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第305章

    她的食指和中指扣住面具的一角,眼眸半闭,睫毛颤动。

    李牧屏住呼吸,感受着快要蹦出来的那颗心脏,他不知道该如何描述此刻的心情,或许什么语言也描述不了。

    他看着她的嘴唇,微微往上,顺着鼻翼向上看,她的脸颊露出了一小部分,很白皙,很细腻,还有一些汗腻。

    “笨蛋,我真的好紧张。”她的语调发颤。

    “嗯。”李牧说。

    他的手心满是汗珠,他也很紧张,和她在一起这么久,从没有如此紧张过。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因由,只是没来由的紧张感,他看着她的眼睛,能够看到她眼眸瑟缩的细微动态。

    呼。

    她一把撤掉脸上的面具。

    铛。

    狐狸面具一下落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就像一个静止符。

    淡淡的光线,沿着她的额头划过,眼眉、鼻梁、嘴唇,一切的一切就这么映入他的眼帘,和他模糊记忆中的面容重合。

    似曾相识,却又有种陌生感。

    他一下怔住,心脏忽快忽慢,他不知道该开心,还是激动,亦或是其他的感情,他此刻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右手食指一缩,微微抬起胳膊,又放下。

    张开嘴巴,又抿起。

    她略微低头,两只手攥住自己的衣角,视线盯着他脚,身体略微颤抖,手背上的青筋若隐若现。

    香气慢慢浮起,他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不知为什么,此刻的呼吸声比以往要显得更加清晰,他看到她翕动的鼻翼,还有抿起的唇瓣,她的胸口起伏不定。

    他想开口说什么,却忽然忘记了言语的能力。

    他似乎在哪里见过她,是在哪里呢?

    到底是在哪里呢?

    该死,为什么有的时候记忆会变得这么古怪,难道他得了老年痴呆症?不可能,他明明这么年轻。

    她的面容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说是美丽,却也不是那种单纯的美丽,带着一丁点的柔软,又融合着一些倔强。

    她的眼眸依旧显得透明,却比以前更加透明了,仿佛能够看到她灵魂深处的东西,那是一种无法言语的东西。

    她的面容在他的脑海中不停浮尘,以至于他满脑子都是她的面容,其他的记忆和能力,全部被排除在体外。

    呼,呼。

    他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这是为什么?

    不知道,完全不明了,他感觉到思绪越来越混乱。

    所有的一切和他想象中不相同,他明明不该这样,但为什么会这样呢?

    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

    到底是为什么?

    该死!

    他发觉自己的身体好像僵住了,肌肉有些发酸,呼吸也有些困难。

    她的手有些发白,握得更紧了。

    “……失望吗?”她的语调低沉,眼眸盈着一些湿润的雾气。

    铛!

    她的声音就像一枚炸弹,在他的身体和灵魂内炸开,他感觉到所有的一切在一瞬间放大、扩散。

    这种感觉控制着他的身体向前,紧紧搂住了她娇小的身体。

    “唔。”她低吟,双手紧紧搂住他的脖颈。

    他双手向上,捧住她的脸颊,低头吻住了她的唇瓣。

    “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叙说这种感觉,只是我现在太混乱了,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李牧低语。

    “知道我是谁吗?”

    “好像知道,好像又不知道,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又想不起来。”

    “……真是的,所以你是一个笨蛋。”

    “好吧,我好像知道了,但如果是这样,那也太奇怪了,无法想象世界上会有这样的事情。”李牧盯着她的眼眸。

    “坏蛋,你不是说过一切皆有可能?”

    “说过吗?”

    “嗯,FF,那你开心吗?呼,看你好像很失望的样子。”

    “不是失望,只是一种混乱,我现在感觉自己在做梦。”李牧揉揉太阳穴,有些时候事情总是会超出想象。

    “坏蛋,你不是说我即使是杀人犯也没关系?”

    “嗯,是没关系,只是这个比杀人犯还要古怪,你要是杀人犯,我倒是不会这么惊讶。”李牧揉揉她的脸颊。

    “切,真的有那么让人吃惊?”

    “可能吧,一直觉得不会有交集,毕竟……”李牧张嘴,可惜因为混乱的心情,无法找到合适的词语。

    “FF,我也是这么想的,但就是这么巧合,要是没有那次,也没有那次,就不会这样了。”

    “嗯,所以你才一直这样?怪不得,是我太笨了。”李牧摇头。

    他早该想到这些,但这种事情实在匪夷所思,即使想到,也会让人无法相信。

    王耀他们要是知道她的身份,估计会变得很古怪吧,或许会吃惊得下巴都掉在地上,绕着地球滚三圈也说不定。

    “坏蛋,那你还愿意吗?和我在一起的话,以后会很有负担,不会那么轻松。”

    “没关系。”

    “……即使没有时间陪你,而且约会的时候要东躲西藏,也没关系吗?”

    “嗯,你是你,那是你的职业。”

    “坏蛋,呼。”

    “怎么了?”

    “没有了,哼,现在不紧张了?”

    “还好吧,刚开始有点混乱,只是有些难以想象而已,看来以后约会要小心一点了,我会保护好你的。不过我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李牧挠挠头。

    他现在还是无法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不论放到任何人身上,估计这种事情都会让他大吃一惊吧。

    “什么怎么回事?”

    “不知道,我现在感觉自己是不是疯了,不对,我本来就是疯子。”李牧晃晃脑袋。

    他总觉得眼前发生的一切太过梦幻。

    “FF,笨蛋,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疯了,现在知道我是什么感觉了吗?”

    “嗯,知道了,怪不得总是那么犹豫,唉,对不起,我明明早该发现的。”

    “没关系,现在也不晚,那我们现在是坦诚相见了吗?”她把头埋在他的胸口。

    “嗯,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很累?总是要避开那么多人,而且约会的时候还需要在角落?”李牧问。

    “还好了,FF,我是怕你累。”

    “我很喜欢这样,只是太诡异了。”李牧捏一下自己的脸颊,发现很疼。

    “切,不是说和我这样的人谈恋爱,很麻烦。”

    “怎么会?”

    “哼,你不是觉得秀智很好看?”

    “你更好看。”

    “呼,那你以后怎么叫我?”

    “不知道。”

    “FF,还是叫我泰九吧,”

    “嗯,泰九。”

    “李牧,你真好,你的身体好温暖。”

    “因为你太美了,呼。”李牧说。

    “FF,我要上电视了,你可以在上面看到我。”

    “……是啊。”

    “明天有歌谣大典,你看不看?”

    “肯定看。”

    “年末要很忙,因为要去其他的电视台表演,唔,所以不能陪你很久了。”

    “没关系,我也要工作。”李牧拍拍她的屁股,忽然感觉自己有些奇怪。

    以前的时候倒是没有那种感觉,现在一拍,总觉得在做禁忌的事情。

    “怎么了?笨蛋?”

    “没什么,你的屁股和以前不一样了。”

    “切,哪有,喂,真的不敢到负担吗?”

    “还好了,只是你以前的自恋好像很有道理。”李牧低头看她。

    喜欢她的人似乎很多啊,看来他的情敌遍布全世界。

    “还好了,唔,以后还会欺负我吗?”

    “嗯,现在可以吗?”李牧低头。

    “唔,变态,比以前更大了,是因为看到了我的脸吗?”

    “不是。”李牧拨浪鼓一样摇头。

    “肯定是,呼,真是的。”

    “你不就是我的圣诞礼物?”李牧一下抱住她,心跳略微加速。

    今天可以看着她的脸做了,以后在家的时候也可以看着她的脸,而且看电视的时候或许也会迸出她的脸。

    “切,那你快吃了我吧。”她低头。

    “好,对了,既然你是泰九,那么其他人难道是?”李牧有些吃惊。

    “FF,是啊,还以为你什么都不认识呢?”

    “是我朋友比较熟,我几乎不知道啊。”

    “那我呢?”

    “……只是听过名字而已,以前,现在才刚刚知道。”

    “啊,真是的,我还以为自己很有名呢。”

    “我一般只负责睡觉。”

    “切,不过这样也好。”

    “嗯,很好。”

    “FF,不过不许告诉别人。”

    “肯定不会,要是让他们知道就不好了,那些家伙可都是大嘴巴。”李牧笑。

    “唔,那就好,唉,可惜我们以后还是要秘密约会。”

    “没关系。”

    “FF,那你愿意做我的男朋友吗?坏蛋。”

    “当然愿意,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FF,嗯,唔,那我们现在又是恋人了?”

    “对。”

    “切,对了,新年怎么过?”

    “没想好,本来想回去,但是现在不知道了。”李牧看着她。

    他又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本来那些事情都显得很平常,但现在一想好像完全不是,她竟然是这样的人,怪不得总是那样。

    “怎么了?”

    “想起以前的事情,我好像真的很笨,我还以为自己是天才。”

    “FF,还好了,一般人肯定想不到,何况你对明星又不了解,你对我们知道多少?”

    “几乎不知道。”

    “……真是的。”

    “今天开始学习。”

    “好吧,坏蛋,其实不学习也可以,无所谓了。”

    “明天晚上会看的。”

    “FF,好。”

    “那出国的事情,是因为工作日程?”

    “嗯哼。”

    “怪不得喜欢唱歌、跳舞,我还以为你是什么舞蹈社团的。”

    “……啊?”

    “街舞社团那样的,poppin、breaking之类的。”

    “FF,怎么会啊,我其实跳舞很一般了。”

    “感觉很棒。”李牧再看一遍她的脸颊,怎么看都觉得很美。

    “坏蛋,哼,其他人可都没有你这样的机会。”

    “是啊,我现在感觉自己很幸运了。”李牧吻住她的唇瓣。

    “唔,坏蛋,你是亲我最多的人。”

    “还有谁?”

    “FF,我妈妈了。”

    “那就好。”李牧抱起她,走向卧室。

    “啊,要吗?”

    “嗯,快憋不住了。”李牧咳嗽一声。

    今天和以往做的时候会有些不一样。

    “真是的,轻点,知道吗?明天要录制节目呢。”

    “知道了,就一次。”李牧说。

    “好吧。”

    他把她放到床上,开始了侵犯活动。

    今天的她看起来格外可爱,他们之间的秘密也随之消失了,只不过他也明白新的秘密诞生了,这一回他们要和全世界来一场秘密游戏。

    他耸动下身,感受着传来的紧缚感,捧住她的脸颊,从额头吻到唇瓣。

    她的指甲刺进他的背部,发出海豚般的叫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两人拥抱在一起,呼呼喘气。

    “唔,真是的,今天比以前还要长?”

    “可能是你太可爱了,真没想到。”李牧挠挠头。

    “哼,那你开心吗?”

    “有点,本来以为你是通缉犯之类的,没想到比通缉犯还要有趣。”李牧看着她的脸颊。

    “切,哪里有趣了?”

    “都有趣,只是以后要更小心了。”李牧说。

    “FF,嗯。”

    “我会保护好你的,不会让你受到其他人的伤害。”

    “哼,然后你伤害我?”

    “嗯。”李牧下身又有了感觉。

    “唔,不行,不要了。”

    “好,那我们睡觉吧。”

    “晚安,啵,FF,亲爱的,谢谢你。”

    “谢什么?小笨蛋。”

    “就是没有觉得我是负担。”

    “不会觉得你是负担,只是怕你会受累。”李牧摸摸她的头发。

    “还好了,呼。”

    “被发现的话,其实你会更痛苦吧。”李牧盯着她的眼睛。

    “没关系。”

    “睡觉吧,小笨蛋。”

    “嗯,FF。”

    “明天,我给你做早餐。”

    “唔,好,那我可以睡懒觉了。”

    “嗯。”

    “不戴眼罩?”

    “现在还用戴吗?”

    “FF,不用了。”

    倦意袭来,两人拥住彼此沉沉睡去。

    第二天。

    李牧醒来,发现正在沉睡的她,接着光线,他重新看了一遍她的面容,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可思议。

    所有的一切,简直就像是梦幻一样。

    他从床上下来,走向厨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