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第340章 冷

    mad-clown来了,他戴着一副眼镜,按照泰妍的话说,他看起来很像哈利波特。

    赵东林似乎比较害羞,Simon-d介绍李牧和他认识,接着说起了李牧的事情。

    “原来是这样。”赵东林微微点头。

    “差不多,你觉得怎么样?”

    “还不错,不过我现在要回去过年。”赵东林说道。

    “去吧,我也走了,就是叫你过来认识一下。”

    于是他们分别。

    李牧和泰妍一起走在道路上,聊起新年要做的事情,首先要做的事情是拜年,于是两人各自给自己的父母打了电话。

    李牧和泰妍的父母问好,问起他送的礼物,他们是否满意?

    他们说很满意,然后说让他好好照顾泰妍,他们似乎也明白了李牧和泰妍的关系。

    李牧的父母也对泰妍很满意,好在他们根本不认识她,所以很多事情都还是属于隐秘的状态。

    他们都说泰妍很漂亮,说带她回来看看。

    结束了无聊的父母通话。

    李牧握着她的手,沿着街道向前走,街道颇为冷清,因为大部分人都沉浸在过年的氛围中,两个人哼着歌向前。

    她似乎在唱自己的歌曲,一边和他说起:“你说我像不像哈利波特?我想要一只海德威。”

    “猫头鹰吗?”李牧笑。

    “唔,是啊,你不觉得很可爱吗?”

    “是啊,听说日本有一家专门的猫头鹰咖啡店。”李牧说。

    “真的吗?好想去。”

    “那下次我们一起去吧。”

    “好。FF,不过下次是什么时候?”她睁大眼睛,歪头看着他。

    “你有空的时候。”

    “希望能够真的有空,唔。”

    “嗯。”

    “FF,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

    “喜马拉雅山?”

    “会不会太高了,而且登山会很累啊。”

    “怕累可不好。”

    “FF,知道了,《偶像运动会》要开始了。”

    “你不去吗?”

    “已经不用去了,FF,对了,最近的pokemongo听说登陆了呢,我正在玩。”

    “你是游戏狂吗?”李牧忍不住揉揉她的长发。

    “FF,可能是吧,也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做。”

    “学习。”

    “才不要,我要玩。”

    “好吧,看来以后我们的孩子会很贪玩。”

    “坏蛋,我们快回家吧。”

    “嗯。”

    两人回到家。

    她打开笔记本电脑,看起了哈利波特,也不知道她到底为什么那么喜欢看这个,难道是因为她想戴眼镜?

    这种可能性也说不定有,李牧坐在她的旁边,她则枕在他的大腿上看,一边用手指刺他的大腿。

    “有点疼。”李牧说。

    “这样你就可以永远记住我了,FF,最近的月亮越来越弯了。”

    “嗯,因为是这个月的末尾。”

    “唔,明天你要干嘛?”

    “休息吧,饭店也在放假,30号开始工作。”

    “FF,会不会很累?”

    李牧低头看她,发现她的眉毛很淡,鼻子也很有趣,他把食指放在鼻孔上,堵住了其中一个鼻孔。

    “啊,坏蛋,不能呼吸了。”

    “是吗?”李牧嘿嘿笑。

    “真是的,我要看电影了。”

    “看吧。”

    “我要放出海德威来咬你。”

    “这样可不好,一点都不淑女。”

    “FF,我要当一个魔法师,骑着扫帚飞。”她从沙发上跳下来,跑向了屋子的角落,拿起了一个扫帚。

    “……你多大了?”

    “真是的,一点都没有想象力,你这个笨蛋。”

    “好吧,那我就做一个巫师吧。”李牧也从沙发上起来,看向她。

    “嘿嘿,那我们来战斗。”

    “战斗吗?”李牧吞一口唾沫,浮想联翩。

    “坏蛋,想什么呢?”

    “没有。”

    “肯定有。”她一下冲了过来。

    李牧张开手臂抱住了她,她的身体很柔软,身上的香水味不停流入他的鼻腔,让他感觉到一种很奇妙的气息。

    “很舒服。”

    “切。”

    “嗯。”

    “要不要去我们那里玩?”

    “可以吗?”

    “没有什么不可以。”

    于是李牧和泰妍来到了他们的宿舍,顺圭和美英看到李牧挥挥手:“狮子熊,没想到你来了。”

    “你们穿的都是韩服?”李牧看她们身上的衣服问道。

    “对啊,我刚和我的朋友们拜年。”顺圭哈哈大笑。

    “我也去换衣服,FF。”泰妍跑进了她的卧室内。

    李牧则在顺圭和美英的推搡下来到了厨房。

    “过年的时候,我们都要吃年糕汤,狮子熊,快点为我们做吧。”顺圭说道,顺便拿出了食材。

    有新鲜的牛肉,还有像学一样的米糕,据说这个米糕是泰妍的爸妈寄来的。

    李牧拿出手机查了一下韩国过年的风俗,发现要准备的食物竟然还颇多,所谓入乡随俗,他也决定过一下韩国年。

    要做年糕排骨,油炸肉片和油炸什锦等等。

    李牧重新打开她们的冰箱,发现食物倒是很多,顺圭正在喝着烧啤,美英则独自饮着米酒,两个人的酒量似乎都不差。

    酒垃泰妍也从屋内走了出来,她身上也穿上了韩服,白色的裙子,粉色的上衣,看起来倒是颇为清纯漂亮。

    她一下坐在美英的身边,拿起一杯米酒吞了下去,脸颊上立刻出现了绯色。

    “FF,笨蛋,你在干嘛?”

    “给你们做过年的食物,你们慢慢看电视,一会就好了。”李牧说。

    “味道好香啊。”顺圭跑进了厨房内。

    李牧把蛋黄和蛋白分开,然后在锅内摊开,再用菜刀把它们切成了丝,用来做年糕汤的装饰之物。

    顺圭拾起一根黄色的蛋黄丝吃了下去,然后咂咂嘴,竖起了大拇指:“狮子熊,你可以嫁到我们家里吗?”

    “不可以。”李牧翻白眼。

    “怎么可以,他可是我的。”泰妍在一旁大喊。

    “狮子熊,快点做啊,我快饿死了,hungry。”美英挥着手。

    “知道了,一会就好了。”李牧出手如电,在厨房内疯狂忙碌起来,手中的刀划出几道残影。

    泰妍她们的视线顿时被吸引了过来:“如果你去当杀人犯,肯定很厉害。”

    “杀人犯?可以考虑一下。”李牧笑道。

    “笨蛋,FF,你不会像汉尼拔一样把人炖了吃吧?”

    “很有可能,所以你晚上要小心一点。”李牧耸肩。

    “唔,不会吧?”泰妍站起来,假装惊恐的模样。

    “会的,你们一定要小心我,我可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李牧在半空中挥了挥刀,他发现自己确实很适合做杀手。

    他解剖过许多生物,当然都是在他父亲的示意下,如果是人的话,似乎好像也没有什么困难的样子。

    想到这里,李牧看了一眼她们三个人的脖子,其中顺圭的脖子最粗,砍起来应该不是特别容易。

    另外两个人砍起来,应该很顺手才对。

    当然他只是想想,毕竟他不是一个杀人犯,也没有做过那种事情,但是想来应该也不会很困难。

    或许是有了屠宰牲畜的经验,他发现自己心中竟然有一种无法察觉的黑暗。

    “笨蛋,你的眼神好可怕。”

    “是吗?我要继续做饭了。”李牧重新开始忙碌。

    一个小时之后。

    李牧做了色香味俱全的饭菜,除了韩国的食物之外,当然也少不了中国的美食,她们看到之后都流出了涎水。

    “看起来很好吃啊。”

    “嗯,快点吃吧。”李牧替她们盛了饭。

    “你先吃,毕竟你是一家之主。”泰妍咳嗽一声。

    “一家之主?”顺圭和美英都有些古怪地盯着李牧。

    “好吧。”李牧也不客气,夹了一个菜。

    其他人也纷纷动筷子,吃了起来,泰妍首先吃是李牧做的煎饺,sunny则挑选了一块年糕排骨,美英选择了一个莲藕。

    大家吃得不亦乐乎,顺圭和美英的脸上带着享受的表情,她们都忍不住看李牧,说道:“狮子熊,你要是一个女人就好了。”

    “为什么?”李牧问。

    “因为你做饭太好吃了,我都想扑到你怀里了。”顺圭说道。

    “狮子熊,我也想。”

    “你们疯了吗?”泰妍笑道。

    “不要开玩笑,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李牧看一眼泰妍。

    “所以说让你变成女人,因为你是男人,也不好随便接近你啊。”

    “对啊。”

    “我觉得当男人就很好。”

    她们开始狼吞虎咽,不一会就吃了许多,肚子都鼓起来了。

    “感觉我怀孕了。”泰妍掀开衣服,拍拍自己的小肚子。

    “……”李牧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啊,被你搞大了肚子。”顺圭也笑道。

    “这句话很奇怪。”李牧翻白眼。

    “狮子熊,你以后天天过来给我们做饭吧。”

    “不行,我有事情要做。”李牧摇头。

    “太可惜了。”

    他们接着看起了电视,一边喝酒。

    喝了一会。

    几个人决定打花牌。

    李牧对于这个东西不怎么熟悉,好在泰妍开始解说起来。

    “这个其实很简单。”顺圭大笑。

    “嗯。”

    听完讲解之后,李牧大致明白了花牌的玩法。

    花牌一共有48张,每四张代表一个月份,刚好12个月,就成了48张。

    “嘿嘿,可不要输给我啊。”顺圭眨眨眼。

    “不会的。”

    “输的人就弹脑门吧。”

    “好。”

    于是李牧和三个人开始玩起了花牌,刚开始李牧总是输,脑门上挨了好几下。

    不过到后来,他开始反败为胜。

    “怎么可能。”美英捂着脑袋。

    “没什么不可能。”李牧嘿嘿笑。

    他已经轮流打了一遍她们的脑门,简直太有意思了。

    “不能再打了,这样就没法出去见人了,打别的地方吧。”泰妍急忙说道。

    “那打哪里?”李牧看一眼泰妍。

    “唔,不知道。”

    “那不如这样吧。”李牧说起了他的提议。

    也就是抽手腕或者脚腕。

    她们想了一会,觉得这个似乎也很不错。

    于是重新开战,却没想到李牧的牌技越来越高超,以至于她们的脚腕都被抽肿了。

    “……你是不是出老千?”美英问道。

    “怎么可能?”李牧摊开手。

    出老千这种行为他还不至于,只不过他偷看了她们的牌而已,只是她们都没有发现。

    “不玩了,不玩了,好疼。”泰妍揉着脚腕。

    “那算了。”

    入夜。

    李牧和她们分别,她们每个人都锤了李牧几下,以报复今天被他抽疼的身体。

    回到家。

    李牧收到王耀他们的信息,说要到他家里来玩。

    一会。

    王耀和陈思思过来,三个大男人正在边喝酒,边看着窗外的月亮。

    “靠,真是倒霉,竟然和你这个家伙在一起。”王耀叹气。

    “我才倒霉。”陈思思翻白眼。

    李牧笑笑。

    嗡嗡。

    “笨蛋,在干嘛?”

    “正在和朋友们在一起,你呢?”

    “也是啊,我们正在跳舞,可惜你不在这。”

    “嗯。”

    “FF,给你看我跳的。”

    “很不错。”李牧回复。

    “你呢?”

    于是李牧和他们照了相,发送给她。

    “唔,也很有趣。”

    王耀和陈思思决定打扑克,本来是想打麻将,可惜这里只有三个人,所以只好作罢。

    三个人玩着斗地主。

    到了深夜。

    李牧和泰妍打电话,给她讲故事。

    “晚安,啵。”

    “晚安。”

    李牧不觉入眠。

    1月29日,星期天,雪。

    窗外飘着细雪,李牧伸出手,任由雪花落在他的手掌上。

    冰冷的感觉从手掌上传来,这种感觉极为微妙,仿佛一只萤火虫扑进了深渊,带来一丝若有似无的光芒,瞬间被黑暗吞噬。

    嗡嗡。

    “早安,亲爱的。”

    “早安。”李牧回复。

    “今天要加油哦。”

    “你也是。”

    “我去洗澡了,唔,一会聊。”

    “好。”

    李牧开始做早餐,打开另外一间卧室的门,发现陈思思和王耀呼呼大睡,一个人躺在床下,一个人躺在床上。

    也不知道这两个混蛋昨天做了什么。

    李牧打开手机,回复朋友们的过年信息。

    包括金多贤、全昭妍和金高恩等人。

    “天空是黑色的,在下雪。”金高恩。

    “有时候一个人真的很有趣。”全昭妍。

    “我正在看BL书,很有意思。”是金多贤。

    还有他们班级里的同学,包括李再勋和韩秀静,韩在元和严勋也发来了信息,说起他们正在做的事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