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夜色盛宴

第628章 最后一个兄弟

    小万这件事情做的特别能符合我的心意。

    而也就在余天魁的世纪酒店出事的第二个晚上,何有志的酒店也出了事情,自然,手法是一样的,不过不是一人所为。

    捷报频传,我心下快慰不已。

    两家酒店的失火事件过去了有大概半个月的时候,终于,再次听到了好消息,是余天魁的工厂也出了事情,至于细节是怎样的无从知晓。

    我只知道是因为机器的故障引发了厂房坍塌事件。

    这大概也是那些兄弟的杰作吧。这世上其实也没那么多天灾人祸,大多都是人为。

    而余天魁的工厂之所以发生倒塌事件这么迟,想必和操作的难度有关,毕竟外人是进不了工厂的,但那些兄弟还是做到了。

    也就是同一时间断,相差也就三天的时间,何有志的在本地最大的面粉厂也发生了这样的事件。

    警察刑侦部门也介入了调查,不过得到的结论一致,都是因故障引起的偶然事件。

    何有志跟余天魁烧了我两家工厂,我自然是要加倍奉还的。几个兄弟做的不错,现在已经尽数还了回去。

    倘若这样还不肯罢休,还不知道我的厉害,想必下次,就不是烧工厂制造意外那样简单了,甚至于会让何有志他们死于非命也说不好。

    倒非我心狠手辣,只是对于那种人,我也没必要太过仁慈了些。

    赵杰再次来找我的时候,他说几个兄弟没有辜负我们的期望,做的很好。不过现在都在警察局那里接受调查。

    这一点我也早就想到了。

    “不过不用担心,他们两家工厂的事情是两个兄弟应聘进去以后半个月才发生的,所以应该不会怀疑到我们头上。”

    不惜血本花费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做这样的事情,也算是出了一口气吧。

    斗争便是如此,几乎是没有意义的,但是特别的解气。

    过了一阵子,赵杰说那几个兄弟出来了,而且也辞职了,辞职的理由就是工厂工作的不安全,所以不干了。

    赵杰并没有把几个兄弟带过来跟我见面,这自然也说明何有志跟余天魁有可能会跟踪他们。

    这一点大家都想得到,何况是我了。

    越小心越好,不过还是得做好保密工作。

    “两个兄弟做完事辞职后,就拉了另外的几个兄弟一起辞职了,这也好掩人耳目嘛!”

    “嗯,把那几个兄弟安排到我们的工厂干活吧——”

    “已经安排了,也是他们找来的,在这一点上,何有志跟余天魁不会抓住把柄的,因为那些人底子很干净,不会有什么纰漏。”

    听赵杰这样一说,我所有的担心便都消失了。

    如今一切都还了回去,我也做到了敲山震虎的目的,想必何有志跟余天魁也应该知道我是不能得罪的了吧。

    但愿这些事情以后,他们会知道一些厉害。

    倘若不然,我可能还会更加放肆。

    其实我无心跟他们那些人做什么暗中的斗争,只是有时候不得已而已。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我们不做,别人会逼着我们做。上梁山的那些草寇不也是被逼的么,制造这些意外我也花费不少啊,主要是我还很担心。

    只要让他们知道厉害就行了,我也无意做得太过过分。

    今日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虽然我并非如此的善良与慈悲,可也知道物极必反。

    而据赵杰所讲,我们那边的两家工厂现在是蒸蒸日上,生意较之之前好了不少,甚至于还有望在外省设立新厂。

    我也跟赵杰说了,不要急于冒进,一切小心为好。

    “知道的,我只是跟陈仓说一声,我知道怎么做——”

    赵杰现在还真的像一个秘书,什么都要跟我汇报。

    然而其实我是不想知道那么多的,一来,免得赵杰说我想要取代他的位置,二来,也好落得自己清闲。

    其实现在看来,赵杰也乐意听我的命令,他可能会觉得不服气,但是事实上,这所有的一切,几乎因我而易。

    新岸口那边已经完全启动,但是说实话,我都没有去过一次那个地方。

    这一切我都是听说,听赵杰说的。我突然想起了刀子。

    他曾经是我的伙伴,只是因为脑子不大好使的缘故,他一直没什么作为,其实他并不坏。

    这天下午,我打算去找刀子,我想他还在那个地方看车吧。

    “陈仓,你上哪儿去了,这么久都找不到你——”

    刀子见到我,立马就扑了上来。刀子这样的人可以做兄弟,但是不能共谋事。

    因为他没有那样的魄力。我问刀子现在怎么样,还在看车么。

    刀子说是啊,现在比以前好多了。

    “咦,对了,上次从大哥的寿宴回来,你去了哪里啊,怎么不见了——”刀子旁边还有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看上去就比刀子好了很多。

    至少看上去没那么的憨厚。

    他看着我,并没有说话,刀子跟这个少年说,“这是我以前的小弟,现在混的可好了,对了,在哪里混呢?”

    少年终于说话了,他有些诧异地叫着我的名字说,“陈仓?赵杰背后的人!”

    刀子叫少年不要说话,什么赵杰,什么陈仓,还说我只是他的兄弟。

    我苦笑,刀子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我在这个地方跟着他看过车子。其实我也希望像刀子这样什么都不在意,什么都不懂。

    可是这个世界没叫我是这个样子,以至于叫我做了那么多的坏事。

    少年人拉着刀子在一旁说了些什么,回来的时候,刀子的脸色也变了。他吃惊地说,“你就是那个跟大哥对抗的人?”

    我无可置辩,我也并不否认。

    这次来,我只是看看刀子。我从口袋里拿出一些钱,扔给了刀子,要他拿上去花。

    刀子也没客气,他拿上了,但是语气倒是很客气,说谢谢我。

    我无意将刀子带在我的身边,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遇,而刀子的际遇绝对不是我,我的际遇也不是刀子。

    我只拿他当朋友,不会给他太多的帮助。

    而今天以后,我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成长就是这样,爬得越高,身边的人就会越少,甚至没有一个人。在最初,我们有朋友,甚至于还有爱人,但是当走到这一步的时候,连朋友都不得不防着了。

    刀子很喜欢现在的自己,我也很喜欢现在的他。

    这也是我没将他带在身边的原因,他其实也做不了什么事情,就能做一些杂七杂八的乱活。

    我离开了刀子的视线,刀子也没叫我一声兄弟。

    我想,刀子将会是我最后一个兄弟吧。他真的很真诚,但终究,此时的我,已经不能再做他的兄弟了。

    世事的残酷不在于我们是否经受了太多的磨难与波折,而是当有人愿意与我们称兄道弟的时候,我们已经成了两路人。

    刀子就是这样。

    最后一个兄弟,今后,愿你会过得安稳些,不要像我每天晚上都睡不好,时刻都在担心着有人会暗杀了我。

    其实越是平庸,我们过得越是安逸与幸福,至少是安稳的。

    ……

    因新岸口动工后,赵杰就很少会来找我了,而这天,白山主动打电话找我,说是为了庆祝新岸口的启动。

    这么久了,我都没找白山,料不到他主动来找我了。

    白山是想在新岸口这块肥瘦上吃下一块,可是他怎么会知道我对他有着怎样的算盘呢?

    倘若要他知道我就是当初的那个叶萧,想必白山已经后悔了吧。现在还公然来找我,想必他是要跟我开条件了。

    但是现在,白山没跟我讲条件的条件,他只得听我的,如若不然,我定要他滚蛋。

    而这么久以来,想必他也知道了我的行事风格,那就是不折不扣的无赖。我都能跟余天魁他们对着干,何况是你刚来不久的白山呢?

    吃了你,我骨头都不吐。

    白山说晚上他设局,要我一定赏光。我也答应了,因为我们现在还是合作伙伴,主要的是,我还想见见陈小奇。

    如果有机会,我会跟白山问一问小柔在哪里。

    假若这世间还有我思念的女人,只有小柔了。

    赵杰也会参加白山的这次酒局,我们是一起去的。赵杰在车上问我,白山是什么目的。

    “不大能肯定,可能是跟新岸口后面的布局有关吧,他也想吃下一块肉的,”我交代说,“晚上不管我做了什么,你都不要吃惊,记住,一定不要劝我什么——”

    赵杰疑惑地点头,他便没再问我什么。而我,已经在筹划另一件事情了。

    白山于我的伤害,其实远不及陈小奇来的那么强烈。我心有不甘的,始终是陈小奇对我的背叛。

    过去这么久,我不是放不下,我只是觉得不应该被一个女人给耍了。既然他耍了我,也欺骗过我的感情,那么,我也要让她丢尽脸面,甚至于叫他们之间的感情因我而破裂。

    所有的纷扰因我而起,也便会因我而终,就当这个世界给我的赏赐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