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卡特琳娜

    灵魂仿佛在纯净海洋中徜徉过一般清澈,恍然间,泰隆好像又回到了那个青涩的年代

    跟在杜卡奥将军第一次进入诺克萨斯高级将领宅院的泰隆,身形瘦削,眼光逡巡,从那略微佝偻的背部就可看出,他那内心深处浓重的不自信

    庭院极为广阔,但庭院里的一砖一瓦全部都是用血红色的简陋墙砖堆砌而成,看不到一点奢华或者精美的气息,带给泰隆的感受只有严肃,压抑以及铁血,不错,这就是诺克萨斯著名的血色精锐营地

    “想不到血色精锐营地竟然设到将军的营地里,怪不得德玛西亚这么多年都难以试探出血色精锐的虚实”泰隆心中暗暗惊讶

    诺克萨斯一贯阴郁的天空,却罕见的展露出蔚蓝的微笑,但是这种天气似乎比阴郁的天气更让人难受

    烈日炎炎的炙烤下,空气中连一丝风都没有,仍然保持着沉闷,干涩的特质,至于鸣蝉,那种生气活现的生物在诺克萨斯可是不多见

    而由灰白色的大青石铺就的演武场上,一个个的青年的诺克萨斯子弟身着血色的制服,正在这烈日之下,汗流浃背的进行训练,尽管一个个衣衫都已经湿透,但是那面容冷峻的训练官脸上仍旧看不出一丝表情,挥舞着油亮的皮鞭,大声的叫骂着

    尽管早就知道血色精锐的训练十分严酷,但是这番严苛的气势,也超出了泰隆的想象

    看到泰隆眼神中那一丝丝的畏缩之意,杜卡奥不由得沉声道:“这就害怕了吗?”

    “我。。。没有”泰隆咬咬牙,摇了摇头道

    “那当然,这也不是为你准备的,我看中的人,怎么可能只接受这种程度的训练?”嘴角微微扬起,杜卡奥将军难得的带着笑意说话

    泰隆不由的疑惑的抬起头道:“那我的训练是?”

    “你的训练——叫做黄泉”杜卡奥一摆披风,带着泰隆穿过血色精锐的训练场

    眼神从训练场一众诺克萨斯精英脸上一扫而过,泰隆跟上杜卡奥将军的步伐,而完全无视了身后一个白发女孩的关切视线

    随着杜卡奥将军在宽敞的宅邸里穿行,来到一座窄小的营地,随着将军推开那扇灰色的小门,泰隆看到一个红发的少年,明艳如炽的鲜红色泽和身边杜卡奥将军的发色如出一辙

    在烤箱一般沉闷炎热的环境中,泰隆惊讶的看到这个14岁左右的少年独自一人,全身挂满了厚实沉重的负重带,就像在大热天里穿着厚实的棉袄一般,手中巨大的石锁一抬一放之间,汗水如同细细的河流一般从精致的脖颈曲线上不断流泻而下

    “这是。。。将军的儿子?”

    将军的儿子绝非善类——这是泰隆对于卡特琳娜·杜卡奥的第一印象

    “卡特,这是今后一起和你训练的同伴”将泰隆推入训练场,没头没脑的丢下这么一句话,杜卡奥将军嘴角挂起微不可查的笑意,退出了庭院

    看到泰隆走进来,那蓄着利落的短发的少年放下巨大的石锁,揉搓了一下酸胀的手腕,简短的问道:“你的名字!”

    泰隆不太适应这种棱角分明的问答方式,沉吟之间却好像被眼前豹子似的少年误解成了轻视

    张狂地伸出五指,卡特琳娜迅捷的扑上来揪住泰隆的黑色长发,嚣张地炫耀着同十四岁少女毫不般配的气力

    “告诉我,你的名字!”手上的力道越来越重,让泰隆的头皮开始发麻生痛,眼神也开始冷峻起来,闪烁起寒光,让这烤箱一般沉闷炎热的校园的气温不自然的好像下降了一些

    面前咄咄逼人的小母狮却并未展现出任何松懈的意图,仍然死命的揪住泰隆沾染着浓重下水道气息的黑色长发

    “将军的儿子,那又如何”眼神中闪烁着冷意,诺克萨斯第一刺客之名可不是能由别人像这般随意侮辱的

    两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迅猛而果断地扭打作一处,泰隆心头恼火却不敢下死手,毕竟这是将军的儿子,然而拳拳到肉的多次交击之后,泰隆猛然将带着大片青紫的手臂从她隆起微妙弧度的胸口移开,猛地向后一跃

    “你是女,女的?”察觉到自己的谬误所在,棕红色的瞳孔却难以再次直视对方那明显比世上任何的男性都要精致的面孔

    卡特琳娜则是瞪着一只乌青的眼朝泰隆狠狠啐着口水

    对于每一名在刀尖舞蹈的刺客而言,记忆都像是慢性的剧毒潜伏在灵魂深处,随着时间的持续发酵蚕噬一切,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思绪在场景的模糊之间继续飘飞,各种记忆的碎片融合起来,愕然在泰隆心间组成了一幅图样——卡特琳娜

    她那火红充满活力的秀发像瀑布一样垂在肩膀。淡淡的细眉如月牙般挂在脸上;两只琥珀色的大眼睛好像会说话一般,如同两个绚丽的宝石;挺直的鼻梁,优雅、细腻的红唇,简直美若天仙。再加上饱满、性感的魔鬼身材,古铜色的皮肤,充满了野性的魅力。

    高傲蛮横的卡特琳娜,冷酷狠戾的卡特琳娜,桀骜不驯的卡特琳娜,暴躁尖刻的卡特琳娜。。。浓稠的酒精像一把锋利结实的旋风铲一般将泰隆作为一个暗杀的刺客必须掩埋起来的记忆完完全全的发掘出来,近十年的记忆之闸一泄而开

    泰隆对自己和卡特琳娜之间的感情一直捉摸不透,在那间被将军命名为黄泉的小庭院,泰隆和卡特琳娜一起接受了一年杜卡奥的亲自知道,随后泰隆就背起行囊,开始了一个又一个的任务,和卡特琳娜的关系也越来越疏远,只能偶尔从诺克萨斯的战报上看到关于她的消息

    酒劲涌起,泰隆刚刚回复的一丝清明又淹没在了飘零的记忆之中

    没有任何地方的黑夜比诺克萨斯更为漫长

    步履如风,足底滑过泥瓦时不曾惊扰一丝声响,踏在腐朽霉渍的木板之上,鞋履之下也没有传出一丝一毫的响动,皮质手套包裹的部位触碰金属门把,几乎低不可闻的咔哒声落定,余下的,仅有满室悬浮流动着的银白月光

    一柄锋刃上闪烁着血红色光芒的短匕嗖的一声从银白色月光照射不到的房间暗处向穿越了空间一般,瞬间抵达泰隆眼前

    泰隆手掌中造型奇异的弯刀短刃,向上一抬,猛地将那只闪烁着血红色光芒的短匕向上撞开,却不曾想那短匕竟然划过一个奇异的轨迹,围绕着泰隆的要害部位连续弹射,逼的泰隆不得不舞动弯刀短刃,在阴影中曼妙生花,用华丽的刀术将弹射的匕首一一撞开

    “这样华丽又致命的刀术!”惊讶之间,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情愫簌然在心中流动起来

    撇去心中那悸动的情愫,一个闪身之间,鲜红如炽的长发即便暴露在月光之下也夺目依旧,卡特琳娜玲珑有致的身体出现在泰隆背后

    “死亡莲华”一个清越的女声在月光之间折回扩散之间,卡特琳娜化身为一道剑刃飓风,数只匕首以无与伦比的速度向泰隆投掷而来

    条件反射般的启动割喉,泰隆的身影仿佛撕裂空间一般突然出现在那曼妙的身躯后方,用左手捂住那鲜艳的小嘴,直接打断了那个蓄势待发的技能

    看着怀里那鲜红如炽的长发和曼妙如画的身姿,泰隆不禁愣住了,而卡特琳娜也深深沉浸在泰隆怀中浓烈的男性荷尔蒙当中,眼中不禁蒙上一层泪光:“是你吗?泰隆。。。”

    卡特琳娜几乎是带着哭腔说出的这句话,那华丽又致命的刀术,那与自己如出一辙的突进方式,让卡特琳娜击破了三年时间累积的隔阂与疏离,轻轻拥住泰隆

    “是我,一收到将军失踪的消息,我就启程往回赶。。。可是恕瑞玛距离这里实在太遥远,我今天才赶到。。。”轻轻拥住怀里的娇柔身躯,泰隆缓缓说道

    “这是父亲失踪后的第7个晚上了,死在我刀下的刺客已经不下10个,我。。。好累。。。”卡特琳娜带着深深的疲倦,有些哽咽,杜卡奥将军的失踪和政敌不择手段的侵扰,让她有些心力交瘁

    “睡吧,有我在你身边,安心的睡吧”倚靠着床头素雅的木质扶栏,将卡特琳娜的身躯轻轻的放在床上,看着她优美修长的脖颈从棉质睡裙宽松的领口探出,泰隆淡淡的吐出一口浊气坐在了一边

    而卡特琳娜却在泰隆淡淡的柔情包裹下很快的进入了梦乡

    仅仅是一个晚上的时间,诺克萨斯就因为泰隆的回归而改变了历史的轨迹,在泰隆的支持下,体内流着纯正杜卡奥家族血液的卡特琳娜将杜卡奥将军消失的消息公诸于世,接着,铁血手腕之下,裁剪了无数蠢蠢欲动的反对派,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完成了诺克萨斯高层的改组,甚至都没有影响到前线正在与德玛西亚作战的军队

    而卡特琳娜,也顺利成章的接过了血色精锐营,亲自走上了与德玛西亚的战场

    ┄┅┄┅┄┅┄┅┄┄┅┄┅┄┅┄┅┄┄┅┄┅┄┅┄┅┄┄┅┄┅┄┅┄┅┄┄┅┄┅┄┅┄┅┄┄┅┄┅┄┅┄

    感谢一剑一风一世界的红包,第二更送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