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第272章

    酒液就像空气一样被他吸进身体深处,身体里的空气却一寸寸消散,里面失去的感情却变得越来越苍白。

    或许是被酒液所侵吞,所有的色彩都变得透明。

    他感觉到一种无法叙说的情感在血液中流淌,将他身体的温度带走,让他感觉到一种冰冷,到最后直至麻木。

    他感觉到一种空缺,但到底是哪个地方出了问题?

    他呷一口琥珀色的酒液,口腔已经完全麻木,四周的人似乎带了重影,看起来模模糊糊,无法言语。

    为什么会这样?

    奇怪。

    他看一眼天花板,上面黑色的射灯上泛开刺目的光,像是展开尾巴的雄性白孔雀,绽放出洁白的花朵。

    微光载着悲伤,路过他的眼圈。

    他依稀想起黑暗中洁白的身躯,柔软的唇瓣,纤细的肌肤,还有那一抹无法叙说的卡萨布兰卡甜香。

    那里面混合着牛奶的香味,荷尔蒙的气息,混沌而黑暗。

    铛铛。

    他身体深处有一种水流漫开的感觉,某种东西从脚的位置慢慢延伸、扩张,他在窒息,像是得了失去呼吸综合症。

    血液和肺叶里的氧气揉成一根无形的线,心脏底缘的位置有一种莫名的荒芜感,缺了一块他本该拥有的东西。

    到底是什么?

    “想什么?”全昭妍笑。

    “没什么。”李牧揉揉太阳穴,深深吸一口气。

    绯色染上他的脸颊和额头,太阳穴上也通红一片,呼出的气体中带有酒精的味道,他感觉到口干舌燥。

    “喝点水。”全昭妍替他倒了一杯矿泉水。

    不知何时。

    屋内的人几乎都躺下了,也只剩下他们两人还保持清醒。

    清冽的音乐流淌,是不知名的钢琴曲,只是里面似乎带着一种让人空缺的情感,无言的空缺。

    “谢谢。”李牧啜一口水。

    一种清甜感在口中漫开,让他渐渐找到了知觉。

    “看来有些不顺利。”她倚靠在沙发上,喝掉杯中的威士忌。

    “或许。”李牧看一眼窗外。

    天色已黑,天空略显昏暗,灯光亮起,天空中的星辰淹没于光影中。

    “觉得怎么样?”

    “什么?”

    “明天或许会下雪。”她走到窗前眺望夜景。

    “嗯。”李牧闭目休息。

    “总是会这样,大家都很自私,不是吗?”

    “怎么说。”

    “为了自己着想,不过也是,生而为人,活的也是自己,替别人生活实在无趣。”她笑。

    “嗯。”

    李牧睁开眼,再次深呼吸。

    混着酒精味的空气涌入肺叶深处,似乎要将他的身体沉入酒精的海洋,或许他已经在里面了。

    “有些人本来就不适合在一起。”

    “那又有什么关系。”李牧支撑身体,站起来。

    “当然有关系,明明知道无法在一起,还让人越陷越深,不是一种罪恶吗?”她微微转头,眼角泛开一种湿润之感。

    只是眼尾处上翘,竟噙着一丝笑意,那一抹笑意却显得有些奇怪,仿佛带上了沉重的镣铐,似乎封闭了某种东西。

    “可能。”

    “只是受害者们喜欢沉默,或许他们也在享受这种罪恶,真是令人感到厌恶。”

    “或许不是享受。”

    “那是什么?”她转身,身上的白色衬衣上洒落一些酒滴,像是某种带着神秘咒符的图形,有种漩涡般的引力。

    “承受而已,如果不承受的话,那怎么办?”李牧似乎在问自己。

    “放开不是很好?”

    “那什么都没有了,只剩下一片虚空。”李牧张开左手,无名指上的指环紧紧箍在上面。

    “那就是最好的,没有任何支点,人们想要自由,却害怕失去支点。”

    “一部分自由就够了。”李牧拿出手机。

    点开屏幕,上面是她的照片,只是她此刻在做什么?

    “不够,远远不够。”

    “想要的越多,不是越难得到吗?”

    “那你为什么不放开?”

    “我也没有想要太多,只是需要一些温存。”李牧低头看杯中的倒影。

    “那已经是很多了,那么多人就是为了那些温存,才活下来,可惜很多人到死为止也没有得到,甚至用死亡来剥夺那部分温存的权利。”

    “嗯。”

    “还真是让人讨厌的回答。”她走向他,步伐缓慢而坚定。

    须臾间。

    她走到他的身前,长长的头发落在他的脸颊上,麻麻的感觉从上面泛开,还有一丝柔软的发香。

    她的脸色如常,脸上没有化妆,只是涂了一些口红,鲜红色的,红得有些不可思议,像是血。

    “或许。”李牧抬头。

    “只是你身上的味道,实在太像了,明明长得这么不一样。”她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的指尖划过他的脸颊。

    “像谁?”

    “一个死了的家伙。”

    “脑浆崩掉的那个?”

    “对。”

    “我不会杀了自己。”李牧摇头。

    “你还真坚强,应该说是‘自私’。”

    “你不也是吗?你喜欢的那个人,和我是不一样的。”

    “我知道,所以我说过,只是想发生关系而已。”她坐在他身边,看一眼天花板,嘴角微微翘起。

    “何必。”李牧半闭眼睛。

    “你不懂,我也想要结束这些东西,只是没有办法终结,每天晚上都会做梦,或许就像佛洛依德说的那样,梦境是潜意识欲望的满足。

    如果那一部分得不到满足,我永远要做这种梦。”她掏出红壳万宝路,拿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点火。

    “多久?”

    “一直做。”

    “不去看心理医生?”

    “去了,也没什么用处,好在渐渐习惯了,也不会觉得很累,只是梦境已经变成了身体的一部分。”

    “能够做梦的都是幸运的人。”

    “我宁可不幸。”

    “嗯。”李牧继续看手机。

    蓝白色烟圈飘散,浓烈的烟味渗入鼻腔,他咳嗽。

    “你还真是执着。”

    “这是唯一的优点。”李牧笑。

    “不感到累吗?总是重复,却也得不到回应。”

    “因为相信她。”李牧低头。

    “有时候相信根本没有用处,她或许在某个地方过得很快乐。”

    “那我也很快乐。”李牧深吸一口气。

    “你的样子看起来并不快乐。”

    “忧郁的快乐。”李牧笑。

    “今天住我这里吧。”她伸手向下。

    “不用了。”李牧握住她的手腕,摇摇头。

    “为什么?只是发生关系而已,你和她也不是那种关系,我也没有要求你对我负责。”

    “我要对我自己负责。”李牧摇摇头。

    “怎么负责?”

    “我已经做出了选择,如果改变选择,那么我就不是我了。”

    “不是你又怎么样?每个人本来就不是谁。”

    “但我已经做出了选择。”

    “算了,哈哈,我也是疯了,才对你做出这种事情。”她大笑,眼泪从眼角迸出。

    “疯了比假装正常要好。”

    “所以你连疯了的自己也接受?”

    “可能。”李牧笑。

    “让人讨厌的回答。”她将烟头扔进烟灰缸中。

    “我要走了。”李牧起身。

    “我送你吧。”她起来。

    “不用了,你喝了酒。”

    “但我没有醉。”她微笑。

    “嗯。”李牧点头。

    下楼。

    坐在副驾驶座上,李牧远望窗外。

    “人很多,可惜能够懂你的人一个都没有。”她说。

    “不需要别人懂我。”李牧笑。

    “那你到底需要什么?”

    “一些温存而已。”

    “可惜那个人,以后都不会和你在一起了。”全昭妍笑笑。

    “没关系,我会等待。”李牧摸摸左胸。

    泛空的感觉犹在,她此刻在做什么?

    “希望能成功吧,虽然我不看好你。”全昭妍笑笑。

    “你知道她的秘密?”

    “也说不上秘密,只是一种无聊的角色扮演,只是很多人都把那些当成了事实。”她笑得很古怪。

    “是吗?”

    “嗯,不过扮演的时间也不知道是多久,你比我幸运,至少等的话,还能有希望。”

    “你只是没有解开脖子上的坏钟表罢了。”

    “想要解开没有那么容易,至少需要一个合格的家伙。”

    “我肯定不是那个合格的家伙。”

    “我倒是觉得你可以。”

    “还是找别人吧。”

    “嗯。”全昭妍继续笑。

    到了李牧家楼下。

    李牧下车,全昭妍开车离去。

    他却没有回家,而是来到了常去的咖啡店,点了一杯咖啡,呆坐在原来的位置上,翻找了许久,也没有找到什么东西。

    “是我太傻了吗?”李牧回到家。

    打开手机屏幕,上面有两条信息,一个是陈思思的,一个是金高恩的。

    陈思思说,他在等待感恩节降临。

    金高恩说,她正在思考一个问题,需要他帮忙解答。

    嗡嗡。

    “对不起,因为太忙了。”

    屏幕上浮起kakaotalk图标,还有一段文字。

    李牧看到的瞬间,心中微微一跳,所有的空缺似乎在一瞬间填补,莫名的温暖感从身体深处泛开。

    “没事。”李牧在屏幕上打字。

    “FF,那就好,今天工作,所以……”

    “没事。”

    “切,没有想我?”

    “想了,非常想。”

    “想不想听我的声音?”

    “想。”

    “我给你打电话。”

    嗡嗡。

    手机震动。

    李牧接电话。

    “嗯,在吗?”

    她的声音略显生涩。

    “在。”李牧说。

    “对不起,今天有点忙,本来想回复你的,但忽然……”

    “怎么了?”

    “没有,就是忽然想让你着急,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微微停顿。

    “嗯,很着急。”

    “喝酒了?”

    “稍微喝了点。”

    “和谁?”

    “前辈。”

    “坏蛋,竟然和她在一起。”

    “也有其他人。”

    “没有做奇怪的事情?”

    “没有。”

    “明天还要忙,没关系吗?”

    “没有关系。”李牧略微停顿。

    “那就好,对了,FF,我得到了粉色的眼罩。”

    “谁送的?”

    “就是公司发的,不要想太多,FF,粉红豹,很可爱。”

    “你更可爱。”

    “在做什么?”

    “刚才发呆。”

    “笨蛋,有时候真的不能陪你。”

    “嗯。”

    “我想你。”

    “我知道。”

    “呼,不会寂寞吗?”

    “昨天到今天一直很寂寞。”

    “FF,想不想要我?”

    “非常想。”

    “可惜现在不行,下个月还要出国一趟,唉。”

    “加油。”李牧说。

    “好,对了,一会又不能说话了。”

    “嗯。”

    “可以忍耐吗?”

    “可以。”

    “那就好,FF,我会想你的。”

    “我也是。”

    “笨蛋,真的对不起。”

    “不要说对不起,不需要说这种话。”

    “又忘了,只是感觉对你不公平。”

    “没事。”

    “我要是不喜欢你,会伤心吗?”

    “会。”李牧低声说。

    “嗓子好沙哑。”

    “忽然有那种感觉。”李牧深吸一口气。

    他看一眼窗外。

    夜色深沉得像是化不开的浓墨。

    “什么感觉?”

    “不知道,总是觉得失去了什么。”

    “明天是感恩节。”

    “嗯。”

    “感谢你陪我这么久。”

    “不客气。”

    “喂。”

    “怎么了?”

    “真的记住我了吗?”

    “从来没有忘记。”

    “那就好,不要忘记我,好吗?”

    “好。”

    “不说了,亲爱的,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可以。”

    “啵,亲爱的,我现在要忙。”

    “嗯。”

    电话挂断。

    李牧看一眼手机,微微叹气。

    她的头像换成了背影,长发加上粉色的眼罩,还有一件白色的线衣。

    签名改成:“lost.”

    李牧微微握拳,再次放开,心跳变得有些不正常。

    她真的开心吗?

    那为什么他会有些难受?

    嗡嗡。

    “hey,狮子熊。”是T。

    “怎么?”

    “看到她今天的照片没有?”

    “你说哪个?”

    “和粉红豹在一起的。”

    “没有。”

    “是吗?你们吵架了?”

    “没有。”

    “那就好,crazy_man,fighting!”

    “谢谢。”

    “不说了,要做很多事情。”

    “嗯。”

    李牧摇摇头。

    时间带着一种未知的性质,让所有已知的事物变得复杂难测。

    他躺在床上,不停看她以前的照片,寻找上面的印记,每次看的时候,都会产生不同的感觉。

    他想起和她的对话。

    她似乎总是藏着什么东西,但到底是什么,却不得而知,他没有明确地询问,更没有加以探索。

    黑暗降临的时候,总是让人措手不及,到底什么时候来的,只是转瞬间就发生了让人无法感知的变化。

    他不觉陷入了一种混乱之中,记忆似乎变得有些错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嗡嗡。

    嗡嗡。

    嗡嗡。

    在奇特的震动声中,他慢慢醒来,打开手机,原来是她的信息。

    “在吗?”

    “在不在?怎么不说话?”

    “在不在?到底怎么了?”

    李牧微微叹气,回复道:“刚才好像睡着了,对不起。”

    “那就好,还以为你出了事情,现在不忙了。”

    “嗯。”

    “你还好吗?”

    “还好。”

    “难受?”

    “不知道。”

    “笨蛋,要注意身体,你现在是一个人,这里朋友也不多,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

    “好。”

    “在想什么?”

    “我也不知道,忽然有些混乱。”

    “是吗?其实我也是……”

    “怎么了?”

    “不知道,因为越来越邻近了吧,总有一种不安感,或许我们真的没有想象中那么合适……”

    “真的这么想?”

    “嗯,也谈过恋爱。”

    “我知道。”

    “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分开之后也没有不快乐,只是想到一些事情,越来越不安。”

    “为什么?”

    “不知道,只是有些东西会在一瞬间改变。”

    “没关系。”

    “有关系,是一瞬间,真的很奇怪,很多事情总是来的没有征兆,或许从我们认识的时候开始,那种变化就在进行。”

    “可能。”

    “那一瞬间,快要来了。”

    “嗯。”

    “唉,你有没有想过根本不会发生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

    “没有。”

    “但是这种事情总是会发生。”

    “我知道。”

    “知道吗?”

    “什么?”

    “其实很开心。”

    “我也是。”

    “明明知道,有些结果会很可怕,也不住地想要尝试。”

    “我会陪你。”

    “FF,给我讲故事吧,像以前一样。”

    “好。”

    李牧打电话。

    “嗯,FF,是我。”她大笑。

    “嗯。”

    “今天也想听爵士。”

    “好。”李牧来到客厅,打开唱机。

    音乐流淌。

    冬夜的星辰似乎很少,也许隐藏在了黑暗中,不想出来。

    他打开书本,缓缓地念。

    “你的声音真好听,笨蛋。”

    “嗯,只属于你的声音。”

    “FF,那你以后不和别人说话?”

    “用别的声音说。”

    “FF,那不是要变音?”

    “差不多。”

    “感觉你今天好像很忧郁。”

    “没有。”

    “切,明明就是。”

    “真的没有。”

    “好吧,好吧,给你看一下我的照片。”照片发来,上面是一只粉红豹和她躺在一起的照片。

    她在自己脸上打了马赛克。

    “马赛克。”

    “FF,现在还没有到时候,不是说圣诞节。”

    “嗯。”

    “等我好吗?”

    “好。”

    “继续念吧,我想听的久一点,今天T说想看我的脚丫。”

    “然后呢?”

    “就给她看了,她很喜欢。”

    “我也喜欢。”

    “FF,她说,你其实是一个好人。”

    “我是一个坏蛋。”

    “怎么会,那也是一个温柔的坏蛋。”

    “嗯。”

    “我们喝了太多咖啡,最近都睡不好觉。”

    “以后喝酸奶。”

    “但还是喜欢喝咖啡。”

    “嗯。”

    “喜欢染发、纹身和喝酒,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健康?”

    “稍微,经常锻炼就没事。”

    “只是酒量太差,唉,不然我就可以陪她们喝很久。”

    “酒量差也是好处。”

    “唔,真想看你的脸。”

    “视频?”

    “FF,好。”

    视频通话。

    李牧接下。

    屏幕上映出半张脸。

    “很漂亮。”

    “又看不到我全部的脸,FF,你脸上有东西。”

    “什么?”

    “奶油。”

    “不小心擦到的。”李牧揉揉脸。

    “等我吧。”

    “嗯。”

    “还剩五天。”

    “好。”

    “呼,真想一直这么看你。”

    “如你所愿。”

    “但是不行,还要做很多事情,我们真的可以在一起吗?”

    “没什么不可以。”

    “FF,挂断吧,再看你的话,会忍不住。”

    “好。”

    嗡嗡。

    电话响起。

    李牧接。

    “亲爱的,继续给我讲故事。”

    “好。”李牧念。

    她的呼吸渐渐深沉。

    “晚安。”李牧低声说,挂断电话。

    躺在床上,他不觉陷入沉眠。

    2016年11月24日,感恩节。

    李牧起床,给她发信息。

    “FF,今天这么主动?”

    “起的早。”

    “唔,我要去刷牙洗澡了,你呢?”

    “学习工作。”

    “fighting!”

    “嗯。”

    李牧洗澡之后,做饭,接着吃早饭。

    来到楼下。

    周雪在等他。

    进车。

    “怎么回事?精神状态似乎很差。”她问。

    “稍微有点累,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忧郁的时候,天天快乐的人是傻子。”李牧说。

    “也对,你这个家伙本来就这样。”周雪笑笑。

    车开启。

    李牧眺望窗外。

    天空比昨天还要晴朗。

    嗡嗡。

    “在?”

    “嗯。”

    “想过了。”

    “什么?”

    “不该对你那样。”

    “怎么样?”

    “唔,对不起,不该使用冷暴力。”

    “是吗?”李牧问。

    “嗯,从现在开始,我们重新和好吧。”

    “也没有分开。”李牧笑。

    不知为何,他觉得天空显得很可爱。

    “FF,也不管什么了,以后我们一直在一起。”

    “好。”

    “你真的没关系?即使我是杀人犯?”

    “没有关系。”

    “FF,知道了,会陪我杀人吗?”

    “会,吃人肉的话够呛。”

    “切,我肯定不吃啊。”

    “那就好。”

    “不过到时候你要做好准备,我们会迎接很大的苦难,或许有警察的追捕也说不定,FF。”

    “没关系,我会练好枪法。”

    “知道了,等我,今天加油。”

    “你也是。”

    K不再回复。

    “小子,你好像又开心了。”

    “嗯。”李牧说。

    “奇怪的家伙,今天好好干活。”

    “放心,会给你挣很多钱。”李牧下车。

    走进饭店。

    李牧和他们打招呼,换上衣服来到厨房,金峰和崔相哲也陆续到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