂妄,麦智杰冷冷地扯了扯嘴角,他有不屑他的意思,他也瞧不起他满口油舌。

    “谋不谋略,麦某不清楚,不过,不瞒你说,今晚真的是你表示诚意的时候了。你确定你跟顾沫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陆展东无谓地耸了耸肩,他嗤笑道:“麦总还要我再登一次头条向傅天画示爱吗?还是你要等我让傅天画做我的女人了你才敢确定我是喜欢她?还是,你自己不够自信确定你的想法就是对的?”

    “很多事都是光说不算的,我要看事实。陆展东,不瞒你说,今晚我找人去调教顾沫了。如果你认为她还是你的女人,你现在去阻止还来得及,要不然……她今晚就是我手下的女人了。话我已经给你带到了,你自己看着办。”

    麦智杰痞痞地笑着,他犀利的幽深眼神紧盯着陆展东,他很细致地观察着他的表情以及反应,不错过一丝一毫的细节。

    闻言,陆展东唇边的笑容加深了,他极无谓地摊了摊手。

    “谢谢你这么抬举我,不好意思,我不需要你给我带话。这关我什么事?不就是一个女人嘛,又不是天底下的女人死光了没有了。麦总,我说得对吗?”

    陆展东没有闪躲麦智杰的探究目光,他与他对视了。

    他笑着,他的俊脸并没有出现异样情绪,他很淡定。

    “如果你想骗我的酒喝,直接点,你这样子试探我,很逊!”说着,陆展东给麦智杰倒酒了。

    “我怎么可能会忘记我们是同坐一条船上的人,如果你翻船了,我能好到哪里去?!哪有人那么傻会跟钱过不去,你会吗?”

    陆展东主动碰了一下麦智杰的酒杯,而后,他一口干完了杯中的酒液。

    给自己倒满酒,他又掏出烟盒点燃一根烟抽了起来,悠哉游哉地倾吐着烟雾。

    麦智杰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而后微翘,勾勒出一道弧度,似笑非笑。

    他的眼神也很阴沉,他盯瞅着陆展东,“很好,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不在乎。就一个女人而已,又不是都死光了,说得妙!”

    麦智杰拿起酒杯,他也一口干完了杯中的酒液。

    他跟陆展东时不时地聊着,喝着小酒,陆展东一点也没有那个意思要去救顾沫。

    整个过程,他没有看过一次名贵的手表,他也不在乎时间过了多久。

    俨然顾沫真的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似的,不管她出了什么事,都与他无关紧要似的。

    期间,有女人上来搭讪了,陆展东破例让女人坐他身边,他们亲昵地谈笑风生。

    ~~~~~~

    下了课,放好作业,顾沫离开培训班了。

    她往地铁站走去,准备回家了。

    走着走着,还没走到地铁站,就通过一座天桥的时候,突然有几个男人拦住了顾沫的去路。

    不想弄那么多事出来,也不想去惹这群来意不善的男人,顾沫警觉性地瞟了他们一眼,她试图安静走开就是了。

    她一迈步,突然,那些男人迅速围了上来,他们对她动手动脚了。

    “哟……小妞一个人吗?就让哥哥送你回家吧。”

    男人要摸顾沫的脸,她嫌弃地拍掉了,她不许他们碰她,她也极力闪躲着他们的碰触。

    不能让那群男人看出她的恐慌,顾沫力持镇定。

    她试图想往前跑,却被男人抓住了。

    “你们是什么人?再不走,我喊非礼了。”顾沫威胁道,她心里也害怕极了,她的身体紧绷着,她也四处留意有没有行人,她要求救。

    在这个危急的关头,她脑海里还是很没出息的想起陆展东,她希望他恰好路过救她。

    “好妹妹,别这么凶,哥喜欢温柔的妹子!非礼?哈哈哈……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理你的,识趣的话就跟我们走。让我们高兴了,我们会好好疼你的。”

    男人的眼神色米米的,痞痞地流转着。

    “我不会跟你们走的,滚开!救命啊!有没有人?救命啊!”知道这群流氓是不会放过她的,顿时,顾沫大叫了起来。

    “践人,太不识趣了,看我们怎么教训你。”带头的男人怒吼顾沫,他还重重地扇了她一巴掌。

    不管顾沫愿不愿意,他们拖她下了天桥,往巷子里走去。

    顾沫慌了,双眸布满了恐惧,她大声喊了,也没有人回应。

    晚上10点多了,又因为下过雨,街上没有人。

    被那几个男人拖着走,她又挣扎不开,瞬间,一股绝望的苦水向顾沫卷来了。

    不自觉地,她鼻子酸酸的,眼眶红了,双眸聚拢了泪雾。

    “救命啊!救命……”顾沫已经在奋力挣扎了,还是被陌生男人抓得紧紧的,她害怕得哭了起来。

    心也往下沉去了!

    就在无人的巷子那里,不顾顾沫的痛哭,其中一个男人把她压在了墙上,开始扯她的衣服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