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第367章 (终)

    李牧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他打开门,看到正在厨房里忙碌的泰九。

    唱机播放着舒缓的爵士。

    “笨蛋,回来了?”泰妍笑。

    “嗯。”李牧点头。

    她扎了羊角辫,看起来颇为可爱。

    “为什么这么看我?”

    “没什么,只是想这样看下去。”

    “切,说实话时间过得真快啊,我有些不知所措了。”泰妍望着李牧的眼睛。

    “是吗?”李牧走进厨房。

    “嗯哼。”她抱住他的腰,把脸埋在他的胸口。

    “吃饭吧。”

    “好。”

    吃完饭。

    李牧和泰妍静静躺在床上,望着彼此。

    “你说我像什么?”泰妍问。

    “天空?”李牧笑。

    “为什么这么想?”

    “感觉吧,变幻莫测。”

    “FF,你像是云。”

    “嗯。”

    他们无话不谈,从小时候聊到现在,从暗恋聊到失恋。

    她说有时候想一个人静静地离开这里,去一个谁都没有的地方。

    他说那他肯定也会跟着去,因为云在天上。

    “要是我消失了,你会找到我吗?”

    “会。”

    “那你消失呢?我会找到你吗?”她睁大眼睛。

    “会。”

    “笨蛋,不要离开。”

    “好。”

    时间过得飞快。

    李牧因为要准备开学忙碌起来,她也因为专辑的事情开始忙碌。

    偶尔用kakaotalk对谈,便觉得很快乐。

    28号,她的专辑总算出来了。

    不觉进入了三月。

    三月一日是韩国的三一节,李牧略微感觉到了节日的气氛,这个节日对韩国人来说是很重要的节日之一。

    李牧和王耀走在街道上,讨论着以后的事情。

    “李牧,和我回去吧。”王耀忽然说。

    “嗯?”

    “一直在这里其实也没有多好。”

    “也对。”李牧笑。

    “喂,不是开玩笑。”

    “嗯。”

    金多贤说,她恋爱了,和一只狗。

    “恋爱?”

    “对啊,那只狗好可爱。”

    “那只是喜欢吧。”李牧说。

    “嘿嘿,比男朋友好多了。”

    “是吗?”

    “嗯。”

    交谈完毕。

    世界是隐喻。

    李牧想到,许多命运隐藏在看似虚假的事物中,到底什么才是真实,什么又是假象呢?

    他打开笔记本电脑,看着他记录的日记。

    真实有时候和虚幻只有一线之隔,人们甚至可以把虚幻的东西当做真实,把2+2=5当成真理,虚幻和真实的限界在哪里?

    嗡嗡。

    “笨蛋,在干嘛?”

    “写日记,你呢?”

    “正在想你。”

    “我也是。”

    “FF,晚上去找你吧。”

    “好。”

    “今天去录节目了,遇到了以前的朋友,聊得很开心。”

    “那很好。”李牧说。

    “嗯,明天就是7号了。”

    “是啊。”

    “还有两天就是我的生日。”

    “嗯。”

    “笨蛋,你真的不会离开吗?”

    “不会。”

    “那就好,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担忧,或者我跟你一起走?”

    “不用。”

    入夜。

    李牧看向窗外的夜景。

    首尔的夜依旧喧嚣,它似乎完全没有什么改变,从他来到开始一直是这个样子,只是又有些改变。

    有时候把真实的东西讲给别人听,他们会嗤笑不已,反而虚假的东西,却让他们信以为真,人类真是有趣的生物。

    7号,酒吧。

    李牧和全昭妍、金高恩她们一起喝酒,聊起相遇的事情。

    “李牧,你的故事很有趣。”全昭妍笑道,将杯中的酒喝干。

    “有趣的故事,有时候并不怎么有趣。”李牧耸肩。

    “希望下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是这样。”全昭妍将手中的打火机递给他。

    “谢谢。”

    金高恩喝醉了,李牧背着她回家,她在他耳朵上咬了一口,说了一句若有若无的话。

    李牧微微点头,从她家离开。

    8号。

    李牧和严勋、韩在元一起喝了酒,他们说他们这样的人不怎么合群,在人群里有时候找不到活着的感觉。

    “是吗?”李牧笑。

    “嗯,所以交不到什么朋友,或者不愿意放下一些东西,勉强和别人做朋友。”严勋说。

    “对,不知道的人始终不会知道,我们不理解他们为什么要过那样的生活,而他们也不理解我们为什么要过这样的生活。”韩在元比以前显得严肃。

    “嗯。”

    “高恩一直很喜欢你。”

    “我知道。”

    “你呢?”

    “只是朋友。”

    韩秀静和李再勋叫李牧去保龄球场。

    打保龄球并不是他的爱好,只不过他也去了。

    “你真的很讨人厌,其实我很讨厌你这种家伙,特别你还是男的。”韩秀静直言不讳。

    “嗯。”

    “李牧,希望你能够快乐。”李再勋拍了拍李牧的肩膀。

    “快乐这种东西强求不来。”李牧笑。

    夜越来越深。

    午夜十二点。

    首尔的灯光连接成一只巨大的鲸鱼,沉潜于夜幕下的城市,吞噬着人们的快乐与悲伤,将他们吞进无尽的混沌中。

    客厅内昏暗一片,窗户不知何时已经敞开,白色窗帘随风而动,桌面上放置着一本辛波斯卡的诗集。

    冷风吹来,书页被风吹开,哗啦啦,发出细微的声响,白色纸页上弥漫着黑色的文字,那些文字似乎在浮动。

    风刹那停下,书页也停止翻动。

    “每个开始,

    毕竟都只是续篇,

    而充满情节的书本,

    总是从一半开始看起。”

    嗡嗡。

    “我在宿舍外面。”泰九的手机上浮起一段文字。

    她急忙跑了出来。

    李牧手里拿着一本《百分之百的女孩》笑道:“祝你生日快乐,我的百分之百女孩。”

    “切,坏蛋,吓死我了,还以为你真的走了。”她一下拥住他的腰。

    “我能去哪里?”

    “笨蛋。”

    “我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不是吗?”李牧揉揉她的头发。

    “嗯。”

    “还有九年,想走也没有那么容易啊,我可是很守信用的人。”

    “切,明明是一个大骗子,礼物呢?不会就是这本书吧?”

    “打开看看。”李牧笑。

    泰九打开书,发现里面挖出了一个洞,放置着一个小盒子。

    “FF,这是什么啊?”

    “你觉得呢?”李牧说。

    砰!砰!

    烟花铺满天空。

    王耀和全昭妍他们都摇着头:“没想到还要为这个家伙做这种事情。”

    故事总是从一半开始,而结局意味着新的开始。

    后记:写完了。

    新书《幽世界》。

    这本书被许多人称作对话流,但和对话流毫无关系,对话多如果是对话流,那叹号多,不是叹号流吗?

    除了刚开始用悬疑式笔法以外,其他都是使用极简主义写成,除了主人公的心理描写,其他人的心理描写几乎都省略了,还有很多省略的部分。

    极简主义的特点是反高潮、反戏剧化,戏剧包括悲剧和喜剧,所以这是一个很平静的故事,没有悲剧和喜剧,用很克制的手法写成。

    传统小说是作者推着读者走,注重情节,要制造高潮。

    极简主义是消解情节,反高潮,所以吸引力会大大降低,看起来平平淡淡,如果你想找刺激的东西,肯定找不到。

    尽量把细节做的真实,除了开头小部分外,天气部分也都是按照首尔当日的天气进行描述,出现的店铺名字地点,包括WiFi密码也都是真实的。

    如果了解这些细节,或许能够好一点,可惜大部分人都不懂,不过也无所谓。

    主要讨论的也不是那些东西,这本小说以恋爱为主线写了一些特殊人群的生活而已,或许和一部分人想看的东西背道而驰。

    本来篇幅不应该这么长,毕竟极简主义应该是用片段代表历史,只可惜时间线跟进了现实,不过这样也好,我觉得很有趣。

    无聊的东西,写出来也没有意思。

    当然我和书的主人公一样对明星不怎么了解,好在网络发达,收集信息很方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