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章 墓碑前的照片

    第099章 墓碑前的照片    “烨哥,我查到了,周大宝的女儿患白血病,正在接受治疗,目前还没找到合适的骨髓。每天都要负担昂贵的医药费,以他那样的家庭,不可能负担得起。

    即便是找到了合适的骨髓,手术费也是一个天文数字。不仅是我们,他们也在盯着周大宝的女儿,警方也在跟踪他的家人。”

    从一飞话音落下,紧接着商南天发言,“距离案发已经过去10天了,即便是他们躲了起来,按时间推算,他们的精神状态肯定受到影响,尤其是周大宝,他肯定在担心他女儿的情况。烨哥,我们可以从周大宝打开缺口。”

    慕容烨认真听下了丛一飞和商南天的报告及分析,他也认为就从周大宝身上找突破口。

    作为一个父亲,哪怕是有多坏,不可能不关心自己的孩子,周大宝现在肯定很想知道他女儿的病情,也许,他会想方设法潜回医院看她。

    警方应该也想得到,这个时候肯定也在医院设下天罗地网,就等周大宝的出现了。

    那伙人,肯定也在盯紧周大宝他们,他们肯定一直有联系。

    如果能让周大宝跟警方合作,转作污点证人,对案情肯定有利。

    也许,他们能指证他。

    但是,不排除最坏的结果,那个人为了自保,就连周大宝他们也杀了。

    “一飞,你继续让人盯着医院,保护好周大宝的妻子和女儿。他肯定会想办法去看她们,我们能不能让他做污点证人,也要看他有多在乎她们。

    南天,你放消息出去,只要周大宝愿意跟警方合作,他女儿的医药费我负责。另外,我还帮他女儿找合适的骨髓。国内没有合适的,我们到国外找。

    不排除,他们连我也想杀了,这次混乱肯定是最好的机会,可以明正言顺嫁祸给那四个逃犯。”慕容烨俊眉微蹙,略眯的双眸闪烁着幽波。

    “烨哥,我已经升级了君玺大厦的安保,也吩咐下去一定要严谨防范,不会像五年前那样让他们有机可乘。浅水湾别墅那边我也盯紧了,让他们多加注意。”

    “南天、一飞,谢谢你们,这些天也辛苦你们了。”

    “你当我们是兄弟就别说这么客气的话,你还是想想看怎么处理顾薇吧。”

    慕容烨没有吭声,他点燃一根香烟抽了起来,他的俊眉也拧得更紧了。

    等李刚的凶杀案破了之后,他必须要找简明凡谈谈了。

    现在,他的重心都放在保护傅天画身上,他没有那么多时间理顾薇。

    他的私事也先搁置,他必定要处理干净跟顾薇的婚姻的,要不然,傅天画会一直误会下去,她也会一直自责的。

    看她那样不好过,他也很心疼她。

    “烨哥,我们先出去办事了。老天爷会眷顾我们的,绡和李刚也会在天保佑我们的,假以时日,我们一定能将那伙人绳之于法。”

    慕容烨不语,他仅是点了点头。

    丛一飞和商南天走后,他还在抽烟,他在想事情。

    ~~~~~~~~~~

    陆展东一身黑色的阿玛尼西装,他表情严肃,他在墓碑前站了好久了。

    他很安静,定定看着墓碑上的照片。

    墓碑前放着一束白百合,突然间,又多了一束。

    一个穿着修行服的女人跟陆展东并排站着,她也定定望着墓碑前的照片。

    他们都很安静,他们同样怀念墓碑上的人。

    他们的眼睛同样弥漫着悲伤,心里一样有着说不出的苦!

    定定站了一会儿了,突然,陆展东打破了寂静的气氛。

    “妈,搬回来住吧。”

    “不用了,我在寺院那边住得很好,我的心也很平静了,住持对我也很好。看到你现在过得不错,我也放心了。你这么能干,如果你爸爸知道,他一定很开心。”

    缅怀死去的爱人,女人的眼睛还是不自觉湿润了。

    虽然说她的心很平静了,实际上,她对儿子还是感到很多亏欠,她心里还是满满的自责。

    有些事她不问,不代表她什么也猜不出来。

    她知道,他全是为了她。

    也只有回到寺院,她才能安心下来赎罪。

    她肯留在寺院,她一直在为自己的儿子祈福。

    她这辈子没有什么好奢望的了,她只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平平安安。

    “妈,别再怪自己了,都已经过去了,我们会幸福的。”说着,陆展东的视线移到了田海容身上。

    也只有看着自己的母亲,陆展东极严肃的表情才在这一瞬间被一丝柔情铺满。

    “别担心我,照顾好你自己。你已经不小了,该成家了。要是看到有钟意的女孩子,你多用点心。不要只顾着工作,好好休息,多抽点时间为自己着想。你的努力,你爷爷会看得见的,他会重用你的。”

    田海容眨了几下眼睛,她很努力抑制自己的眼泪,她不能在儿子面前哭。

    要不然,他会放心不下她的,她不能再成为他的拖累了。

    “妈,我希望你在我身边,我只有你一个亲人了。我答应过爸爸要照顾好你,不许你受委屈,我一定做到的。”

    突然间,陆展东的思绪跟着他的声音坠入了爸爸临死前的那一幕。

    躺在病床上的爸爸,极微弱的声音求着那个冷硬如铁的人的原谅,只为了能让他们母子以后有个依靠。

    那一年,他才十岁。

    如果不是因为爸爸生重病去世了,即便是他们一家三口过得清苦,他们还是很幸福的。

    他宁愿不要现在的地位,权势!

    爸爸临死了,那个冷硬如铁的人还是不肯原谅他。

    他还在怪他当初放弃一切,违背他的意愿去娶一个穷孤儿。

    如果不是因为他妈妈出生低微,不被陆家接受,现在的君玺集团岂能轮到慕容烨说话。

    君玺集团应该是他爸爸陆远风的!

    其实,没有君玺集团他也觉得没关系,他本来就不喜欢去争,他也不喜欢名利,他只想安静过日子,可是,他没有那么幸运。

    如果可以,他宁愿用现在的一切去换回爸爸的生命。

    “展东,我该走了,等一下你爷爷来了,看到我在会不高兴的。”

    妈妈的柔细声音把陆展东飘远的思绪拉拢了回来,他略眯的眼定定看着她,“妈,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不用怕他。我已经长大了,我能保护你。我一个人住,即便是你搬回来,我们也不用看他的脸色了。”

    “展东,我很明白你的心意,你长大了,你很孝顺,你爸爸在天之灵一定安慰了。时间不早了,我该搭车回寺院了。”一住寺院就是12年了,田海容已经习惯了寺院的宁静。

    闻着佛香的味道,她的内心真的平静了不少。

    如果身在尘世,她肯定不会原谅自己,那些过去,她也没有办法安静下来。

    既然劝不了母亲留下来,陆展东只好随她的意思了。

    “妈,你小心点,注意身体,改天我去寺院看你。”

    田海容点了点头,她的视线再移到她很用心去爱的男人的遗像,看了足足有一分钟,她才依依不舍走了。

    如果不是怕儿子会难过,她一定跟她心爱的男去了。

    如果不是每年他的忌日来祭拜他,恐怕她是不会踏出一步寺院的,也只有为了见心爱的男人,她才有勇气离开寺院那块净土。

    田海容还没走几步,她跟陆敬之迎面碰上了。

    再见到公公,田海容还是很卑微地低下头,她向他鞠了一个躬。

    见到田海容,陆敬之相当不满意,他板起了脸孔,唇瓣也抿得很紧。

    他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倒是陆晓梅和慕容烨跟田海容打招呼了。

    “大嫂!”

    “舅妈!”

    田海容看了他们一眼,她向他们微微欠身了,“麻烦你们照顾公公了,我先回寺院。”

    “你注意身体,有时间我再去看你。”比起自己的父亲的冷漠,陆晓梅的表情要柔和多了,对于这位大嫂她也很宽容。

    “晓梅,我们该去看你哥了,不要跟那些无谓的人多说话。如果不是她,你哥就不会那么早死。如果不是因为她,你哥一定是一个很优秀的企业家。”

    想起自己那个引以为傲的儿子,陆敬之很痛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