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阴阳道典

第八百三十九章 被掩盖的历史

    他不想聊,蝶梦却谈兴甚浓,语重心长的道:“所以说你真的没什么好烦恼的,既然她们都喜欢你,那你一起娶了不就行了?外表来说你确实是像个人族中的劣等品,但本质上你其实很优秀,比绝大多数人族都要优秀。如果你是我玉蝶族人,肯定早就有一大群美丽的蝶女围在你身边等着与你欢|好了,以你的资质诞生出来的后代绝对资质不同寻常,将来又是一尊万众敬仰的大妖也说不定,你怎么就想不通呢?”

    “大姐,我求你了,别说了。”

    李初一都快哭了,他最疼头的便是跟妖族讨论这种问题。

    小二黑如是,蝶梦亦如是,大部分妖族的生育能力远逊于人族,在他们眼中很多时候后代的繁衍甚至比修为还重要。

    李初一可以理解蝶梦的想法,但他不可能也绝对不会将其当成自己的想法。人族不同于妖族,人心是很复杂的,很多时候人对感情的执着会超越一切,不论金钱、权利还是其他美人,只要会影响到自己感情的统统都会被摒弃。

    就拿叶之尘来说,因为自己的娘亲这么多年来孤身一人,晴姨都那样了连自己都有些看不下去了,可叶之尘还是不为所动,始终板着个脸冷漠的拒绝着一切。

    这就是叶之尘的执着,从某些方面来说李初一感觉自己跟他很像,都是一般的傻,一般的因有情而无情。

    李初一知道这样不好,很伤人,在其他人眼里他这样就是个蠢货。但知道又能怎样呢,人心最难测,即便是修士很多时候也压制不住自己的心情。

    他想过整理心情,也一直在试图这么做,本来断情崖一夜后他已经开始着手了,但谁知余瑶又出了这么一番岔子,说到底只能说造化弄人。

    听他这么讲,蝶梦冷淡的道:“你这还是在给自己找理由。什么叫造化弄人?如果你喜欢的人也喜欢你也就罢了,可余姑娘我见过,我能感应出她对你没有任何杂念,对待你她就像对待一位小弟弟一样,只这一条你的路便断了,你还有什么可执着的?”

    “那是她还没有机会了解我,如果当初我不被抓走的话,这么多年相处下来结果还是两说呢!”李初一不服气的道,哪怕心里知道蝶梦说的很对,他也禁不住的想要挣扎一下。

    “可事实却是她不喜欢你,她喜欢的是她的那位师兄。我没记错的话应该就是前几日过来劝陆千金的那位男子吧,那人连我也有些看不透,想来也肯定是为人族的骄子,跟他比你没有什么优势,按正常来讲她不会移情于你的。”

    蝶梦的话很直白,直白的让小胖子想哭。

    “亲姐姐呦,你没必要说的这么透吧?你这是在我伤口上撒完盐然后再舔两口你知道吗?”

    蝶梦点点头:“知道,可我说的也是事实,一个你一直在回避的事实。况且就算她会,可我没记错的话,你们人族的习俗向来是一男可以娶二妻但一女不可嫁二夫的,她喜欢你又有什么用呢?难道为了你就枉顾那位与她两情相悦的师兄吗?”

    小胖子差点给噎死,有气无力的道:“大姐,你今天这是咋的了,平常一句话不说,今天噼里啪啦的教育了我这么一大顿,你到底受啥刺激了?”

    蝶梦一窒,脑海中划过一幕幕画面,一个个年轻的蝶族男女欢声笑语,翅膀光鲜不再的蝶族老者在一旁慈祥的笑着,画面最后定格在了那个被她当成亲弟弟一样对待的蝶族小男孩身上,想起他第一次告白失败后在自己面前哭鼻子的有趣场面,蝶梦嘴角不知不觉的泛出一抹温柔的微笑。

    可旋即,空洞的双眼,死灰的脸庞,美丽的翅膀被熊熊烈焰吞噬,他提着兵刃僵硬的向自己刺来。

    后面的事她记不得了,又或是本能的不想去想起,她忘记了自己是怎么安置那些化为傀儡的族人的,她只记得自己的心很疼,很疼。

    蝶梦的悲伤感染了李初一,看着那张再次变得苍白而死灰的脸庞,李初一心里一疼,知道她又想起了那些伤心事。

    心里狠狠给了自己几巴掌,小胖子懊恼极了,一直以来都很小心,今天怎么又说错话了。

    蝶梦好不容易心情好了点,刚才说的话比之前说过的话加起来还要多,这可是好事啊,怎么又被他给搅合了呢!

    不就是挤兑两句嘛,不就是伤口上撒盐再舔两口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老天保佑...啊呸,臭道士保佑,祖师爷保佑,这位大姐可千万别想不开再寻死觅活的,他可不想再当一把知心小胖了。

    想了想,小胖子心中一动,岔开话题道:“说起来我还想问问呢,梦姐姐啊,妖族是不是都跟你们玉蝶族一样,只要互相喜欢就可以在一起,不在乎几妻几夫的?”

    看了他一眼,蝶梦知道他的用意,心里暗生暖意,她轻轻的摇了摇头。

    “并不是,妖族只是你们人族给的一个称呼,妖族内部的族系其实很复杂。比如我们玉蝶族,婚娶就是这样一种习俗,而狮族虎族之类的凶兽族群则大多是一妻多夫,实力越强的男子配偶便越多,对他们来说配偶除了传宗接代以外,也是体现他们实力的象征。而如噬金蚁、裂天飞螳,他们的族群里是女尊男卑,男性族人只是她们繁衍后代的工具,因此他们族群里只有交配而无婚娶之说,硬要说的话也算是你们人族所说的一妻多夫。此外我们蝶族中有一支栾蝶族,她们因血脉问题只能繁育女性后代,没有男性后代,所以她们是我们蝶族中的异类,只要是男性不论什么种族她们都不介意,加上她们的天性与狐族有些类似,因此很是放浪形骸,只要有机会便会与男子欢好,因此也被我们称为浪蝶族。”

    “这么夸张?”小胖子有些吓着了,这家伙简直比楼子里的小姐姐们还要狠,这要让道士知道了还不得赖在里面不出来了!

    挠挠头,李初一又问道:“那有没有一生只有一个伴侣的?”

    “有!”

    蝶梦点头道:“鹤族里大部分的族群便是一夫一妻的,一生只有一个伴侣。而金翎雕不但一生只有一个伴侣,一旦一方死后另一方会紧跟着殉情。除非他们育有后代,那样的话他们会将孩子养大,待孩子长大成人能够独立后才会殉情而去,在妖族里他们一只都是很异类的一支。”

    “确实够异类的!”小胖子深以为然。

    以前他一直认为妖族除了长相以外应该都差不多,就像人族因地域而分人,妖族的不同也就是它们的本体种族了。可蝶梦这么一说他才发现根本不是,妖族的种群分类远比人族要复杂得多,每一个族群都是多姿多彩各有特色,以妖族统称确实很不合适,这个统称足以说明人族的傲慢。

    旋即他又有些奇怪,疑惑的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你不是一直在三生林嘛,其他妖族的事你从哪儿听来的?”

    看着他,蝶梦笑了笑,手一抬竖起了一根手指。

    “首先,我们玉蝶族是有传承的,除了修行的方法以外,各族的历史和奇闻异志也有传承下来,这点就跟你们人族一样,不同的只是你们用文字记载,而我们则是先天传承再加上长辈的口述。”

    “其次,天门十峰可不是自古以来就被你们太虚宫占据的,很久以前人族还没有开始清洗妖族的时候,天门十峰可是妖族的乐土,而那时你们人族只不过是诸多势力中的一支罢了。后来你们人族开始逐步倾轧妖族的地域,而那时的妖族也跟你们人族一般,族群之间并不和谐,所以并未联合起来抵抗。直到一万多年前宇文家和沐家突然出现,他们打着‘扫清异族净我河山’的旗号号召所有人族联合起来血洗妖族,那时起妖族才开始步入衰落。好在当时的龙族首领横空出世力挽狂澜,不但联合了妖族诸部团结一心共抗人族,他还以自己的本命精血为引,御使龙族四样秘传圣物强行开启了龙族圣地藏龙渊,从中取出了一柄至宝神剑力敌人族数百飞升。一战之后敌寇尽灭,人族惊惧之下这才默认了妖族的存在,自此十万大山纳为妖族疆域,妖族只能在此休养生息,未得允许不可随意踏入人族地界。”

    蝶梦的第二根手指竖起来的很轻,李初一的眼神却是那么的凝重。

    狠狠咽了口唾沫,他不可置信的道:“数百飞升?你确定?假的吧?”

    蝶梦冷笑:“不会有错的,这件事在妖族各部的历史中都有记载。你们人族不知道不奇怪,宇文家和沐家建立大衍皇朝后,这段历史便被他们给掩盖了,是以现在大部分人族只知道当年妖族被他们无敌的先辈‘很轻松’的赶到了十万大山,对数百位飞升的陨落毫不知情。”

    李初一迷茫的看着蝶梦,他感觉自己跟在听神话似的。

    数百位飞升,就算现在的人界飞升期高手有没有这么多还是两说。这些飞升期联起手来的话恐怕就是个神仙下凡也能给屠了,可那位龙族首领却以一人之力把他们全给杀了,那位龙族首领究竟是什么修为?难道跟道士一样,也是个人界成仙的大变态?

    应该不会,人界成仙可不是说起来的那么简单,没有掌握正确的方法,以人界如今的残缺传承几乎不可能做得到。

    所以恐怖的应该不是那位首领,而是他手中那柄不惜以精血献祭而取出的至宝神剑。

    天泉剑他见过,能跟天泉剑同称至宝的神剑,若是能把其威力给发挥出来,哪怕只发挥出一半,这种恐怖的战绩也就可以理解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