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第327章 山羊兔子

    酒液就像火焰,却无法点燃心脏,他身体的温度越来越高,心的温度却越来越低,楼顶的边缘可以感触到危险。

    城市仿佛陷入一种无法言语的昏暗中,或许只是他的眼睛开始变得昏暗。

    “那片云层就像是彩色的鲸鱼那玩意。”金高恩坐在他的身边,望着夕阳余晖照下的云朵,它们的颜色不停变换,灰暗中透着阴冷的艳丽。

    冷风吹来,楼顶的风很不错,特别是双腿悬空的感觉,幸好这楼层不高,只是三层楼,即使掉下去,估计也只会变成残废。

    这是金高恩以前常来的地方,李牧也是今天听她说才知道的,这种高度下望着城市的景色,别有一番滋味。

    不会因为太高而感觉到一种俯视全景的高阔,也不会因为太低而只能流连于常人的视野,它是折中的。

    她的栗色短发随风飞扬,露出左耳垂上的银质耳钉,耳钉上有一枚水钻,在夕光下透出琥珀般的色彩。

    咕咚,咕咚。

    李牧将手中的世涛酒全部干掉,胃袋内仿佛卷起了龙卷,这种酒液的味道极为古怪,但他却发现这种古怪的味道,让他有种脱离掉的感觉。

    “如果跳下去,我们肯定不会死掉。”她翻开《善恶的彼岸》。

    那一页的文字显得有些朦胧,李牧扫一眼,望到了一句:“只爱一个人是一种野蛮的行为,因为其他人就因此而牺牲了。”

    “你觉得对不对?”金高恩转头看他,似乎明白他在看什么。

    “我一直是一个野蛮人。”李牧打了一个酒嗝,味道有些难闻。

    “野蛮人的那玩意肯定不小。”她说。

    “也不一定,每个野蛮人都有所不同。”李牧深深地吸一口冰冷的空气,水泥地上的冷意入侵着他的臀部。

    夕火在楼层之间游荡,有的部分被它侵染,有的部分却被阴影笼罩,天色越来越暗,灯火却渐渐弥漫。

    李牧从上面转过身,翻进楼内,走向楼梯,金高恩也跟了过来,手里提着他刚刚喝完的空酒瓶。

    “谢谢。”李牧笑。

    “如果有这样的研究,还可以叫我。”金高恩离开。

    李牧走向地铁站,人流涌动,陌生感比以前更加强烈了,有时候熟悉的感觉会在一刹那荡然无存。

    他的心脏仿佛缺了一角,每一次跳动的时候,都有种迟滞感,这种感觉很不好受,一种荒诞感不停侵袭着他的脑髓。

    他发觉自己其实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他所行走的道路,虽然是人们的踏足之地,却仿佛和他们隔着一个时空的距离。

    咖啡香传来,他路过一间小型的咖啡店,可以看到一些情侣们在互相喂食,也有一些单身的人独自啜饮。

    李牧摇摇头,走进地铁站内。

    独自一人等待着地铁,拿出手机,上面已经没了她的任何信息,他默默地翻阅着,试图寻找一丝她的踪迹。

    等等!?

    他忽然想起许久以前的一条信息,却不是她的,而是另外一个人的,她估计没有发现,所以没有删除吧。

    “但是可以吗?”李牧想了想,还是决定发送信息看看。

    于是发送过去。

    信息迟迟没有回复。

    他靠在墙上,望着垂下的屏幕,上面显示地铁很快就会来到。

    地铁终于到达,可惜信息还是没有到来。

    “或许都已经拉黑了吧。”李牧想着,踏进地铁内,没想到手机恰好震动。

    嗡嗡。

    “还好吗?”

    “不好。”

    “她回来都告诉我了,没想到会这样,她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一直在笑,不过我知道那是假装,今天也没有化妆。”

    “可以让她和我说话吗?“

    “不可以,她告诉我,不要让我和你说话,我现在可是在骗她,狮子熊,到底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李牧捂着头,试图回忆那一晚的情景。

    “算了,其实你们本来就不合适,其实这样或许更好,你还是找其他女人吧,狮子熊。”

    “不。”李牧回复。

    “why?不要这么固执。”

    “我一直是一个固执的人,她以前说过,让我来找她。”

    “现在不一样了,我觉得你们做恋人不够好,总有一天会曝光,到时候对你也不好,不是吗?”

    “不是。”

    “不说了,她叫我过去给她讲故事,一会聊。”

    “嗯,以后能不能偷偷告诉我她的情况?”

    “好,只不过还是快点放弃比较好。”

    “我不会放弃的。”

    “……不说了。”

    “嗯。”

    她没有回复。

    李牧靠在车门上,身体随着车身摇晃,心中略微好受了一点,虽然还无法和她直接说好,至少能知道她的近况。

    回到家。

    他拿出手机查询着信息,又回忆她说过的话,想起19号她似乎有一场首尔歌谣大赏,他或许可以看到她。

    汪汪。

    莱茵跑到他身边转来转去,估计饿了,毕竟今天他都没有给它狗粮。

    李牧拿起一些狗粮,放入盘中,它大吃特吃。

    他则是想着关于她的一切,如果随意接近,或许会伤害到她,只是这么远离,却更加令他难受。

    难道真的要像她说的那样,放弃吗?

    嗡嗡。

    “出来喝酒啊。”是陈思思的信息。

    李牧看了一会,决定去喝点酒。

    来到酒吧。

    王耀和陈思思正自在一起,他们身边还有几个女人,估计是刚才勾搭过来的,年纪都不大,脸上的妆容也很淡,估计是大学生。

    看到李牧,他们两个挥挥手,从女人那边脱离,他们也都知道了李牧失恋的信息,所以做完今天的工作之后,便请他来了这里。

    “失恋没什么,世界上有很多美女。”王耀咳嗽一声。

    “是啊,千万不要想以前那样寻死觅活,也不要喝那么多酒,最后进医院,还要洗胃。”陈思思也说道。

    “天涯何处无芳草,你看那边的那个俄罗斯小妞就很棒,身材很不错,虽然有了男朋友,而且那个男朋友很强壮,算了,她就算了。”王耀看着强壮的金发男人,放弃了自己刚才的念想。

    “我不会寻死觅活,也不会喝酒。”李牧摇摇头。

    “放屁,你身上的酒味是怎么回事?”

    “只是稍微喝了点,没有像以前那样,你们放心,我不会作践自己,我会想办法把她追回来。”李牧喝了一口啤酒。

    “……她有那么好吗?”王耀苦笑。

    “不是好不好的问题,而是喜欢一个人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对我这样的人来说。”李牧看一眼四周,心却非常平静。

    他的身体机能似乎又恢复到了从前的模样,变成了一个机器人,这种平静的感觉很熟悉,就像是身体失去了某个部分,又失去了某些功能。

    但这次却比以往要更加强烈,他感觉到自己的灵魂仿佛被撕裂开了一半。

    “你真是……”陈思思看着李牧。

    “不用说了,你们都知道我会变成什么样,我现在比以前要清醒很多,只是那种感觉更强烈了。”李牧笑。

    “知道了,那今天我们就喝醉吧,虽然你说不想喝太多。”陈思思摇头。

    “混蛋三部曲。”王耀和调酒师说道。

    三杯混蛋上来,他们各自挑了一杯,灌进胃袋内,他感觉到思维越来越清晰,只是身体却感觉到一种疲乏。

    他知道她并没有不喜欢他,也没有和以前那样和别人在一起,至少从这点来说,他还是有机会的。

    自暴自弃并不是很好的事情,他也明白很多事情如果不尝试,永远就没有机会了,他知道可能会失败,但也想尝试一下。

    他不停地喝酒,脑海中浮现出曾经的记忆,也不断想起她说的那就不要忘记她,也记得要寻找她的承诺。

    不知道喝了多久,也不知道喝了多少。

    最后李牧感觉到自己被抬进了一间房内,醒来之后已经是早晨,他捂着发疼的头部,嘴部有些发干。

    他拿起手机,打开相机,发现上面的面孔很憔悴,他的唇瓣很干,整个人看起来很疲惫,他拉开窗帘。

    阳光射入,打开窗户,冰冷的空气涌进。

    他走出卧室,打开冰箱,拿出一瓶矿泉水猛灌,接着走进浴室内洗澡,出来之后,他拿起了自己的手机。

    上面有一条美英的信息。

    “下午在咖啡店见面。”还有地址。

    咖啡店的地址很偏僻,是他从未听说过的,好在有手机可以查询,看看时间,还有两个小时。

    不过提前到,是男人应该做的事情。

    李牧换好衣服,走下了楼。

    坐车来到了咖啡店内,她还没有来,李牧点了一杯咖啡,买了蛋糕,当做早餐吃。

    一个小时后。

    她走了进来,看到李牧摇摇头:“你还真是……”

    “怎么了?”李牧笑。

    “没什么,看你还能笑,看来还好,她现在虽然笑,可没你开心。”

    “她会回到我身边。”李牧将咖啡推到她身前。

    “你想知道什么?”

    “只想知道她为什么会忽然离开,而我需要做什么?”

    “我也不是很清楚,她那天早上回来之后,就抱着我哭了一个小时,然后又开始笑,说自己会快乐下去,你觉得要做什么?狮子熊。”

    “和她说清楚,不过我又和她见不了面。”

    “即使见到她也会避开你,她告诉大家都不要和你说话了,我现在这样可是骗了她,唉,要不是你以前帮过我,我才不会这样。”美英瞪着他。

    “多谢了,你想吃什么?我请客。”

    “你好像真的不难过啊。”

    “难过,但是表现出来也没有用,我仔细想了想,还是觉得难过的话也带不来什么用处,所以决定重新振作。”

    “不过你真的就不想想找其他人?为什么要偏爱一个人?”美英蹙眉。

    “只是喜欢一个人就是这样,不论她是谁,她是做什么的,即使她是罪犯,或是精神病,不会因为她的身份而改变什么。我喜欢的只是她本身,喜欢一个人不是因为某些理由,而是喜欢上一个人就开始自己找一些理由说服自己。不过有的人不会找什么理由,喜欢就是喜欢,不能因为任何事情改变。”李牧说道。

    “狮子熊,看来你就是那种人,只是这种人活在世界上岂不是很疯狂,很多人会用理由来说服你,你能抵挡住那么多想说理由的人?”

    “我不需要抵挡,我就是我,我现在20多岁,运气好能够活个六七十年,你说我为什么要为了抵挡无聊的言论而浪费我的余生。”李牧看着她。

    “所以……”

    “我会做我想做的任何事情,不管任何人的言论,或许在别人眼里像个白痴,或许在别人眼中像个精神病,但都无所谓。

    别人眼中的自己终究不是自己,也只有你自己才能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我没有必要为了别人想要的东西,而做我不想做的事情。”李牧笑。

    “疯子……唉,狮子熊,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真的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疯子。”美英捂着头。

    “多谢夸奖。”

    “好吧,那我帮你想想办法,但是不许说是我告诉的,而且你要保密,我们之间的通话也要小心一点。”

    “好。”

    “那我加你kakaotalk,不过你的头像要换掉,说话的语气也要换一下,以防万一她看到我们对话。”

    “嗯。”李牧点头。

    于是两个人互加了kakaotalk,李牧也换了自己的头像,改成了电影《泰迪熊》里的那个痞子泰迪熊。

    “那我先走了,如果有事会通知你的。”

    “好。”

    美英离去。

    李牧把咖啡和蛋糕全部干掉,准备着今天的工作。

    来到饭店。

    李牧开始工作,金峰和崔相哲已经走了,所以今天请了一些帮工,他们干起活来倒是很利索,和李牧聊着一些事情。

    下班之后,李牧和金多贤她们有约会,他又辞掉了酒吧的工作,因为他决定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那个事情上。

    “失恋了?”金多贤笑问。

    “嗯。”

    “很正常的事情,你看我失恋,不是还过得很好。”金多贤耸肩。

    “是啊,李牧,你这么帅气,肯定会有很多女孩喜欢你的。”裴勋笑道。

    “是吗?”

    “当然,至少在我眼里你很帅。”裴勋拍拍李牧的肩膀。

    “多谢。”李牧笑。

    “对了,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女朋友?”金多贤摸摸下巴,顺便拿起手机打开了相册,上面有许多漂亮的女生。

    “不用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