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9.第359章

    回到家。

    李牧正在煮饺子,泰九则是在做菜。

    一会。

    做完之后,两个人坐在饭桌旁开始吃喝。

    吃完之后,她说要回去,便离开。

    李牧则独自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一会,电话响起,他一看没想到是全昭妍打来的。

    “怎么了?”李牧问。

    “没有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

    “嗯。”

    “只是在你门外,拿了酒。”

    随即门铃声响起。

    李牧微微意外,打开了门。

    全昭妍手里拿着一瓶霞多丽笑道:“不请我进去?”

    李牧侧身,她缓步走了进来,鼻翼微动,似乎在闻着屋内的味道。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李牧问。

    “一个人喝酒太没意思,就像找个人,看来她刚刚走。”她晃了晃手中的酒。

    “嗯,要醒酒器吗?”

    “不用,随便喝就行,霞多丽这种酒还是要过木桶才好喝。”全昭妍把就放在桌上,走到窗前,打开了窗户。

    冷风吹来。

    她乌黑的长发随风而动,白衬衣上的黑色bomber也微微向后飞起,隐约可以看到她的腰肢。

    “今天天气还真不好啊,可以抽?”她掏出一支烟,拿出弹药筒状的打火机。

    “嗯,反正你已经点了。”李牧用开瓶器打开了木塞。

    “有的酒适合过木桶,有的则不适合。”

    “是吗?”李牧将酒倒入两个高脚杯中。

    “嗯,大部分红酒适合过桶,大部分白酒则不适合,这就是每瓶酒的命运,总会有适合自己的,也有不适合自己的。”她微微敛眸。

    “嗯。”李牧坐在沙发上,呷一口酒,发现里面带着淡淡的雪松香气。

    “木桶也可以分类,一种是法国橡木桶,还有一种是美国橡木桶。”

    “有区别吗?”

    “法国橡木桶比较细腻,美国比较奔放热情,要说哪个更好?当然是法国橡木桶,有品味的女人,比起奔放的女人要更加适宜,不是吗?”

    “看情况吧,有的人就喜欢热情奔放的。”李牧耸肩。

    “你呢?”

    “我?我还好,今天似乎很伤心。”

    “也没有那么伤心,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一个人的生命会那么脆弱,却总是以为自己可以活很久很久。”她吐出一口烟圈,再啜吸一口红酒。

    “大部分人活得确实很久。”李牧想了想,他认识的人中死的人不多,但总归也有死去的,有的年轻,有的年老。

    “嗯,所以才会失去一些东西吧,总以为自己可以得到一切。”

    “可能。”

    “你呢?觉得有意思吗?活着。”

    “还好,也没有觉得太无聊,偶尔会有些无趣,但也可以找点事情做。”李牧笑笑。

    两人继续喝着酒,李牧感觉到头略有些昏沉,于是拿出了周雪送给他的酒豪传说。

    这玩意是日本歌舞伎听的陪酒人员常吃的东西,用来解酒效率很高,没想到他今天也变成了一个陪酒人员。

    李牧吃了一粒黄色药片和一粒棕色药片,继续陪着她喝,不觉酒已经到了底部。

    她从保鲜柜里拿出了两瓶艾尔啤酒放到桌上,用牙齿咬开瓶塞,往杯子里倒,倒满之后,推到他身前。

    在酒豪传说的帮助下,他也算变成了半个酒豪,陪着她喝到了深夜。

    最后李牧终于累得不省人事,半躺在沙发上沉沉睡去,最后隐约感觉到脸部似乎有什么东西,热乎乎的,又有些湿润。

    第二天。

    李牧捂着发疼的脑袋,睁开了眼睛。

    低头一看,许多酒瓶摆放在地上,还有许多烟灰和烟蒂,全昭妍早已消失不见,他躺在沙发上,身上盖着一个被褥。

    “昨天果然喝太多了。”李牧打哈欠,拿起旁边的手机一看,时间竟然是九点多了。

    而且竟然还有许多泰九的未接电话和一大堆信息。

    “……不好。”

    李牧急忙打电话过去。

    不过她似乎根本不接,直到第十二通的时候。

    她似乎接了下来,只不过语气很差:“喂,是你啊。”

    “对,是我。”李牧咳嗽一声,因为嗓子太疼了。

    “还以为你已经死了。”

    “还活着。”

    “昨天开心吗?”

    “还好。”

    “知道了。”

    “对不起,不小心喝了太多酒。”

    “没关系,反正我也只是一个不能经常陪你的女人,你身边不是有很多美女吗?当然不用我了,何况我也没有什么好的。”

    “不是。”李牧说。

    “不是什么?”

    “昨天真的不是故意的。”李牧把昨天发生的事情一一解释。

    “哼,那也是,为什么不接电话?难道听不到?”

    “……”

    “算了,先原谅你吧,我现在要忙了,到时候再说。”

    “好。”

    电话挂断。

    李牧跑进浴室,洗完澡出来,开始做早餐。

    好在今天休息,他也算松了口气。

    嗡嗡。

    “在不在?”

    “在。”李牧回复。

    “陪我去买BL书啊,今天刚好无聊。”

    “好吧。”

    “多谢了,嘿嘿。”

    “不客气。”

    约好时间和地点。

    李牧吃完早餐,来到了那家咖啡店。

    金多贤和裴勋正自喝着咖啡,看到李牧,挥了挥手。

    “今天竟然也下雨,真麻烦。”金多贤望着窗外。

    “明天应该是晴天。”李牧笑。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下雪。”裴勋说。

    “过几天吧。”李牧笑。

    “天气变化得真古怪啊。”

    喝完咖啡,他们来到书店,她继续买书,李牧和裴勋坐在一起聊天,说起关于恋爱的话题。

    李牧讲了昨夜的事情。

    “那样可不好,你女朋友当然会生气了,我的话也会很生气的。”裴勋笑道。

    “我知道。”李牧点头。

    喝酒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

    “知道就好,不过也不必担心了,情侣间肯定会出现一些事情,也不会一直快乐下去,分手什么的也是常态。”

    “分手?”

    “那当然了,大部分人的恋爱最终还是会以分手告终,结婚的话,估计都谈了三个以上吧,我的话也谈过五次了,还是和男人。”裴勋挤眉弄眼。

    “喂,不要这么看我。”李牧翻白眼。

    “其实还好了,也不用担心,如果是你的,终归是你的,要不是你的,怎么强求也没有用。”裴勋打着哈欠。

    “这句话倒是有点道理。”李牧笑。

    “那当然,我说话一直很有道理,对了,你女朋友和你太黏了,总觉得不可思议啊。”

    “是吗?”

    “对啊,你们俩感觉一直在热恋一样,不过这样也不好吧,万一有一天冷下来,会不会产生矛盾呢?”

    “不会吧?”李牧蹙眉。

    “我也是说假如了,不过大家刚开始谈恋爱的时候都比较热烈,做那事情也比较频繁,都后来次数就少了。”

    “最近的次数似乎减少了。”李牧摸摸下巴。

    “是吧,那就是回归普通的过程了,再过两三年的话,估计会厌烦。”

    “嗯?”李牧沉思。

    “开玩笑的了,哈哈,我最多也只是谈过一年,不过有的谈过好几年,听他们说是这样,具体我也不清楚。”

    嗡嗡。

    “在干嘛?哼。”

    “正在和朋友在书店。”李牧说了是和裴勋他们。

    “切,那好吧,以后可不许那样了,昨天晚上差点把我担心坏了,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都没有睡好,呼。”

    “对不起。”

    “笨蛋,不要说这种话,以前不是说过,不要说对不起吗?”

    “嗯。”

    “唔,FF,我的MV要出来了,今天陪我熬夜吧,我去你家找你。”

    “好。”

    “唉,其实我也不该那样的,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生气了,我是不是逼你太紧了?”

    “没有。”

    “真的吗?又不能经常陪你,而且也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

    “没关系。”

    “好吧,笨蛋,我会想办法的。”

    “嗯。”

    裴勋看着李牧笑道:“女朋友?”

    “嗯。”

    “真好啊,你们在一起应该也算很久了,最近很多人的恋爱期限都很短,脚踏几只船也是常态。”

    “你呢?”

    “我也试过了,喜欢上一个人之后,又喜欢上了另外一个人,然后就开始犹豫,到底该和哪个在一起,到最后却都被放开了。”

    “你的经验还真丰富啊,”李牧看着裴勋。

    “嘿嘿,因为我们那个圈子固定啊,找起来其实比普通人还要方便,最主要的是现在男人越来越多了,女人又那么少。”

    “……原来是这么回事。”

    “我觉得这也有一部分可能了,像我们这种第三世界的人群可是不少呢,当然还有一部分故意隐藏自己,比如假结婚什么的。”

    “你们家里怎么样?”

    “还没有告诉,不然我爸会打死我,他那个人非常保守,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裴勋一脸愁苦。

    “慢慢来。”

    “希望他能理解吧,毕竟很多事情不能勉强,不然我也只能假结婚了,最好找个les,这样就可以互不干涉了。”

    “应该不至于打死你吧。”

    “你不懂,他非常严厉,小时候做错一件事情,就被揍的骨折了。”他晃动一下左臂。

    “嗯。”

    “你的笑容是怎么回事?喂,不要幸灾乐祸啊。”

    “只是觉得和你很像。”李牧说。

    “父亲都这样吧,觉得儿子是自己的,必须听他的命令,唉,我要是有那种善解人意的父亲就好了。”

    “那也不一定能够接受你的取向吧。”

    “也对。”

    金多贤买完书走来,坐到了他们的身边,她脸上带着兴奋的表情,似乎对这次的书籍极为满意。

    “很棒,太刺激了,可以好好在家看了。”她脸上洋溢着笑容。

    “好吧,你不找男朋友吗?”李牧问。

    “暂时不用,有这些书就够了,嘿嘿,反正大部分男人也不理解我,我喜欢的男人也不一定能接受我这种嗜好。”

    “嗯。”

    三人从店里出来,准备去弘大吃点烤大肠,雨天很适合吃这个。

    坐地铁来到弘大。

    三个人来到附近的烤大肠店,点了饮料和一份烤大肠,他们坐在一起吃喝。

    “很辣,不过我喜欢。”金多贤吃得不亦乐乎。

    “我发现女人似乎都很能吃辣,或者看恐怖电影。”李牧问。

    “或许是喜欢刺激吧。”裴勋笑道。

    “嗯,差不多是这样,我们喜欢很刺激的东西,所以大部分女人都喜欢和坏男人谈恋爱,估计是那种危险感吸引了她们,当然。我喜欢好男人。”金多贤大笑。

    “真的?”李牧疑惑。

    “可能吧,我不清楚,我认识一个男性朋友,他相当花心,不过人气相当不错,估计是这样吧。”

    “好吧。”李牧喝一杯可乐。

    “也不用太在意,反正你有女朋友了,何况每个人的取向都不同,我的话喜欢眼镜男。”金多贤笑道。

    “你父亲是眼镜男?”

    “你怎么知道?”金多贤略微惊讶。

    “佛洛依德的恋父情节,不过这个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李牧笑。

    “好像是真的,我发现以前谈恋爱的对象都和我父亲有点相似。”金多贤似乎有些吃惊。

    “可能是你的错觉,每个人男人都有相似的地方。”

    “好吧,算了,这种事情也不重要,谈恋爱很麻烦,还不如单身。”金多贤笑道。

    “对啊,一个人也没有什么不好,就是很孤独很寂寞。”裴勋说。

    “你这个家伙欠揍了?”金多贤打了裴勋一拳。

    “我给你介绍一个吧,我朋友里有很多眼镜男。”裴勋笑。

    “算了,我怕他们受不了我,你知道我不看那个根本湿不了,要是被发现了,那他们估计会对你很生气的。”

    “我没事啊。”裴勋说。

    “切,到时候肯定会埋怨我,对了,你们最近看那个了没有?”金多贤说。

    “什么?”

    “《高中rapper》,嘿嘿,现在的小鬼长得很成熟,有几个很符合我的口味。”金多贤舔舔嘴唇。

    “你不是喜欢眼镜男?”李牧问。

    “帅哥养眼啊,还可以幻想他们在一起那个。”金多贤挤眉弄眼。

    “你真是个变态女。”裴勋笑道,“不过那里有些家伙好像是不良学生来着,而且是官二代,然后就退赛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