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第322章

    天空飘着细雪。

    李牧到达的时候,发现人实在很多。

    很多人拿着应援气球,他手中也多出了一个,他身边是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小女生,她脸上带着很兴奋的表情。

    “你也是来看泰妍姐姐的吗?”小女生笑道。

    “对,你是高中生?”李牧看一眼她身上的校服。

    “是啊,我从初中开始就喜欢她的,她唱歌很好听,而且人又漂亮,还有,她性格也超好,真希望有这样的姐姐。”

    “有那么好吗?”李牧摸摸下巴。

    “当然好了,你真是什么都不懂,你真的喜欢她吗?”

    “对。”李牧说。

    “哼,你根本不懂,大叔,你这样是不会受欢迎的。”

    “大叔?我有那么老?”李牧看她。

    “大叔就是大叔,你今天没有刮胡子吧,胡渣看起来一点都不性感。”

    “……”

    “你还有釜山口音,是釜山来的吗?特地来看泰妍姐姐的吧,算了,看在你这么诚信的份上,大叔,我就不计较了。”

    “……”李牧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嘿嘿,色大叔,可惜你只能在这里看泰妍姐姐,我可是和她握过手,还有她的签名,要不要给你看看?”

    “好。”李牧点头。

    小女生从背包里拿出一张签名卡片,上面有类似蝴蝶的签名。

    “怎么样?是不是很羡慕?不要羡慕,大叔,你以后也会有机会的。”小女生拍拍李牧的肩膀。

    “好吧。”

    “我叫孔敏智,你叫什么?大叔。”

    “李牧。”

    “名字还真奇怪,你最喜欢她哪一首歌?”小女生似乎很喜欢聊天。

    “《游走记忆的时间》。”

    “那是她翻唱的,当然唱的很好了,我也很喜欢原唱乐队nell,不过我更喜欢她唱的《rain》,下雨的时候我总是听。”孔敏智翘起嘴角。

    “好吧,今天刚好下雪,你不应该听《snow》?”李牧说。

    “大叔,你的笑话一点都好笑,你这样是没有女人会喜欢你的。”

    “……是吗?”李牧耸肩。

    “不过为什么总是想要和你说话?”孔敏智看着他。

    “因为我很招人喜欢。”

    “根本不可能,肯定是你太无聊了,谁让我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呢。”孔敏智摸摸自己的下巴。

    她长得倒是很瘦。

    一头短发,没有刘海,额头颇为好看,眼睛略大,眉毛很细,五官很清秀,只是似乎太瘦了,而且这么冷的天,还穿着短裙。

    短裙刚好盖在膝盖上面,脚上是耐克运动鞋,和普通的韩国高中生没有多大区别,嘴上还戴着牙套。

    “没有恋爱吧。”李牧看她。

    “大叔,你怎么知道?”

    “因为亲嘴很不方便。”李牧笑。

    “色大叔,你还真是太变态了,竟然骚扰一个未成年高中生。”她笑道。

    “你未成年吗?”

    “还有一年,到时候我就是大人了,摘下牙套之后,我要谈恋爱,哈哈。”

    “谈恋爱有意思吗?”

    “以前谈过一次,很有意思,只不过他太色了,总是对我动手动脚,我就甩了他。”

    “是吗?年轻的时候都这样。”李牧笑。

    “也不知道泰妍姐姐什么时候出来,我对其他人不敢兴趣。”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我一般不喜欢追星。”

    “完全看不出来。”李牧看着孔敏智。

    “嘿,真的,我喜欢Mot、nell这样的乐队了,毕竟我的品味和一般人不一样。”

    “看不出来。”

    “大叔,你呢?”

    “我还好。”

    “还好是什么?你喜欢哪个明星,看你这样肯定是喜欢各种女团对不对,比如说twice?还是I.O.I?”

    “没兴趣。”李牧耸肩。

    “看来我们一样。”

    “不一样。”

    “你喜欢什么乐队?”

    “也称不上喜欢,只是喜欢一些歌而已,有时候乐队的名字不一定能够记住。”

    “泰妍姐姐太可爱了,而且很帅气,真是没办法不喜欢她。”孔敏智握着双拳激动地说道。

    “是吗?那你喜欢女人?”

    “不是,大叔,我的取向可是很正常的。”

    “喜欢女人,取向难道不正常?”李牧笑。

    “也不是,只是我喜欢男人而已,当然了,如果是泰妍姐姐那样的,我肯定不会拒绝了,唔,可惜这根本不可能。”

    “是啊。”

    “大叔,你是不是想和泰妍姐姐恋爱?”

    “是啊。”李牧点头。

    “别妄想了,大叔,你根本没有机会。”

    “嗯。”李牧笑笑。

    “要不要听歌?”孔敏智拿出她的手机,插上了耳机。

    “好。”李牧没有拒绝。

    离泰九出场,还有一些时间,反正他也有些无聊。

    “这首歌是我比较喜欢的《coldblood》。”孔敏智将耳机塞入他的左耳。

    耳边响起,略显阴郁的音乐。

    李牧的耳膜随着音乐轻轻震动,感受着那阴郁的音乐。

    “这种歌不会太阴郁了吗?”李牧看她。

    “我就喜欢这样的,要是正常的,我反而喜欢不起来呢。我喜欢有独创性的音乐,当然泰妍姐姐除外。”

    “哦。”

    “哦什么哦,大叔,你不喜欢吗?”

    “还不错,我也喜欢。”李牧笑。

    接下来是《let-it-flow》。

    李牧听着孔敏智絮絮叨叨,发现她真的很能说话,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仿佛在嘴上安上了机关枪。

    “你是偷跑出来的?”

    “没有,请假了,我说我肚子不舒服。”

    “大姨妈?”

    “嘿嘿,差不多,大叔,你以前就没有逃课过?”

    “经常逃,然后去看电影。”

    “和你女朋友?”

    “不是,我一个人。”

    “竟然一个人,大叔,你是有忧郁症吗?”

    “差不多。”

    “这首《why-me》我也很喜欢。”

    “到底什么时候出来?”李牧问。

    “不知道啊。”

    嗡嗡。

    “笨蛋,你来了吗?”

    “嗯,一会你就可以在人群中看到我了。”

    “FF,在哪个方向,怕找不到你。”

    “就在那里。”李牧说了大体位置。

    “知道了,先不说了,我要忙了。”

    “好。”

    她不再回复。

    不过孔敏智却看向了李牧:“大叔,是你女朋友吗?”

    “对。”

    “你女朋友知道你来这?她不会嫉妒吗?”

    “还好,她希望我来这里。”李牧笑。

    “不会吧?难道她也是泰妍姐姐的粉丝?”

    “可能是吧。”李牧说,毕竟她比较自恋。

    “那你很幸运啊。”

    “确实,我是一个很幸运的人。”李牧笑。

    “我是粉丝俱乐部里的人,你想不想加入?”

    “是吗?加入的话会怎么样?”

    “当然是一起追泰妍姐姐的行程了,然后大家一起聚餐什么的,今天晚上我们还准备一起吃饭呢。”

    “你是高中生啊。”

    “对啊,当然我们不会喝酒了。”

    “这么健康?”

    “主要是聊天,然后一起做很多有意义的事情。”

    “比如?”

    “很多了,反正你不懂。”

    “好吧。”

    “有没有兴趣?”

    “很有兴趣。”

    “那下次来吧。”

    “好。”

    “大叔,你电话号是多少,我们交换一下,对了,大叔,你玩INS吗?”

    “不玩。”

    “那怎么可以,你也太落后了。”

    “……好吧。”

    “你有账号吗?”

    “有一个,很久没用了。”李牧说。

    “记得用,对了,你玩line吗?”

    “不。”

    “注册一个啊,有没有Facebook?”

    “没有。”

    “你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吗?”

    “不是。”

    “你看起来就像古代人。”

    “你看错了。”

    “色大叔,你真的有女朋友吗?刚才不是你姐姐或是妹妹?”

    “……不是。”

    “简直不可思议,到底什么会喜欢你啊。”

    “人类,女性人类。”李牧说。

    “可怕,她的品味肯定很特别,不然一定受不了你这样的家伙。“

    “确实是一个很特别的人。”

    “哇,泰妍姐姐要出来了。”她摘下耳机,拿起了气球。

    “是啊。”李牧看向舞台。

    她今天的打扮很性感,黑色的布料下可以看到她白皙的肌肤,一双眼睛比以往显得更加清澈。

    她的视线转向李牧所在的方向,眨了一下眼睛。

    “哇,大叔,你看到了吗?泰妍姐姐朝我眨了眼睛。”

    “嗯。”李牧点头。

    “泰妍姐姐肯定是看到我了,她肯定记得上次见过我,好开心。”

    “可能吧。”李牧笑。

    颁奖结束后,《rain》的歌声响起,身边的孔敏智跟着轻唱。

    “大叔,你也唱啊。”

    “好吧。”于是李牧也跟着唱。

    顿时引起了周围人的怒目而视。

    “喂,还算别唱了,大叔,你是外星人吗?唱歌怎么这么难听?”孔敏智显然吃了一惊。

    “我觉得还不错。”

    “你还是负责听吧。”

    “好。”李牧耸肩。

    恰好看到舞台上的她翘起了最近,眼神似乎朝这里一瞥。

    “她又看这边了。”孔敏智似乎很兴奋。

    李牧摇摇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结束。

    孔敏智还沉浸在刚才的歌声中,李牧则想着明天的事情。

    明天是该死的情人节,情人节的时候需要惊喜。

    “大叔,你听到了吗?”

    “什么?”

    “刚才泰妍姐姐的声音。”

    “听到了。”

    “简直太棒了。”

    “然后呢?”

    “你一点都不敢动吗?简直不敢相信,难道你没有心?”

    “没有。”

    “去死吧,臭大叔。”

    “喂,你想干嘛?臭丫头。”

    孔敏智是一个相当烦人的家伙,舞台结束之后,继续和他说着无聊的言语,比如说她崇拜世宗大王,而且喜欢一个崇拜世宗大王的漫画家,那个漫画家特地画了那种漫画等等。

    “好吧,你真的很烦人。”

    “大叔,能和我这种美女说话,这是你的福气好吗?也不知道你的女朋友长什么样,估计没有我漂亮。”

    “嘿,比你漂亮一百倍,而且身材也比你好,你还是差远了。”李牧扫一眼孔敏智,少女的身体还没有发育完全,加上她体型本来就偏瘦。

    “大叔,你看什么?”

    “没看什么,我得走了,我晚上还要工作。”李牧准备离开。

    “什么工作啊?”

    “调酒师。”

    “哇,真的吗?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我可以去吗?”

    “不可以,你是未成年。”

    “切,小气。”

    “这是为了你好,这个世界可不怎么安全,真正的色大叔可不少。”李牧笑。

    出来之后,李牧收到泰九的信息。

    “坏蛋,我看到你旁边还有一个女孩呢,她和你说什么。”

    “没有,她是你的粉丝,说我不可能有女朋友之类的,还说我是大叔。”

    “FF,你就是大叔啊,”

    “喂,怎么可能,对了,明天你想玩什么?”

    “没想好,你来想。”

    “知道了。”

    李牧说。

    于是李牧给韩秀静打了电话,请教她一些问题,韩秀静说,一会去他的酒吧看他。

    约定好之后。

    李牧来到了酒吧,开始工作,今天的客人不少,或许是周五的原因,时尚的年轻男女们坐到吧台上点酒。

    还有一个染着酒红色头发的丰满女生给李牧留了个纸条,上面是她的电话,临走的时候还朝他眨了眨眼睛。

    “麻烦的事情。”李牧摇头,如果是王耀估计早就答应了。

    韩秀静今天穿的依旧不多,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粗呢大衣,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染成了亚麻色。

    “今天人很多啊,给我来一杯螺丝起子。”

    “嗯。”李牧点头。

    “想起美国禁酒法案时期的历史。”

    “哦。”

    “因为禁酒,反而让黑色势力崛起了,那个时候应该是美国极为混乱的时期了,我也很喜欢关于那个时期的历史,因为足够混乱,越是混乱越会产生有趣的事情。”韩秀静笑着说道。

    “没想到你还懂历史。”

    “也不是特别懂了,只是听完伯父讲过,然后就开始寻找那一部分历史。”

    “是吗?”

    “对,有时候民主是一种暴政,所谓大多数人的正义,很可能会引起更可怕的混乱,不过鸡尾酒就是这个时期出现的。”

    “或许吧,你觉得我明天该怎么做?”

    “当然要准备惊喜,其实女人喜欢的无非就是感觉到一种陌生感和被关心的感觉,浪漫就是这两种的混合体。”

    “陌生感和被关心的感觉?”

    “嗯,如果太过熟悉,估计会习惯,那就产生不了浪漫了,你想想,加入罗密欧和朱丽叶是青梅竹马,你觉得他们的爱情会那么浪漫吗?”

    “应该不会。”

    “对,就是这么回事。”

    “好吧,那我该怎么做?难道去整容,变成另外一个人,然后出现在她面前?”

    “当然不对,你到底谈没谈过恋爱?”

    “谈过。”

    “真是可怕。”

    “什么?”

    “没有,我只是感叹这个世界上每个人的独一无二,所以才会有人喜欢你。”

    “你喜欢的人也很独一无二。”李牧斜睨她一眼。

    “不过你这个人还真是讨厌。”

    “总不能让每个人都喜欢。”

    “我们或许天生敌对。”

    “可能。”

    接下来韩秀静开始讲起如何浪漫的要点,总之不要像白痴一样在众人面前表白,那是一件很傻比的事情。

    因为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喜欢被当众表白,会有压力,或者是大部分女人都很讨厌那样,要注意寻找没有尝试过的感觉。

    她接着给李牧看了一个男人当众求婚,然后被暴打的视频。

    比如说可以去尝试蹦极,有时候一起经历过从未有过的危险可以打破距离等等。

    “哦,也就是说一起去抢劫的话,很可能会恋爱了?或者被警察追捕什么的。”

    “当然,同样的境遇之下会产生相似的感觉,懂了没有?”

    “好吧。”

    “如果你不想被挨揍的话,还是不要做傻哔的事情,那只是自以为浪漫,做那种事情最多只是感动你自己,而不是让人觉得你很浪漫。”

    “知道了。”

    “那到底该怎么样?明天去蹦极吗?”

    “可以试试,会非常刺激,或者去一些没有去过的地方,一起去旅游也不错,釜山两天三夜之类的,陌生环境下,会发生彼此不一样的地方。”

    “你的经验很丰富啊。”

    “因为我是女人,总要听她们唠叨,这种事情当然比你清楚,不过女人们会装,有的女人会假装感动,当然然后就是分手。”

    “不能诚实一点吗?”

    “当然不能,总之就是要折磨你,不想让你猜到心思,但你必须假装猜不到,但是要猜到她的心思。”

    “……喂,那很累啊。”

    “因为生活就是这样,必须使劲折腾自己。”

    “我还是喜欢简单一点。”

    “有些日子可不能简单,比如说情人节,你知道为什么每个月都有情人节吗?”

    “不知道。”

    “就是为了折腾,两个人在一起,和一个人过的区别就在这里,所以有了节日,就是为了互相折腾对方,当然我很喜欢这种节日,这种节日的表白成功率非常高。”韩秀静呷一口螺丝起子。

    “你赢了。”李牧说。

    “我觉得,明天可以这样,先去玩蹦极,当然她刚开始会拒绝,一般女人比较害怕做那事,不过她还是会想尝试,因为好奇心。”

    “好奇心。”

    “对啊,对于危险和未知,人们都有好奇心。”

    “有道理,看来你可以当侦探了。”

    “才不要,那种工作很危险。”

    “然后就是惊喜了,晚上可以定制一个独特的冒险之旅,找一些不知名的小巷,做一些刺激的事情。”

    “怎么刺激。”李牧浮想联翩。

    “不是你想的那种,刺激可以有很多种类。”韩秀静看他。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当然,虽然你这个家伙一副冷冰冰的模样,不过你那点小心思可瞒不过我,男人不都是这样吗?”

    “那你猜错了。”李牧笑。

    “我可不会猜错,要不要我帮你?我认识一些家伙。”

    “什么?就像上次揍王耀一样?”李牧看她。

    “差不多,嘿嘿,她是我姑母,我姑父是做那事情的。”

    “没想到。”

    “本来我还想对你做点事情,要不是再勋阻止我,或许就找人教训你了。”韩秀静看着李牧。

    “那我应该谢谢你吗?”李牧看她。

    “那倒是不用,只不过不要再对高恩有什么兴趣。”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女人的?”李牧盯着她的眼睛。

    她的眼睛很有意思,比起一般人的眼瞳显得更大一点,眼尾微微上翘。

    “忘了,总之我对男人完全没有兴趣,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论怎么想,还是觉得男人很可恶。”

    “再勋呢?”

    “他还好吧,但也只是能够容忍的范围,他可没有表面那么单纯,他以前和很多女人有染,只是最近戒了。”

    “哦,多少?”

    “一段时间,和七八个女人同时交往。”

    “七八个女人?”李牧想了想,即使和一个女人交往都有些忙不过来,也不知道和七个女人交往是什么感觉。

    “嗯,当然也只是暂时,因为那种事情很麻烦,你想想,每个人都有占有彼此的欲望,和别人分享一个东西,有多少人会开心?”

    “也对。”

    “他就在暴露之前收手了,当时他失恋了,所以就想放纵一下。”

    “嗯。”

    “原来是一个很痴情的家伙,可惜啊,感情这种事情很难说,不过放纵一段时间就好多了,总会醒过来。”韩秀静指了指杯子。

    “嗯。”李牧为她续杯。

    “你呢?就没有什么曲折的经历?”

    “也不算曲折,没办法,大部分人都会失恋,我的只是比一般人略显巧合而已。”

    “怎么巧合?”

    “也没什么,我现在反正很快乐,喜欢我现在的女朋友。”

    “你女朋友看起来很古怪,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你的嗜好还真是特别。”

    “可能吧,或许是她的古怪吸引了我,我对一般女人完全没有兴趣,所以……”李牧笑着说道。

    “是吗?不过如果万一产生兴趣呢?你会不会直接抛弃你的女朋友。”

    “不会。”

    “这么坚决,你怎么知道?感情这种事情从来不是确定的,因为不是数学公式,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男人出轨。”

    “那是他们,不是我。”

    “那你是数学公式?”

    “差不多。”

    “你的脾气还真倔强啊,这样你会吃大亏的。”韩秀静挑眉。

    “那又怎么样?”

    “没什么,李牧,你有没有想过不结婚。”

    “很久以前想过,其实想想,结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它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牢固,也并不是什么真正的承诺。”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想一直单身下去,可惜我的父母会反对我,他们还不知道我喜欢女人。”

    “所以呢?”

    “我在想,什么时候告诉他们,看着他们痛苦的样子,或许会很有意思。”

    “你很讨厌你的父母?”

    “讨厌极了,讨厌他们生下了我,也讨厌他们虚伪的脸庞。”

    “是吗?”

    “对,所以我才喜欢简单的人。”

    “原来是这样。”李牧笑笑。

    他似乎明白韩秀静为什么喜欢金高恩了。

    “差不多是这样,世界上的人都很自私,容不得别人犯错,却可以容忍自己的错误,所以想想,又觉得自己也很恶心。”

    “那倒不至于。“

    “那我应该谢谢你,所以我虽然讨厌你,但也觉得你还不错。”

    “哪里不错?”

    “至少讨厌的明目张胆。”

    “那我也该谢谢你吗?”

    “嗯,谢谢我没有教训你,对了,我姑妈是寡妇,她对你很有兴趣。”

    “你不是说是你的朋友?”

    “骗你的,你觉得一个正常女人会喜欢你?”

    “……”

    “我姑妈是个疯子,所以才会嫁给我姑父,你要知道,很多人只会被相同感觉的东西吸引,所以你这样的家伙,才很少让人喜欢。”

    “看来你比我正常。”

    “嗯,你没看到我有那么多‘朋友’吗?”韩秀静笑得古怪。

    “是真的朋友?”

    “当然不是,真的朋友只需要两三个就够了,只不过她们需要我,我恰好也需要他们,所以要使用朋友的名义互相欺骗。

    这样我们就都会心安理得,有时候他们需要金钱,有时候我需要情报,只是利用的高级称谓而已。”

    “利用的高级称谓。”李牧笑。

    “是啊,或许就是所谓的人脉,这种东西其实很可笑,不过很多人都想不劳而获,于是就产生了这种东西。”

    “或许有的人成功了。”

    “成功的人是少数,但大部分人也只是失败者而已,而且失去了交朋友的能力。”

    “或许吧。”

    “你倒是看得开,不过我不是你,你也不是我,虽然想成为自己,却发现有些不可能。”

    “有时间可以试试。”

    “还是算了,我走了,下次再说吧。”韩秀静离去。

    下班之后。

    李牧回到家,躺在床上。

    嗡嗡。

    “笨蛋,在吗?”

    “没有睡觉?”

    “唔,刚才醒了,你才下班吗?”

    “嗯,刚刚回家。”

    “累不累?”

    “还好,你呢?”

    “FF,我也是,笨蛋,明天我们可以一起玩了。”

    “是啊。”

    “呼,今天看到你之后很奇妙。”

    “怎么奇妙?”

    “说不出的感觉,FF,反正很有意思了。”

    “你的粉丝也很有意思,她说我是色大叔。”

    “FF,这话是真的,你本来就很色。”

    “是吗?”

    “对啊,呼,虽然只是对我那样。”

    “你喜欢吗?”

    “唔,也不讨厌,感觉很棒。”

    “那就好。”

    “喂,我想听你的声音。”

    “打电话给你。”李牧说。

    于是李牧打电话过去,她接下。

    她的声音依旧温柔,却还有一些疲倦。

    “FF,笨蛋,在吗?”

    “在。”

    “夜晚过得好快,也好黑。”

    “是啊。”

    “我们现在还在一起。”

    “对。”

    “我们真的不会分开吗?”

    “嗯。”

    “我可以相信你吗?”

    “可以。”

    “会等我吗?直到很久很久,或许真的是十年,但现在过了一年,或许还剩下九年了。”

    “是啊。”

    “到时候,他们也不再喜欢我,将我都忘掉了,那么你也不会有负担了。”

    “你那么可爱,谁会忘记你?”

    “很多人,FF,我希望他们都忘掉我,我也迟早要过自己的生活,我也总不能背负太多的东西,不是吗?”

    “对。”

    “你可以等到那个时候吗?到现在为止,我真的还不想离开,还想继续和他们在一起,虽然也想和你在一起。”

    “没有问题。”李牧笑。

    “谢谢你,笨蛋,明明知道这样会很累,但是你真的喜欢上别人了,就要告诉我,好吗?”

    “嗯,我只喜欢你。”

    “笨蛋,真的,时间过去之后,很多人都会变化,喜欢的东西会变得厌倦,原本的话也会变质。”

    “我会一直等你。”

    “但我这样真的很自私,你的父母不会怪你吗?”

    “我可以承受,何况我是我。”

    “FF,那也是,还是希望不要让他们伤心。”

    “放心,如果要伤心,那也没有办法,这是命运。”

    “切,那你太不孝了。”

    “你孝顺就够了。”

    “呼,也没说嫁给你啊。”

    “会的。”

    “FF,那我也等你。”

    “好。”

    “有些困了。”

    “睡觉吧,今天你也太累了,我看你好像扶着腰。”

    “稍微有点累,不过很快就好了,过几天,我们又可以做了。”

    “嗯。”

    “不过感觉你就喜欢我的身体一样。”

    “是你所有的一切我都喜欢。”

    “FF,笨蛋。”

    “嗯。”

    “喂,我喜欢你。”

    “我也是。”

    “好想和你躺在一起,唔,可惜现在不行。”

    “明天就可以见面了,啊,不对应该是今天。”李牧笑。

    “是啊,唔,现在不早了,睡觉吧,晚安,啵。”

    “晚安。”

    挂断电话。

    李牧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海内浮出她的身影,还有九年吗?

    九年不是一个很短的日期,何况她现在还没有到那种退出的是,他除了等待似乎也不能做什么。

    他看着天花板陷入迷思,或许这就是当初她那么犹豫的缘由吧,等待一个人到底要多久,而且真的能够等这么久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