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夜色盛宴

第649章 静候佳音

    然而有一件事情我还是不大放心,就是关于新岸口的事情赵杰有没有给白山什么许诺,如果有,要看是什么许诺了,也要看是合同形式的许诺,还是口头的许诺。

    如果没有,一切都好。

    这一夜我也辗转难眠,心里藏了太多的事情了。

    小柔还在bj,病情没有多少的好转,几乎是没有痊愈的一点征兆,这边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不免还是很担心的。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转天一早,我就接到了赵杰的电话,他说已经出院,也已经连夜把那几个兄弟叫了过来,要我有什么指示就直说。

    我要他过来会所这边,然后再仔细安排。

    不多时,一辆车子停在了会所的外面,而赵杰也已经来敲我的门了。可是我还没有起来啊,这未免有些太早了些。

    这家伙进门后,直接跟我说现在就要去找白山问个清楚。

    赵杰一脸的气愤,好像要将白山给撕碎了一样。我忙叫他先冷静一下,就是去了也没什么用处。

    而我同时联系的,还有张成明和朱成龙,这两个家伙赶了过来。

    这件事情需要分工合作,不能因为形势的严峻就乱了阵脚。

    既然把三个家伙叫了过来,我自然是有安排的,不可能要他们就这样公然去跟谁对峙,那样一来,对谁都没有好处。

    甚至于适得其反,还会叫白山有所防范。

    等这三人到齐后,我才交代说:“成龙你去进发集团,跟王宏宇谈好合作的事情,也要他尽快联系人手替换白山,至于赵杰,你直接去新岸口,带着几个兄弟去,免得被人给打了,记住,和气为上,知道么?”

    这两人点头,说知道了。

    我点头,又安排张成明去找白山。

    张成明很少跟白山有什么直接的接触,那是因为这件事情几乎不归张成明管,但是现在,我就是这么安排了。

    原因无二,就是因为怕赵杰意气用事,跟白山干起来。这家伙的性格我还是了解的,我知道他的脾气。

    在新岸口的事情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自然是不大甘心的,甚至还想着还回去。

    可现在还不是算账的时候,只有局势稳定了,我们才有跟白山,还有余天魁算账的资本。

    时间未到而已。

    仔细想一想,我觉得白山是动手早了,要不然,等我跟他有了合约,他再动手才秒,然而现在,我们尚有补救的余地。

    三人兵分三路出发,临走之前,我也交代他们,尽量和气些,不要跟谁有什么冲突。

    然而我的安排是没有纰漏的,这样的嘱咐几乎是多余。

    因为赵杰不会跟白山见面,与他见面的,只有新岸口现在负责施工的一些人,而我之所以派赵杰去,就是去镇压的。

    张成明因为与白山少有交集,所以会更加小心一些。也让我会放心一些,至少不会那么轻易地跟白山闹僵。

    等他们走后,我怎么都安静不下来。

    这是我回来的第三天了,没有一刻是安静下来的,也没有一刻好好地休息过。所有的纷扰都让我寝食难安。

    尤其是白山跟余天魁那两个人的合谋让我更是难以安静下来。我生怕这件事情会一直延续下去,甚至于到最后都闹得难以收拾。

    也不无这种可能,但是现在看来,尚有补救的余地。

    下午的时候,赵杰那边倒是没给我打电话,可是张成明这边,给我打电话了,说是白山要跟我见面,问我怎么办。

    我跟他说就来会所,尽量不要跟白山有正面的冲突。

    张成明说他知道,便挂断了电话。

    大概过了两个小时,会所外面便听见有车子的响动声,我心想,应该是白山跟张成明来了吧。

    果然,当我透过飘窗看着外面正在往台阶走的两人,我这才如释重负。

    终归是没跟白山有什么冲突,要不然就很难善罢甘休了。

    张成明把白山带到了接待室,他过来找我,说白山已经等在那边了,要我现在过去跟他谈谈。

    我现在已经全然没有了一点的担心,因为这也说明了白山失败了,要不然他不会来会所了。

    他的失败,将预示着我的成功,但也会迎来他们的全面反扑,我还是不得不防着一点为好。

    见了白山,我开门见山地说:“白总,真是稀客,有失远迎了,见谅啊!”

    我分明看到白山脸色一变,他站了起来说,“陈总哪里话,这不是应该的么?”

    然而这个时候,我最想听到的,就是赵杰那边的消息。只要那边再传来一切都好的消息,那么现在还真是一切都好了。

    朱成龙那边也不可忽视,他跟进发集团的王宏宇的接洽成功才是我们最大的筹码。

    只有三者合一了,我们才有十全的把握跟余天魁对抗。

    之前是我低估了余天魁的能量,现在看来,这场博弈还尚未平息。

    白山坐到了凳子上,我要小刘安排一下中午会客的事情,小刘也就出去了。张成明站在一边,我要他坐下。

    这种局面不免有些尴尬,但也足够让我满意,因为白山是来跟我解释的,这一点我可以肯定。

    想必白山也已经知道赵杰出院的事情,而赵杰的出院,加上我上次去见白山时见到的情景,这所有的一切,足以叫白山明白一个问题了。

    那就是我们之间的生意彻底谈崩了。

    白山叫了我一声陈总,问我今天是什么事情找他。

    我也毫不忌讳了说了自己的想法,“赵杰的住院不是偶然吧?我走了这么点时间,就出了这样的事情,还有,就是白总也知道我跟余天魁之间有过节,可是白总跟余天魁走得很近,这就叫我不得不小心些了,你说是不是?”

    “这个——”白山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我无意乘胜追击,也无意赶尽杀绝,我只要白山退出所有的角逐。

    “余天魁与我有过节,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想必余天魁跟白总也讲了,再说,白总不可能不知道,就是进发集团那边的事情,想必白总都知道了,所以,鉴于现在形势有些复杂,所以我打算终止与白总的一切合作!”

    这才是我想要跟白山表达的全部内容,无关其他,只因为他跟余天魁有染。

    倘若不是看在小柔的面子上,我或许都不会这么轻易地绕了白山。

    “陈总,听我解释好么——”

    我知道白山要跟我狡辩一下,可是我对这个人太了解了,我早就知道他之所以会来的原因就是想跟我解释,再取得我的信任,可是,我没那么傻!

    故而我连忙打住说不要说了,就到这里了。

    而至于之前白山对新岸口开发的投入,我一分都不会退给他,他也不能将我怎么样。

    这一点,从我们闹掰后就已经成了铁板上的钉子。我想,白山心里有数的。

    “陈总,既然这样,那——新岸口前期的投入,你看——”

    “我们大家现在手头都紧,所以暂时还没办法给你,所以,就等后期开始招商以后挣钱了,再给白总好了,反正白总跟余天魁合作也不差那一点的钱!”

    我都说到了这个份上,白山还有什么好说的,可是这个老东西不依不饶地问说,“可是——”

    “可是什么?大家都心里有数就行了,好了,白总自便,我先去忙了。”说着,我便率先离开了房间。

    时间尚且停留在中午之前,我回到了办公室,白山也没再多停留。

    他有今天,不是谁对他不好,只是因为咎由自取。我原本对白山有极深的恨意,不单单是他拆散了我跟小柔,还有他陷害我的原因。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觉得没有什么是不能释怀的,我也在试着原谅白山,毕竟,或许在以后,我还要叫他一声老丈人。

    可是当我从bj回来,听说赵杰入院,而白山跟余天魁厮混以后,我就觉得我没必要再容忍他什么了。

    该断的总归要断,我只是让这一切提前了而已。

    赵杰那边终于传来了消息,说是白山的人已经被赶走,现在接管新岸口的就是我们的人。这让我心下轻松了不少。

    只要新岸口没有大的纰漏,余天魁那些人便弄不出什么幺蛾子来。

    这也是我们最大的堡垒与依仗,更是就地反击的基地。如此一来,白山才是最大的冤家。

    他被余天魁利用,如今还落了个两空。

    其实这倒不算被谁利用,只是他太过贪心,还有就是他瞻前顾后了些。

    像王宏宇就开明多了,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毅然决然地与余天魁翻脸,这是看得我们,他其实也在赌,赌我们必定胜得余天魁。

    尽管现在下结论为时尚早,但是除了出了一点的风波,几乎是没什么大不了的。

    想必王宏宇在赵杰住院的那一段时间也是蛮赵杰的,因为他也怕我们失败。既然得罪了余天魁,那一旦被余天魁得了先机,他是没有退路的。

    所以,我们还算是有盟友的,至少还有人不见得会落井下石。

    朱成龙去找王宏宇了,不知道现在进展怎么样了。新岸口那边还不是很稳定,我们人手也奇缺,这个时候很需要王宏宇派人过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