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云龙三现

    刘诗韵定定的站在铁盔哥布林和泰隆之间,看着一层一层的哥布林被绝风飞刀飘洒下折射出的莹莹绿光一层层收割,闲着有些无聊,转身对着我,呵呵一笑道:“泰隆,你的飞刀是怎么练出来的啊?”

    “飞刀啊?”泰隆再次甩出9片绝风刃,淡淡一笑,脑海中重新浮现出,那本斩草除根的秘籍点亮自己生命的那段时间

    一辈子的时间或许很长,但是很多时间节点是泰隆永远不会忘掉,也忘不掉的,就像那翻开斩草除根的飞刀典籍的那个瞬间

    泰隆的记忆非常清晰,那是一个很宁静很唯美的黄昏,诺克萨斯的贫民窟少见的宁静了一天,在夕阳西斜的时间,泰隆拖着羸弱的身子,艰难的爬到下水道里能够见到阳光的细小通风口

    “斩草除根,暗器飞刀之术……”稚嫩的泰隆用那在污水之中浸泡多年的沙哑声音轻轻吟诵起来

    “修炼飞刀之术,最基础又最重要的便是耐心,众所周知,人都会犯错误,搏杀之中,对方的每一个动作都会有破绽,这是肯定的,高手和菜鸟的区别只不过是破绽小点,时间短点而已,不可能没有破绽,而飞刀之术的奥义就在于,永远不去抓那些无关紧要的破绽,一旦出手,就必然是无可挽回的破绽,一刀即出,例不空发”

    泰隆南海中背的滚瓜烂熟的飞刀奥义再一次通篇浮现在脑海之中,左手寒光一闪,又是九枚绝风刃捻出,异常精准的在四散而出的同时瞄准了铁盔哥布林的弱点位置

    听着泰隆象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再给自己讲解的话语,刘诗韵不由得陷入沉思,一直以来,刘诗韵对泰隆的感觉都非常的微妙,有一些复杂,那是一种兼杂了多种感情与一体的感觉,但是实话实说,其中占的最多的,还要属好奇这种感觉。

    “嚓嚓嚓……”在飞刀细微和强劲的切割声中,刘诗韵看着泰隆认真的摸样,有些出神:“他的过去,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正在刘诗韵思索间,泰隆眼中精芒一闪,左手微妙的一挥,身形猛然旋转,刹那间一道冰冷刺骨的寒意,电射而出!

    在泰隆的脑海里,那本斩草除根上的飞刀基础被很快的掠过,他只记得,自从自己的到了那本斩草除根之后,在很长很长的时间当中,每天的白天,不,是在下水道那狭小的气窗能够透出些微光线的时间里,泰隆几乎是一刻不停的甩着手臂,用自己能够捡到的各种杂物代替一年之中那一柄柄精致圆润的飞刀

    在下水道里的日子非常漫长,除了满足每天生存下去必须的能量之外,泰隆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这本飞刀术之上,直到自己能够用小石子精准的砸死从自己身边的污水渠中窜过的小鱼,泰隆才继续将斩草除根向后翻页,也接触到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飞刀技巧

    泰隆握着三颗石子,站在一个破旧的木桩前方,全神贯注的小脸上满是凝重,右手狠狠一甩,三颗小石子同时电射而出,瞬间跨越了20米的距离,朝着破旧的木桩射了过去

    石子出手,泰隆眼瞳猛然扩张,随着石子的旋转,泰隆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三颗石子依照着不同的速度强前进发

    “叮”

    “叮”

    “嚓”

    连续三声细微的声响过后,三颗普通的小石子,深深的排成一列没入木桩之中,泰隆轻轻拍了拍摩擦出无数血痕的小手,轻轻叹息:“还是不行,第三次撞击还是没有完成成功,只是轻轻的擦到了而已……”

    “嚓”迷踪林中,泰隆仿佛若有所思,右手潇洒的一甩三柄绝风刃电射而出,而口中也喃喃念道:“这种技巧用这里的话说,叫做云龙三现”

    “叮”

    “叮”

    “叮”

    伴随着三声脆响,面对泰隆的刘诗韵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三柄飞刀虽是一同被泰隆投掷出来,但是出手之后的飞行速度并不尽相同,那叮叮叮的三声脆响,竟然是飞在后面的飞刀猛地加速,撞击前方的飞刀发出的脆响,而在三次撞击之后,可以想象,第一柄飞刀的速度,已经达到了何种程度

    而那三柄飞刀电射而出,指向的铁帽哥布林的胸前不由得连续三震,一个大大的伤害数字飘然而起,

    “-848”

    一个大大的红色暴击数字跳起

    而这个瞬间一个许久没有听过的系统提示再次跳出,打断了泰隆那种如梦似幻的状态

    泰隆愕然低下头,看了看自己依旧白皙的双手和刘诗韵惊愕的眼神,有些尴尬的扫了一眼系统的战斗提示栏

    “你的连招斩草除根精熟度提升,伤害提升5%”

    “原来连招在编辑成功之后还可以提升伤害啊!”泰隆有些惊骇,命运时空里的这些游戏设定都隐藏的深深的就像怕人发现一样,金色能力能量条如是,现在这个连招的精熟度亦如是

    而在队伍里的刘诗韵也自然看到了这个系统提示,但是令刘诗韵奇怪的并不是这游戏机制的问题,而是泰隆一个在贫民窟里摸爬滚打了十多年,身体羸弱的的穷小子,是怎么样接触到这些精妙致极的古武学的

    咽下自己心中的无限惊愕,刘诗韵佯装惊喜道:“原来这样的技巧还可以增加技能伤害啊!”

    看到有些雀跃的刘诗韵,泰隆微微一笑,平静的道:“这招云龙三现,除了可以提高飞刀的速度和杀伤力之外,其实练到极限处,还可以让飞刀在攻击时,借助两片飞刀之间的撞击配合,做到三隐三现!”

    说话间,泰隆也没有忘记了前方的铁帽哥布林,左手寒光一闪,手中再次出现一柄精致的绝风飞刀,在刘诗韵的注视下,左手拇指一抿,顿时……飞刀犹如孔雀开屏一般,散成了六把。

    泰隆猛然眯起的眼睛,沉声道:“我记得,第二种技巧叫做六芒齐现!”

    泰隆右手猛然一抖,六道寒芒即将出现的前一瞬间,泰隆却忽觉一种气闷感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将他的动作硬生生的打断

    “泰隆,你怎么了?”看到泰隆生硬的停止了投掷飞刀的动作,刘诗韵不由得问道

    “没什么……”泰隆右手捂住胸口,缓了两秒,飞刀重新出手,但这次并不是六芒齐现,而是普通的斩草除根技能

    “看起来,是系统规则不允许这种高伤害的技巧出现在这个阶段,刚刚的精熟度,也许只是系统勉强承认的一种手段而已。”泰隆淡淡叹道

    “什么意思?”刘诗韵好奇道

    “没什么,吐槽一下游戏的机制罢了”泰隆摇摇头,说完便不再飞刀上在做什么文章,而是在刘诗韵的掩护之下火力全开,加快了清理哥布林的速度

    而这时泰隆才注意到,刘诗韵在黑暗中和泰隆面对面,美女剑士的俏丽容颜在如此的距离之下尽收泰隆眼底,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高高的琼鼻,红润的唇,颀长雪白的脖颈,以及铠甲遮掩不住的那少女娇柔的身体

    而这个距离之下,泰隆也没有发现刘诗韵的娇美容颜上一星半点的下次,雪白的肌肤上甚至找不到一点点暗沉

    呼吸有些沉重,这种距离之下诱惑实在太大了,不知为何,好像仅仅是看着刘诗韵的笑容,就会有一种淡淡的温馨满足满足感萦绕心头

    看着泰隆直白的眼神,刘诗韵红了红脸,笑着看泰隆问道:“好看吗?”

    泰隆释放出一击斩草除根,点头如实道:“好看……”

    刘诗韵仰起绝美的脸,嗔了声,蛮有意味的看着泰隆道:“那就当作今天带我练级的费用啦”

    泰隆会意一笑,就算仅仅是看着,对泰隆来说也算是一种享受了

    刘诗韵的眼神中荡漾着醉人的秋波,迎着泰隆的目光,大着胆子扬起颀长雪白犹如天鹅一般的优雅脖颈,让胸甲之下的傲人双峰挺拔的更加明显,脸上也燃烧起点点红霞,在莹莹绿光的夜间森林中,分外明艳

    在飞刀疯狂的来回收割之下,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这片迷踪林里的大部分铁帽哥布林都已经被清空了,而泰隆也终于在一道金光之中,成功的升到了25级!

    就近捡了一些尚未被系统刷掉的装备,泰隆就带着刘诗韵回城了,也不知道刺客在25级会有什么样的职业技能

    泰隆拖着刘诗韵踏上玄月石筑成的职业训练殿堂,找到猥琐的刺客导师老头,却在学技能的时候遇上了大难题

    “泰隆,你怎么了?”看到泰隆在刺客导师面前彳亍良久,刘诗韵不由得问道

    “刺客的25级职业技能是双武器专精,也就是说,让那些选择了匕首专精的刺客能够双持匕首大幅度提升攻击输出,但是对于我来说,学习双武器专精就意味着放弃单手剑专精,这让我很难以抉择。。。”泰隆摇了摇头,吐槽道

    “桀桀,暗影之力的继承者,如果你不想放弃单手剑专精的话,就去帮我完成一个任务吧,我可以帮你解决这个难题”一向不动声色磨制自己老旧匕首的刺客导师突然桀桀笑着,说了一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