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阴阳道典

第八百四十章 至宝妖皇

    “既然龙族首领这么厉害,为何不趁势反击反攻人族呢?”李初一问道。

    蝶梦深深一叹:“如果可以的话,圣宗大人怎会不如此做呢,可惜那一战他虽然尽诛敌手,可他自己也身受重伤。至宝不是肉体凡胎可以御使的,传说每件至宝都是仙界的仙人们遗留在人界的仙器,圣宗大人身受重伤,至宝神剑的反噬再也难以压制,是以那一战结束后不久他便仙逝了,而那柄至宝神剑也因此流落在外,至今不知所踪。”

    “你是说那柄剑丢了?一柄至宝神剑,就那么丢了?!”李初一眼珠子都快瞪下来了。

    蝶梦点点头:“是的,那柄神剑丢了。这些年来妖族一直在不断地搜寻着它的下落,不光是妖族,人族甚至鬼族也是如此,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人界几乎被翻了个遍也没能找到了一点蛛丝马迹,此事一直是妖族的心中之痛。”

    愣了半天,小胖子嘴一咧猛撮牙花子。

    当初为了天泉剑他拼死拼活九死一生,如今得闻竟然有一柄跟天泉剑不相上下的至宝神剑流落人间,百般滋味顿时回转心头。

    也不知道哪个幸运儿能有此鸿运,能跟天泉剑相媲美的至宝神剑,就算发挥不出它的威力,可只要能发挥出一星半点的也足以仗之横行人间了。

    要不要去找找?

    小胖子心头火热,旋即又满心无奈。

    一万多年都过去了,人界这么多人一直在找,结果依旧要无音讯。他脑袋虽大,但他可不觉着自己的脑袋能大到被这么一张馅饼给砸到,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能找得到。

    咬着嘴唇左思右想,他最后把主意打到了道士身上。

    人界里他知道的活的最久的人也就是道士了,回头见着道士一定要问问他,这件事别人不知道,道士却未必没有消息。

    如果连道士也不知道的话,那他就彻底死心了。至于他那位比道士活的还久的道尊师爷他连考虑也没考虑,人他都没见过呢,谁知道师爷在哪儿快活呢,想找他老人家小胖子也找不到。

    “梦姐姐,那把剑叫什么名字?”李初一问道,见不到剑至少得知道个名字不是。

    “没有名字。”

    “哈?没名字?!”

    蝶梦的答案让李初一很纳闷儿,至宝神剑可不是“村里最好的剑”那种凡俗货色,每样至宝都应该有自己的名字。这把剑虽然在《乾坤百物》里没有记载,可既然它是至宝那肯定也应遵循此理,它不可能没有自己的名字。

    叹了口气,蝶梦解释道:“其实应该说我们不知道他的名字。圣宗大人取出此剑后便去迎敌了,并未多说什么。而他仙逝之地是在荒郊野外,找到他的遗骸时此剑已经失踪了,一起失踪的还有龙族的那四样圣物。因为圣宗是伤势爆发突然暴毙,所以未曾留下任何遗言,因此这把剑自始至终都没人知道它的名字。”

    见李初一有些失望,蝶梦话锋一转道:“不过我们妖族替它取了一个代称——妖皇剑。因为圣宗大人的丰功伟绩,对所有妖族来说都有如再造之恩,所以妖族各部共推圣宗大人为妖皇,那柄至宝神剑因为被圣宗大人使用过,也因此被称为妖皇剑。”

    “妖皇剑!”

    李初一咀嚼着这三个字,眼神越来越亮。

    “既然它是妖皇剑,是不是找到了它就能成为新一代妖皇了?”

    蝶梦古怪的看着他:“你想当妖皇?”

    “不是,我就是问问。”小胖子笑嘻嘻的道,眼中满是好奇。

    蝶梦的眼神微不可查的波动了一下,旋即说道:“妖族各部倒确实有这么一条共识,谁若能找到妖皇剑立刻便会被尊为新一任妖皇。你虽然是个人族,但若真有这份运气,而且还愿意把妖皇剑归还妖族的话,妖皇倒是不可能,不过封个大掌祭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前提是你得放弃人族的身份,并且以道心起誓永不背叛妖族。”

    李初一直翻白眼,要真这么干了那连人也当不成了,那是真正的人妖。

    “大掌祭是什么?”李初一问道。

    “就像太虚宫的太上长老,大掌祭便是妖族的太上长老,地位极其尊崇。妖族各部每一部族都有若干掌祭,其中地位最高的被称为上掌祭。有的部族族长便是上掌祭,有的则是由族中实力最强悍的存在来担任,而非族长担任的上掌祭其地位与族长平起平坐,甚至从有些方面来说上掌祭的权利比族长还要大上一些。至于大掌祭则是妖族共同承认的,上掌祭只能统帅自己的部族,而大掌祭则有权调用任何妖族部众。只要大掌祭的命令没有明显迫害所调部族的迹象,那么接到命令的部族是不可以违背大掌祭的命令的,违者视为叛族,会受到所有妖族的共同追杀。”

    “我去,这里厉害?这不跟妖皇没啥两样了?”

    “不,不一样的。”蝶梦摇头,“妖皇的命令是绝对的,哪怕妖皇让你去送死,只要你是妖族的一员那就必须遵从,违者不论什么原因都会视为叛族,妖族各部会联手杀尽其最后一丝血脉,将违命者彻底从世上抹除。”

    “那要是追杀的部族里有这一族的姻亲血脉怎么办?也杀吗?”

    “杀,杀无赦。谁若敢包庇则视为同罪,一起被灭族!”

    蝶梦淡淡的声音让李初一的冷汗都下来了,吗的妖族就是狠,这简直跟大衍的诛灭九族差不多了。

    转念一想,他心里又热乎起来。背叛人族虽然有些不太好,但大掌祭的权利实在太大了,仅次于妖皇之下,如果真能当上大掌祭的话,做个人妖好像也没啥不好的。

    这主意也就他能想的出来,换成其他人族打死也不会升起这种念头。

    背叛人族?开玩笑,疯了吗?

    也就他是个对种族之分很不感冒的奇葩,这想法要让别人知道了,不打死他也会冷眼相对的。

    “那现在的妖皇是谁?是不是还是龙族的人担任?”小胖子的好奇心彻底被提了起来。

    蝶梦摇头:“不是的,自始至终妖皇只有一个,那便是当年龙族的圣宗大人。妖皇剑一日不归,新任妖皇便一日不立,所以直到现在妖皇仍是一个专称,说出来指的就是圣宗大人。”

    “草,说了半天感情是个看得见摸不着的虚位!”小胖子撇嘴。

    蝶梦哑然失笑:“所以啊,妖族各部为了能将这个虚位变为实权,才会那么着紧去寻找妖皇剑的下落。只可惜至宝难寻,这么些年下来了也没什么结果,好在四样圣物已寻回其二,总算不是一无所获。”

    “既然如此,那就没人提议废了这个规定,换个方式推举新任妖皇吗?”

    “怎么没有,好多大妖都曾有此提议,可是全都无用,不光七位大掌祭不允许,绝大部分的妖族也都反对。”

    “为什么?”李初一纳闷儿,“选出个新妖皇不好吗?对妖族来说应该有利无害吧?”

    “哪有那么简单。”

    蝶梦轻轻一叹。

    “新妖皇的出现确实对妖族有利,但你也得想想雄踞北方的大衍皇朝。妖皇的权利可以将妖族拧成一股绳,可大衍怎会坐视不理?如今大衍之所以任由妖族盘踞十万大山,一则是其对自身实力的自信,二则是因为妖族主动分裂成了两大部分,七位大掌祭三三率之互有摩擦,余下一位大掌祭斡旋其中平衡左右,给大衍造成了一种妖族内斗不休的假象,这才让大衍放下心来安安静静的雄踞北方。如果新任妖皇出现,东西两部合并为一,你觉着大衍会放任不管吗?妖皇登基之日便是大衍发兵之时,面对大衍的百万雄兵,哪怕新任妖皇修为再高,没有妖皇剑在手他也绝对无法如圣宗大人那样力挽狂澜,妖族必定会倒在大衍的铁蹄之下。届时生灵涂炭,不知会有多少部族就此除名,又有几个部族能残喘苟生呢!”

    “大衍真这么厉害?”李初一冷汗暗流。

    他知道大衍厉害,也见过大衍的狮将和其所率的银甲军,但那些人全被道士一嗓子给吼没了,也就狮将仗着修为精湛才苟活了下来,是以他一直没将大衍的军队太当回事。

    可如今听蝶梦这一说,他发现自己可能最并不了解大衍真正的底蕴。蝶梦说的平淡,可眼中的那抹惧色却没有逃过他的眼睛,能让所有妖族如此恐惧,而且除了十万大山外还同时震慑着太虚宫和漠北,大衍的实力看来远比他想象的还要恐怖得多。

    果然,蝶梦用看无知者的眼神看着他,冷冷一笑。

    “大衍若没这份实力,早被人给灭了。大衍不光高手如云,其下的军队也恐怖的紧。最可怕的还不光是这些,大衍最让人忌惮的是他们的谋划,当初大衍的开国老祖宇文无忌和沐家老祖沐启明就是如此,两人不但实力深不可测,其智计手段更是让人胆寒。正是在他俩的联手游说下,人族才会高手尽出意图一举灭尽妖族各部,若非圣宗大人横空出世,妖族早就成了历史的名词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了。可是你知道吗,据我们妖族智者事后分析,宇文无忌和沐启明打从一开始的目的便不是要诛灭妖族,而是想借此机会同时耗尽人族和妖族诸多高手,以此来让宇文家和沐家趁机崛起,乃至称霸世间!”

    “事实上他们已经成功了不是吗?现在人界里大衍皇朝是当之无愧的霸主,当年数百位飞升极其背后的家族,现在的世人又知道几个呢?”

    眼望东方,蝶梦幽幽的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