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阴阳道典

第八百四十二章 解禁背后的迷雾

    整个太虚宫都在为卧龙之会忙碌着,李初一回到神剑峰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从来没想到神剑峰竟然有这么多人!

    神剑峰平日里的人也不少,尤其以问剑台最多。可是相对于庞大神剑峰山西,人再多也不免透着一股冷清。

    可如今却不同了,无论是山下还是山上,李初一随处都能见到人影。除了如仙影林这种不可擅入的秘地外,忙碌的神剑峰比方峻楠大婚的时候还要热闹。就连方峻楠也领了师命一起忙活去了,李斯年也不知道死哪儿去了,独留小胖子一人天天枯坐在草庐中百无聊赖的直打哈欠。

    他倒是也想帮忙,可惜叶之尘想都不想的就给一口回绝了。

    叶之尘很清楚小胖子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主儿,不管有意还是无心这小子走到哪儿都能惹出一屁股的麻烦。卧龙之会乃是至关重要的一场盛会,容不得半点马虎,他才不会放这小子出去呢,那是自寻烦恼。

    所以小胖子只能老老实实的在草庐呆着,叶之尘的话他可不敢不听。每日里打打坐耍耍剑,余下的时间便是蹲在草庐附近的某个犄角旮旯看着忙碌的人群发呆,别人看来他是清闲的紧,可他感觉自己过得简直快跟猪一样了。

    无聊归无聊,李初一倒是得到了一条好消息。

    某日叶之尘忽然喊他过去,他以为叶之尘是终于想开了肯放他出去了,结果去了才知不是,而是另一件事情——余瑶的软禁解除了。

    李初一当场就呆住了,好半天才欢呼起来,乐的就跟过年了似的。他以为余瑶被放是向洪易说的那样,是默堂终于查清了真相,可当叶之尘把真正的原因告诉他后他却愣在了当场,心里迷雾丛生。

    “你是说,除了凌霄峰以外,其余八峰都有宇文一族血脉的弟子出现?”李初一不可置信的问道。

    叶之尘点头道:“是的。”

    “没理由啊!”李初一怪叫一声,“大衍怎么想的,他们这是想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

    叶之尘说完,便跟李初一一起陷入了沉思。

    天字一号的消息是李初一带回来的,太虚宫一直在查。先前查出了一个余瑶还算合理,尤其是默堂查出了余瑶的身世很是可疑,她的罪名几乎是已经坐实了的。

    可一个余瑶合理,十个余瑶就明显很不正常了。大衍疯了才会派这么多宇文血脉混进太虚宫,而且这么些年过去了这些人都没有被发现,如今却接二连三的冒了出来,就连白痴也不会不知道这里面很有问题。

    这是真正的天字一号故布疑阵?

    不对,不可能!

    李初一当即掐灭了这个想法,陷害余瑶已经很完美了,再继续这么做很明显是多此一举,简直是昏招。除非天字一号是个痴呆,否则绝不可能出此下策。那问题就来了,他为了什么呢?

    为了扰乱太虚宫的视线?

    又或者说是示威,向太虚宫挑明他要在卧龙之会上搞事情?

    李初一想来想去都不合理,忽然间灵光一闪,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冒了出来。

    莫非,那人是为了余姚?

    否则为何会造出这么多大衍血脉出来,这简直是明摆着告诉太虚宫,滴血寻根的法子根本不管用。

    但仔细想想这又是个悖论,既然天字一号已经陷害了余瑶,那现在为何又要救她呢?

    良心发现?

    呸,李初一自己都不信。

    看上余瑶了不忍美人受苦?

    也不对,能在太虚宫隐忍这么久的天字一号绝不可能是个惜花之人,自古细作皆冷血,没有那份无情根本干不了这行。贪恋*可能会有,但怜花惜花,除非那人不想活了!

    思来想去,李初一感觉只有一个可能。

    天字一号可能不是一个人,或者说陷害余瑶的不是天字一号,而是二号三号等其他钉子。又或者陷害余瑶的确实是天字一号,可其他某个钉子对余姚有情心有不忍,这才用了这么个法子替美人解困。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些钉子们内部肯定起了嫌隙,对太虚宫来说这是好事儿,祸起萧墙,他们内部越来乱越容易被抓住马脚。

    不管怎样,总之这是好事儿,李初一心里的大石头算是落了地。

    只是还有一种可能被他藏在了心底深处,那便是余瑶真是天字一号,身份败露被太虚宫揪了出来,其他的钉子为了救她才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搅乱太虚宫的视线,减轻太虚宫对余瑶的怀疑。

    这种可能其实是最大的,但他极力克制着自己不去想。

    余瑶的眼神没有骗他,连蝶梦也说余瑶没有撒谎,他会不会看错蝶梦会不会失手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想要相信余姚,而且已经说过相信她了。

    余瑶只是被解除了软禁,对她的监视并没有解除,可即便如此,相比坐牢一样的困在屋中,能自由自在的行走在外,哪怕被好几双眼睛盯着那也是强上太多了。

    李初一当即申请去太虚宫探望一下,结果毫不意外的被叶之尘给拒绝了。

    “卧龙之会开始前,你老老实实在这里呆着,这事就这么定了,不许再问。”

    叶之尘的话斩钉截铁,不容商量的态度让李初一满心无奈。

    于是乎,他只能天天在草庐周围蹲着,看腻了人数草,数腻了草接着看人,日子一天天无聊的过去,他竟然有点想念小雨丫头了。

    如果小丫头在这儿,哪怕用那种“恐怖”的眼神看着他,或者天天跟他斗气拌嘴,那日子也总好过现在这种猪一样的生活。

    本来对卧龙之会毫无兴趣,可现如今他绝对是太虚宫里最盼望这场盛会的人。

    掰着指头数着日子,终于在指头都快掰断了的时候,叶之尘总算走出了草庐,告诉他要带他去太虚峰迎客。

    “迎客?那我不成了楼子里的大茶壶了?”大茶壶喜不自胜,没发现自己狂喜之下又口不择言了。

    “话说八道什么呢!”叶之尘狠狠瞪了他一眼,余光一扫一同前去的其他神剑峰弟子顿时懦弱寒蝉。

    看着小胖子满脸讪笑,叶之尘头疼不已。若不是今日为了迎客太虚峰高手尽出,李初一没人保护怕被人钻了空子,他打死也不会带这个丢人的胖子出去现眼。

    “等下到了不准乱说话,否则的话别怪我不客气!记住了,你今天代表的是神剑峰,代表的是我叶之尘,如果你给我丢了人,哼!”

    小胖子脖子一缩,赶紧低头应是。

    他也是高兴坏了一时之下用词不当,一句话不光把自己骂了连叶之尘和同去的神剑峰诸修也给骂了,他自己也知道说错话了,哪有人自己说自己是大茶壶的!

    一路上不敢再言,小胖子老老实实的跟在叶之尘身后向太虚峰飞去。

    路上他不时的回头望望,看着神剑峰浩浩荡荡的队伍暗暗震撼。不看实力,但论修为的话他在里面最低,其他修士至少也是元神期,道胎期都论把数,渡劫期的都有二十好几,而飞升期的除了叶之尘外,竟然还有足足三个之多!

    这还只是神剑峰一峰,而且还是带出来的。其他留守的或者隐修不出的还有多少,谁也不知道。再加上其他几峰的飞升期高手,李初一第一次对太虚宫的实力有了一个算是比较直观的认识。

    据说百劫老头潜修的凌霄峰高手更多,很多飞升期的高手都会前往凌霄峰潜修,那里是太虚宫最深的底蕴,这样算下来太虚宫的飞升期高手恐怕得论捆算了。

    如此强大的太虚宫,在大衍面前却还是只能勉强自保,那大衍的实力......

    李初一晃晃脑袋不敢再想,再想下去他怕自己会疯。

    以前总听人说飞升期高手人界难得一见,如今看来这他吗根本就是屁话,飞升高手不是没有,而是全被各自的势力给藏着呢!

    吗的,这帮老东西心真脏!

    来到太虚峰,这里已是人山人海。主峰周围的群山,每个山头都有太虚宫的弟子列阵等候,跟着叶之尘马不停蹄的一路飞到了太虚峰主峰,山脚下那个熟悉的巨大广场上已是人头攒动,广场上方的天空里也列了好几个方阵,每个方阵都有一位飞升期的高手带领,见叶之尘到来他们纷纷投来目光。

    “叶峰主,好久不见!”

    “叶兄,小弟可是先到一步啦,哈哈哈哈!”

    ......

    一声声招呼此起彼伏,叶之尘并没有答话,只是一一点点头回礼,态度很是冷淡。

    众人知晓叶之尘的性子,见他如此也不在意。打完招呼后眼神一转,他们一眼便看到了紧跟在叶之尘身后的李初一,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

    早就听说叶之尘身边冒出个大侄子来,而且这位大侄子还很能折腾。百劫老祖因为他亲自下令此人丹房免入,神剑峰丹房主事白敬岂一提到他至今还脸色乌黑跟锅底似的。

    有消息灵通的甚至打听到太虚峰丹房的重建也跟他有关,具体细节没能打听出来,但看着于庆礼长老讳莫如深的样子便知道老头肯定也被折腾了个够呛。

    这么有趣的一个人他们早就想见见了,如今终于有了机会,他们自然要看个够。

    可是瞅了半天,除了修为有些吃不透外,这孩子跟个普通的小胖孩没啥两样,不像传说中三头六臂罗刹脸的凶相,看着倒还挺可爱的。

    他们是打量爽了,可李初一却被看的冷汗都下来了。

    一群不是飞升就是渡劫的大高手死盯着你看,换成其他人早就蔫儿了,小胖子感觉自己没尿就已经定力够好了。

    好在有人替他解了围,一个欢喜的声音突然传入耳中。

    “初一,这边这边!”

    低头一瞧,小雨站在广场上一个方阵的前头,见到他后拼命的挥着小手,生怕他看不见。周围的修士纷纷侧目,看看她又看看小胖子,眼神很是玩味。

    李初一微笑示意,旋即眼神一转匆匆的看向了小雨身旁。

    那里,余瑶一身湖绿长衫翘首而立,见他望来微微一笑,眼中暗含感激。

    李初一激动坏了,要不是叶之尘在前面镇着,他早就迫不及待的冲下去了。好在他心里还有几分清醒,望了眼叶之尘没敢乱动,只是冲着余瑶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叶叔没骗人,余瑶果然出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