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4.第364章

    二月二十一日,晴。

    天气晴朗,微云浮空。

    李牧从床上起来之后,发现天空蔚蓝无比,以至于让他想到了海面上微微拍打浪花的情景,在海云台的时候,他时常和朋友们去看海。

    夏天也会有许多bikini美女们来玩,抛弃他们的男朋友来的也很多,以至于让陈思思这样的禽兽得手。

    好在大家都你情我愿,虽然这种事情说出来有些奇怪,欲念这种东西是人类的本能,总得想方设法疏导。

    有的人用手解决,有的人则是去酒吧发展ONS,总体说来也情有可原,若是人类可以像细菌一样分裂生殖,倒也不必这么辛苦了。

    当然这样的话,爱情这种东西也估计不会产生了,全世界或许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大家你看我,我看你,对着彼此意淫,那显然是一件很古怪的事情,就像照镜子做那事一样。

    他今天有工作,晚上要去aomg学习rap。

    Simon-d准备给他看一些比赛视频,那事关于srs比赛的,也就是街头rap比赛,每年在韩国都会举行。

    最近的也就是去年十一月份的冠军赛,那次相当火爆,或许是hip-hop文化开始席卷这里之后的原因。

    李牧开始工作,接着工作结束。

    一边和泰妍聊天,一边坐在地铁上看着天花板上的荧光灯。

    来到首尔这么久,他发现地铁这个东西有趣的地方就是天花板上的那些荧光灯,看起来总有种奇妙的感觉。

    泰妍说,她最近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一个女人是不是应该抛弃自己的工作,和一个男人私奔。

    李牧说,不应该,喜欢工作的话那就做吧。

    来到aomg的时候,朴宰范正在和一个美女聊天,这个美女是谁,李牧当然不得而知,不过看模样两人很熟悉。

    Loco叫李牧过去,检查了一下他的发音和音调,最后得出了一个相当有趣的结论,那就是李牧现在的水平已经很厉害了。

    “没想到啊,你这几天吃药了吗?”loco很惊讶。

    李牧的水平简直是垂直上升的,以至于他以为他还在做梦,或者正在梦游。

    “没有。”李牧摇头。

    至于他的rap到了什么程度,他不是很清楚,不过从loco惊讶的模样来看,想必不会太差,不会太差那就是很棒的意思。

    李牧也只能如此理解。

    “很厉害了,和我比也差不了多少的样子,而且你的rap很有特点,或者说充满了孤独感,话说你很孤僻吗?”loco看着李牧。

    他当然没有发现李牧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或许李牧看起来很合群的样子,在这里也没有人觉得李牧格格不入。

    “对。”

    “完全看不出来啊。”loco摸着下巴。

    “那是因为你没有和我太多交集。”李牧笑。

    要是loco和他在一个班级待着,估计会明白这个道理。

    接下来loco讲了一些李牧常犯的低级错误,但除此之外他似乎也找不到什么缺点了,他重新扫视一眼李牧道:“你现在已经很厉害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要不要出一个mixtape试试?”

    “mixtape?”李牧问。

    虽然上次讲过,但他还是没有搞明白。

    “嗯,可以尝试做一些beat,我记得gray教过你怎么制作。”loco说道。

    “嗯。”

    “他说虽然你唱rap很不怎么样,但脑袋瓜倒是很好使。”

    “是吗?”

    “当然现在已经很棒了,要是让Simon-d他们知道,也不知道会怎么样?要不要签约我们公司?”loco挤眉弄眼。

    “我想想,也不一定真的当rapper。”李牧摇头。

    虽然答应过泰妍,但他确实没有想好未来的路。

    “慢慢想,一会Simon-d来了再说。不过我们这的福利很不错哦,嘿嘿,而且和cje&M签约了,不过我们是自我管理,他们相当于投资入股那样的。”loco笑道。

    “嗯。”李牧点点头。

    Simon-d来了,接下来李牧再次唱了一遍,自己最近写的rap,Simon-d也是大吃一惊,表示完全没有想到李牧会进步这么快。

    毕竟原先李牧只是一个音痴。

    但仔细想想,李牧在某些方面确实很突出,改掉音痴的毛病之后,那些方面的优势就凸显了出来,劣势反而一下变成了优势。

    这当然要归功于泰妍的帮忙,还有这些家伙的教导,李牧是一个做事情非常认真的人,虽然平时看起来不在意,但他其实抽出了许多时间练习。

    而且工作的时候也会默念rap,潜移默化之下,李牧练习的程度其实已经大大超过了许多人。

    大多数家伙都是从学生时代开始练习的,只不过他们还要上课,而且还要玩,总之很多烦心的事情。

    但李牧的时间却很多,加上他和别人不一样,喜欢自己一个人呆着,人际关系简单,交际的话也比较少,所以反而更加专注。

    最重要的还是他的天赋确实不赖,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很多东西是看天赋的。

    “你这个家伙有些厉害了。”Simon-d重新打量一遍李牧,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他还是难以置信。

    虽然刚开始是因为泰妍的缘故,他才决定教李牧,加上李牧的嗓音确实很有特点,但到现在他也没有想到李牧会进步如此之快。

    起码要一年吧,他以前是这样想的。

    但现在他完全改变了想法,或许这一次的《show-me-the-money》也可以参加了,或者他应该能够进入决赛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他便开始犹豫起来,要不要拉拢李牧进来呢?

    但是这样又怕比赛的时候,会说偏袒李牧,但是想想,要是别人要看上了李牧怎么办?比如说YG那样的公司。

    他越想越混乱。

    “在想什么?”李牧拍拍他的肩膀。

    “没有,什么都没有,你以后想做什么?”

    “没想好。”

    “那freestyle比赛就别参加了,直接参加《show-me-the-money》吧,或许你会变得很有名,一步直接登顶,就像bewhy一样。”Simon-d说。

    “是吗?”李牧只是摇摇头。

    “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还没有想好,我在想要不要回国。”李牧说。

    “为什么要回去啊?留在这里不好吗?”loco忍不住说。

    “毕竟是我的国家。”

    “也对,那你慢慢想,对了,你和泰妍到底是什么关系?她怎么总是让我照顾你?”Simon-d忽然问道。

    “没什么,只是朋友关系。”李牧笑。

    “应该就是朋友吧,你在想什么,就凭李牧怎么会和她谈恋爱啊?”loco笑道。

    “也对,是我想多了。”Simon-d摇摇头。

    接下来,Simon-d把李牧要出mixtape的消息告诉了大家。

    “还是不出比较好。”朴宰范说道。

    “为什么?”Simon-d问。

    “其实,只要参加《show-me-the-money》了,如果出的话,会有一些人认识他,但是不出的话,反而会产生更有趣的效应。”朴宰范道。

    “有道理,我也觉得不出比较好。”丑鸭也说道。

    接下来经过一番讨论,大家都觉得李牧反正也不在意这些,不如就直接参加给我钱,到时候再说其他的事情。

    “也好。”李牧点头。

    他倒是不怎么在意。

    讨论结束。

    李牧约好和金高恩他们一起去gay吧看看,晚上来的当然也有泰妍。

    入夜。

    Gay吧。

    李牧正自和她们聊着天,金高恩的头发比以前长了许多,也不知道为什么染成了白金色。

    那种灵魂似的活泼也不见了,反而带出一种淡淡的沉静之感,或许她产生了一些变化,但变化的原因是什么却不得而知。

    李牧想了想,也没有多问。

    她只是默默地写着什么,偶尔和李牧聊起最近看的书,包括博尔赫斯的《凤凰教派》和卡尔维诺的《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

    “轻逸的文字总比沉重的文字来得要好,是吗?”

    “或许是人们已经不堪重负,再让那一些压力侵占,或许会崩溃吧。”李牧想了想说道。

    “笨蛋,你们在聊什么?”

    “没有什么。”李牧笑笑。

    裴勋说他和男朋友分手了,至于原因很简单,那是因为那个混蛋看上了别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也就是说他从一个弯男变成了直男,这种事情李牧也是头一次听到,不得不感叹那个女人的厉害。

    “唉,我也没有想到会这样,他怎么会喜欢女人呢?他说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和女人谈过恋爱。”裴勋生无可恋的模样。

    “别在意这些,很多人比你还惨。”金多贤说道。

    “是啊,你就比我惨,我现在心情好多了。”裴勋笑。

    “你就是欠揍了。”

    李牧和泰妍聊起rap的事情,她似乎听Simon-d说了,所以显得很激动,至于为什么李牧能够猜到其中的十之一二。

    或许她心中奢望李牧能够像她一样吧,或者说成为相同的职业,一起在舞台上歌唱。

    只是李牧不知道这种愿意是不是和他自己的心意相符,有时候爱情和工作会发生一些冲突,那该选择什么呢?

    当然是爱情。

    李牧想到。

    “喂,笨蛋,我是不是太自私了?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激动,加入你到时候去了决赛,需要一个feat,可以找我哦。”她低声说。

    金多贤他们毕竟还不知道她的身份,这种事情说出来大家相处起来或许也会变得很别扭。

    虽然他们都很不在意的样子,但李牧知道还是会有在意的感觉,毕竟每个人都不一样,能够变成金高恩那样的人是少数。

    李牧知道不在意别人需要的不仅是勇气,还需要一种专注,那是从内心产生的强大才能够做到。

    即使是塞林格也逃到了世外隐居,所以他有时候也很佩服金高恩的生活方式,这种状态或许是与生俱来的吧。

    虽然他也或多或少如此,却也没有到她这种程度。

    泰妍正自歪头看着李牧,眼中透着一种古怪的光芒,李牧却很清楚那是什么,是一种期待和兴奋,还有一种矛盾。

    或许她希望他参加比赛的同时又不希望参加吧,至于原因他其实也能明白。

    泰妍伸出了手,抓住他的手腕,用指甲轻轻扣住上面问道:“你呢?你到底有什么样的想法?可以告诉我吗?”

    “你想要什么样的答案?”李牧笑。

    “不知道啊,我也不清楚,可以在生日的时候答复我吗?”她说。

    “好啊。”

    “FF,我生日快到了,很激动啊。”她啜吸一口无酒精饮料,她今晚似乎不想喝醉。

    “嗯。”李牧点点头,也呷了一口啤酒。

    酒保看一眼李牧笑了笑,李牧也算是常客了,他和李牧也算是相熟,两个人稍微聊过几句,也知道了彼此的一些故事。

    酒保是一个外国人,从俄罗斯来,来这里的原因是他的妻子,他的妻子是一个韩国人,她说在俄罗斯呆不惯,便来到了这里。

    他的韩语说得颇为流利,在这里已经呆了十几年,有了一个女儿。

    “李牧,你准备在这里吗?还是回到自己的国家?”酒保问。

    “可能回去吧。”李牧说。

    “那也不错,我们那里也有许多人去中国,我的侄女也在黑龙江那边工作。”

    “是吗?”李牧有些惊讶。

    “当然,俄罗斯和中国东北相接,所以有很多人去那里了,有的是做生意,有的是就定居在那里。”酒保笑道。

    聊了一会。

    泰妍说想回家睡觉。

    于是李牧带着她离去。

    回到家中,泰妍说李牧应该做自己喜欢的生气,不需要管她在想什么,因为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是最好的。

    “知道了。”李牧笑。

    “唔,我总是觉得自己太自私,没有把你放在第一位。”

    “最好不要,不然我会很负担的。”李牧摇了摇头。

    “FF,真是的,其他人可不会这么说。”

    “睡觉吧。”

    “嗯,听说明天要下雪呢。”她一脸无奈。

    “下雪好。”

    “切,笨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